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在墙内发起悼念李文亮医生的纪念活动,要求政府道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

如题,身边很多人感到愤慨和悲伤。我们可以学习六四纪念胡耀邦逝世,利用这个机会提升一下大家的凝聚力?如果线下游行风险太大,个人认为网络连侬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现在急需优质的文宣,比如统一的纪念图片,统一的诉求格式,谢谢大家!!!
还请香港手足传授一下连侬墙的经验,我们也需要一个连侬墙纪念李先生!

球球了,我不是专业搞设计的,现在真的很急,要趁着热度转发出去!

第一波纪念文宣来了,已征得原作者同意,大家自取。
https://i.imgur.com/avv7OJN.jpg
已邀请:
lemontea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想多了,中国人现在家门都不敢出,最多线上点赞装个逼……转发都不敢
gcd的控制力在大陆太强了,感觉可以考虑在境外发起活动
支持题主。墙外人士可以通过微博不断的发起纪念。环时微博,14万评论,都在要求道歉。个别言辞更激烈。目前评论也关闭。
Crench Creeeench
照这个态势,还不如说服地方官员独立,煽动地方民族主义。
比你说的鼓吹自由要好做的多。
估計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他們早就知道疫情之嚴重,圖片顯示最早在12月就有醫生感染了。邪惡,草菅人命,天理不容!

https://i.imgur.com/dowyWc7.jpg

https://i.imgur.com/nE73rlH.jpg
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反极端主义者,反种族主义者,全球主义者,pro-demo
人民日报:“自由火炬8964受境外反华势力指使,试图利用李文亮医生事件,挑动人民情绪攻击政府,试图颠覆中国人民的美好前程,置中国人民于万劫之不复。”

然后转发评论一律控评,弄一些五毛评论说:“我当时就觉得XXX是来带节奏的”,“早就想到是美国人来搞的颜色革命”,“只有湖北政府有一点错,却被这个人用来攻击党和国家,一看就是美爹的狗”,“这个人就是个恨国党,跪久了站不起来”。

最后,其他媒体一律采用通稿,并要求他们正确引导舆论。任何支持你的声音会被直接删除,加上炸号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海外先做起来吧,我会制作一些海报和文案分享出来。海外线下抗争没有疫病风险,政治风险极小,但是能够很有效的对抗中共大外宣。希望大家能够加入我。

我已经制作了一些文宣,请大家帮助我: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936
千黛汐 直女一枚。再问丝袜堵嘴。
真相乃公义之母。
真相还在系鞋带时,谣言已经跑遍全中国——是谁滋养了这样的环境?是谁带头扼杀真相?
我以石正丽的性命担保:只要病例数据不更正,只要不见死亡名单,李医生不会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葱友们,你们觉得这次李医生的离世,影响力会不会类似89时胡耀邦逝世那般?
元亨利贞 冒着敌人炮火!加速!加速!加速su!!
微博上的评论都集体翻车。新浪强压热搜,环球时报第一时间自删了关于李文亮的微博,即便如此,悼念的微博依然如潮水一般奔涌。
我第一次目睹,好几条微博下共计上万条评论里都没有小粉红网评员的影子。第一次能不用忍着恶臭看热评。是网评员下班了?还是小粉红洗不动了?我不清楚。
但我顿时觉得,一个人的死能换得民众的片刻清醒,也是值了。
沉痛悼念李文亮先生。
有经验的反贼把祭奠搞起来吧,起码我们不能李医生清清冷冷不明不白的就这样走了。
超級小豬崽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
希望經過這次能夠普及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重要吧
動不動就被橄欖被通報批評被拘留被說造謠生事的
有多少都他媽的預言家
除非能自发上街,否则在互联网上不会有任何波澜,随便有点什么事情转移注意力,费拉们过几天就把这事忘了,当然这个节骨眼自发上街也绝不可能了
喂你吃包子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这个节骨眼上街不是更加剧病毒的传播吗?我觉得老百姓上街是不可能的,毕竟保命要紧。
上街游行还差不多,网络键盘侠打100亿字,比不过王沪宁那个狗杂种一声删帖令。
Benzene 不可以吃的一个东西
武汉诉求追加:
1.追认李文亮医生为烈士
2.为李文亮烈士举行国葬
3.在武汉为李文亮烈士塑像立碑,供后人凭吊
翠翠啐萃 反贼们,再不跳反就来不及了!
电脑小白好奇,之前那个傻叉网警的网上灵堂怎么弄呢???为什么那种人都有,李先生却没有?
XWZY0001 共产党必须解散
可以做一些好的文宣,在海外发展些当地人,去英美澳日加这些国家的共匪使馆抗议游行,然后把抗议图片内容等传回墙内。
凉风不是小仙女呀 保持单一爱好,不和沙币打交道
被恶心坏了。眼科医生因为救助病人被感染。从现在消息看,人也许昨天就没了,迫于舆论压力在上ECOM,找来专家会诊,无非就是做做样子给网民看。还有讲故意不给插管的,我反正不怀疑,因为他们做的出来。。。可怜了妻子和孩子
首先让土匪道歉不可能
其次匪党为了维护自己的决策正确性和脸面,这件事肯定也不会大肆宣传,悄悄等风头过去
甚至粉蛆会率先出击往为国捐躯的故人头上扣个“造谣者”帽子,别对他们的人性抱有太大期望
可能吗,共匪的特点就是永不道歉,历史上他哪次倒过歉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匪共,粪坑先生,迟早会动用一切力量,把李文亮这个名字,从人民的记忆中抹去。


