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这片土地真的能诞生出民主自由普世价值么?

个人觉得很难,只会在独裁专制轮回。

大陆这片土地有毒,被魔鬼撒旦诅咒过,永远也诞生不了民主自由,只能世代独裁专制轮回,唯一的出路就是肉体脱支。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这个难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当下不是大多数的首要追求

中国大陆现在主流的认知是:

1. 我想要赚钱然后过好日子—》在共产党统治下生活比以前好,虽然不如发达国家—》顺从共产党;

2. 看了中共洗脑宣传—》发达国家都是过气的,港台没有大陆活不下去,我国形势一片大好!—》中国也没公知们说的那么差嘛—》厉害了我的国,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努力就有回报!

3. 民主运动—》啥玩意?没听说过啊—》上网翻墙或者听别人说民运是反党的—》反共产党会被抓—》选择性回避,不看那些东西,和我没关系,没兴趣;

4. 和中共有了直接利益冲突(土地强占,土地强拆等)—》我周围的官都不是好东西—》民不与官斗,认命,但是没中共中国会乱啊,只会更腐败啊,没有毛主席中国只会更烂啊—》继续埋头过日子,直到怨气积累到爆发点。

在中国,和中共没有发生过利益冲突,生活稳定,稳中有升的人最倾向于支持党;和中共有过利益冲突,生活不稳定,找不到工作思想上更倾向于对社会不满。所以就看这两种人哪一种更多了
这样说那醒着的人又算什么呢?既然你可以醒别人就不能醒吗?如果这样说不就是否定了平等的受造原则了吗?应为认为他们是醒不了的,被诅咒的,所以他们一定也要被奴役被改造,这种想法不是也跟铲子一样吗?当年苏联不也是这么想的吗?从他们的工业设计乃至整个意识形态不都是这样的吗?盼望还是要有的,普世价值核心是精神,是每个人都有的,不是泛泛化的现象,这样很容易将现象当作本质来研究,最终会差很远!我觉得觉醒也分两个阶段,前者是权力的觉醒。后者是人性的觉醒(或者觉醒一词不贴切)。后者很难,人性的的恶与普世价值都是一样的,也都是公平的,我们常说普世价值,但很少提及普遍的恶如:自私嫉妒…这样将自己乌托邦化,是不是很危险?醒民也会因清醒而骄傲,后者人性的觉醒,就是在人性里做一切的原谅,不若如此大陆很难新生。你说这片土地被魔鬼诅咒过,那你就更应该知道谁能胜过撒旦和它所有的咒诅,我脸皮很薄勿喷,可能会哭。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劉仲敬:歷來中國近代史,我們都學過,在各種社會環境裏面也都瞭解到的,中國近代史是一個充滿怨憤的體系。無論你是支持這一派還是那一派,但都是充滿怨憤。為什麼日本能,我們中國不能?因為我們做錯了這個,我們做錯了那個,或者是帝國主義的錯,或者是蘇聯的錯,反正基本情緒就是一個失敗者的情緒,為什麼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反反復複地相互責備。有些概念本身也是有道理的,例如中國實現不了民主是因為沒有明治維新,或者是因為沒有韓國那種基督教會的作用,諸如此類的,局部地講,這些概念提出的答案也是正確的,但是不能解釋全局。

其實我們如果把這個概念推回到它的原點,去談論為什麼說中國不能實現民主憲政,民主憲政是什麼東西?民主憲政在其起源點是什麼樣的?在英國和歐洲是什麼樣的?回頭對照一下,你就會發現一個根本性的不同。這就是史華慈在寫梁啟超的時候提到的這一點,梁啟超把中國跟英國和法國比,本身就是一個錯誤,中國的分量跟整個基督教歐洲是相等的,要比的話也只能跟整個歐洲比,沒有辦法跟英國和法國這樣的地方性國家比。你如果要說英國和法國是怎樣實現民主的,韓國和日本是怎樣實現民主的,那麼跟它相對的問題就不是中國怎樣實現民主憲政,而是台灣怎樣實現民主憲政,上海怎樣實現民主憲政,或者廣東怎樣實現民主憲政。那麼廣東既然是中國的一部分,它怎麼能夠實現民主憲政呢?這個答案就相當於是,英國既然是羅馬帝國的一部分,它怎樣實現民主憲政呢?答案是,它先脫離了羅馬,再實現民主憲政。別的小國呢,則是脫離了神聖羅馬帝國以後才實現民主憲政的。

