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绝对是最棒的民主政治启蒙作

我看到了太多小粉红用“皿煮”“滋油”之类黑话来嘲讽民主制度,貌似他们的心智程度似乎不能理解这词语的含义,或对民主有鄙夷不屑的意思。我觉得有必要推广一下《银河英雄传说》

银英就是神在他不会为了鼓吹民主,就去设立一个对民主有利的情景。相反,书中的的民主政权烂到极点,而专制政权无比强大。
田中芳树不会让你只看到民主的优点和专制的缺点。他在用最烂的民主去和最好的专政去比较,尽管如此主人翁杨威利还是认为  最烂腐化的民主也比开明的专政好

怎么评价银河英雄传说中杨威利关于国家兴亡的一句话?
[url=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899603][/url]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899603
[url=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899603]
[/url]
https://i.imgur.com/eHtrQ8F.jpg
https://i.imgur.com/CP54B9O.jpg

銀河英雄傳說名言集

自由

[li]「战争就快要开始了。虽不是愉快的战斗,但不打胜则毫无意义。我已立好打胜算的盘算,请各位轻松地作战。这场战争只关系着国家的存亡兴衰,和个人的自由及生死相比的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li]


[li]「所谓专制是什么呢?不是人民选出的为政者,利用暴力及权力剥夺了市民的自由,并进而想支配人民。」 [/li]

[li]「只要人心有二,民主政治和专制、独裁政治,亦将在时空轨道上并存。即使是在民主政治隆盛达于顶点的时代,期望专制政治者依然大有人在。这些人当中,有人怀有支配他人的欲念,有更多人却希望被他人所支配、服从他人,因为这样可以活得较轻松。他只等人家来告诉他,什么事是可以做的,什么事是不可以做的,只要服从指导和命令,就可以得到自身的安定和幸福。有人就是能够满足这样的生活吧!只是,只能在栅栏内自由生存的家畜,有朝一日,或许终将死于饲主的刀下,成为餐桌下的牺牲品。」[/li]

民主

  • 「政治的腐败并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贿赂之事,那是个人的腐败而已。政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就是政治腐败。」
  • 「比起悲天悯人的皇帝所统御的专制政治来说,凡人集体营运的民主主义是比较好的,即使它陈义过高、不切实际、或一再尝试错误。」


  • 「所有事物的价值观,正与邪的判断基准都是在相对比较的情况下所产生的,这一点不管再怎么加以强调也都是对的。而人类所能作出的最佳选择,只不过是在眼前所出现的众多事物与现象当中,将被认为是比较好的那一方加诸在自己身上而已。相信完全的善是存在的人,又将如何来说明在『为和平而战』的这种表现行为当中,所包含的巨大矛盾呢?」
  • 「凡是人类,均无法忍受自己是邪恶的认知。唯有在确信自己的正确性的时候,才可能变成是最为紧张、最为残酷、最没有慈悲心肠的人。」


  • 「或许由于绝对的善与完全的恶这种思想的存在,所以使得人类的精神无限制地荒废了,自己是善,便将对立者视为是恶的时候,便无法由其中产生协调和体谅。只不过是将自己加以优越化,并且将打倒对方并加以支配的欲望变成正当化而已。」



  • 「只要人类被主权国家这种麻药所污染的现象持续存在,或许国家坚持不牺牲个人的社会体制就无法存在也说不定。不过,国家舍不得牺牲个人的社会体制,似乎是值得去向往的。」


  • 「政治家玩弄权谋,军人热衷于投机的冒险,连市民都把政治交给一部分哗众取宠的的政客,本身一点参与的意愿都没有,嘴巴上高喊着民主主义,却怠惰于维持民主主义的努力,本身一点参与的意愿都没有,嘴巴上高喊着民主主义,却怠惰于维持民主主义的努力。专制政治如果垮台了,那是君主跟重臣之罪;然而民主政治如果崩溃了,这都是市民的责任啊!」


  • 「我可以(注:对专制政治)加以否定。因为侵害人民的权利只在人民本身。换句话,当人民把政权交付给鲁道夫·冯·高登巴姆,或者更微不足道的优布·特留尼西特这类人的时候,责任确实是在人民本身。他们责无旁贷。而最重要的就要在这一点,所谓专制政治之罪就是人民可以把政治的害处归结到他人身上。和这种罪恶比起来,一百个名君的善政之功就显得渺小得多了。更何况像阁下(莱因哈特)您这么聪明的君主是很难得出现的,所以功过自然就更加明显了… …」


  • 「专制君主的德政这一个玩意儿对于人类的政治意识来说,应该是一种最为甘美的麻醉药吧。不用参与、不用发言,甚至也不用思考,政治就可以正常地运作,人们也可以享受和平与繁荣的话,有谁会想去参与麻烦的政治呢?能够这样的话固然很好,但是为什么人们没有把他们的想像力延伸到另一个方面呢?人们如果会将政治看成麻烦事的话,那么专制君主必然也是如此。当他也对政治感到厌烦,滥用他所被赋与的无限制的权力来满足他个人的私欲时,人民该当如何?权力还是应该要受到限制、批判和监视的,因此就本质而言,民主政治应该比专制政治来得正确。」



  • 「专制政治的权力罪恶比民主政治更为凶暴的理由之一,是因为没有在法律和制度上确立人民具有批评专制政治的权利以及矫正专制政治的资格。」


  • 「这完全是拜民主共和政治的主张——言论自由所赐。政治上的主张是就该尊重,因为它是阻止权力者自我膨胀的最大武器,也是保护弱者的坚实盔甲。」


国家

  • 「人会死,星星也有寿命。连宇宙这种东西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停摆。不可能只有国家能永久存在。如果国家一定要有巨大的牺牲才能存活下去的话,那么这个国家还是马上灭亡的好,谁还会在乎它?」


