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已邀请: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说句不好听的,因为今天中国人基本上是在一个法西斯右派专制环境里成长出来的。

在这样的环境里,人民大都信仰一个东西:实力为王。


说白了,人们都认为:[b]一个人想要有良好的生活,那么他必须付出足够的努力。[/b]

你个人生活水平不好,一定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工作,你不够聪明,你不够有知识有文化。
或者更简单一些:你活得不好只因为你太懒惰

这和中共目前营造的社达舆论本质上是一样的,中国社会普遍也都认为:
你必须付出足够大的成本,才能活得足够好的福利

举个最近的例子:山大的留学生学办事件。

无论是墙内墙外,大家都认为,给与一个留学生超国民待遇是不对的。
为什么不对?

因为他就是个留学生,没有为中国人做出过什么贡献。
说白了,他没有付出过与之相应的努力,就获得了过多的待遇。

======================================

所以,无论是华人,还是中国人,主流思维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
这也是中国人缺乏现代政治观念,缺乏公共事务讨论的结果。

也是为什么阿姨说支那人不是人,有时候是有点道理的,因为中国人的确缺乏现代政治意识。
那么如果一个有现代政治观念的人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难到,付出越多,获得越多就不对吗?


上面这个观点这也是我说华人缺乏的政治观念的情况之一。
那就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左派也是赞成:付出越多,获得越多的。

也就是说,中国人包括华人,都没有意识到:在任何公共事务内,付出和回报成正比,是普世价值,不是右派专有的。

美国左右都赞成这个东西,他们的分歧根本不在于这一点。
左派右派争论的是,付出多少回报多少的问题。

比如,右派不会去思考:一个人没有钱上学,那是他个人懒惰的问题,还是社会的问题?

实际上,很多右派,包括华人真的认为:那就是你的问题,如果你真的足够聪明,你不需要社会福利,也能掌握足够厉害的知识,去改变命运。

如果你无法主动获得知识,那么你根本就不是个人才,活该你过穷逼日子。

这种思维我不止一次在海外民运文章中看到,也不止一次在中共喉舌媒体上看到。
这也是我对双方都缺乏信心的原因之一。
白頭翁 小學畢業
你知道現在加州有鼠疫嗎,還有百日咳,甚至加州是性病人數最高的州,而它是全美接受非法移民最多的州。  其實你我都是非法移民的受惠者,因為加州是全球農業基地,但是問題是現在人太多了。   也因為這樣奧巴馬時期就已經開始遣返移民了,奧巴馬, surprise,surprise, surprise。  他是歷任美國總統移除非法移民最多的總統,川普因為還沒做完八年所以沒人知道。  有句話不是說不要看他說了什麼,看他做了什麼。  但是你看看現在奧巴馬說什麼,我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真心的,我不care,反正我知道大家喜歡聽就好。  

極左和極右對這個社會都非常危險,雙方都不理性,但是極左有google,facebook,reddit這些美國科技企業在背後加持,加上美國90%的媒體。   所有他們認為不恰當的言論,那個人的帳號都會立刻被封掉。  說句實話我覺得極左派一定會贏,因為他們夠瘋狂加大科技公司加媒體加持,但是我認為他們會贏跟他們有沒有道理他們是不是跟現實脫節是兩回事。  你也在加拿大,你覺得所謂的極右派在加拿大在媒體上任何發言的機會嗎?

所以不是不理性的右派會輸,是他們已經沒有在正常媒體發言的權利了。  你自己都說了,這些華人反左派的言論只能在這種論壇發看到而已。  是理性的左派將來一定會輸,極左會贏。  
因为中国就是一个打着左教幌子实质极右的奇葩国家啊
当然说起来国内的政治教育九成九的人应该不懂分辨左右,热衷攻击白左还要归功微博上类似深度news的账号,添油加醋甚至编纂
海外华人的心理的研究应该挺多的,简单来说我觉得就是偏向精英主义吧
习泽明步 真支灼贱
沒錯 中國社會本身就是一個高度社達的極端右翼社會,而且還不是小政府自由派的那種右,是高權力低責任的那種狗屁政府。被中共管怕了,看見大政府就不信任。

