中国人真的不愿意为了“民主法治”上街吗?其实从具体维权到民主运动也就这么点距离。

(来自对问题众多反共势力(抗争人群)为何不能(不愿)形成合力(共振)? 的回答)

根据中国社科院《社会蓝皮书》的数据,中国的群体性事件每年多达数万甚至十余万起,也就是说,具体的群体性维权事件是在中国各地多有发生的。但是尽管中国人可以为了征本村的地而上街,疫苗害了自己孩子而上街,本工厂的工运而上街,却并没有互相联合起来,一起为了民主法治而一同抗争。是中国人真的只能看见各自眼前的利益诉求,而没有能力或意愿联合吗?

简而言之,是因为他们没有可得的共同利益。

疫苗案的受害者要的是治疗和赔偿,工运的诉求是够得上人的标准的劳动待遇。假如跟他们说:“你们要联合。”他们还会担心会不会因为对方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诉求朝廷不答应而连累自己。

当然,事实上他们还是有共同利益的,但是要找到共同利益,需要上溯很多层

我家孩子的治疗和赔偿->破伤风疫苗受害者的治疗和赔偿->疫苗事件受害者的治疗和赔偿->.....->患者法律权利的保障,监管体系的完善->法治得以保障 (到这一层才能和工运有共同利益)

)直到“中国拥有法治”这种程度。而要中国从无到有出现法治,显然是他们所有人的力量加一起都远远达不到的。那既然达不到,那就不妄想了,诉求越大越难实现,那么理智的他们就自然退回自己的具体利益诉求这一层,而联合就不会达成。

其实假如两个群体的利益诉求没有离那么远,较为相近,寻求共同利益不用上溯太多,那么他们完全是可以联合的。抗议政府随意分流自己家孩子到差学校的家长就和抗议宿舍甲醛超标的家长就联合在一起了,我觉得货车司机也完全有能力和客运司机联合。

想要达到像现代国家那样大家为了民主、法治这种全社会公共品,而跨具体利益的联合需要如上面那种小联合足够多,足够有力。这种小联合多了,小联合之间的共同利益也就接近了一分,也就更有可能达成较大的联合。而更大的联合就离类似“法治”这种社会公共品一级的共同利益更近了一步。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譬如要16年山东菏泽市的流感疫苗受害者和18年江苏金湖县的脊灰疫苗受害者联合在一起是有难度的。但是“16年中国疫苗受害者维权会”和“18年中国疫苗受害者维权会”联合为所有疫苗受害者的治疗、后续赔偿和推动监管而运动则顺理成章。

假如连小联合都很少,而去“大跃进”,直接期望跨度那么大的人群为了一个当下看起来虚无飘渺的概念去联合,那必然是不可能成功的。就像你现在以“民主法治”为名煽中国人上街是完全不可能的。而假如联合足够多了,足够大了,那么你再去问他们,同样的一个概念就不再“虚无缥缈”了,而是变成了具体的利益。因为上溯的层数少了。

到时候你就会听到在欧美社会运动中经常听到的,把民主自由法治比作身边的空气和水的说法。不是他们个人觉悟的问题,而是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切实的近在咫尺可以团结大型联合体的“共同利益”。“中国消费者维权联合会”、“中国团结工会”、“中国医疗维权协会”之间还能谈什么?不过就是法治嘛。各自治州之间谈什么?不过就是民主嘛。他们会很不理解,哪里虚无缥缈了?







不过最后得泼盆冷水提醒一句,光有诉求是不够的,也就是迈出第一步的问题。中国当下民众维权运动的问题是同一诉求的他们之间都难以互相信任。只要跟一个人说我解决你个人的诉求,他基本上都是愿意抛下“战友”,听话乖乖回家的。我见过不少拦轿伸冤的,一群人来,某一个好不容易挤到官老爷面前,也只会提自己的冤屈。那些看似跟他们互相扶助一同上访的难友他们提都不会提,更不用说那些家乡普遍受害的乡亲了。假如恰好官老爷想玩玩青天老爷的游戏,就会收下他的材料,然后批示,特事特办就给这一个人单独处理。然后这个人多半就会回乡去吹嘘自己的成功点燃其他人的希望,然后继续重复这种成本巨大类似抽奖的过程。