  • 「……巩固国防之途有二。拥有比敌国更为强大的军备,此为其一;其二,利用和平的手段,与敌国相安无事。前者较为单纯,而且权力者的不同,方法巧妙亦各有不同,但扩充军备与发展经济互为反比的关系,则是近代社会形成以来的不变法则。己国增强军备,敌国势必亦然,陈陈相因之下,各国偏重军事扩充,造成经济与社会极度畸形发展,国家因而崩坏。由此观之,『国防』也意味着国家的灭亡,这是历史上普遍存在的讽刺现象。」


  • 「国家并不是由细胞分裂而形成个人,国家是结合一群具有主观意识的个人所构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为主?何者为从?在民主社会中是不辩自明的道理啊。」


  • 「没有国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没有了人,国家也就不存在了。」


  • 「说到国家,或许它只是人类为了使自身的狂妄正当化所捏造的推托之辞罢了。一旦国家成为主体,不论多么丑恶、多么卑劣、多么残暴的行为都将轻易地为人接受。所有侵略、屠杀、人体实验的罪孽,都可以一句『这都是为了国家』说明一切,甚至有时还因而大受赞赏。批判这种行径的人反而被扣上『侮辱祖国』的罪名,挞伐谴责的声浪也四方交逼而至。」


  • 「如果你戴着『国家』这副太阳眼镜来看事情的话,视野就会变窄,眼光就变得短浅。尽可能地不要有敌我之分的想法。」
  • 「自古以来,将国家视为神圣之存在的人一定是寄生在国民中的人,但是为了要拯救他们而来发动另一次流血事件是一点必要都没有的。」
  • 「国家是将市民的福祉与民主共和政治付诸实行的一种具体化手段,应切记国家本身的存立,除此之外绝对没有其他目的。」
  • 「遵守法律的规定对公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当国家违反了自己所制定的法律,而企图侵害个人权利的时候,如果公民还去盲从的话,那么就是一项罪恶了。因为当国家有犯罪或是谬误行为产生的时候,身为民主国家的公民,得有对这样的行为提出异议、批判、抵抗的权利与义务。




【“个人自由和权利居然是凌驾于国家之上的么?!”你要动摇我世界观吗(#`皿´)(#`皿´)(#`皿´)】
不过对小粉红来说,就算是同胞的苦难也漠不关心,甚至随时为党国牺牲。反正只要铁拳没砸我身上,我就是最红的小粉红
44
分享 2020-03-10

48 个评论

1. 『對於不喜歡的人,我沒必要去討好他,不瞭解我的人,我也不必非讓他瞭解我不可。』
----出自第十六冊第19頁。

2. 『想辦法克服不擅長的事,太花時間和努力了,人生苦短啊。』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25頁。

3. 『一個人若可以不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不知有多好,但這實在太難太難了。』
---- 出自第八冊第78頁。

4. 『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
---- 出自第一冊第一話。

5. 『能夠的話當然也希望受女性的歡迎,只不過沒有為了這個目的而努力的念頭而已。如果有這種多餘的精力和時間的話,還不如拿來看書的好。』
---- 出自外傳第四冊第26頁。

6. 『也罷,已經做了薪水份內的工作了,其他的事就交給拿更多薪水的人去做吧!』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32頁。

7. 『世上盡是一些怎麼做也做不好的事。那還不如就喝酒睡覺。』
---- 出自第八冊第35頁。

8. 『盡了力而還作不好就不要勉強;伸手不能及之處,不管再怎麼擔心也搆不著,不如就委託給想做的人去做,這才是最明智之舉。』
---- 出自第八冊第98頁。

9. 『所謂的長大,就是能分得清楚那些事該問,那些事不該問。』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43頁。

10. 『對人類而言,沒有完全或絕對的事。』
---- 出自第三冊第15頁。

11. 『人生並不是無限的,也許那天會違背己意的被打斷,所以不應當還有勉強自己去飲食不喜歡東西的空暇。』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08頁。

12. 『其實命運不過是偶然地積集了無數個人的意識所產生的結果,並非一種超越的存在。』
---- 出自第三冊第108頁。

13. 『所謂的英雄,到酒吧去要多少有多少。相反的,在牙醫師的治療臺上可一個也沒有。』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207頁。

14. 『千萬不能對長輩或上司做當面的讚美。因為若對方是個軟弱的人物,可能會使他自以為是,如果對方是個個性剛直的人,他還可能會以為你在曲意奉承而刻意疏遠你。』
---- 出自第三冊第161頁。

15. 『如果能自己選擇死法的話,要喝上一堆酒凍死最好。』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14頁。

16. 『人活著就是在看別人死亡。』
---- 出自第十六冊第12頁。

17. 『只要是人,誰都有謀求自身安全的權利。』
---- 出自第四冊第85頁。

18. 『沒有比把才能、技術及人格完全混為一談更傻的事了。把勝利的原因完全歸功於道德的優越,簡直就是可笑到家了。』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04頁。

19. 『真實這種東西,就和生日一樣,每個人都會有一個。不能只因為和事實不一致,就指責是謊言。』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28頁。

20. 『唯有能夠忍耐和平之無為的人,才能夠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 出自第十七冊第87頁。

21. 『沒有能力去恨的人,也就不可能有能力去愛。』
---- 出自第十七冊第101頁。

22. 『自我及個性是比任何東西都貴重的。』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72頁。

23. 『確實是有某些東西是無法經由語言來轉達的。不過這句話只有已經腸枯思竭的人才能夠講。』
---- 出自第十七冊第99頁。

24. 『語言這個東西,像是人們心海上所漂浮的冰山。浮出海面的部分其實是微乎其微的,不過存在於海面底下的絕大部分,透過知覺或感覺,仍然可以感受得到。』
---- 出自第十七冊第99頁。

