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光这段关于民主的演讲怎么样?视频评论区对西方式民主的批判是不是正确的?

b站视频,很长av47569732
注意评论区
李正0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从他把这种标题放封面上,把封面盖在书面上,再把这本书放在视频里,我就没法客观的评价这段演讲,

我直说,我讨厌他这套说辞,

上来就先把民主与抽签混为一谈,都能看出在胡扯,就算是为了博眼球,这招也太过下流,更甚至于由这下流的一招继续衍生探讨民主,那更为下流。

说话就好好说话,贬低人家干嘛?

论实战,人家国强,强就是强,挨打立正,矮要承认,中国搞不过就是搞不过。

论理论,人家几代人用一生实践建立出的一套体系,难道还敌不过你这靠意淫10年写出的500页纸?

不管怎么论就论不过人家,还腆着个大脸贬低人家,真不知道他是太过自信,还是学生给他捧出毛病来了。

(我学识肯定没他高,研究肯定没他深,但我就是不讲理,我就按逻辑事实说话,
要踩就踩,要说就说,别喷我,我骂起人来可厉害了!)
台湾研究 台湾政治与社团研究
王绍光这篇演讲我先前收录到博客里过
王绍光:什么是好的民主?
他对世界各国民主发展和弊端的综述还可以,但最后给出的建议很欠真诚和考虑,就是为了骗经费而拍马屁而已。

学者的文章最有价值的在于事实陈述的部分,他专业以内的观点要批判的看,并且要根据利益相关校准(例如学术激励机制),学者专业外的观点基本不必看重。

另外,对于题主而言,老用民族复兴这类宏大叙事的角度看问题你会觉得共产党很多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你生活在世界上最终要的是你自己,回到个人的视角看这些宏大叙事你才能发现其中的荒谬、愚昧和残暴。

很多价值都是好的,问题的关键是你怎么给他排序。如果把国家放到最高优先级,人权、自由排到末尾,随时可以被牺牲,那么你就和纳粹无异。纳粹的全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

邪恶不一定是教你吃人肉,大恶都是欺骗和愚昧,用一套虚假错误的叙事(控制历史就控制未来)以及颠倒了优先级的价值体系去动员所有人行恶。

一个民主的社会必然是少数精英具有大影响力,因为先天和环境因素导致优秀的人本身就是社会中的凤毛棱角,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开放言论自由让精英们各尽其才实现教育大众、影响决策、探索未知、创造财富等等,社会作为一个整体自然会逐渐发展。而极左用这个先天差异来攻击民主制度,妄图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大政府来实现结果平等,这个逻辑是荒谬的,而且所有的实践都无一例外是构建了巨型利维坦。人都是自私的,能约束人的只有靠制衡check and balance,而非其他。
一只鹿兒 除推特、品蔥與medium,本人並不在其他社群活躍,請注意假冒現象|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我并没有看过这支影片,但有参阅过相关作品。所获知大概上的意思是,西方制度的运行,并没有发挥代表人民的功能,反而让权力落入少数人手中。

其实他对于西方国家民主制度的批评,并不无道理。问题或许在于王所提出的解答。就其本质,仍然是建立一个强而有力的政府。期待彙集相关领域与高素养的菁英,实现全民的真正利益。

但是,没有任何的监督与汰换机制下。很难相信这群择选出来的人,每个都拥有大爱精神,做出惠及全民的决策。或许在这一代强人领袖的带领下,可以做得到一定约束性。但若是下一任的继任者,是一个无功无劳的弱主。下面的这些人,又为何要听话呢?

我自己是非常好奇,这名研究文化大革命议题的重要学者,在听及习近平进行修宪的举措时,当下的真实反应,究竟是如何呢?在他的脑海中,此举难道也符合心目中的梦幻政体吗?当然,这显然又是个有生之年才会知道的事情了。
王绍光认为,民主虽然有众多涵义,但最重要的是「政府对人民的响应性,即政府的政策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公民的需求、要求和偏好,这种意义上的民主更贴近民主的真实含义」 。王氏的这种「回应性的民主」,将政治的主体偷偷地从公民置换为统治者,因此民主的内涵也发生了变化。古希腊民主的内涵在于如何将被统治者的意志凝聚为共同体的意志,而「响应性民主」所关心的,只是统治者如何响应、采纳和代表被统治者的意志。协商性民主、网络民意、专家献言、公众咨询等这些直接民主的方案,既可能是代议制民主的补充,也有可能成为开明威权的一部分。

 「响应性民主」究其实质,乃是一种「响应性威权」(responsive authoritarianism)。既有「民主」,也有威权,通过统治者对被统治者利益与意愿的响应而获得「民主」的美誉,从而加强国家威权的统治正当性。这种看似开明的「响应性威权」,政治的主动性始终掌捏在政府的手中:响应和采纳民众的意见,是统治者开明的表示,不回应、不采纳,你也无可奈何,缺乏任何制度性的约束。这种民主,更接近传统儒家中的民本政治,民本与民主,虽一字之差,却相距千里。民主政治是通过制度性的竞争选举而实现「人民作主」,而民本政治则是统治者作为政治主体「为民作主」。王绍光虽然一再声称要实现人民的当家作主,但在他的「真正的民主」方案之中,人民最终还是陷入了「被代表」、「被采纳」、「被响应」的被动地位,民主与否的主动权始终牢牢地掌控在统治者的手中。
罗斯巴德 无政府资本主义
这些讨论专制、民主的人都预设了一个前提,就是政府必须存在,而忽视了政府这个组织的强盗本质,因此他们就是在讨论怎么抢劫、怎么分赃让人们的痛苦最少,俗称的“要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

即使政府制造的各种问题、灾难(例如战争)被广泛吐槽,人们依然认为这是必要的恶,但他们又不会认为抢劫他人财物的普通抢劫犯是必要的恶,这种逻辑的不一致给予了政府垄断暴力的地位。当然,暴力被垄断了,其他领域是否要被政府垄断还不是看政府高官的需要(这个高官不管是选举还是抽签,在位期间他都有权力制造垄断),除非你有足够暴力对抗政府暴力,当然这时候就是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高中生术数家,当代司天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6-18
  • 浏览: 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