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喜欢拿宗教说事?

新品葱有不少人在反驳对方观点时,尤其是反驳反姨观点时,都会提出宗教的概念,尤其是基督教。一些保守派也会认为一些宗教信仰优于无神论或不可知论者,这到底是为什么?有人可以科普一下为什么宗教在一些人眼里看来具有优越性?
已邀请:

幹乾干停用 - 堅決支持蔣幹揭棺而起打死那些把他名子改名成蔣干的人

你會問這個為什麼其實是因為不了解,尤其是在中國,一個對宗教多麼不友善的地方。這個問題不如換成中國為什麼害怕宗教?是的,我大概能想像到你的回答,不是中國害怕宗教,而是宗教好壞壞,騙人、害人。那麼,這些問題中國現在就不存嗎?你每提出一個觀點,新的宗教之惡,就自我思考當今中國存不存在,然後看基督教國家的反例,那個糟糕的罪惡之國,美國。

如果你對中共一開始對你說的:「宗教好壞壞」這一觀點產生質疑,那麼你就可以開始閱讀其他蔥友的回答,我認為他們都回答得不錯。但如果你還是深信不疑,我認為也不必浪費時間去閱讀,你要開始去接受新的事物必須先破除你原本的堅定不移。不然這樣吧,你把蔥友們說的東西當作廣義相對論,然後你的宗教觀為牛頓古典物理,他們分別適用於不同的人種/國家/民情。這大約是你最低能接受蔥友說法的一個做法。

1. 宗教的協作性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189
除了本篇蔥友的回覆,這裡也有討論宗教的協作性

2. 人類學與社會科學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206
宗教當然不是科學,但反宗教本身也不是科學。不要拿反宗教說事。宗教本身算是人文學科,它本身的許多現象仍然被人類學學者所研究,它是如何維持社會穩定、提供社交基礎、並在各種歷史事件中提供力量。

3. 宗教與意識形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12

4. 宗教的壞處
還願

5. 無信仰的問題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544
見維斯瓦河的奇蹟的回覆


上面的連結大多是品蔥本身的討論,所以看完你應該會有基礎的認識。

至於為什麼中國要對宗教不友善,我想從缺少土豪的世界可以一窺究竟。所謂的統治,就是要民眾變沙,魯迅的沙中一文也有描述:

近來的讀書人,常常嘆中國人好像一盤散沙,無法可想,將倒楣的責任,歸之於大家。其實這是冤枉了大部分中國人的。小民雖然不學,見事也許不明,但知道關於本身利害時,何嘗不會團結。先前有跪香,民變,造反;現在也還有請願之類。他們的像沙,是被統治者「治」成功的,用文言來說,就是「治績」。

那麼,中國就沒有沙麼?有是有的,但並非小民,而是大小統治者。
人們又常常說:「升官發財。」其實這兩件事是不並列的,其所以要升官,只因為要發財,升官不過是一種發財的門徑。所以官僚雖然依靠朝廷,卻並不忠於朝廷,吏役雖然依靠衙署,卻並不愛護衙署,頭領下一個清廉的命令,小嘍羅是決不聽的,對付的方法有「蒙蔽」。他們都是自私自利的沙,可以肥己時就肥己,而且每一粒都是皇帝,可以稱尊處就稱尊。有些人譯俄皇為「沙皇」,移贈此輩,倒是極確切的尊號。財何從來?是從小民身上刮下來的。小民倘能團結,發財就煩難,那麼,當然應該想盡方法,使他們變成散沙才好。以沙皇治小民,於是全中國就成為「一盤散沙」了。
然而沙漠以外,還有團結的人們在,他們「如入無人之境」的走進來了。
這就是沙漠上的大事變。當這時候,古人曾有兩句極切貼的比喻,叫作「君子為猿鶴,小人為蟲沙」。那些君子們,不是像白鶴的騰空,就如猢猻的上樹,「樹倒猢猻散」,另外還有樹,他們決不會吃苦。剩在地下的,便是小民的螻蟻和泥沙,要踐踏殺戮都可以,他們對沙皇尚且不敵,怎能敵得過沙皇的勝者呢?
然而當這時候,偏又有人搖筆鼓舌,向著小民提出嚴重的質問道:「國民將何以自處」呢,「問國民將何以善其後」呢?忽然記得了「國民」,別的什麼都不說,只又要他們來填虧空,不是等於向著縛了手腳的人,要求他去捕盜麼?
但這正是沙皇治績的後盾,是猿鳴鶴唳的尾聲,稱尊肥己之餘,必然到來的末一著。


所以這個化沙現像不是民小們觀察出來的,也不是他們編來騙你的,而是一個普遍,普通人都能觀察出來的現象。配合上面3點,宗教是一個解決一盤散沙的有效做法(換個說法,共識可以凝聚群眾力量)。

常看民小們罵共產黨笨、蠢、壞。但除了壞,蠢和笨我一點也不贊同的。中國封鎖或禁止某樣東西,都是有道理的。他們從歷史和各方面的文獻中吸取教訓,找出前人被推翻的原因,以及利用各種「治」來統禦你們,最後進行意識形態的綁架,讓你們連看都不敢看,好似看了靈魂就被汙染了。這些民小們天生不知道這些知識或常識(國外的),然後視這些常識有如蛇蠍,嘴上反中共,但靈魂和意識還是很接受中共那一套。你認為共產黨封鎖這些東西,是因為他們不懂嗎?當然是懂,才會封鎖。