25. 『言詞必須要小心謹慎的使用。因為這樣可以讓更多的事情,比單純只是沉默的時候,能更正確的傳達出來。』
---- 出自第十七冊第99頁。

26. 『正確的判斷,唯有建立在正確的情報與分析之上,才有辦法成立。』
---- 出自第十七冊第99頁。

27. 『在自己能夠控制範圍內的金錢,可以保障自己擁有相當程度的自由。』
---- 出自第八冊第22頁。

28. 『正確的認知不一定會產生正確的行動。』
---- 出自第八冊第156頁。

29. 『一次也沒死過的傢伙,還大放厥詞的談論死亡,他的話能信嗎?』
---- 出自第五冊第17頁。

30. 『在所有的情況下,忍耐和沉默不見得是美德。在不該忍耐的時候忍耐,應該講話的時候緘默,徒然助長敵人威風,敵人更將得寸進尺,並認定自己的利己主義可以橫掃千軍,所向無敵。如同過份寵愛幼兒、一任權力者驕縱無度,最後勢將不得善終。』
---- 出自第六冊第27頁。

31. 『就因為明白永遠是不存在於人世間,人們反而更渴望的去追求永遠。』
---- 出自外傳第四冊第190頁。


[quote]軍事篇

[/quote]
32. 『軍人的直覺要是完全正確的話,就不會有戰敗者了。警官的直覺如果全部正確的話,就不可能會有被冤枉的人出現了。但現實又是怎樣的呢?』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24頁。

33. 『為什麼戰爭是不好的事,因為沒有任何其他的事比他更能大量生產無意義的死、無益的死和無謂的死了。不是嗎?』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18頁。

34. 『戰爭和恐怖主義都會使一些無辜的好人喪命。』
---- 出自第十六冊第18頁。

35. 『陰謀和恐怖主義是終究是不能使歷史洪流逆行的,可是,卻足以使歷史停滯。』
---- 出自第十四冊第93頁。

36. 『戰爭百分之九十的起因,是一些愚蠢的令後世人會為之一愣的理由,其餘的百分之十,則是一些愚蠢的連現代人都會為之一愣的理由。』
---- 出自第十二冊第30頁。

37. 『要迴避戰爭的話,先決條件必須多做政治及外交上的努力。以軍事的硬體設備來維持和平,只是腦筋僵化的軍國主義者的惡夢產物罷了。』
---- 出自第四冊第99頁。

38. 『人類各種行為中,最為卑劣無恥的是什麼?──權力的擁有者和諂媚權貴的人藏身於安全的場所,歌頌戰爭的偉大,用愛國心和犧牲精神的名目,強制將與自己無關的人送往戰場,這種行為最是無恥。』
---- 出自第六冊第28頁。

39. 『只有在安全場所的那些人,才不認為有不用戰爭方式就能解決的問題。所以在危險場所的人,想想戰爭並不能代表全部的理由不是很好嗎?』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49頁。

40. 『近代以來,倡導戰爭的文人或言論家,沒有一個是在最前線戰死的。』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49頁。

41. 『越是再上位的人越應該去面對最大的危險,而他也親身去實行。』
---- 出自第十三冊第134頁。

42. 『這就是名將的戰爭手法,抱者明確的目的,一旦達成之後,就應脫離,不該再戀戰。打仗就得這樣才行。』
---- 出自第六冊第127頁。

43. 『以少勝多是異常的事情,他之所以顯眼,和瘋子在正常人之中會比較顯眼的理由是一樣的。』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10頁。

44. 『所謂的勝敗,是取決於戰場之外的。戰術終究只是對戰略的完成做技術性的輔助而已。』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10頁。

45. 『戰爭並非光靠數量的想法,不過是湊不齊數量的人所做的自我正當化辯解罷了。』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10頁。

46. 『對戰爭而言,最重要的莫過於補給及情報。』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49頁。

47. 『軍隊僅僅是道具而已,而且是沒有比較好的道具。』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19頁。

48. 『世界最糟的傻瓜,就是以為沒有補給也能打勝仗的傻瓜。』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50頁。

49. 『軍人以逃亡為恥的,只有在捨棄老百姓的情況下。為期日後再戰而逃,一點也不可恥。掩飾敗北,懶於分析敗因,則更為可恥。』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46頁。

50. 『必勝的戰略──至少聚集有敵方六倍以上的兵力,有者完全的裝備及補給,毫無差錯地傳達司令官的意思,就這樣。』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09頁。

51. 『設法造成狀況的是戰略,而利用狀況的是戰術。』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24頁。



[quote]民主政治篇

[/quote]

52. 『民主政治不就是從否定國內及權力機構的無謬性而出發的嗎?承認自己的不對,有自省及自淨的意志不就是民主政治的優點所在嗎』
---- 出自第十三冊第83頁。


53. 『多樣性的政治價值觀正是民主主義的精髓。』
---- 出自第十四冊第90頁。


54. 『所謂專制是什麼呢?不是由市民選出的為政者,利用暴力及權力剝奪了市民的自由,並進而想支配人民。』
---- 出自第四冊第105頁。


55. 『何謂民主主義呢?複數的政黨、複數的報紙、複數的宗教、複數的價值觀‧‧‧』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09頁。


56. 『對市民的公眾服務的逐漸均等化,是和社會的民主性成正比。』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207頁。


57. 『一個不能公然對指導者表示惡意的社會,便稱不上是一個開放的社會。』
---- 出自第十七冊第153頁。


58. 『對百年來也不見得會出現一個的英雄或者偉人,加以權力限制所可能產生的負面損失,與不使平庸的人握有過於強大的權力所可能產生的正面利益兩者相較之下,後者遠勝於前者,而這正是民主主義的原則。』
---- 出自第六冊第88頁。


59. 『法律或電腦不會支配人類,而是熟知這類道具使用方法的少部分人,在支配大多數的人類。古代有自稱能聽見神的聲音的人,支配著一個國家。所謂的神,也只不過是說這些話的支配者,用來使自己的權利正當化的一種手段,讓人民的思想麻痺的麻醉藥而已。後來,近代的主權國家代替了神的地位,但其根本並沒有改變。用強制手段使人民崇拜這個道具的另一個道具,也就是軍隊了。』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18頁。


