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部分中国人都能像这位烧匪旗的大姐,中国就有救了。

在海外的华人都勇敢点(至于那些五毛粉蛆战螂早日死光最好)给这位大姐点赞。我如果移民成功,第一件事就是焚烧共匪匪旗,一直想烧匪旗没机会。目前就发现裤论徐思远和刘大圣烧了
27
分享 2020-03-26

37 个评论

我在家焚燒了N面,但沒把視頻公開。我窩囊,等我移民成功我會公開,到時也沒人要看了,呃
这些小粉红,关注他们是否有间谍行为,若有,举报,送他们回国。
移民成功再烧可还行
显然是要先烧了才能移民啊
烧旗本身意义不大,当年初心少男使命少女烧“台湾国旗“也没烧出个青天白日的新中国,满地红倒是不含糊。

烧旗本身意义不大,当年初心少男使命少女烧“台湾国旗“也没烧出个青天白日的新中国,满地红倒是不含糊。



甭管意义大不大,主要烧才是目的,泄愤,表达自己的愤怒对共匪仇恨就够了。
给陈大姐点赞。顺便给葱友们介绍一下陈大姐。陈立群大姐不是一位普通的华人大妈,是“中国民主党”美东分部的负责人。
忽然想起翻車新聞裏看著美國熔斷得意,結果自己在外企上班工資減半的員工的留言

中國人有時候真的沒搞清是誰在給他們飯吃,誰在搶奪他們碗裏僅剩的口糧
历史上中国人就像是牛羊,说一下东亚病夫确实也是相称,土匪当政百姓现在越来越也没有底线了
对啊,狗粉红害得华人也被歧视,他们混不下去了跑大陆以为安全,再被张献忠砍了,虽然没有好下场,但美国华人也被搞得在美国呆不安宁了。
这个大姐的想法和我完全一致,但我缺少她这种骂小粉红的思路和口才,自惭形秽
这是她的推特:https://twitter.com/liqunchen
说的一点毛病没有~ 海外华人被歧视都是让这帮战螂作出来的。可悲的是,国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言论自由。你教育他不能诅咒别人总统,他们大概率会反过来问你: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西方言论自由吗?

无语。。。。
骂得解气!这位大姐我i了!蛆就是欺软怕硬,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谁恶怕谁.别看在美国蹦跶,回国就老实了.好好讲道理他们听不进去,就得狠狠的骂,胖揍一顿效果更好.
让她知道自己不孤独
五毛粉蛆就是蛆虫,黄祸。
骂得真好。听完了好解气。
讲真,我平时在海外遇到粉红战狼是唯恐避之不及的,骂他们是浪费自己情绪和精力时间。明明享受着文明社会自由平等民主带来的好处,却做着流氓土匪一样的事情。
“你们对俄罗斯不满,为什么烧我法国国旗?”
j寄生虫应该回母体啦

这些小粉红,关注他们是否有间谍行为,若有,举报,送他们回国。




是的,让五毛粉蛆战螂回到东亚大陆洼地,让反贼去自由民主的国家。

历史上中国人就像是牛羊,说一下东亚病夫确实也是相称,土匪当政百姓现在越来越也没有底线了


东亚病夫起码还说你是个人,只是太弱了而已。中国哪朝皇帝把百姓当人过?
老子在家用剪刀剪过中共国旗

我在家焚燒了N面,但沒把視頻公開。我窩囊,等我移民成功我會公開,到時也沒人要看了,呃



可以约定某一时刻一起烧,这样就有纪念意义了,比如64之类的。就算是以后发出来也能算是一个历史时刻了。

可以约定某一时刻一起烧,这样就有纪念意义了,比如64之类的。就算是以后发出来也能算是一个历史时刻了。...


