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將立新法 『上市公司須有一名少數族裔董事』

加州將立新法 規定上市公司須有一名少數族裔董事

加州參議院通過新法案「AB 979」,要求州內企業的董事局更加多元化,規定2021年年底,

總部設在加州的上市公司,必須至少有一名董事是少數族裔;法案下一步將交到州長紐森(
Gavin Newsom)簽署立法。


提出法案的加州眾議員霍爾登(Chris Holden),以2018年一項關於董事局性別多元化的法
案作為藍本。該法案要求公司董事局中加入女性成員。他表示,除了女性管理層外,董事局
內的少數族裔代表亦寥寥可數,企業在決策上沒有考慮少數族裔的需要。


他引用了德勤(Deloitte)和董事局多元化聯盟(Alliance for Board Diversity)於2018
年進行的研究,在「財富美國100強」排行榜中的公司,1,222名新董事局成員,77%為白人
;拉丁美洲公司董事局協會上月發佈的調查顯示,加州公司中,87%的董事局內缺乏拉美裔
代表。

新法案要求:
公司董事局在明年年底之前,至少有一名非主流的董事局成員,例如非裔﹑拉
美裔﹑亞裔﹑原住民,或者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或變性者。另外,法案還要求有9人
以上的董事局,2022年底之前至少有三名非主流董事局成員;如果董事局有五名至9名成員
,就要有至少兩名非主流成員

曾任加州企業委員會專員的律師畢曉普(Keith Bishop)認為,法案違反了美國和加州憲法
的平等保護條款﹐法案不利男性及非二元性別人士。他亦對此法案以及2018年的董事局性別
多元化法案,提出訴訟。


同日,加州參議會通過了另一條法案「SB 973」,該法案要求擁有100名或以上僱員的私人
僱主,每年向州政府公平就業和住房部門提交報告,報告內要列出按種族和性別細分的特定
工作類別薪酬數據。

感想:左派加州居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董事選任不再以能力,反而以族裔來選任;那麼這不是變相的歧視嗎?

來源:https://tw.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20200901/5CTD7Z2JGJETTPKL4FPC5SFEPQ/

法案內容:https://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billTextClient.xhtml?bill_id=201920200AB979
https://www.mofo.com/resources/insights/200831-new-california-law.html
3
分享 2020-09-02

65 个评论

充分说明了为什么五毛都支持拜登
很容易实现,是董事不是股东。每年花几万请个独立董事就完事了。买选票的样子工程,并不能帮到弱势群体,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中很多人身兼数10个公司董事,啥都不干就拿拿director fee,这种法案只会让少数族裔的富人更富,和真正弱势群体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矫枉过正了吧
>>矫枉过正了吧


这叫愈演愈烈,不叫矫枉过正
不完全是"變相的歧視", 這是美國這類多種族國家近乎永遠的兩難

因為需要問的問題是: 到底是白人真的能力比較好, 還是因為白人因為一直都可以佔據高位, 而製造出"白人能力比較好"的一個良好loop 出來?
因為其實你自己做過高位的話, 因為你有了經驗, 相對來說你也會比較懂得讓你的小孩知道在高位的經驗是什麼一回事. 你沒做過的話, 你的小孩也許在自己成功之前, 連聽也不一定有機會聽到

你這個問題其實跟美國討論到沒完沒了的: "大學應不應以種族來收生"的問題一樣

其中一個講法: 黑人因為上不了好大學, 所以賺不了錢, 賺不了錢之後小孩跟別人比較之下沒有良好環境學習, 導致上不了好大學, 之後世世代代loop 下去.

沒人知道這是不是事實的全部或事實的大部分, 所以就要推行一段時間來試試看.
有意思的是,这些荒谬的理论,却特别符合科技公司的胃口。所以很少看到科技公司迁出硅谷,员工也愿意呆在homeless遍地,车窗到处被砸的SF。
20年後
加州頒布一條新法,為促進跨物種平權:
公司董事局至少有一名非人類的董事局成員,例如:貓,狗,牛,羊。
>>20年後加州頒布一條新法,為促進跨物種平權:


这个就更容易操作了,反正养活好一只宠物就行了,比养个人还是方便一些
>>不完全是"變相的歧視", 這是美國這類多種族國家近乎永遠的兩難因為需要問的問題是: 到底是白人真的能...


这种都是借口,你要想帮助因为家庭原因上不了大学的不公平现象,那应该政策向穷人倾斜而不是向黑人倾斜。如果黑人像你所说的上不了大学,那么他们一样能被归到穷人范畴,凭什么要专门补贴黑人而不是同样家庭条件的其他人。
>>不完全是"變相的歧視", 這是美國這類多種族國家近乎永遠的兩難因為需要問的問題是: 到底是白人真的能...


这就是标准的左派做法,有可能有问题,也有可能没问题,就改改看。结果有可能是同性恋婚姻,也有可能是柬埔寨大屠杀。而对保守派来说,能不改就不改最好。

两派不能说谁对谁错,反正我是保守派,因为见过太多没事瞎折腾最后赔上一堆人命的案例。
>>这种都是借口,你要想帮助因为家庭原因上不了大学的不公平现象,那应该政策向穷人倾斜而不是向黑人倾斜。如...


"黑人"在我說的話入面只是一個例子而已. 非白人本來就有這個問題. 政策不可能成本向"窮人"傾斜, 因為那更不現實. 你要補貼到什麼程度? 會比用種族傾斜貴多少? 你自己想想這個問題
>>这就是标准的左派做法,有可能有问题,也有可能没问题,就改改看。结果有可能是同性恋婚姻,也有可能是柬埔...