60. 『國家是將市民的福址與民主共和政治付諸實現的一種具體化手段,應切記國家本身的存立除此之外絕對沒有其他目的。』
---- 出自第十四冊第105頁。


61. 『遵守法律的規定對公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當國家違反了自己所制定的法律而企圖侵害個人權利的時候,如果公民還去盲從的話,那麼就是一項罪惡了。因為當國家有犯罪或是謬誤行為產生的時候,身為民主國家的公民,得有對這樣的行為提出異議、批判、抵抗的權利及義務。』
---- 出自第十二冊第46頁。


62. 『政治的腐敗並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賄賂之事,那是個人的腐敗而已。政治家收取賄賂,卻沒有人能加以批判,這就是政治腐敗。』
---- 出自第四冊第106頁。


63. 『人類文明中所產生的最大惡疾,大概就是對於國家的信仰吧!其實,所謂的國家只不過是人類的集團在維持生存的時候,為了更有效率地達成彼此之間互補關係的道具。被這個道具所支配的是再愚蠢不過的事情了。不,更正確的說是大多數的人被少數懂得如何操縱刺激道具的人所支配。』
---- 出自第七冊第163頁。


64. 『如果戴著「國家」這副太陽眼鏡來看事物的話,視野就會變窄,眼光就變得短淺。儘可能不要有敵我之分的想法。』
---- 出自第八冊第159頁。


65. 『愛國心常常使以揮舞的旗幟不同為理由,使殺戮正常化,有時候是一種強制化的心情,通常是不能和理性共存的。尤其當權力者將其當成個人的武器來使用時,其毒害之深實在是超乎人們所想像。』
---- 出自第八冊第139頁。


66. 『國家並不是由細胞分裂而形成個人,國家是結合一群具有主體意識的人所構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為主?何者為從?在民主社會中是不辯自明的道理啊。』
---- 出自第五冊第164頁。


67. 『這場戰爭只關係到國家的存亡,和個人的自由及權利相比的話,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 出自第三冊第172頁。


68. 『沒有國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沒有了人,國家也就不存在了。』
---- 出自第五冊第164頁。


69. 『即使國家消滅了,人總是還活著。只是不能稱為「國民」,而只是「人」。國家消滅之後,最為困擾的莫過於寄生在國家當中權力機構的那一夥人,但若只是為了要討好他們那些人,而要「人」來犧牲的話,宇宙之中任何角落都找不到這個道理。』
---- 出自第六冊第28頁。


70. 『自古以來,將國家視為神聖之存在的人一定是寄生在國民中的人,但是為了要拯救他們而來發動另一次流血事件是一點必要都沒有的。』
---- 出自第十四冊第105頁。




[quote]歷史篇

[/quote]

71. 『其實所謂的信念不過是人們為了要讓自己的過失或者愚蠢的行為正當化,所使用的一種化妝掩飾的藉口。妝化的愈厚,愈是不容易看清底下真正的面貌。』
---- 出自第十四冊第110頁。


72. 『因為信念的理由而殺人,其實比為金錢而殺人更下等。因為金錢具有萬人共通的價值,但是信念的價值則僅限定於本人才有用。』
---- 出自第十四冊第110頁。


73. 『人類的歷史上,沒有所謂的「絕對的善與絕對的惡」之戰爭,有的只是主觀的善與主觀的惡之間的爭鬥、正義的信念與正義的信念彼此相剋罷了。在單方面的侵略戰爭中,發動侵略的一方都認為自己才是正義的一方,戰爭因而永無止息。只要人類相信神與正義,世界將永無寧日。』
---- 出自第四冊第85頁。


74. 『或許由於絕對的善和完全的惡。這種思想的存在,所以使得人類的精神無限制地荒廢了。自己是善,便將對立者視為是惡的時候,便無法從其中產生協調以及體諒。只不過是將自己加以優越化,並且將打敗對方並加以支配的慾望變成正當化而已。』
---- 出自第七冊第160頁。


75. 『就宗教而言,我認為窮人較相信神的公正,這非常矛盾,不正是因為神不公正,所以才會有窮人的嗎?』
---- 出自第四冊第78頁。


76. 『想要升天為神的人,是歷史上的大騙子,他值得讓人欽佩的地方唯有其構想力和商業才幹。從古代到近代,不管是那一個國家,有錢人不都是貴族、地主和寺院嗎?』
---- 出自第四冊第78頁。


77. 『如果死亡真如他們﹝一些主張靈魂不滅、生死輪迴而輕視肉體死亡的宗教﹞所說的那麼美好的話,他們怎麼不讓自己走進死亡試試看呢?』
---- 出自第十七冊第24頁。


78. 『宇宙是一個劇場,而歷史是一部沒有作者的劇曲。』
---- 出自第十三冊第54頁。


79. 『我想所謂的歷史,就是所有人類所共有的記憶。雖然所回想的事情當中,或許會有些令人覺得不愉快,但是無論如何,這些事情卻不是人們可以加以漠視或遺忘的。』
---- 出自第十七冊第14頁。


80. 『無論在哪個朝代,奉獻的人盡皆市井小民,權力者則眉開眼笑的坐收並瓜分送進口袋裡的錢財。』
---- 出自第五冊第17頁。


81. 『活在同時代實際目擊事件的人,不如只靠資料和遺物來調查的後世之人,還比較更能正確的把握住事件的本質。如果不是如此的話,歷史學就完全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 出自外傳第四冊第225頁。


82. 『人類之所以能使文明發達是期望享樂的心態產生了的結果,自以為是勞動身心不過是野蠻人。』
---- 出自第九冊第54頁。




[quote]幽默篇

[/quote]

83. 『為了健康和美容,飯後要喝一杯紅茶。』『一杯俄國茶,不調果醬或橘皮醬,用蜂蜜調味。』
---- 出自第十三冊「流浪兒回家」一話之中。(此為「再攻略伊謝爾倫之戰」中的密碼。)