從我所瞭解的世界史的整個發展脈絡來看,無論是歐洲本部,還是東歐,還是中東,還是東亞,基本脈絡都是一致的:所謂民主憲政這個東西,是民族國家在產生過程中形成的一種統治模式,它對於民族國家以前的多民族、多文化的大帝國是不適用的,不僅對中國 — — 中國現在是繼承了大清帝國的版圖,不僅對於大清帝國這樣的國家不適用,對於中東的奧斯曼帝國也不適用,對於歐洲的神聖羅馬帝國也不適用。歐洲民主的成功也是在神聖羅馬帝國解體以後的事情,中東呢,則是在凱末爾解散了奧斯曼帝國以後的事情。日本為什麼能行?答案是,因為日本是亞洲的英格蘭,它退出了帝國體系。韓國為什麼能行?韓國本來也是在明清的帝國體系裏,它的成功也是在退出帝國體系以後。

在法律上講屬於中華民國版圖的台灣和在法律上講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的香港,人民由消極的過程轉入積極參與的過程,公民社會在形成的過程中走向民主,立刻就產生了分離主義的副產品。有很多人會是痛心疾首,但是你轉過來看歐洲的歷史,也是這樣的。人民要麼是消極的,像中世紀以前那樣不參加政治;參加政治,那就是走向民主,走向民主的過程,也就同時伴隨著民族形成的過程,民主和民族是同步形成的,直接導致了原先的跨民族、跨文化的大帝國解體,解體以後,才會有民族民主國家的產生。民族和民主這兩件事情是同一個過程的兩個側面,是彼此之間不能分割開的。你問中國為什麼不能實現民主憲政,等於是問為什麼你不能首先支持希特勒統一了歐洲,然後支持納粹黨的黨內健康力量給猶太人平反,然後指望在納粹黨黨內健康力量的領導之下實現全歐洲的自由民主,這是不可能的。你首先要打敗希特勒,使歐洲各民族建立了自己的獨立國家,然後這些獨立國家實現了民主,然後各民主國家再團結起來建立一個歐盟。基本的歷史邏輯就是這樣。
懦夫斯基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可以。你去看看八十年代中国的音乐、文学、戏剧等等艺术作品,就会感慨,文革结束才十年,中国人的思想就现代化了那么多,让人激动得很。
在奉行大一统的国家,很难诞生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我不知道这片土地是不是真的适合民主,但是我知道这片土地绝不可以再让共匪毒害下去了。任何形式的改变都一定比共匪的毒害强
不可能
当然能,看看香港人这次的勇气和团结,他们证明了中华民族骨子里是没有奴性的。中国人现在做不到完全是因为共产党从小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加上言论管制造成的沉默的螺旋,我身边有不少国内的朋友都明白中国政府的本质,但是他们却无法自由的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久而久之网上就只剩下了那些政府允许的声音了。我不知道我这些朋友算不算国内的大众群体,但是我相信这部分人的人口数量绝对是不可忽视的,他们只是在等待一个契机爆发。压抑得越久,我相信爆发就会越强烈。昨天近半个香港的人出来抗议游行就能看得出这种压抑。我会对中国社会持续抱有希望,也会对此作出我自己微弱的努力,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回到一个自由的中国,回到我的故乡去渡过我的余生。
能,但是需要通过以下路径实现:中共军国主义者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国收到核攻击而战败——盟军对中国实行分区占领——惩办中共官员,去共产化——视情况给予边疆地区民族自决独立权——进行民主教育和地方自治教育——各分区组织地方自治选举——在地方自治成功的情况下制定宪法成立民主政府——各分区通过公投选择保持独立或合并成为新中国的一部分——新中国成立,与盟军签订合约结束占领状态。这将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愿你我都能看到中国的涅槃重生。
electron8964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大陆这片土地真的能诞生出民主自由普世价值么??

