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部分中国人都能像这位烧匪旗的大姐,中国就有救了。

在海外的华人都勇敢点(至于那些五毛粉蛆战螂早日死光最好)给这位大姐点赞。我如果移民成功,第一件事就是焚烧共匪匪旗,一直想烧匪旗没机会。目前就发现裤论徐思远和刘大圣烧了
36
分享 2020-03-26

61 个评论

范松忠 黑名单
我在家焚燒了N面,但沒把視頻公開。我窩囊,等我移民成功我會公開,到時也沒人要看了,呃
这些小粉红,关注他们是否有间谍行为,若有,举报,送他们回国。
移民成功再烧可还行
显然是要先烧了才能移民啊
烧旗本身意义不大,当年初心少男使命少女烧“台湾国旗“也没烧出个青天白日的新中国,满地红倒是不含糊。
烧旗本身意义不大,当年初心少男使命少女烧“台湾国旗“也没烧出个青天白日的新中国,满地红倒是不含糊。


甭管意义大不大,主要烧才是目的,泄愤,表达自己的愤怒对共匪仇恨就够了。
给陈大姐点赞。顺便给葱友们介绍一下陈大姐。陈立群大姐不是一位普通的华人大妈,是“中国民主党”美东分部的负责人。
忽然想起翻車新聞裏看著美國熔斷得意,結果自己在外企上班工資減半的員工的留言

中國人有時候真的沒搞清是誰在給他們飯吃,誰在搶奪他們碗裏僅剩的口糧
历史上中国人就像是牛羊,说一下东亚病夫确实也是相称,土匪当政百姓现在越来越也没有底线了
对啊,狗粉红害得华人也被歧视,他们混不下去了跑大陆以为安全,再被张献忠砍了,虽然没有好下场,但美国华人也被搞得在美国呆不安宁了。
这个大姐的想法和我完全一致,但我缺少她这种骂小粉红的思路和口才,自惭形秽
这是她的推特:https://twitter.com/liqunchen
说的一点毛病没有~ 海外华人被歧视都是让这帮战螂作出来的。可悲的是,国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言论自由。你教育他不能诅咒别人总统,他们大概率会反过来问你: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西方言论自由吗?

无语。。。。
骂得解气!这位大姐我i了!蛆就是欺软怕硬,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谁恶怕谁.别看在美国蹦跶,回国就老实了.好好讲道理他们听不进去,就得狠狠的骂,胖揍一顿效果更好.
让她知道自己不孤独
五毛粉蛆就是蛆虫,黄祸。
骂得真好。听完了好解气。
讲真,我平时在海外遇到粉红战狼是唯恐避之不及的,骂他们是浪费自己情绪和精力时间。明明享受着文明社会自由平等民主带来的好处,却做着流氓土匪一样的事情。
“你们对俄罗斯不满,为什么烧我法国国旗?”
j寄生虫应该回母体啦
这些小粉红,关注他们是否有间谍行为,若有,举报,送他们回国。



是的,让五毛粉蛆战螂回到东亚大陆洼地,让反贼去自由民主的国家。
历史上中国人就像是牛羊,说一下东亚病夫确实也是相称,土匪当政百姓现在越来越也没有底线了

东亚病夫起码还说你是个人,只是太弱了而已。中国哪朝皇帝把百姓当人过?
承启堂 新注册用户
老子在家用剪刀剪过中共国旗
我在家焚燒了N面,但沒把視頻公開。我窩囊,等我移民成功我會公開,到時也沒人要看了,呃


可以约定某一时刻一起烧,这样就有纪念意义了,比如64之类的。就算是以后发出来也能算是一个历史时刻了。
可以约定某一时刻一起烧,这样就有纪念意义了,比如64之类的。就算是以后发出来也能算是一个历史时刻了。...

那倒也是,我自己也录了痛斥共匪的视频,以后我老了,看到我这张年轻的脸这么骂,也是爽的。
杂种书记开二会时烧?还是等杂总书记的生日烧他的照片?
吃哪裡的飯,說哪裡的話,五分黨和五毛黨都是一類人。自乾五才是沒搞清階級立場的白痴,用你交的稅金分一點點給你讓你家人交更多的稅,收更少的錢。擠得是奶吃的是草。
要是我移民成功,我也想燒
但是這裏還有一些小問題,包括首先,要先買一面旗子來燒……
要買它這件事就夠讓人惡心的了,萬一給賣家以爲我是愛國小粉紅怎麽辦?
看來我最好當著他面燒
不過要是要燒的話還要考慮到安全問題
嗯,我看我還是研究一下國旗抹布之類的好了……
可以约定某一时刻一起烧,这样就有纪念意义了,比如64之类的。就算是以后发出来也能算是一个历史时刻了。...

