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傳媒報道周梓樂的死訊,有網民竟然寫下冷血留言 :第一隻曱甴掛了

內地傳媒報道周梓樂的死訊,有網民竟然寫下冷血留言,認為周梓樂是「死有餘辜」、「死得少」,繼續形容抗爭者是「曱甴」,對於大眾為周梓樂默哀,直言「侮辱默哀兩個字」。非幸災樂禍的內地網民卻是九牛一毛,有人只留言「一路好走」四字,亦對商場提交閉路電視的影片提出質疑,「我看那個視頻後面有一個黑衣人把他推下去了,都是同夥為甚麼推他下樓?」

內地網民留言:
Beckengham : 侮辱默哀兩個字。
我一貓九命:第一隻曱甴掛了。
南海一碌蔗:死得少了,希望繼續!
道也長源:為恐怖主義廢青 默哀?整個學校就是一堆恐怖主義分子。
神的精神豬的存在:有個問題,會不會原本能救的,但是醫院順水推……
雪影之火sql:喜大普奔,死有餘辜,廢青走狗。
千秋家國千秋夢:我看那個視頻後面有一個黑衣人把他推下去了,都是同夥為甚麼推他下樓?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1108/60243974
1
分享 2019-11-10

18 个评论

别看今天闹得欢,小心明天拉清单!

枪口抬高一寸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听过了。
已加入习猪席续命豪华套餐
鲁迅《战士与苍蝇》: 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
中國人從來不愛中國人,卻非常愛國
这是一群在嘲讽被迫害的犹太人的纳粹分子。
我无法再将自己和粉红视为一个人种,他们被洗脑但不是无辜的,他们意识不到自己犯下的罪行但却不是无罪的,愿洪水清洗他们。
粉红侮辱“喜大普奔“四个字。这是用来庆祝你党洋相和你党加速主义用的✋🏼
曱甴兩字還沒有成為趙彈,各位,必須加大力度啊!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418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355
其實都應該是香港人YY的,因為廣東話讀才會應該有人懂笑。

不過,另一個思考的問題是,反國教,佔中,6-7月運動,都不批評習近平的,最多抗議中聯辦而已。而到現在有人對準習近平,卻是新鮮事。示威者中很少數人是憎惡習近平及中央政府/中國老百姓,最多都是不信任及憎小粉紅而已。在香港民主運動中大家都有個默認,就算是不喜歡一些內地人,都不會也不應該衝突或罵最高領導人的。這是一直民主運動的底線(紀念8964都不會),而現在卻成為了一些人出氣的對象。
"都應該是香港人yy的"是什麼意思?您沒去墻內網站待過?
别着急,有一天五毛自干五也会成为它主子眼中的蟑螂!到时候别同情那些自干五人渣!
请复习姨学名言
费拉的意见并不重要 上等人为费拉消耗精力总是吃亏的 他们毫无行动能力

真正这么爱国的话 HK现在应该是欧洲一战后的状态 自发组成的政治团体互相使用武器攻击。。现在只有HKer有自发团体。
沒有在網站成為任何會員啊(你可以看到香港人及內地的互動其實很多),我再說一次,香港人罵習總都是意淫而已。而事實上在整個佔中,到6/7月,都是在罵,今日的添馬公園集會,都只是在對香港正苦"報仇",如果說我們仇恨中央政府都是最近的事。是有人罵共黨的,最近一個月當緊急法執行時,中環的人快閃行街先發起很多口號,另外說說香港的氣氛,其實中環原來是我們最鄙視的一群人,那些精英都是保守,對普選及自由價值無感的,由10月開始,他們(70/80後)都在星期五上街了,很多口號卻非常意外的由他們發明。由香港人加油>反抗(緊急法)>報仇(梓樂過身),整個香港的大部分人都在憤怒之中(現在我也無法釋懷自己的慣恨)。而在這個環境下,叫出的口號,是大聲激進的(血債血償),但是這又表示了我們乃至前線手足都未可以知行合一(梁天埼當年用的另一個口號是「知行合一,守護我城」),也未打算做報仇的事來。
我是說,帖子裡表示的那些中國大陸網民對逝者的仇恨言論,都是真實存在的主流聲音,並不是yy的。
可能是我沒明白你的意思吧。
這訪問反映現在勇武的狀態。

「算得上勇武派中最勇武的一群,George 亦直接承認,示威者一直在打一場贏不了的仗,「一開始已經知輸梗,邊有可能打得贏共產黨。」自言是在「搞革命」的 George 亦很清楚,在震天價響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下,社會主流其實並沒有「搞革命」的心理準備,真的要「革命」— 推翻政權,無論在心之心態上、配備上,在香港都近乎癡人說夢。」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86%8D%E8%A8%AA-%E5%B1%A0%E9%BE%8D%E5%B0%8F%E9%9A%8A-%E5%8B%87%E6%AD%A6%E4%B9%9F%E5%88%B0%E7%93%B6%E9%A0%B8%E4%BA%86%E5%97%8E/
想起了鲁迅的幻灯片事件,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又一棵韭菜被拔了”
"都應該是香港人yy的"其實是指香港人批評習近平所謂「甴X平」,你回應說內地的朋友的仇恨真實的,那就是二種群眾極性(有人說二種民"族"主義)的衝突了。
我曾經和我的同學說過在香港這邊學校有人把習弄成希特勒的造型做了文宣出來 但是他竟然覺得是一種侮辱 甚至因為我覺得這個造型很搞笑而說我很可怕⋯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香港底學歷中年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