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次发生类似于89学运的民主运动,如何避免失败?

民主运动一定会再次发生,也许是明天,也许是明年,也是是十年后,也许更远,但是独裁统治下必定会发生,只是时间问题,那么,该如何防止悲剧的再次发生呢?

89学运的失败基本完全可以归咎于“军队介入”,如果没有军队的介入,共产党很快会亡,学生也是因为忌惮军队的介入,才会一直拖着,不断抗议,乞求,静坐,甚至用绝食自残希望国家改变。
其实8964很多部队都是公然抗命的,很多部队拒绝接受调遣,就连最后参与镇压的那支部队也是被换将之后才去的,可以说大部分的军人做到了“不反党,但是也不把枪对准百姓”,也就间接的让那些听党话的人肆无忌惮的对人民实施了暴力。
我记得好像是五月二十号就宣布戒严了,而部队到达天安门却是6月3号,期间很多部队试图进入北京城都被老百姓给感动了,上级命令和老百姓让他们很难做出选择,虽然大多数军队都选择了撤退或者僵持不进,或拖慢进京的步伐,但是还是不能阻止的了悲剧的发生。
用现在流行的一句的话说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那么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部队最终选择不参与民与官的冲突,或者说有什么办法能让军队真正成为人民的军队呢?
我认为是缺少对军队的公开连署承诺。
1:可以公开对军队和退伍老兵承诺把维稳经费换成军人的补贴,最后目的是逐渐减少军队规模和开支(像武警这种对内军队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2:凡参与了镇压人民运动的部队将领未来会做什么样的审判,参与的士兵不会受到未来对于军队的福利保障。
3:给予部队更多的权利,部队拥有协助司法推翻任何试图恢复独裁的政党与团队。
4:凡是参与了推翻独裁运动的军队给与相应奖赏等等。
Harukoharuhara 不挥棒的话什么都不会开始。
违抗军命,抗旨不在,事后拉清单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军队是赵家人的看家法宝,迫不得已都不用的,赵家人的立身所在,这可不是什么联署声明就能感化的了的。

你幻想下香港学生对警察喊话:
1:可以公开对警察和退伍警员承诺把维稳经费换成警察的补贴。

2:凡参与了镇压人民运动的警察将领未来会做什么样的审判,参与的警察不会受到未来对于军队的福利保障。
3:给予警察更多的权利,警察拥有协助司法推翻任何试图恢复独裁的政党与团队。
4:凡是参与了推翻林郑月娥运动的警察给与相应奖赏等等。

满眼只有滑稽景象,不大现实。
(学生对班主任说,你帮我们打倒校长,我就给你个副校长做)

外加,这种情况下就迫切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组织(不然没有法定执行人),需要领袖,这样子就意味着,领袖的言论代表着整个群体的观点,同时也树立了一个被对方攻击的点(人身或者言语)。
中国土地那么辽阔,信息封锁也完善,哪里出事哪里断网,阻断内部沟通。

与其这样,倒不如趁某区域警备空虚(比如武力攻台),相仿武昌起义,再忽悠起全国的运动来。或许还有些许可能洗吧。
一定要让外部势力介入。中共不把自己人民当回事,但是他们不敢对外国人下手,一旦下了毒手,会遭到国际的制裁。外国政府不一定也没义务帮助我们,也有很多政府不想趟浑水,除非涉及到自己国民遇害。
见好就收,一步步来。武装起义的看的我想笑,总有人妄想拿肉碰铁,过过嘴瘾罢了。
containccp 圍堵中共
三點要做到,第一是聯合香港人武裝起義,第二是說服軍隊武警不干涉甚至作我方一臂之力,第三點是說服美國和台灣甚至俄羅斯印度派出正統軍隊支援。事實是中共不用武力是不可能推翻的,使用武力就不能手軟。
粉碎中国人玻璃心 驻华黑人,东支那公司总督。中共建立了一套等级森严的殖民体系——中共殖民支那,非洲,朝鲜和一带一路各国,是殖民体系的顶点和最终头目。除支那外的各国是体系中的第二梯队,地位相似,都被中共殖民,彼此间不殖民,但都是支那的宗主国,地位高于支那。
去中心化,不要大台,be water, 合勇不割席。保存生命,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和勇不分最重要,不要覺得武裝起來的人民就是鬼,像劉曉波砸槍就很傻的行為
大家注意对很多反问式帖子要保持谨慎和警惕。共党一向喜欢通过反问获取相关信息,然后利用获得的信息再反击民主和自由派。这里共党的探子很多。
yukinonorikuni 天下苦共久矣
虽然可能是我纠缠细节了,但我想说8964不是一场运动而是一场屠杀,89学运才是那场运动。
我為秋香 非大中華膠
Be water,一旦有大台就會成為打擊目標,容易被分化、有鬼混入
我的伟哥 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阳光下相聚。
在经济这个基本盘上没有太大的变动之前,任何的冲塔行为都是送人头。
huangguanxi 墙内IT
搜到枪要藏好,不要上交给人民警察
勇和不分
把握好罢工、街头两条路线
不要大台,王丹柴玲之流滚蛋;和勇不分;争取国际支持。
北美carl Walk through SL
不能拖 不能弃 不能分 不能信 