還有一個猜想,就當我意淫吧:

中國的第一代移民來美國後因為文化語言等。其實挺不好混主流社會的,一種孤立的情緒統治著潛意識,社交基本上是華人小圈子,出了啥事也更傾向於向華人社團尋求幫助,還有很多華人來美國後會加入基督教/輪子教。這個和保守自由派更像 

雖說現在種族問題好多了,但觀念上並不是那麼容易抹除的,尤其對於第一代移民,你不是真正意義上的asian,你是Chinese。但有趣的事,作為有色的一員,中國人不去擁抱更包容的左派,反而更親近帶有色眼鏡的保守派。

原諒我提議句,這跟阿姨的費拉不堪很相似 
说海外华人(具体到美国华人)政治上偏右是不准确的,华裔的政客大部分都是民主党,纽约州和加州的选举里,华裔里投民主党的也是多数。回到十年二十年前,华裔是民主党的铁杆票仓,只是近些年才有相当数量的华裔向右转。这部分华裔相对受教育程度较高,积极发声的也比较多(尤其是在16年大选期间和川普当选之后),造成一种美国华人偏右的假象,但是以实际人数而论,大部分美国华裔仍然是偏左的。

早年的华裔移民很多受教育程度不高,收入水平较低,是大政府高福利和AA政策的受惠者,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利益和民主党都高度一致,投民主党是自然而然的事。但是近些年华裔整体的教育和收入水平大幅度提高,利益上开始和民主党政策相左,最著名的就是亚裔细分和加州的SCA5,都触动了华裔移民的根本利益(华裔移民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在各族裔里是数一数二的),导致很多华裔移民右转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且华裔移民重视家庭,社会价值观相对比较保守,奥巴马当政的八年里力推的各种激进政策,加上主流媒体(美国主流媒体整体上偏左)在针对某些特定族裔的新闻报道里经常持双重标准,都是导致很多华裔移民对左派反感进而右转的原因。
我老人家非常了解費拉,所以深知費拉左派和費拉右派都是費拉,如果由左派變成右派,並不證明自身德性有所上升,只是說明他們寄生的文明季候有所變化而已。具體來說,就是這樣的。
費拉看到文明早期的部落酋長和封建貴族憑推薦上大學,就要變成左派。左派的意思是應該分數面前人人平等,讓騎馬射獵的英國紳士和蒙古武士給頭懸梁 錐刺股的屌絲讓路。
費拉看到晚期文明讓高盧人日耳曼人潘諾尼亞人進元老院,就會變成右派。右派的意思就是應該金錢面前人人平等,讓身經百戰的新移民戴克里先給腰纏萬貫的埃及老費拉菲爾普斯讓路。
所以費拉無論從理論上講是左派還是右派,實際上總是維護秩序消費者。他們的理論翻譯成人話,總是要求司機和乘客平等。他們抱怨得最厲害的地方,總是保護者或秩序輸出者對他們最好的地方。他們的要求如果實現,必然會導致自己首先毀滅。英國貴族如果不能憑出身上牛橋,就會像約翰王一樣拔費拉的牙勒索。潘諾尼亞蠻族如果不能通過羅馬軍團當上皇帝,徵收埃及費拉企業家的保護費,日耳曼和阿拉伯蠻族就會征服羅馬帝國,搶劫埃及費拉企業家。
非洲人、墨西哥人、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在西方的地位如果有什麼疑問,那就是不好判斷誰是保衛羅馬的蠻族,誰是反對羅馬的蠻族。清華高材生和血汗工廠老闆的費拉身份,那是一點疑問都沒有的。苗族酋長和突厥教法學家生產秩序的能力,都比他們要強。所以這事的唯一問題是,科舉輸家當中的社會活動家夠不夠資格跟同樣科舉輸家的黑人西點軍校學生享受同樣待遇?頭懸梁 錐刺股的階級,應該明白元老院永遠不是為你們這種人準備的。
毛澤東搞白卷英雄,問題也是僅限於選錯了階級。紅衛兵聖戰士和頭懸梁 錐刺股,本來就是同一個階級。如果他選擇蘇聯顧問和特工、日本軍官和僑民、西方傳教士和冒險家,讓他們做鮮卑帝國所謂豪強、蒙古帝國所謂巴圖魯,這些人照樣會繳白卷,但是完全有能力維持統治。東亞帝國借屍還魂,都是靠殖民替代。
他的失敗遭到錯誤解讀,讓頭懸梁 錐刺股和血汗工廠的階級以為秩序真是靠自己維持的。1989年和2017年的災難,都是由這種認知錯誤造成的。僭主發昏,就會讓石重貴承擔查理曼的任務。費拉發昏,就會讓譚嗣同承擔奧蘭治親王的任務,讓菲爾普斯承擔君士坦丁大帝的任務⋯⋯
貴匪在1989年說的話並沒有錯,老子打下來的江山,憑什麼分給動嘴皮子的人,但問題在於江山是斯大林同志和俄羅斯戰士打下來的,跟你這個勤務兵有什麼關係⋯⋯勤務兵的階級地位,本來還不如頭懸梁 錐刺股的士大夫,顛倒階級地位,全靠抱大腿。
蘇聯已死,鬥爭雙方只有爭搶美國的大腿了。江澤民老奸巨猾,在抱新大腿的鬥爭中稍微佔了一點上風,但距離前殖民地代理人那種可靠的買辦資格,仍然有天淵之別,偏偏費拉永遠是不知好歹的,又要以為希特勒是阿明打死的,覺得可以再次開始爭奪世界革命領導權了⋯⋯