84. 『在人類只喝酒及茶的時候,文明是健全的。當開始喝起咖啡或可樂這些泥水色的飲料後,就開始了頹廢和墮落。』
---- 出自外傳第一冊第208頁。


85. 『我有一個完整的人所久缺的部分‧‧‧,此外,我還渾身都是缺點,回顧以往種種,我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資格做這種要求,看來好像是利用地位壓迫人,而且,在戰鬥之前的這種情況下提出這種事,實在不應該‧‧‧但是,說了後悔總比不說後悔來得好‧‧‧啊,真傷腦筋,從剛才就只一直隨自己高興亂講話。總之,‧‧‧總之,我想跟妳結婚。』
---- 出自第十冊第54頁。楊威利的求婚臺詞。




[quote]未分類區

[/quote]

86. 『鞏固國防之途有二。擁有比敵國更為強大的軍備,此為其一;其二,利用和平的手段,與敵國相安無事。前者較為單純,而且權力者不同,方法巧妙亦各有不同,但擴充軍備與發展經濟互為反比的關係,則是近代社會形成以來的不變法則。己國增強軍備,敵國勢必亦然,陳陳相因之下,各國偏重軍事擴充,造成經濟與社會極度畸形發展,國家因而崩壞。由此關之,「國防」也正意味著國家的滅亡,這是歷史上普遍存在的諷刺現象。』
---- 出自第五冊第144頁。


87. 『所以人類最大的罪惡就是殺人及被殺,而軍人卻把殺人當成職業。』
---- 出自第五冊第86頁。


88. 『宿命有兩種意義,對人而言都是侮辱,其一,它會使人停止思考分析現狀;其二,它會使人類的自由意志變成毫無價值的廢物。宿命是不可抗拒的啊,但事實上是無論身處何種狀況,最後還是要由當事人自己抉擇的。』
---- 出自第十五冊第39頁。


89. 『有一半以上的人支持你的話,就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 出自第十五冊第40頁。


90. 『專制政治的權力罪惡比民主政治更為兇暴的理由之一,是因為沒有在法律和制度上確立人民具有批評專制政治的權利以及矯正專制政治的資格。』
---- 出自第十五冊第35頁。


91. 『政治上的主張是應該尊重的,因為它是阻止權力者自我膨脹的最大利器,也是保護弱者的堅實盔甲。』
---- 出自第十五冊第35頁。


92.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所謂的絕對善良與絕對罪惡的話,那麼,或許人類就可以活得較單純、較輕鬆了。』
---- 出自第十五冊第56頁。


93. 『想要當大人,得先要搞清楚自己的酒量。』
---- 出自第十五冊第54頁。


94. 『使「為什麼」這個最重要的問題核心呈現模稜兩可的狀態,然後用感情來代入,這就是所謂的煽動。』
---- 出自第十五冊第115頁。


95. 『自古以來,基於宗教的憎惡所引起的戰爭,之所以會招徠最激烈、最不可容赦的戰禍,都是因為其戰意是起於情感,而不是基於理念。對於敵人的憎惡乃至於嫌惡,以及對於己方指導者的忠誠,全部都是在情感支配下的產物。』
---- 出自第十五冊第115頁。


96. 『好施善行者喜歡一個人默默耕耘,盲信愚行者希望有同伴一起做。』
---- 出自第三冊第29頁。


97. 『再強大的國家終有滅亡的一天;再偉大的英雄一旦權力在握,日後也會腐化墮落。』
---- 出自第三冊第16頁。


98. 『把偉人或英雄的傳記教給小孩子們,是最為愚劣的事情,因為這就好像要善良的人們,去學習異常的人,這兩者其實是不同的。』
---- 出自第十七冊第75頁。


99. 『愛國心是惡黨最後的靠山。』
---- 出自外傳第二冊第108頁。


100. 『燕雀不知鴻鵠之志。一枚金幣對億萬富翁而言是算不了什麼,但是卻足以決定窮人的生死。』
---- 出自第十三冊第117頁。


101. 『因為侵害人民的權利只在人民本身。所謂專制政治之罪就是人民可以把政治的害處歸結到他人身上。』
---- 出自第十冊第147頁。


102. 『對方的預測正確嗎?願望可以實現嗎?唯有讓其產生這種錯覺,陷阱的成功率才會提高。一定要記得在陷阱上放置金幣。』
---- 出自第二十冊第54頁。


103. 『戰術層面上的偶然只不過是戰略層面上必然餘光的破片而已。』
---- 出自第二十冊第37頁。


104. 『如果我死了,一定是因為過度勞動而死的。尤里安,答應我,如果我死了,就在我的墓碑上這樣寫著:「這裡睡著一個被工作殺死的不幸勞動者」。』
---- 出自第二十冊第63頁。


105. 『用筆可以控告幾百年前的獨裁者,甚至幾千年前的暴君;劍不能讓歷史逆流,但筆卻可以。』
---- 出自第六冊第153頁。


106. 『人類的歷史倘能持續下去,所謂的過去就會無限地被累積起來。歷史並非僅僅是過去的記錄而已,更是文明延續至今日的證明。』
---- 出自第六冊第153頁。


107. 『我並不是輕蔑權力或武力。不,其實我是在害怕。一旦權力或武力到了手,幾乎會使所有的人變得醜惡,這種例子我知道的太多了。而我也沒有自信自己絕不會改變。』
---- 出自第二冊第99頁。


108. 『我還是抱持君子的作風,不想去接近危險的東西。只想在自己能做的範圍內做件工作,而後過著舒適的輕鬆生活,這麼想是一種怠慢的個性吧。』
---- 出自第二冊第99頁。


109. 『以死彌補敗戰之罪倒也可以,但是他為何不自行了斷呢?為何要強制部下陪著自己一起走上絕路呢?就是有這種人在,戰爭才會綿延不斷。』
---- 出自第二冊第27頁。