武装起来 不是攻击 而是保护自己

be water 争取平民支持 拉拢退伍老兵 

拉外国势力进来 

你诺要谈 我们有桌

你诺要杀 我们揽炒
子卿云鹤 进步左派,自由主义者
想辦法策反軍隊人士,軍人發生政變會容易一些。前提是他和我們在同一條戰線上。
如果是人民,參見香港勇武。向外國請求支援也是必要的。武裝革命的話必須要有革命軍的支持。可以使用比特幣購買武器或向西方求援。
沉默的广场 休假中 5C91 7AD9 AB01 9AD9 88BD 7392 35E4 5656 81A7 EB63
我希望军队能政治中立,但军队政治中立应当是军人荣誉感和道德感带来的中立。假如示威者真有那么大能量,用物质条件拉拢军队也是很危险的,很容易演变成接连不断的军事政变。

我很怀疑现在这支费拉军队到底还有没有荣誉感。以现在这股社会达尔文思潮,搞不好就是五代十国2.0。毕竟费拉军队只认兵强马壮者为天子,你能当得皇帝给我好处,我为什么不能自己争取?
这种形式的运动在中国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如果你做暴力示威,不可能抗衡共产党这种对人民没有任何怜悯的武装镇压,在共产党眼里,他杀你只像杀块肉一样。
如果你做和平示威,你还是一样会面临武装镇压,且起到的效果比暴力示威还更小。不要妄想自己做个合理非就能得到和香港一样的待遇,不可能。
唯一成功的机会是,足够多,数量千万级的人进行暴力示威,说白了就是武装革命,可是在大陆又不可能做到。

所以只靠中国人民自己,是几乎不可能走出这个困局的,还是需要世界局势施压中共政权才有可能。
额好刀法 宪政,民主,自由 ,法治,平等,公开,透明。另:向品葱里有 良知的网警,国安,国保等人员致敬!
已删除
臭虫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如果运动再次发生,除了对部队,还有对传媒也要发出警告,凡是刻意抹黑人民的,凡是扭曲事实的,凡是与官员勾结的都会受到惩处,应该发一份连署声明,这份连署可以有各个反独裁势力共同连署。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六四

本文网址: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5/blog-post_14.html

此文是根据我同网友的部分对话整理而成。此文尚在整理中,会增加许多新内容。

https://2.bp.blogspot.com/-UunPohzSh80/WRfyQekMakI/AAAAAAAAQ_8/A__vpYp6ZuwJr79_yDZshFNmP7gIaPKLQCLcB/s640/%25E9%2583%25AD%25E6%2596%2587%25E8%25B4%25B5%25E6%258E%25A8%25E7%2589%25B920170514.png

我发文赞赏郭文贵,表示我愿意报名当志愿者,帮助给大家端茶倒水,维持秩序。

因为我这个推特,有推友认为我巴结郭文贵,而慢待了参与六四的余志坚。那么我就顺着这个话题,来谈谈我所看到的六四。

我坐牢六年,对此,除了共产党政权,我不会责怪任何其他人。同样,我也不认为我欠任何其他人。如果我倒下,我不会强求任何人给我送行。同样,不论谁先于我而去,我未必就一定要送行。更没有任何其他人有权责难我为何不参加谁的葬礼。