李一平有一个全民共振,我们来一个全民共烧?

我没能在民主国家,如果我能在美国,当然我也觉得到中共的大使馆前烧也有点太给他们面子,我平时对习畜都是持无视态度,如果大张旗鼓烧,反而有点给它做脸。

这一点我还没想好,是应该继续无视来鄙视呢?还是大张旗鼓反对。
当然我现在没能取得其他国家国籍,我是说如果能人身安全了,是不是要给习畜长脸,我也在犹豫中。

就像来品葱越多,发表越多言论,也就是习畜在我心中的分量越重,这一点让我很纠结。

今年6月9日烧?哪个日子最合适?我们在品葱发一下提案,然后大家在民主国家的,能上街的上街,像我这种在家里烧,记录一下时间等等。
那倒也是,我自己也录了痛斥共匪的视频,以后我老了,看到我这张年轻的脸这么骂,也是爽的。杂种书记开二会...


至少你还敢录视频嘛,我最多就是把在ktv的时候唱的庆丰话,荣光等等反歌录一下而已。而且本来打算传网上的,想了下听说还有声纹识别还是怂了。
我的想法是在tg或者别的什么安全的软件上开视频会议然后,一起倒数计时烧,戴好蒙面的防止不小心拍到脸,或者只开声音。
李一平有一个全民共振,我们来一个全民共烧?我没能在民主国家,如果我能在美国,当然我也觉得到中共的大使...


问题是在品葱上怎么组织啊?我感觉就是一贴吧,偶尔上来看一眼,基本没有时效性。

烧的日子最好越敏感越好,对越多人越有意义越好,像什么十月一号,六月四号之类的,别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可能每一天都是共的g点。
至少你还敢录视频嘛,我最多就是把在ktv的时候唱的庆丰话,荣光等等反歌录一下而已。而且本来打算传网上...

我录了也不公布啊,因为我电脑没微信等流氓软件,也怕声纹识别,所以我没公布。
当然,荣光曲和春天相见,我也唱好了,配乐好了,哈哈哈。
在我YouTube频道,我设置了一个几十年后我死了公开的视频,低程度地骂一下,主题是用英语来否定我是中国人的身份。讲述一下我的出身,然后以“他国”来说中国,让写二二心凉透的那种语气。
视频会议啊~呃,选好日子吧,像我这种胆小的,大家告诉我之后,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烧,然后截视频的一张图意思一下,省得又是丑云的大数据,用背景杂音判断地方等等。
也好,国内的发个图,或者短视频,国外的可以张扬一点。

我在“国外”(打引号的)了,但国籍没能脱离,嗯,就来一张小图就好。
其实我还真不是和中国为敌,我只是不愿意承认它是我的国家,所以我在未来公开的视频里,说了中国一些成就,也就是中共国的成就,以及我当时生活时的感受。比如看到城管打人的感觉,和坐高铁的感觉等等。客观的,不黑也不吹,但立场无论如何都是我作为“外国人”。
也就是彻底否定民族主义。
好吧,我应该比你更怂才对,我还在粪坑。

我在庆丰改元前就逃出来了,你比我厉害,在王培尔的粪池里你还没被逼疯,我佩服你。其实我住的国家很反中共的(话说全球没几个不反的)。
所以这里的中资企业连国旗都不敢挂,有几个挂香港区旗,你看看这帮人可怜不可怜,我看着都想笑,挂他们的国旗明明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却因为自己国民的素质,政府的战狼弄到这步田地。
油管上搜尋中共國旗垃圾, 就可以看到香港人一起 大庭廣眾之下玩得多高興。
https://youtu.be/NLssIkY2Yzg
我在庆丰改元前就逃出来了,你比我厉害,在王培尔的粪池里你还没被逼疯,我佩服你。其实我住的国家很反中共...