110. 『在人類的歷史上原本就沒有永遠的和平。但如果說我們必須為下一代留下某些遺產的話,我想最好的還是和平吧。而把前一代留下來的和平維持下去,那就是下一代的責任了。如果每一代都能夠牢記自己對下一代的責任的話,那麼大概就能夠保持長期間的和平吧。如果有所遺忘而把先人的遺產坐吃山空,那人類就得再重頭開始了。也好,那也不是壞事。』
---- 出自第一冊第178頁。
很不错的讨论。
民主普及神作。即便是铁杆粉红里面,也有不少人推崇这部作品中的民主理念。
银英里最喜欢的是尤利安看宇宙殖民历史录像带的那几话,纵使科学技术如何发展人类仍在重复着压迫与屠戮,太阳底下无新事。

反贼们认为进入大规模宇宙开发的时代以后政治体制应该如何改进才能适应生产力的发展?银英成书前AI技术仍只有模糊的概念,也是这部作品的历史局限性。人工智能在政治中能扮演怎么样的角色?《Carole & Tuesday》里好像也只涉及到了大数据分析。
我就不喜欢银英,我觉得这书受过一般公民教育/对历史比较熟悉的人看应该会觉得没什么特别的。而且某人的人设过于龙傲天杰克苏了,看了非常不爽。
还有就是日本人莫名其妙的都有些明君情结,不知为什么一定要弄出一些“最好的皇帝”之类的东西出来。问题是最好的皇帝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银英的讨论实际上是一些伪命题。民主专政的问题根本不是什么“最差的民主”“最好的专政”。或者说这二者根本不具有可比性。“好的专政”本身就是空中楼阁,现实中独裁者的魅力大多来自于Propaganda。
不展开说了,我这种唱反调的答案大概不受欢迎吧。

p.s 至于粉红会认同里面的民主理念。。。不,我觉得她们只会舔那个谁谁和谁谁(深沉
银英里最喜欢的是尤利安看宇宙殖民历史录像带的那几话,纵使科学技术如何发展人类仍在重复着压迫与屠戮,太...

只要人的私欲还在,就不可能交给AI治国的,除非是国家至上主义,让社会服务于国家。
最好的专制vs最差的民主x
开明的君主专制vs不开明的共和专制✓

银英里面的自由行星同盟算哪门子民主制度?没有反对党,没有像样的议会,国防委员会对外宣战只要七个人投票决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既视感),与其说是民主,还不如说是寡头共和,这样只会加深一些人对民主制度的误解,如果自由行星同盟算民主,我也可以说胡温时期的集体领导算民主制度。而且里面对政治的描写也不要太幼稚。田中芳树对民主宪政的了解其实是有很多误解的,银英不能当成政治作品来看,虽然确实是一部优秀的太空歌剧。

顺便一提,很多小粉红看完银英之后就成了坚定的民主黑,想用这部作品普及民主就是做梦。
我就不喜欢银英,我觉得这书受过一般公民教育/对历史比较熟悉的人看应该会觉得没什么特别的。而且某人的人...

明君情节西方人也很普遍的,比如爱德华吉本在他的大作《罗马帝国兴亡史》中就把罗马五贤帝时期誉为人类历史上最美好的时期。
早早看過本書的我本人表示並沒有被啟蒙到(沒有慧根),

只覺得故事很好看,人物描寫很精彩。

所以要達到啟蒙的效果,可能還是需要有人引導和做閱讀討論。

我的民主啟蒙是PTT上chenglap大以前vlog的一系列文章,

目前文集結於此(不確定有沒有包含以前所有的文)

https://vocus.cc/chenglap/home
说到政治相关科幻……我想了想除了1984 倒是还有一些值得推荐的。《星船伞兵》,《严厉的月亮》,《一无所有》
银英里面的自由行星同盟算哪门子民主制度?没有反对党,没有像样的议会,对外宣战只要七个人投票决定(中央...

我觉得田中本意可能是自黑日本自己的民主制度,但是传过来就……
明君情节西方人也很普遍的,比如爱德华吉本在他的大作《罗马帝国兴亡史》中就把罗马五贤帝时期誉为人类历史...

但吉本是18世纪的人。。。
我就不喜欢银英,我觉得这书受过一般公民教育/对历史比较熟悉的人看应该会觉得没什么特别的。而且某人的人...

是的我认同,如果更深入扯到国际政治学和政治学就显得幼稚了。毕竟是幻想作品,就是凭空张力来制造对立嘛。希望面向心智未成熟的小粉红启蒙的话还是可以奏效的。
但吉本是18世纪的人。。。

现代也有啊,比如有个叫贝淡宁的西方学者十分称赞中国体制,认为中国实现了所谓的“贤能政治”
我觉得田中本意可能是自黑日本自己的民主制度,但是传过来就……

我感觉自由行星同盟就是军国时期的日本和苏联政治制度的综合体,和民主沾不上边,就算是要黑民主都没有黑到点子上。帝国那边就更有意思了,一个欧式帝国居然有后宫制度,完全就是大杂烩。虽然杨威利说的很多话都富有哲理,但是把银英当政治入门作只能误入歧途。
银英里面的自由行星同盟算哪门子民主制度?没有反对党,没有像样的议会,对外宣战只要七个人投票决定(中央...

同盟其实是有反对派的,反对派(类似民主派)他们主张外交手段达至和平,但因为故事背景处于与帝国战争时期,他们的民意支持实在过小了。民主党强调外交, 共和党主张武力。打个比方就相当于现在美国共和党占据95%的支持度
是的我认同,如果更深入扯到国际政治学和政治学就显得幼稚了。毕竟是幻想作品,就是凭空张力来制造对立嘛。...

不可能启蒙,你去看看b站的银英弹幕就知道了,小粉红是如何嘲笑污蔑民主制度的。
不可能启蒙,你去看看b站的银英弹幕就知道了,小粉红是如何嘲笑污蔑民主制度的。

你指望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
同盟其实是有反对派的,反对派主张和平,但因为与帝国战争时期的他们的民意支持实在过小了。

反对派和反对党差的有十万八千里,中国共产党内部也有反对派。你用美国来类比是完全不恰当的,真正恰当的比喻是邓小平派主张镇压,赵紫阳派主张和平。。
我感觉自由行星同盟就是军国时期的日本和苏联政治制度的综合体,和民主沾不上边,就算是要黑民主都没有黑到...