我不纪念“六四”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4.html 

六四运动过去将近28年了。看到很多国人念念不忘六四,我万分感动。但我不得不说,六四被过誉了,参加六四的人大多都被拔高了。很多人一说起六四参加者,都会说现今的年轻人远不如当年参加六四的人有理想有抱负。可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当今的年轻人比我们年轻时更有理想,更有抱负,更加朝气蓬勃,更有希望。就看现今有这么多网友在推特上发出的各种声援郭文贵的言论,我就明显地看到现今的人绝不输于当年的我们,而且大多都超越了我们。我这样讲,绝对不是虚伪的谦虚。大家不相信我的话,那不是因为我说假话,而是因为你们不了解当年的我们。

我认为六四被很多人神话了,既然也有网友这样看,那我就讲一下我所见到的六四。但愿大家不要认为我刻意降低六四的作用。我不过是要让大家看到真实的六四,让大家从六四运动中能够总结出真正的经验和教训,而不是一味地寄希望于再重复一次六四,再重复一次不成功的民主运动,而是要超越六四。

现今的很多人,一提起六四,就只是看到王维林拦坦克,看到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看到有那么多人去冒着生命危险去拦坦克,看到全国各地都上街游行示威,看到全国有上千万人都上街声援。等等。于是,就指责当今中国不会出现象王维林这样的勇士,不会有上千万人上街游行示威,更不会有人去拦截坦克烧军车。从而就认定当今的青年不如当年,进而就悲观失望,甚至认为六四无法超越。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按照哲学大师的说法,那就是说六四就是根本无法重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六四就无法超越,也并不意味着六四就是中国走向民主的唯一道路。

东欧国家没有出现拦坦克的王维林,没有出现上千万人上街示威,也没有多少人被屠杀,但是,这些国家都成功地走向了民主自由之路。

同样地,我们中国实现民主自由,也并不一定需要出现成千上万的王维林,也未必一定要上千万人上街游行,也更不需要付出千百万人头落地的沉重代价来实现民主自由。那样的代价本身,也行就意味着民主自由尚未到达瓜熟蒂落的时候,是时机未到。

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参与六四的人并不都是王维林,也并不都是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烧军车的英雄,甚至是这些英雄的行为或许就不是我们实现民主自由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

8964的28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我就在纪念日到来之前给大家将一个真实的六四,为了让大家充分认识8964的真实期间年轻人的思想境界、道德情怀、理想追求、生活环境等等作一个简单介绍。

我让大家了解真实的六四,就是要让中国的年轻人看到,你们已经远远超越了当年的我们,你们有条件有能力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大家务必要坚定信心,不可妄自菲薄,更不要对六四顶礼膜拜,我们完全能比当年的8964学生做得更好,我们能不需要流血牺牲,不需要担惊受怕,甚至是在娱乐中就能将中国的民主自由向前推进一大步。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当年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都拧到一起都比不上当今郭文贵一个人的勇气、智慧、和能量,郭文贵的勇气完全可以同王维林相媲美,甚至就是超越了王维林。郭文贵面对一个国家的间谍系统的围追堵截,这比王维林所面对的一队坦克要强大千百倍,但郭文贵不低头,不退却,他勇敢地挺身而出去战斗,他已经坚持了长达一百二十天,这比王维林所坚持的五分钟要长出千百倍。而且,他用他的智慧在迫使那个暴政政权一步一步地退缩,那些窃国大盗们在瑟瑟发抖,甚至很快就会精神崩溃,土崩瓦解。




我现在讲一下六四,一定要在六四到来之前让王丹这些人不能拿六四给自己脸上贴金,老郭目前对六四英雄还有敬仰之心,我是要让人们认识到,郭文贵已经是远远超越了六四中的任何一个学生领袖,甚至就是超越了王维林。

还要让大家认识到,这场爆料已经超过了当年的六四。长江后浪推前浪,让那些拿着六四给自己脸上贴金的领袖们见鬼去吧。如果他们还立志为中国民主自由做出贡献,那就不要吃老本,再立新功,为这些后来者做人梯,让郭文贵们登上我们的肩膀上继续向上攀登。

1. 北大民主沙龙

1988年5月4日是青年节,又是是北大70周年校庆。我藉此机会在北大发起民主沙龙。我邀请了当时刚刚被邓小平开除出党的方励之教授和夫人李淑娴到北大同我们物理系同学聚会。我是想搞成