庆丰元年我还是个二b高中生,以为只要努力高考就可以解决一切现在忍受的愤怒和不公。后来没想到大学里面也是狗屎粪坑,根本没人在乎你有什么思想,人在乎的只有钱和性。
现在穷b学生酸秀才一个,不满垃圾洗脑教育退学了,想逃也没法走花钱逃的路子啊。只能看情况反了,或者看有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让我捡了。
庆丰元年我还是个二b高中生,以为只要努力高考就可以解决一切现在忍受的愤怒和不公。后来没想到大学里面也...

那我倒没有,因为我知道比尔盖茨什么也都是大学不读完就去开公司,放在伟大的中国,文明古国的中华民族,一定是:“你开什么公司,将来毕业了再去,现在好好读书!”的那种“一切为了孩子”的父母!
你退学了呃,为什么没办法,你可以逃,你有几千人民币都可以,你没有被边控就能出境旅游,立刻找工作就好。
你要是有3~5万,那更好,带1万人民币现金,外汇难换,再刷刷卡,在境外可以住3~6个月饿不死,这期间难道想不出办法谋生么?
你有希望了就好,你比我还难受,每天要听到王培尔的狂吠,和看到那张猪瘟包子脸,我至少不用。
甭管意义大不大,主要烧才是目的,泄愤,表达自己的愤怒对共匪仇恨就够了。

我在十多年前就剪掉不少,当时是奥运街上捡来的,然后剪掉补裤子,和做鞋垫。环保且实用。最近我不在匪国了,要是我去当地故意买一面,搞不好人家还以为我是粉红呢,呵呵。
那我倒没有,因为我知道比尔盖茨什么也都是大学不读完就去开公司,放在伟大的中国,文明古国的中华民族,一...


很惭愧,暂时在啃老中。我也知道有那种很极限的出国方法,但对于我一个屁经验都没有的肯定要被坑得内裤都不剩,所以不敢乱浪。
打算其他国家边境开了之后办个旅游签跑了,英语倒是没问题,工作那些都没有经验,我已经有被坑的心理准备了,就是怕被人贩子搞了,然后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其实不看电视也不用接收那些垃圾信息,包子的脸我倒是天天看,不过都是在小反旗的频道看的包子鬼畜。
伐共者 黑名单
門檻太低,現在的標準行動派入門是火魔法師
很惭愧,暂时在啃老中。我也知道有那种很极限的出国方法,但对于我一个屁经验都没有的肯定要被坑得内裤都不...

啃老么,很简单,让你家人给你寄钱,也是啃老。
你还是相信共匪的宣传,我告诉你,人贩子再多,也比你被活摘的可能性低,如果是走正规边界出国,又不是偷渡,完全没问题,这些抹黑周边国家就是中共的计谋啦。
正式谈谈这个问题,胡时代,你说“外国危险”,我还信一点,毕竟迫害法轮功也迫害不到不练的一般人身上,你不去摆摊,城管也不可能打你。现在是习包新时代,你觉得你还能安全吗?
呃,原来你喜欢猪瘟包,哈哈哈。
啃老么,很简单,让你家人给你寄钱,也是啃老。你还是相信共匪的宣传,我告诉你,人贩子再多,也比你被活摘...

怎么可能还相信共匪的宣传, 我是说华人坑华人啦,一般到一个地方语言不通找工作也只能找不看身份的黑工,一般也走着走着就到华人区了。
我听那些移民分享的经验,都说一般第一代移民都是出去当奴工,一天干个12个小时,这个工作量确实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扛过去的啊。我知道你说的包子时代那些b事,不过今年我觉得他有可能被搞。如果他被搞下来,倒是可以趁着窗口期溜了。
怎么可能还相信共匪的宣传, 我是说华人坑华人啦,一般到一个地方语言不通找工作也只能找不看身份的黑工,...

但这些华人坑华人的说法,很有可能您也是来自知乎啊,百度什么的,这也有可能是共匪的宣传。
告诉你一个好地方,背包客栈,台湾的。当然里面肯定也有潜伏的特务啦。
当然了,移民分享的经验,里面没有五毛吗?对吧。我只能说,出去打工是苦的,但基本活得下去的,也不会太不人道对你,再者,你到一个消费较低的国家住着,工作,你家人每个月补贴你1~2千?你都比一般人有钱。当然,不是去浪费。
所以,先去旅游看看,不行再回,也没太多损失,你现在呆在家里,随时复工什么的再隔离14天自费什么的,再来个发不出工资,你想想风险多大。
多谢分享,不过现在家里倒是还能暂时接受啃老,等疫情之后再出去吧。

徐杰说共匪正在关门,可能没机会了,不过也许可以。祝你好运。我是没办法了。
徐杰说共匪正在关门,可能没机会了,不过也许可以。祝你好运。我是没办法了。

这几年确实都很明显地看着在关门,如果真的完全关门了,那也只有等着机会反了。现在是其他国家的门关着,在有得选的情况下还是不想走非法的路。
李一平有一个全民共振,我们来一个全民共烧?我没能在民主国家,如果我能在美国,当然我也觉得到中共的大使...