这个问题我希望各位能够一同思考和讨论一下。
23
分享 2019-02-14

30 个评论

感谢好文。借此宝地,我想谈一些自己粗浅的感想。

1.“没有共同利益”也是阿姨提倡诸夏的一个原因。一个兰州人很难对一个广州人的不幸产生共情。

2. 根据我自己的社会实践经验,工人群体明显比农民群体更加团结。同样是面对官府的分化瓦解,一个农民得到了好处可能就背叛了他的战友,而工人群体(可能因为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原因)则能坚持更长的时间,不少甚至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还我血汗钱)。

3. 根据阿姨介绍,早年欧洲左翼组织罢工的时候,是同时组织了工人纠察队的。工人纠察队进行社区戒严,如果有谁偷偷去上工,会被直接打成“工贼”。而今日中国的维权团体手无寸铁,国家不尊重法治,那么他们的失败也是情理之中了。
已删除
对第一点提出反驳。这种基于“身份认同”所产生的同情,事实上是基于自己的侥幸心理(即“他/她倒霉是因为他/她与我不同,我不会出事)。在CPC对汉族(至少现在先这么称呼吧)基本实行同一政策(尤其是人权方面)的情况下,这种基于地域而出现的差异化对待是站不住脚的。你所提到的,更多是基于道德和自身利益考量而导致的冷漠(比如基于人际关系和血缘各标准)。
共匪維穩時經常斷網甚至斷電,各民間抗爭組織要聯合動員幾無可能。何解?
因为囚徒困境,所以容易分化吧
已删除
成本问题,追求法治的成本过高,高于直接追求自己个人的直接利益的成本,比如这个月拖欠的工资。而且成本的增加超过回报的增加,比如你追求法治的成本是被共党杀死,而回报是什么你都不一定能直接感受到。举个例子,一个奴隶吃不饱,直接原因是没馒头,根本原因是奴隶制,他想吃饱有两个选择,要么号啕大哭,烦得主人给他馒头,要么起来推翻奴隶制,然后被干死。而颓废奴隶制的回报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毕竟“自由”“平等”等概念过于抽象,而白花花的馒头自己本身就为自己辩护,不需要任何辩解,不需要解释馒头有什么价值。
桂枝的维权群体其实是非常能体现流沙化特性的,我记得看过一个维权头目的访谈,里面就有提到,虽然他们是群体维权,但是只要里面有一个人维权成功达成协议了,绝大多数就会从此从维权群体中消失,别人再也联系不到他,这个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为了我们维权,而是为了我维权,根本不是共同进退的,所以非常容易分化,收买,瓦解。
已隐藏
中国人只要一提民主法治宪政自由,就会被套上被西方势力利用、颠覆社会主义政权的帽子。只要在这个帽子下,中国人马上就会联想到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这个时候你的诉求是啥都不重要了,反正你就是以“满嘴自由民主”的借口把中国变成叙利亚,那你就是居心叵测的民族罪人,就罪该万死、千刀万剐。
其实只需一千万人上街 中共非死不可
已删除
墙内百姓就是如此无法团结。
不是共有多好,什么样的人民决定了这个国家会稳定存在着什么东西。
这样的局面至少还会持续20年。
指望小范围联合可以唤醒法治诉求,大约相当于指望基层民主可以发展成直选国家主席
好文章。权利永远不会是恩赐的,而是靠争取的。即使在美国,某些政客依然会想尽办法把大政府强加给人民,想办法博弈拥枪权利,何况中国。但我很确定一点,没有国家建立民主与法制是自上而下的,往往都是从居民小组长这样的位置开始转变的
已删除
已删除
Natasha 已停用 ?
“中国人”是一个强凑在一起的身份概念,其实是一盘散沙。而以前能把当地人团结在一起的形成本土身份和本土力量的乡绅结构也早就被消灭。中国人缺乏基层的身份凝聚力,只有家庭凝聚力,但这个结构太小了,没有对抗外部压力的力量。
回复@陈美丽
您说广州人不会同情兰州人,我同意。但广州人也不会同情河源人(手动@黄维恒)、汕头人、雷州人啊。上海人也会称湖州人、苏州人为硬盘啊。北京人也会称保定人、秦皇岛人为外地逼啊。大家不都是大粤民国、吴越尼亚、幽燕希亚的公民吗?