六四的天安门广场

网友问:当年六四成功,当前的官商勾结腐败应该就不会这样严重了。

没有如果。自绝食以后,天安门广场就成为一个布朗运动,一个无组织无纪律没人能控制的局面,广场上的人应该是2成是特务,2成是热血青年,2成是进京旅游,将广场作为免费旅馆的外地学生,剩下的就是来往看热闹的人。特务是有组织有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他们很容易取得广场上的领导权和控制权。


我是讲事实摆道理,那些被驳斥的无地自容的人,就一道说我是精神病,然后就让人相信他们胜利了。

我就说过一个齐东然是中将特务,结果那些被我揭露的特务都自称是中将特务了。

有人记得四五运动的那首最著名的诗吗?
欲悲闹鬼叫 。。。。

王军涛在四五的时候是17岁,被抓进去200天。出来后,就对人说那首诗是他写的。因而被胡耀邦看中,成为最年轻的团中央委员。我几次当面问王军涛是否是那首诗的真正作者?王军涛竟然说有很多人还冒名去领奖呢。还说”你要知道,历史从来不是人们创造出来的,而是由司马迁这些人写出来的。

六四的学生也大多如此。现在的中国人很多人有六四情结,一听说谁参加了六四,就立即认为是六四英雄和六四领袖了。我只是没时间将真相告诉大家,讲出来,你们都会对我拍砖。

在六四期间,后来坚持在广场的人,大多是外地赶到北京的学生。我当时为了撤出广场,特意对广场学生进行了一些抽样调查。发现那些学生大多都是到北京来免费旅游的。我在科大读书的时候,每年放假回家都可路过北京,但都只能从天津走,北京不让进,要有介绍信才能住旅馆。所以,大学期间就不曾去过北京。那些外地大学生当然也是这样。六四时乘火车不要钱,在广场上吃住不要钱。这当然吸引很多外地学生去北京免费旅游了。那些人在广场找好对象,白天去各个风景点拍照旅游,晚上到广场的帐篷里混居。帐篷里有很多避孕套。

刚开始绝食的时候,广场上聚集了上万人,广场周围没有厕所,红十字会发现这个问题,就担心广场上的卫生条件查,容易发生流行性疾病,就建议在周围搭建了一些临时厕所。后来广场上搭建了许多临时帐篷。许多男男女女学生就在帐篷里过夜。来到广场上的许多女学生都将参与绝食的学生视为英雄,有些女学生情不自禁地为心目中的英雄以身相许,更有许多混入广场上的流氓骗子冒充大学生,骗奸女学生。柴玲自述她那时已经堕胎多次,意味着她原本就在大学生宿舍里经常发生那种事。红十字会发现这个问题,就送许多避孕套到广场的帐篷里。

我被关押在秦城监狱时,那个七处处长经常给我们集体训话,每次讲话都要大讲特讲:“天安门清场的时候,帐篷里搜出来几卡车避孕套。”我当然认为是他夸大其词。但这种下流事,至少李路和柴玲这些人是干过的。为了了解学生动态,我几次在广场上去搞一些民意调查,也在帐篷里亲眼目睹过这类事。

有很多北京市民推小车、挑担子给广场学生送饭送衣服。我亲眼所见,一个老头带着八九岁的女儿在纪念碑下给学生盛大米粥和包子、茶叶蛋,有很多人吃完后就将瓷碗砸在纪念碑基座上。老头留着泪将这些碎碗拾掇起来。

这些外地学生中应该有一半就是各校党团委和情报部门派来的探子。广场上的各种组织基本上被这些特务们所把持,相互之间绑架、争斗不止。我见到这些情况,几次在各种会议上动员大家同意我撤出天安门广场的方案。最后终于被联席会议的人接受了。结果也就有十个人左右跟我去广场落实这个计划。在广场上,柴玲在会议上突然变卦。原本我安排她最后一个发言,我给她写了一张纸,上面列出会后大游行的路线,各地学校学生进驻各个高校的目的地。结果她没要讲出这个游行方案,却是手指指着我、刘苏里、甘阳等人说:”这个撤出天安门广场的计划不是我们广场学生做出的决定,而是他们,一小撮精英的方案。我们大家同意吗?“广场上的人当然都不同意啦。因为他们将无处可去,没地方可住了。

李路居然在天安门广场同那个女学生李杰举行百万人参加的婚礼。这就同当众做爱一样地无耻。如果是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事后一定会羞愧得自杀!看看李路,他从不为此感到羞耻,却是反复著书立说。这个婚礼就应该是特务们策划的活动,就是我们目前在网上的所谓涨粉方案。

这不是队伍大小的问题,一个有组织的反抗活动,一定要将抗议活动限制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能做到能进能收。做不到这一点,人多并不一定就是一种建设性力量,因为政府方面才最有能力控制局面,他们有更多的人渗透到队伍中争夺领导权,甚至是可以军队镇压。

柴玲到国会一次又一次讲她四次堕胎,多少次被强奸,你认为一个正常的而又不是特务的人会这样做吗?