刘仲敬-費拉左派和費拉右派
路过一下 guo.media/milesguo
什么样的人可以痛恨自己的国家如此?非法移民, 中东难民, 给这个国家带来的灾难还不够?

什么样的人能舔着脸四肢健全的白吃白喝?一个奉行养懒人的国家还有前途可言?

多劳多得, 法制健全的社会才是健康的。 没有约束的社会是畸形的。 奉行男女同厕, 鼓吹同性恋, 大麻合法的都是亡国先兆。 

一个国家的人民缺乏基本的是非观, 善恶观, 我行我素, 毫无约束,岂不是国将不国?

希望将来我们的孩子能在安全,健康,健全的地方成长, 工作, 生活。

http://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356206
在你举例的帖子里杠了好久哈哈,其实只要客观报道就是了,可惜大部分在加拿大的华人媒体都非常右,自由党基本都被骂出翔,这是非常不好的社会现象。我自己是合法移民同样反感非法移民,但是若是政府做好背景调查,保护中产,保护个人自由那大体上和我的价值观相同,我也会支持自由党。在海外这么久有一点可能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没有一个完美的政党,很多时候需要妥协和被迫选择,如果觉得非法移民太多可以支持右翼但也得接受民粹抬头的风险,或是如果觉得社会歧视我们,那可以支持左翼但也得接受一些“圣母”的行为。
坂田英机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中国的教育给我的感觉就是懒人穷人去争取福利都是有罪的,能力差和不努力不能怪政府不能怪社会。事实上真正需要福利的恰恰是这些人,试想一个社会没有兜底机制会变成什么样?就会有人冻死饿死,就会看到大量底层和中产996恶性竞争(却拿不到加班费),就会看到因为看不起病只能放弃治疗等死,就会有杨改兰那样的全家悲剧。我是不太喜欢过度福利,但是该有的兜底机制必须要有。
我支持川普 但是我不反白左 白左的福利化对于穷人还是不错的
华人根本不分左右,他们批判的是"白",至于左右根本无关紧要。
川普是右派吧?他们既反白左也反川普。不要看到反左派就觉得他们是右派了,中国人反的是白,左右是对民主制度而言的,共产党不分左右。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