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學術無產階段」?

「學術無產階段」這個詞,我是從劉仲敬的一次訪談聽到的。我猜他的意思是說,以前能夠搞學術的都是一些有閑階級,比如貴族。他們不憂吃穿住,有空閒時間去自由探索知識,像羅素、拉格朗日、孟德爾和達爾文這些人,他們都是自由紳士,都是真正意義上的科學家。
為甚麼他們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科學家?用劉仲敬的原話:
所謂的科學家是什麼人?我們要注意,二戰以後的科學家這個概念,即使在西方,絕大多數人,也包括被我稱為學術無產階級的那種人,他們的工作就是搜集材料,基本不考慮建模這件事情。而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晚至愛因斯坦那個時代,所謂的科學家的唯一工作就是建模,做實驗、搜集材料那些東西是不怎麼算數的。…

我猜他的意思是說,近代的學術已經高度產業化,你只要附合某些硬性條件,比如發了幾篇論文、要附合某些學術規範,你就能夠成為現代意義的「科學家」。
孟德爾是修道士,他根本沒想過要做遺傳學家,他只是好奇心發作了,然後像小孩子見了各種各樣的玩具就開始編故事一樣,他決定開始編故事了。什麼是偉大理論呢?就是一個小孩子玩得足夠開心以後編出來的那些故事。所有的偉大理論,在開始的時候那些故事都是不怎麼圓的,但他的思路對頭,後來就會有很多學術無產階級給它填充材料,把裡面編圓。然後廣大的外行就以為他老人家是整整齊齊地搞出了一套理論。其實這些真正偉大的先驅者只是給你拉了一條線索出來,整整齊齊的那些工作都是學術無產階級後來給他補充出來的。他們就是一輩子沒有長大的小孩子。
當然庸俗地說,他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因為他們在社會上的階級都不低,所以夠資格做有閑階級。

加上近代的生活水平比起以前提高了不少,導致平民都能夠搞學術,成為科學家的門檻明顯降低了,即是「學術貶值」。
…牛頓和英國皇家學會那個時代也是這樣。論文格式、不重複、引用、注釋格式這些是為誰準備的?是為無產階級準備的,是為麥考萊那個時代所謂的書記員準備的。書記員不是紳士,你根本沒有署名權的,寫出來的書都是由紳士署名的,你搞出來的東西只算原始材料,供別人加工用的。但是二戰以後普遍的這些無產階級都被稱為科學家,這是西方文化墮落的一個徵象。

如果你只是為原始材料加工,在劉眼中,頂多是一個民工,不能算是科學家。這也附合我的經驗觀察,我曾經聽過一些老師說,現在的科學期刊,九成都是灌水論文,都是為原始材料加工,不能算「創造」。
由於學術高度產業化,現在搞學術的目的有一部份都是為了錢,相反,以前的自由紳士貴族只是純粹為了興趣。
…真正原始意義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本意上的、牛頓和愛因斯坦本意上的那種科學家,都指的是可以自由探索的紳士。他們如果被人問到你的專業領域是哪些,那麼他們就會像馬克斯·韋伯那樣發怒說,我又不是一頭牛,難道我有專門吃草的領域嗎?…

在中國的教育體制,像衡水中學這樣的學校流水線填灌為製造學術無產階級提供養份,培養大量費拉做題家,不可能出現紳士學者。費拉做題家沒有足夠的品味,就只能為原始材料加工,成為「民工」,永遠不能夠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科學家」。

以上是我自己的理解,不知正確與否,那你是如何理解「學術無產階段」?
ZetaFC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别的什么都不说,贵族是什么?以我的理解来说,贵族就是在很多方面都可以自给自足的人士。自给自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specialization的短缺,而specialization代表着效率的提高。所以在市场的竞争体系下,有specialization的各个institute产出的科研成果肯定要远远多出所谓的什么绅士做出的成果。这是必然结果,也是应当的结果。

只有绅士才能做科研这种现象实际上是当时的一个market failure。负责教学,研究,建記念碑的大学体制才是既赚钱又科研的高效先进体制。但是这个制度里绅士仍然存在,他们就是各个院校里有名的业界大牛,博士生导生之类的人物,他们也让自己的博士生做各种实验搜集数据,然后自己操个刀,还是第一作者。刘这种人就是给他一个骑士他能看到骑士,给他一个站在民兵里指挥冲锋的骑士他就只能看到民兵了。

另外,刘要是有一点历史常识的话就是到牛顿和爱因斯坦根本就不是他所说的什么贵族,要是把刘放回他们出名之前的时候,他肯定要笑他们是费拉做题家来着。
brfee Freedom Number 1
个人理解:

学术无产阶级 = 穷书生 

学术无产阶级读了马克思手册 = 共产主义者

---

科学实验都是很烧钱的东西,这个近代现代都是一样的。科研人员在大学实验室里面每年拿那么多的实验基金补助是为什么?这个项目的本质就是烧钱以提供足够的材料进行反复研究和实验。