谁的队伍也控制不了那么多人的场面啊,除非是特务机关和军队。

茉莉花革命运动,是我搞的最接近成功的运动。主要经验就是不要找太多的人加入到核心,就我一个人是核心。如果不是我事先让赵岩和王军涛知道,赵岩就不会那么快地制订出行之有效的方案来给我搅局了。

当然,茉莉花革命时,如果大家真的上街,也将失控。

我当时的计划是大家一道上网忽悠上天安门广场,但都只是在外围看热闹,随时准备逃跑。这就会让警察自乱阵脚,疲于奔命。

所以,这次爆料尽可能发展成人人都是核心,各自表达自己的情绪。但各个核心的能量大不相同,最后形成合力,就免于争斗

不仅仅是消耗维稳经费。那时期,只要大家在网上天天喊上街,警察就得每天去那些可能聚会的地点去布防。有一亿警察也不够布防的呀。等警察累疲惫了,时间长了,那些常委们就会精神崩溃,要求撤换总书记了。他们一旦乱阵脚,这就出现机会了。

先打掉韦石和西诺。这是两个weakest link. 等博讯的盖子一揭开,公安派到海外的特务就会雪崩一样地崩溃。公安外派特务是属于越位,是中国法律法规所不允许的。一旦揭开,首先是中国国内的各派力量会要求制裁他们,美国就能顺水推舟地制裁他们了。

现在郭文贵的爆料,如果能这样保持热度坚持下去,民众吃瓜群众看热闹的人会越聚越多,都在瞪大了眼睛看王岐山和习近平作何应对,他们不应对,民众对他们的信任度就不断降低,而且他们的精神就会越来越紧张。想应对,又没有什么有效的措施。光是精神战,就有可能让他们崩溃。


老郭联络国内的一些受害者代表,比如雷洋家属等等,大可不必。在这一两个月里,我保证国内公安会开始训练雷洋家属。


2008年,我给蒋彦勇、高耀洁争取到纽约科学院发的人权奖。两人都不让出国领奖,高耀洁的侄女来到美国代替老太太领奖。颁奖会上,高耀洁侄女想方设法大闹颁奖会。很多记者采访她时,她居然就揪住新唐人的录像记者大喊大叫,甚至抢夺摄像机,不准法轮功对她进行录像,一定要将摄像机里面的磁盘拿出来给她。

这种事情未必会在郭文贵的发布会上发生,但是,那些被国内公安训练的人在会上讲一些不利的证词,比如,如果雷洋家属在发布会上说郭文贵提供的雷洋的爆料是假的,那就有很大破坏作用了。

我的意思是说不能让这些人到会讲话,只能接受他们的书面发言。

不仅仅是那样,如果老郭现在邀请雷洋家属,公安保证会找一个最能说会道的雷洋家属开始训练了。一个月时间足够。

没必要找任何其他人,只宣读其他人的书面发言。向倪萍大妈宣读观众来信一样。
电音习明泽 敢造反,就牛逼
提供一个文化的角度:

你今天这个卵样⼦子
你今天这个死样⼦子
并不是被共产党教育成的
是被共产党的暴⼒力吓成的
           ——《盘古暴民选集第六卷》


过往有胆量、有血性的本土战斗文艺,被体制内蛀虫们败坏成极其迂腐的老年人展演,年青不感兴趣。
可以通过重新发掘它们来培养受众的武德,但需拿捏把握其中的红色意识形态剂量。

有想法和好点子的应当尝试文宣创作,不仅是口号标语,还可以是图像,甚至歌谣。
直观、清晰、朗朗上口的歌谣能发挥很大的作用,是联结人民的重要管道。

在精神上、信念上、意志上武装起来。

如果带有民主、独立、抗争思想的信息,能像抖音快手那样强烈吸引人并传播的话,那将是非常不得了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06
  • 浏览: 4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