这个事,一定要在全世界广为传播。
润之的忏悔 反党积极分子
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设计一个头像,这样共党的监控难度会大于文宣,而即使被抓住共党也没办法因为头像定罪。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牆外可以先做,順便抗議共產黨隱瞞疫情,導致鄰近國家被波及。但要先做反共遊行,不要做反華遊行。

如果有人擔心傳染,就學杜氏走位吧,每個人相隔兩公尺。
左跟右 我愿荣光归香港!
已经有人冲塔要求政府开放新闻自由,一小时后没了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民,这是1989年以来最可能组织起来的活动!!
我覺得宣傳的重點在於 
用字溫和理性 達到普通人可以接受並且願意轉發
使看到的人 發自內心的憤怒
如果有粉紅來洗地 反而會使人更加憤怒

可以建立 造謠事件始末 的懶人包
這個懶人包的宣傳內容先以 聲援李醫師 為主,主要強調時程與政府與官媒的動作,其中,最好懶人包的圖片都從官媒擷取,然後時程順序越簡單越好
Tag #反對假闢謠 #相信李醫生

或是建立 聲援武漢人 的懶人包
外交部宣稱1/3與美國聯繫,而同日武漢公安局約談李醫生,新聞也強調該消息為造謠
在此期間政府選擇不公布肺炎的真實性,使武漢人在春節前根本不知道真相,等到政府隱瞞不住才封城後,讓武漢乃至湖北人民瞬間變成眾矢之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可是實際上那麼短時間內,這些人怎麼可能馬上進入防疫狀態?
Tag #聲援武漢 #先封嘴再封城

補註:懶人包就是將事件始末以最極簡的圖文濃縮 像是做簡報一樣 像是如果用微博 就盡量在9張圖的範圍內 講完整件事
我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悼念李医生,但没有人说谁应该道歉,大家只是在用最卑微的方式表达不满吧。可怜的人呐,真的深表同情。
不可能,就算中共暂时放开言论限制,它们也可以立刻炮制一个“因为言论自由而造成谣言“的事件来让舆论重新转回去,这太容易了。


说到底,在中国只要事不关己,情绪都会很快过去。台湾人会因为郑南榕的死而愤怒抗争,韩国人会为光州事件的死难者呐喊,但中国人不会的。
这时还躲在后面等别人上的还他妈是人吗?别人管不着,老子自己上。有的鸟人自己怂逼,还偏偏喜欢冷嘲热讽,说别人炮灰,说民主自由不能当饭吃。自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其实就是南京大屠杀时那些挨个被枪毙都不吭声的孬种。猪被杀前还知道哼唧哼唧的反抗,有的人真是他妈的连猪都不如。
绊脚石 观察 pooh's绊脚石
建议疫情过后组织上街举个牌子写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听上去是不是比较现实
DrWinnie 世界公民居无定所
楼主你想多了,中共政府如果会道歉那就不叫中共政府了
Cthulhu统一地球 人类怎么才能团结起来呢。
不知这次事件的能量能不能比上当年胡耀邦?我个人看是不行,最后89那样收场,到今天我觉得只会更糟。
抱歉我对这件事只有悲观的看法,在我的认知中现在这届人民完全比不上89年。
Emmanuel Fight the good fight of faith, lay hold on eternal life, whereunto thou art also called, and hast professed a good profession before many wi
不知道怎么发图。。。点了右下角的上传图片按钮,也上传了图片,会显示在这个帖子下面吗
稻车请注意 “弱小的人才喜欢嘲讽和否定,强大的人喜欢删帖和控评”——哩哔哩哔六四青年节献礼
tg的基本盘不是中产阶级,是6亿农民。你觉得他们能闹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只要他们不醒过来,中国很难变天。
迎回民国风骨 体制内的叛民
所以我们到底可以干什么?墙内的反贼很困惑
欲悲闻鬼叫,
我哭豺狼笑。
洒泪祭雄杰,
扬眉剑出鞘。
看到云南拦截物资了吗?觉得鼓动云南独立还挺有趣的.还有沈阳青岛拦截物资
今夜我们将保持沉默
(和北岛《我不相信》)

我们曾对着那个身影高喊:
告诉你——我不相信!
但是今夜,我们将保持沉默。
不,不,不要以为我们,
仍是苟且的一群;
因为在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里,
已找不到足够沉重的文字,
可以赠送给,躺在病床上的死者。
你听,听到了吗?
那细细簌簌的声音,
绝不是来自肺部无力的干咳;
那是愤怒,
让我们控制不住地颤抖;
在蠕动的喉结里面,
我们的鲜血从没有干涸!
来吧,把手里的绞索攥得更紧,
继续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
够了!收起伪善的笑容,
还有那苍白的道歉,
这一次,我们决不接受!
纵然全宇宙的闪电,
也击不碎压在胸口的巨石,
这一次,我们已经决定了,
要拥有自由呼吸的权利,
而今夜,就是那最终的时刻。
今夜,且容我们驻足,
在这黑暗与光明交接的边界,
相互拥抱着,
作最后一场痛哭。
然后,直到审判到来之前,
我们都将保持庄严的沉默。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7
  • 浏览: 12459
  • 关注: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