令狐冲 - 95后

个人不是保守派,完全不信教。
宗教当然没有什么优越性,如果只是在家里供一个耶稣像,那和信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还是毛泽东是法力无边的并无区别。
但教会却很有作用,大不一样。
离我们较近的一次成功的温和民主转型是波兰的团结工会,而团结工会背后有着基督教会的影子。
【分布在全国的教会和教堂,不但使波兰团结工会在一开始,就有了一个先天的,几乎是牢不可破的组织基础;有罗马教皇这样的一个无可争议的精神领袖和象徵;有来自教会的资金支援;而且,它也是抗争工人的团结精神及道德勇气的来源,是他们在面临危险时最后的,也是最可靠的心灵与肉体的避难所。当然,说到最后,天主教提倡的,并至少是在其信徒中多少能实行的那种宽容、行善等价值,在缓解、解决工人之间的分歧,甚至在工人与政府对立的演化过程中,都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这些,都是波兰团结工会迅速崛起,力量迅速壮大的原因】
教会是一种不追求暴力的温和的转型力量,甚至可以说它不是一种转型的驱动力本身,而是一种稳固社会共识的基座。它不会直接要求社会转型,但是如果转型必然来临,教会的强大可以让这个过程变得安全、和平。
基于礼拜式的集会,心灵关怀和寄托让温驯的教徒变得比大多数世俗的ngo团体要有韧性,在面对强权和暴力时他们一般也是能坚持到最后的,这些人是英雄。
教会是远比国家、民族还要强韧的【共同体】,【共同体】就是共识的来源,有了【共识】、【共同利益】才有民族国家和民选政府。

候军军 - 90后保安

西方的民主、自由是伴随着基督教一起起来的。
毕竟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可是很多人都不同意人人平等的观点,非得分一个369等。
中国很荣幸是第一个基督教不符合本国国情需要特色化的国家。当然,伊斯兰教和佛教也不符合中国国情,也需要中国化。
基督教,穆斯林,犹太教都可以(到最后这个好像一般不收外人)
退而求其次,多神教也创造过波斯希腊罗马等辉煌的文明,而且可以独立创造,并且独立维持,只是保质期短一点,非基督教的罗马大概坚持了不到一千年?
只有无神论者,一次一次证明了自己绝对绝对会在外界不干预的情况下迅速走向自相残杀
一个例子是如果基督教美国不存在,中国早几十年就苏爹核平然后坦克流清洗一遍了,明白吗?世界上最没有资格瞧不起宗教的就是中国人,虽然中国人的品质永远是喜欢做自己最不配的事

也就是在姨学中,多神教(往往是蛮族时期开始)就像茂密的原始森林,一神教就像是不老泉,可能从荒漠中重新创造文明
纯粹的无神论就是荒漠和散沙,没有外界输入的秩序,一定会迅速变成地狱

我因为对无神论的堕落生活还有一点留恋,倒是目前为止不信教,也就是寄生虫一样的心态(是挺费拉的),但我对宗教的看法大概是信教的人越多越好(大概是因为我还并不完全认可姨学,所以我也一直只自认为是姨学观察家)

姨学摘录


別的不說,因為我習慣於用歷史實例做具體的思考,假如是一群自由意志主義者組成的移民團體在北美洲海岸登陸,像清教徒在馬薩諸塞那樣建立殖民地,他們會得到什麼樣的下場呢?我們知道的歷史就是,清教徒的團體在馬薩諸塞建立了自己的共同體,頂住了極為艱困的局面,最終變成了現在美國的種子。美國是一個高度結社自由的國家,誰高興結社都可以結社,我知道有很多社會主義者都結成了類似的團體,想要搞新和諧村,搞社會主義實驗。但我看到的情況就是,他們沒有一個能夠維持到一、兩代人以上的。無論最終的原因是什麼,但事實擺在眼前:無神論者或者世俗主義者搞的結社是極其脆弱的,無論是在自然環境還是在社會環境下,都沒有什麼抗壓能力。而人類團體的前途,通常不是取決於你在最繁榮時刻的最佳表現,而是你在處於最糟糕時刻抵抗困難的手段。

在任何无神论者和平等主义者占据主流的社会中,法统就是一个笑话。合法与不法的区别犹如剧院闲人兴之所至的喝彩与倒彩,轻若鸿毛。正如吉本所说,东方意味着人人都生活在恐怖和不确定性之中。智者和功臣都像屈原笔下的美人芳草一样:以色事人,色衰爱弛。最可悲的是:他们即使明知自己的下场,仍然没有任何其他选择。

一般来说,相信子孙这种比较低级的永恒形式的儒家,马基雅维利程度达不到这个境界,也就是说时间线会比他们更长一些,不能满足于十几年;基督徒或者是穆斯林的时间线又要比儒家或者希腊哲学家放得更长。这种歧视链的差别,就会体现在他们组成的不同社会团体当中。对未来时间线估计的长短不同,所产生的社会团体的坚固程度也会相应的不同。注意,这里所谓的“对未来时间线估计的长短”不是说你在理论上论证未来有多长,而是体现在你的实际行动当中。你在某种状态之下,特别是在环境比较逼窄的状态之下,你对未来的时间估计会急剧缩短,所谓“人穷志短”就是指的这种情况。无产者、无神论者对未来的时间线的估计,都比有产阶级和有神论者要短得多。把所有这些因素考虑进来形成的歧视链,才是一个正确的估计。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