近代的科学研究我不能说是纯粹兴趣爱好那么简单,因为一般在家境富裕,近代欧洲,的家庭,他们才有去进行科学实验的资本。普通人是根本做不到的,全都在血汗工厂卖命呢。

放到现代,能够去做科学实验研究的也不能算多,这个跟学校本身能提供的环境有关系。像是欧美在科学实验这一块标准基础的实验配备都会提供,以让学生能够激发科学实验的精神和灵感。建立在已经完善的大学系统上,科学实验从以前的自费,变成使用他人的风险投资和基金补助。本身要消耗的资金还是巨大的,人力也是。
现在学术juan注水确实厉害,充斥着德不配位的无产阶级做题家。刘瑜写过一篇《精致的平庸》,说的也是这事,除了一些真正牛掰的人之外,理科的像学术民工,文科写的东西像深度报道。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是二战以来整体战的结果的一部分。整体战首先带来了福利的通货膨胀,然后是教育的通货膨胀,政治权利的通货膨胀乃至社会的通货膨胀,混合政体在全世界被大众民主冲垮,国家干预事务史无前例扩大,发达国家都进入后工业化的无阶级时代。
中国呢?首先要感谢万恶的美帝国主义资本家给了中国人工作的机会,不用被张献忠吃掉。然后要感谢伟大的党给了你们科举的机会。最后还要感谢万恶的美帝国主义全球主义者给了你学术输(chao)血(xi)的机会,不然也不能培养大量做题家。
窝理解姨是说知识本应是高贵身份的外溢 而不应颠倒成为获取身份工具
当然更进一步学术官僚化后连这种野心家怕是都会显得的弥足珍贵了
毕竟官僚机器可预期 高效的指针与开拓 探索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真的有,我们学校一个韩国老师,自称学政治经济,不知道是学了些什么东西,娶了个中国人,他小孩如果也是在中国长大,那就完美的呈现刘仲敬所谓的阶级地位的下降。好吧,你觉的这人专业知识够不够,他居然能做出这样的决策。
Don_Qwerty Anarcho-Syndicalist
整篇文章充斥着对“无产阶级”这个名词的滥用和鄙夷,从内到外散发出一股自鸣得意的优越感与酸臭味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刘仲敬跟山高的差别,比山高跟马前卒的差别要小不知道多少倍——刘也好、山高也好,都是先自顾自地发明一套黑话、然后将这套自嗨用的个人话语体系外延到一切议题上。“入关”、“费拉”、“武德”、“做题家”、“学术无产阶级”……这些名词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都只不过是能给使用者带来一定优越感(“看,我在使用别人听不懂的词汇!”)的自嗨工具罢了。刘真的知道“无产阶级”是什么意思吗?他不知道。他只是想找一个“泥腿子”或者“乡巴佬”的上位替换词,仅此而已。
楼上一位朋友说得很好。按照刘的定义,成名之前的爱因斯坦也算是“做题家”——当然,前提是,刘真的知道自己使用的那些名词究竟有什么具体定义。
 1随着经济恶化,越来越多的人读博是因为找不到理想工作而不是学术兴趣。2 读博之后沉没成本过高,一般的博士其实去工业界和硕士的用处差别不大,都是拧螺丝。3 转行同2。4 大学扩张已经接近尾声,大公校(伯克利,UCL,多伦多,墨尔本)规模已经数万学生,很多一年级的大课都是大几百的人在hall里上了,因此通过学校扩张增加教职不现实,而现在的教职都是10-20年前大学扩张时期进入的老师,这帮人退休还早,因此存量也无法盘活。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任何时代科学家的门槛都是一样的,就是在自己领域能完全理解前人的成果,又能自己整点出来。按他这说法,做个实验也成了无产阶级,那法拉第不就是学术民工,牛顿整三棱镜属于有失身份,伽利略整望远镜塔上扔球属于没事找事,这不胡扯吗,要知道近代西方文明对比古典文明的软件升级就在强调利用实验不断扩充知识库中的真命题。要是单纯讽刺汁人,我当然是同意的,你一个汁人想把汁国教育的毒奶吐干净都费劲,想把英语整熟练都老大难,当然想跑到任何一门学科前沿都跟登天一样,包括你刘阿姨擅长的历史领域也是如此。但是何必拉上广大欧美平民阶级一起当垫背,人家就是从小不寒窗苦读最后能成为科学家的概率都高过你汁人知识分子。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
阶级,不是阶段

请修改,谢谢

当然,这最根源的还是刘阿姨之类不学无术的人士明明写文章针对简体中文用户,偏要用繁体字,还好没有像中共的写手一样闹出了“止暴製亂”这样的千古笑话。如果用简体中文,我相信题主不会写出“学术无产阶段”,而是会正确地写出“学术无产阶级”这个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天之所歸,命之所屬。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6
  • 浏览: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