我個人同意你這條的意見,所以我只轉貼楊威利(文理)的言論
你指望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

你得承认看过银英的人现在很多都是黑民主鼓吹专制优越的,尤其是新版出了之后,可以去看各种墙内论坛的讨论。
我個人同意你這條的意見,所以我只轉貼楊威利(文理)的言論

我里面最喜欢的角色就是杨威利,如果没有杨威利我肯定看不完110集,杨被刺之后我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
银英很棒 它给我带来了很多思考的机会 的确是启蒙神作w 尽管这部30年前的小说有很多局限性 但仍然相当精彩√
说起来我是如何民主启蒙的呢?我早期是个纳粹倾向的人,极端反共,原因嘛,一个长期被欺凌的人大概会因为生存空间不足的缘故讨厌当前的执政者,讨厌他为什么会造成如此不公的环境,总是斗不过那些班级官僚,肌肉霸主,所以讨厌他们,想要“灭绝他们”。后来肌肉霸主随着年级的提高越来越没什么炫耀资本了,但班级官僚和有“权威”的学生以及资本大佬子弟依然耀武扬威,我就想像如纳粹一样,把世界(当时在我看来中国就是世界)的霸主,法国和英国一个个逼入墙角,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第一次遇到思想解放的人,他在一次无意义的冥想中解锁了对理论物理的兴趣,他原本也是共青团员,但是读了资本论以后,发觉“如今的社会和资本论描述的有何两样?共产党最后建立的又是什么社会?”如果他没有独立思想的习惯,绝对不会有这种觉醒的,然后我开始试图独立思考,最终我解析了纳粹到底是什么,那就是一个德国传统军事贵族和军国主义国家的军人在失去了生存空间以后每天挨饿导致的“触底反弹”,借由希特勒的偏执(多半也是因为他的流浪经历中的遭遇导致他的排外性)最终开始侵占其他民族和社区的生存空间爆发世界大战,而希特勒是诞生于德国民主之中,所以我推论,没有生存空间维持的社区民主最终也必然产生社区—生存空间的兼并并形成一个不断驱逐外圈边缘之人并灭绝他们的极端社会。
而美国完全是个特殊的地方,巨量平原得以支持机械化农场保证食物充足,西部的油田如今依然是重要的产油区,矿产充足,物质基础得以支持每个人建立自己的社区,和相似的同伴一同决策社区行动并选出议员代表利益参与政治利益分配,所以美国民主从来也没有遭受过真正的挑战,随着工人觉醒,最终他们也夺得了影响政治的权力,组建工会,并和美国资本家,政客达成力量平衡。
这个时候我开始厌恶中国传统,因为哪怕是德国也有神圣罗马帝国的选帝侯贵族民主传统,有自由市,能够诞生反皇权的新教革命和铁字母组合印刷机需求,而中国哪怕诞生了活字印刷,最终也因为没有需求而被弃用,在欧陆风云4里这是重要的思潮,我觉得中国绝无可能接纳这种思潮,因为单一统治阶级长期的愚民,让他们不需要印刷机。而所谓民主是什么?是任何人都有生存空间建立自己的社区并和认同的同伴发展这个社区,社区将在共同决策的需求下(美国联邦是因为英国和西班牙的威胁,德国联邦是因为和法国的竞争而组成,最后甚至德法和其他欧洲国家也为了俄罗斯和美国的威胁组成欧盟)组成联邦,事实上,如果中国最终因为中共崩溃而解体,最终也会为了所有社区的利益组成联邦作为工具,而不是被国家奴役。
如果没有组成联邦的需求,解体也未尝不可,但最终总会有一些项需要联合的需求比如标准下水道建造机构(aua)以及科学体系之类的。
人类是野兽,邪恶的野兽,生物靠着寄生于太阳的能量和地球的物质苟且存活,所以,人类是生物,是野兽,需要生存空间,包括人类的意识,也需要野兽的身体供给,所以诞生于人类意识的民主需要生存空间,野兽唯一的目标就是生存空间,那么,人类如果想继续扩大人口数量,增加社区种类,那么就只能向无主土地扩张,很显然,地球已然被占满,人类想要更多的社区,只能提高社区间包容或者外星殖民,非民主社会借用极端,单一的社区意愿对其他社区的宣战会破坏一切,而外星殖民需要人类越来越细化的科学体系,细化科学体系也需要多种社区才能容纳,有足够数量的自由思想者才能依照概率产生更多突破理论物理的灵感,不突破理论物理绝不可能星际殖民,人类会如太平洋孤岛的土著那样不断内卷,最终厮杀殆尽。
我之所以开始趋向民主还有另一件事,那就是我有非传统的特殊兴趣(性趣?)总之你们自己猜就好了(看我的头像,熟不熟悉?)很显然,单一社区的国家必然将我放逐边缘,如果我要想获取足以存续的生存空间,就必须参与政治,就算有人代言我和我的社区中的人也好,我可不想像中国游戏开发者那样遭受版号限制的寒冬。
现在,你们可以思考,民主会在哪些人身上蔓延,民主为什么能解放生产力,为什么封建主和帝国主义会崩溃,不过,你们要明白民主和人类最重要的生存利益的重要挂钩,不然,民主就终究只是看起来虚大的口号。
ps,据说脑部需要的能量占比人类消耗能量比例很高
其实很简单,老杨如果生在帝国,运气再好也就是在一个无能的贵族手下当一个炮灰射手
rts 黑名单
银英是好作品,但不能算是好的民主政治启蒙,尤其对于大陆语境中成长的读者来说。

我认为银英最大的不足在于视角的局限性,登场人物不是贵族诸侯,就是将军元帅,但是这些人是无法构成民主的根基的。
日本人写的东西总让人感觉在表达米英鬼畜贪生怕死费拉不堪,我大和武士历经日月水火火魔鬼训练,秒杀他们不成问题。。
我就不喜欢银英,我觉得这书受过一般公民教育/对历史比较熟悉的人看应该会觉得没什么特别的。而且某人的人...