不大张旗鼓的话, 自己一个人🔥的话, 那怎么气他们呢? 我有个主意:可以跑到国外高校的门前,🔥,因为留学生中的粉蛆很多,尤其是当着学联学生面前,你就气他们。但是他们是战螂,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势单力薄,他们可能会打人,所以还得考虑人身安全
不大张旗鼓的话, 自己一个人🔥的话, 那怎么气他们呢? 我有个主意:可以跑到国外高校的门前,🔥,...

而且你说的国外还必须是有人权的国家,我住在一个也没有人权的国家,随时可以被送中,我也去不了,除非到了美加,而且我还要入籍才行。
不大张旗鼓的话, 自己一个人🔥的话, 那怎么气他们呢? 我有个主意:可以跑到国外高校的门前,🔥,...

哦,另外,就品葱也行,比如人人都发一个烧的图,真图,但注意不要有反射自己的脸等等。
然后看这个帖子多么火爆,当然,王培尔的狗也会看到。
就象给习畜拟谥号一样,但响应的人太少,如果有几十万、几百万人给拟谥号,习畜会不会和咸丰帝一样吐血?庆丰帝,吐死它!
这几年确实都很明显地看着在关门,如果真的完全关门了,那也只有等着机会反了。现在是其他国家的门关着,在...

是啊,我就是庆丰登基前合法逃出来的,但至今也无法在我居住国入籍,因为它不是民主国家,不给我入,依靠合法签证。我也不敢黑在当地,因为万一来个送中或者“地下送中”,也就是跨境绑架。当然你要说,我不是敏感人士,没关系,但依赖中国护照,永远都是要担心的,比如你看又搞微信统计数据,我家人被打4次电话,随时有被送中的风险的。
虽然不用高估共匪的实力,但无法摆脱它总是担心一辈子,难!
所以,还是一定要想办法彻底取得国籍,任何国家的都行,别说朝鲜不行,假设我能证明我是朝鲜人,倒可以直接去韩国避难了,对不对。
任何国家,小国、比如冈比亚?再穷再破,只要拿着它的护照,呆在另一国就好,对吧。
可是在中共國國慶日後,小國旗扔進垃圾桶裡的現像不是更能表現人們其實不屑國旗這類東西嗎。(我就扔了)
美国国旗不知被多少人烧过,美国却依旧伟大。

靠作秀是实现不了任何政治诉求的。烧个旗子就觉得中国有救这种思维恰恰是最没救的。
美国国旗不知被多少人烧过,美国却依旧伟大。靠作秀是实现不了任何政治诉求的。烧个旗子就觉得中国有救这种...

是啊,靠烧国旗实际意义是不大的,诅咒是没什么用的。主要是让他们看到,然后感到害怕人民的愤怒之类的?
骂的好,这帮小粉红其实很多都是跟中国官员有关系的,一部分是狗官的亲属,一部分是狗官的狐朋狗友
是啊,我就是庆丰登基前合法逃出来的,但至今也无法在我居住国入籍,因为它不是民主国家,不给我入,依靠合...


确实中国人真的很难。惨。 不过有些太平洋岛国国家倒是可以买护照。几万美元就可以搞定,不知道你考虑过没有。
加油吧,总归你还是出来了,有机会的,至少像共匪这样明目张胆抢劫老百姓财产的独裁政府倒是没几个。存够了钱也能换地方。
确实中国人真的很难。惨。 不过有些太平洋岛国国家倒是可以买护照。几万美元就可以搞定,不知道你考虑过没...

我十多年以来天天在做这个梦,除了不做中国梦,从美国梦,到冈比亚梦、帕劳梦、老挝梦,哪国梦我没做过?当然,几万美元我也没有,2万美元倒是可以买到菲律宾绿卡。
这次近平肺炎事件,我非要和共匪死磕了,每天这里,和看新闻,坐等共匪灭亡。谢谢,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telegram/ziyougongmin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31
  • 浏览: 13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