不需要啊,现代的民主自由普世价值早已在民主社会实践并且成功了,中国只需要吸收借鉴即可,既不能也不会去重新发现这些。 难道你还在期待中国特色版的普世价值? 既然是普世价值,那就适合全人类吗?


问题是中国大陆最终能实现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吗? 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可以的。 福山不是有本书说“历史的终结”:
  • 历史终结,意味着:自由民主制将成为所有国家政府的唯一形式、而且是最后的形式。


具体如何实现? 有一点力量就发一点光,慢慢探索吧
已经存在的事情直接借鉴引进就可以,民主自由不收专利费。
没有共识的疆土只能靠利维坦,望周知。
我相信能。不用任何理论证明。尽管未必是我有生之年能看到的。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雖然可能還要百年時間,但民主自由是人類歷史進程的趨勢,即使共匪也不干明著反對。

總之這片土地是不可能一直被專制統治下去的。
春秋战国时代的杨朱说,“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可见两千年前中国就有自由主义的萌芽。
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民主选举的政府,都是独裁统治,造成的问题就是,一旦统治阶层衰败或灭亡,中国这个国家也就跟着毁灭,直到新的统治阶层创造新的秩序,期间人民将遭受极大的苦难。

而民主多党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届政府干得不好,这个总统干得不好,换就是了,最多就是重新选举重新组阁,一切都在合法、有秩序的情况下进行,何乐而不为?

只要中国人民可以意识到这点,民主不会远。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上海房屋整改强拆:小M呜喵王
https://i.imgur.com/NW0D4mH.jpg

https://i.imgur.com/TLeUGyX.jpg
soni_ono 支持将加速运动进行到底
大一統和專制是伴生的,桂枝2000年來的血淚史反覆印證了這個事實
@中国民主党党员  二战前张伯伦的绥靖主义并不妨碍诞生丘吉尔。
不能,只能靠外部输入。几千年的历史积分,不是一两代人可以逆转的。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能,不過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我覺得沒個幾十一百年是不行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了解真相,何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

对与被关在黑监狱的良心犯来说,有两件事是更大的折磨:

另一个是威胁和迫害家人。一般来说,在专制体制下选择成为一名民主人士或人权捍卫者,应该清楚从事这一事业的风险,并且对此有所准备。当喝茶、软禁、劳教、关押和酷刑都无法让我们屈服、无法让我们停止抗争的时候,为了达到最大的威慑目的,将种种痛苦施加到我们的亲人身上,就成为专制当局常常采用、熟练运用的一种手段了。在我的经验里,争取自由的公民们最难以平衡的,就是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的冲突。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情况下,种种酷刑在持续,一切虐待都有可能,一切信息被剥夺,一丝希望都看不到,软硬兼施之下,威胁家人的做法往往能给被关押者施加最大的压力。很多妥协、屈服、沉默,甚至放弃,是在父母、配偶、孩子等家人遭到迫害威胁或者已经遭到迫害之后而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中共也自然清楚这一点。我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发表的《中共的政治株连》一文中有专门的列举和论述。

和臭名昭著的中共“双规”制度一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制度”也是一种“超羁押手段”,因为实践中的异化、并且严重侵犯人权,明显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法学界一直有人呼吁彻底废除之。饱受酷刑的民主人士何德普认为,“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最残忍的酷刑制度之一。”但在一党专制体制之下,缺少司法独立、缺少反映民意的渠道,当局在“维稳”的名义之下明显加强对维权运动的镇压和对社会的严密控制,这种呼吁得不到任何回声。但本书的出版自然有其重要意义:揭露真相,记录苦难,见证罪恶,将是通往正义的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路标。
rayuno C精瓶
先拋棄大一統的這種惡臭的想法吧,不然支那人只適合跪著迎接皇帝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不能,还有一个方法是思想文化,传统都放弃,否则,长幼有序,不得顶嘴等恶文化永存。

都说台湾民主了,其实台湾的民主也比起欧美还是差一些的,虽然可以骂总统了,但骨子里还是比较华人那一套。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不能。除非先把儒家思想从中国摧毁掉,否则即使能像台湾那样实现的民主,也只能是暂时的,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现在的民国光复大陆即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