银英是太空歌剧,这么写比较有戏剧性而已。它又不是什么严肃的政治读物。不过最好的专制确实在人类历史上是不存在的,因为人都是自私的,有了无限的权力却只为人民服务,那肯定不是人。
其实很简单,老杨如果生在帝国,运气再好也就是在一个无能的贵族手下当一个炮灰射手

帝国里平民也可以当军官啊,米达麦亚不就是么。我猜他们的军校也是免费(跟同盟一样为了战时吸引人才),所以杨估计还是会去军校研究历史,然后阴差阳错成为英雄。
ZetaFC 观察
真好我昨天还在看银英,你这样真有一种谷歌即视感lol。

这个网站看不卡:
*中文网站警告⚠️
https://m.smmy365.com/detail/play/69769-0-29.html
帝国里平民也可以当军官啊,米达麦亚不就是么。我猜他们的军校也是免费(跟同盟一样为了战时吸引人才),所...

可是老杨是条懒狗
其实算不上。

因为银河英雄传说中对自由行星同盟的民主制度描述基本=0

按照书里面存在的描述,自由行星同盟根本不是一个民主政体,而是一个披着民主政体皮的权威政体。

这本书只能作为一种入门读物给12-15岁的小孩看,来引发儿童对于政治的兴趣而已。
可是老杨是条懒狗

但是老杨想学历史啊。他在同盟国也是因为想学历史进的军校,然后就是阴差阳错
银河英雄传说那能叫描述的民主制度?民主启蒙的话连饥饿游戏和分歧者都不如
醒醒,古今中外,哪去给你找5项全能的莱因哈特?
對我來說沒有啟蒙作用,高中時看已經有了完整的政治觀念。
六四之後的事了。

說民主的話,首先同盟就是一個日式民主加戰前帝國的混合體。
基本上反對黨沒有力量,一黨獨大。
下面的政府架構就非常戰前,可以說是大政時期和昭和後期的結合。
银英里最喜欢的是尤利安看宇宙殖民历史录像带的那几话,纵使科学技术如何发展人类仍在重复着压迫与屠戮,太...

ai对于政治是革命性的改变,ai的欺骗很好控制和预防,由ai组成的官僚网络会坚不可摧。
银河英雄传说那能叫描述的民主制度?民主启蒙的话连饥饿游戏和分歧者都不如

雖然說飢餓遊戲更多是是起義和反叛,這麼說來悲慘世界也是很好的啟蒙作呢。
因為萊茵哈魯特的人設過於魔幻所以我一直看不下去

還有以歌劇式的戰爭作為主軸,與其說是民主啟蒙,不如說是希臘神話或三國演義式的滿足英雄幻想的熱血故事

我其實不是很喜歡這種理想化的美化的「戰爭」

包括富野光頭的UC正傳系列,除去其莫名其妙支離破碎的敘事習慣,本身傾向於也把戰爭作為一種貴族式決鬥來演繹

但是我還是更喜歡0080式的冷血殘酷的微觀視角

因為只有讓觀眾知道自己永遠是巴尼而不是萊茵哈魯特

才是在真正在做反戰和民主啟蒙
老版动画的《海尼森广场大屠杀》最牛逼,短短几分钟就展示了大量信息量。
老版动画的《海尼森广场大屠杀》最牛逼,短短几分钟就展示了大量信息量。

感谢推介
顺便推荐一下《来自新世界》日式反乌托邦的神作。
粉红时期的我看了很多遍银河英雄传说。但小说毕竟是大众娱乐向的作品,最多只到让人产生兴趣的地步。

现在都看正经的哲学、政治学、社会学著作了。有少数人的散文也值得看,比如乔治·奥威尔。
spikewang 新注册用户 回复 扛麦郎
我是老杨的铁粉,金毛太做作了,太自恋 这种人要不是死的早早晚让人政变干掉。最后一集他死前,尤利安给他推荐的君主立宪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日本人绕了一大圈贩卖自己的君主立宪才是最完美的制度),最后还留下了民主主义最后的一块阵地巴拉特星域自治区。
其實同盟的情況有一點點像香港。
表面上看似民主,實際上底下的平民/反對派根本制衡不了上面的獨裁獨治者特留尼西特及其黨羽,何況特留也只是受命於地球教的一枚傀儡棋子(支聯辦)。此外還有官方撐腰的「藍絲暴徒」憂國騎士團隨便對不聽話的平民大打出手製造白色恐怖。這是哪門子的民主?
其实没什么用,像南方公园这种什么都黑一黑的作品,在维尼事件之前,国内的南方公园粉丝通常喜欢的都是南方公园里面黑民主黑美国的桥段,至于深入思考?不存在的
银英描写的制度比较,是一种漂浮的制度比较。预设一个伟大目标,所有人物的行为动机都围绕这一目标来达成。与此同时,也能看出通俗小说的通病,为了叙事的简洁,创作复杂人物时,基于易于引出矛盾的维度,而不是真实维度。当然,幻想类小说的魅力也在于此。不详述。
非专业的人,想要搞清楚民主制度如何运行,我认为应该研究法案。通过一个具体的法案入手。从为什么开始,到法案最后成型。梳理完一遍,对这个制度的运行逻辑应该就会有初步了解了。这比从小说或电影好。
我的民主政治启蒙作品,是英国的《沃芬顿法案》。我对民主制度的深入了解,是从lgbt平权运动开始的。我最感兴趣的部分,是各个国家,保守派和lgbt在法律上的攻防战。
然后我就意识到,中国根本不存在具有真正的合法性的法律。所以中国人对法律的态度才会如此鸡贼。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