那倒也是,我自己也录了痛斥共匪的视频,以后我老了,看到我这张年轻的脸这么骂,也是爽的。
杂种书记开二会时烧?还是等杂总书记的生日烧他的照片?
吃哪裡的飯,說哪裡的話,五分黨和五毛黨都是一類人。自乾五才是沒搞清階級立場的白痴,用你交的稅金分一點點給你讓你家人交更多的稅,收更少的錢。擠得是奶吃的是草。
要是我移民成功,我也想燒
但是這裏還有一些小問題,包括首先,要先買一面旗子來燒……
要買它這件事就夠讓人惡心的了,萬一給賣家以爲我是愛國小粉紅怎麽辦?
看來我最好當著他面燒
不過要是要燒的話還要考慮到安全問題
嗯,我看我還是研究一下國旗抹布之類的好了……

可以约定某一时刻一起烧,这样就有纪念意义了,比如64之类的。就算是以后发出来也能算是一个历史时刻了。...


李一平有一个全民共振,我们来一个全民共烧?

我没能在民主国家,如果我能在美国,当然我也觉得到中共的大使馆前烧也有点太给他们面子,我平时对习畜都是持无视态度,如果大张旗鼓烧,反而有点给它做脸。

这一点我还没想好,是应该继续无视来鄙视呢?还是大张旗鼓反对。
当然我现在没能取得其他国家国籍,我是说如果能人身安全了,是不是要给习畜长脸,我也在犹豫中。

就像来品葱越多,发表越多言论,也就是习畜在我心中的分量越重,这一点让我很纠结。

今年6月9日烧?哪个日子最合适?我们在品葱发一下提案,然后大家在民主国家的,能上街的上街,像我这种在家里烧,记录一下时间等等。

那倒也是,我自己也录了痛斥共匪的视频,以后我老了,看到我这张年轻的脸这么骂,也是爽的。杂种书记开二会...



至少你还敢录视频嘛,我最多就是把在ktv的时候唱的庆丰话,荣光等等反歌录一下而已。而且本来打算传网上的,想了下听说还有声纹识别还是怂了。
我的想法是在tg或者别的什么安全的软件上开视频会议然后,一起倒数计时烧,戴好蒙面的防止不小心拍到脸,或者只开声音。

李一平有一个全民共振,我们来一个全民共烧?我没能在民主国家,如果我能在美国,当然我也觉得到中共的大使...



问题是在品葱上怎么组织啊?我感觉就是一贴吧,偶尔上来看一眼,基本没有时效性。

烧的日子最好越敏感越好,对越多人越有意义越好,像什么十月一号,六月四号之类的,别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可能每一天都是共的g点。

至少你还敢录视频嘛,我最多就是把在ktv的时候唱的庆丰话,荣光等等反歌录一下而已。而且本来打算传网上...


我录了也不公布啊,因为我电脑没微信等流氓软件,也怕声纹识别,所以我没公布。
当然,荣光曲和春天相见,我也唱好了,配乐好了,哈哈哈。
在我YouTube频道,我设置了一个几十年后我死了公开的视频,低程度地骂一下,主题是用英语来否定我是中国人的身份。讲述一下我的出身,然后以“他国”来说中国,让写二二心凉透的那种语气。
视频会议啊~呃,选好日子吧,像我这种胆小的,大家告诉我之后,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烧,然后截视频的一张图意思一下,省得又是丑云的大数据,用背景杂音判断地方等等。

也好,国内的发个图,或者短视频,国外的可以张扬一点。


我在“国外”(打引号的)了,但国籍没能脱离,嗯,就来一张小图就好。
其实我还真不是和中国为敌,我只是不愿意承认它是我的国家,所以我在未来公开的视频里,说了中国一些成就,也就是中共国的成就,以及我当时生活时的感受。比如看到城管打人的感觉,和坐高铁的感觉等等。客观的,不黑也不吹,但立场无论如何都是我作为“外国人”。
也就是彻底否定民族主义。

好吧,我应该比你更怂才对,我还在粪坑。


我在庆丰改元前就逃出来了,你比我厉害,在王培尔的粪池里你还没被逼疯,我佩服你。其实我住的国家很反中共的(话说全球没几个不反的)。
所以这里的中资企业连国旗都不敢挂,有几个挂香港区旗,你看看这帮人可怜不可怜,我看着都想笑,挂他们的国旗明明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却因为自己国民的素质,政府的战狼弄到这步田地。
油管上搜尋中共國旗垃圾, 就可以看到香港人一起 大庭廣眾之下玩得多高興。
https://youtu.be/NLssIkY2Yzg

要回复影片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