题主说,现在中国的群体性事件,绝大多数是几百人到几千人的联合。合理推测,中国人的德性最大只能支持这种规模的群体行动。按照刘仲敬的设想,中国碎成诸夏之后,大国如巴蜀、大粤、吴越可能有一亿人口,小国如大宛、吐蕃也会有几百万到千万人口,这个数量仍然比中国人的组织能力高了若干个数量级。哪里有什么诸夏,不过是一个共产党变成十几个共产党,一个中国变成十几个中国而已。所以我不看好刘仲敬的理论,觉得他是在揣着明白装胡涂。

一个人脚里扎了刺,化脓了,医生把脓液洗掉,说,我给你治好了。再过几天还是化脓。就是说中国解体,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中国人的德性不会因此得到提高。现在很多姨学家,把解体鼓吹成药到病除的仙丹,这是非常轻佻浮躁的。我支持解体,但解体之后,一定要辅以公民教育啦、军队国家化啦、新闻自由啦、党政分离啦、在严格监管下逐步放开民主选举啦,之类的步骤,向韩国、台湾这些后进的民主国家虚心学习,这样才有可能从大中国变成小中国,再变成诸夏。

最后,跑个题。刘仲敬好像说过,一个民族的德性会不断损耗,最终从武德蛮族变成费拉末人。我觉得他这个观点很粗糙,第一,具体怎么损耗的,有没有办法加速或者减慢这个过程,没有进一步的说明;第二,不同的民族之间,有没有德性的势能差造成的德性流动,也没有说明。以中国为例,大清灭亡之后十几年,就有学生游行,有总统选举,有组党,有被枪毙的记者,中国人的德性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到了文革时期,更是能自发组织起上万人、十万人的游行、武斗。这可能是因为中国人的德性起点太低了,偶尔得到一点N手的西方思想的残羹冷炙,德性立马就提升了若干倍。马克思主义在西方思想里面,可能是最垃圾的那一拨甚至那一个;但到了中国,立马就能让几万人的土匪干翻几百万人的政府军。再往前数,西方人从文艺复兴时期,教会就没有什么组织军队的能力了。但洪秀全凭着几本基督教的科普册子,就能跟大清鏖战十几年,如果不是英法拉偏架,未必不能打进北京做皇帝。我说这个话,意思是请求大家,不要用太高的标准来要求中国。能解体固然好;如果不能解体,将来变成军政府,或者长期内战,也无所谓。因为那样反而给了中国向西方学习的机会,随便学习一点什么,哪怕是学习纳粹,学习3K党,中国将来也会好很多。
中国人真的不愿意为了“民主法治”上街吗?

那港人算不算中國人? 冒著鎮壓抗爭了近半年還沒有放棄。

8964前,群眾上街遊行也是經常出現的事情,目前共匪這樣的高壓維穩是無法長久下去,代價太高。

把眼光放長一些吧。
文革時期,爭取富與是資產階級表現,是犯天條的。中國如今可以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以後讓部分地區先民主起來,沒有什麼不好。歐盟諸國內的交流和聯繫,恐怕不比兲朝各地方的聯繫弱和不方便。當人民排在國家前面,國家的作用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神聖不可侵犯。
愿不愿意和敢不敢是两回事,一加一少了哪个都不能等于二
“至少现在先这么称呼吧”什么意思 CPC
把愿意上街维权和请愿的路封死了,后面就只能剩下民国时期那种搞暗杀的渠道。现在网上已经看到一些政府部门或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被暗搞的事件了。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弄了个信仿部门出来又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姨粉不认同汉族这个民族概念,因此,我做了这个补充;CPC, 就是中国共产党。
汉族不就是指中国人吗
即使剔除掉维吾尔人和西藏人这两个具有明显民族特征(和独立倾向)的民族,满族人、壮族人等独立意愿较低的民族,仍可称之为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尽管属于汉族,但不认可自己是中国人(我无法给出这些群体的准确比例,只能粗糙地概括);已移民外国、获得外国国籍的人,只能称为华人,从法律意义来讲,也不算中国人。
你说的那是指有中国国籍的人
等维权多到爆,几乎同一时间不同地点一起出现在墙内各个地区的时候,大潮就来了,机会就来了
觉得大陆需要等到一个大面积民生崩溃的点
现在墙民的承受力还是太墙太耐操了
中国的抗争是从来不间断没停止过。要求建立独立工会的抗争是存在的,最具体的例子就是佳士工人的抗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1
  • 浏览: 4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