这都是左派胡说的。想帮助社会平衡,那就帮穷人,如果黑人被压迫,那么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他们很穷。美国赤贫的人里面什么人种都有,凭什么单挑黑人出来帮?这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这就是标准的左派做法,有可能有问题,也有可能没问题,就改改看。结果有可能是同性恋婚姻,也有可能是柬埔...


我自己也是相對比較偏右的, 像BLM 我自己是蠻不認同的. 保守派講求的, 是機會公平. 左派就相對來說要結果公平. 當然左膠最大問題是搬龍門. 東亞人體格不如黑人時, 又不見左膠說在體育場上給東亞人讓賽
可能因為當時對黑奴的壓迫和剝削最嚴重?
>>"黑人"在我說的話入面只是一個例子而已. 非白人本來就有這個問題. 政策不可能成本向"窮人"傾斜, ...


真逗,放着“穷人”这个这么清晰的标的装看不见,去找其他的标的?那么好,你要补贴这些人种到什么程度?你自己想想这个问题。科比的孩子上学比中餐馆刷盘子的孩子上学可以低几百分,在你看来就是公平的了?
>>可能因為當時對黑奴的壓迫和剝削最嚴重?


那从来没压迫过黑人的黄种人凭什么上学要条件比白人都苛刻?还有,废奴之后从非洲来的移民还享受这个优待么?而且黑人也不是没有奴隶主,拜登的副手harris就是牙买加黑人奴隶主的后代,他们手上一样占满了黑奴的鲜血。这些人怎么处理?言必称种族的人,才是种族主义分子
補充一下:

比如說用種族收生, 東亞人在美國吵翻天了. 東亞人也是non white, 為什麼我要的收分就要比黑人甚至白人更高?

這也是另外一種不公平, 我用大學收生去講, 就是想說出, 在美國是很難去定義出什麼叫真正的公平
所以只有在"機會平等" 跟 "結果平等"兩邊左搖右擺. 因為實在是沒答案
>>補充一下:比如說用種族收生, 東亞人在美國吵翻天了. 東亞人也是non white, 為什麼我要的收...


没有人反对向“结果平等”倾斜,问题是怎么倾斜,如果是统一向穷人倾斜,右派只能认为是arguable而讨论具体的倾斜程度;但向特定种族倾斜,这就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這些左派就是會形式主義,假大空,和中共一樣
>>这都是左派胡说的。想帮助社会平衡,那就帮穷人,如果黑人被压迫,那么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他们很穷。美国赤贫...


不完全是"左派胡說"的. 不要動不動就標籤人家. 左派是很多有問題的左膠是事實, 但美國窮人當中, 黑人是真的比較多, 那他們就比較大機會跌入一個dead loop 也是事實. 不要把事情兩極化非黑即白的去想. 不要說赤貧, 光是低中產跟高中產, 可以投放在小孩的教育的資源, 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事.
美國要講求的, 是希望(希望啦, 做是應該做不到)可以做到平等, 但低中產跟高中產的差距也應該要收窄. 跟中國所要求的平等, 不是同一個層次
>>没有人反对向“结果平等”倾斜,问题是怎么倾斜,如果是统一向穷人倾斜,右派只能认为是arguable而...


完全向結果平等當然會有問題. 現在其實沒有"向特定种族倾斜", 也許是我的例子說的不好, 如果向"non white" 傾斜又怎麼樣? 白人本來就是美國社會上dominate 的人種, 這應該是沒什麼可以異議的.
美帝那一套主流价值观有的时候真的很迷惑。
BLM黑人至上没有事,白人至上就可以被随便打。 
儿童色情管到几近发癫,看到小孩穿开裆裤都认为是色情擦边球。 
看到韩国人吃狗肉就以为是野蛮象征、看到少数种族就无条件公开怒舔。
虽然在品葱这边,反共层面上美帝算是好大哥。但该说得说,美国价值观推广到全球,有些东西确实挺奇怪。
>>不完全是"變相的歧視", 這是美國這類多種族國家近乎永遠的兩難因為需要問的問題是: 到底是白人真的能...


但若如同前述的回覆,若是能以聘請獨立董事來符合法規,也只是讓少數族裔裡的菁英愈來愈富而已;
請問大大您是不是指階級複製? 那麼透過干預公司的方式來達到破除階級是不是一個好方法呢? 再者,教育的部分,我曾看過文章討論過美國的公立學校教師的品質不佳,但現行兩黨卻沒有提出教師淘汰及改善制度,且其支持者卻鮮少針對這議題去爭取,若是僅以種族來招收大學生,那麼真的對該弱勢族群有助益嗎? 再者就好比台灣原民特考,台灣原住民考公務員因其身分可以排除許多競爭對手,那麼該特考錄取的原民進入機關後是否能適應環境,也是個問題;在舉繁星計畫來看,鄉下學校繁星上台大,對於該生而言,真的有幫助他們打破階級嗎? 且不論還有富裕家庭特地轉學到金門澎湖讀高中,只為了容易繁星上台大...

我個人認為單單給予某些名額的優待,大概率是無效的,只會讓該弱勢族群裡站優勢的人更強而已,當然也有一部分想法認為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然後再帶其他人富裕;但是我鮮少觀察到有這種現象,還是強的更強弱的更弱而已。
但是又提到要怎麼從基礎去做讓弱勢有保障,是改善設施、還是環境、亦或是法規等,坦白講,我沒有什麼好方法;或許如同教我的老師講的,貧窮是一種難以治癒的疾病...

請問大大您的想法是什麼呢?您會想採取什麼方法來改善弱勢族群呢?
>>真逗,放着“穷人”这个这么清晰的标的装看不见,去找其他的标的?那么好,你要补贴这些人种到什么程度?你...

因為你的標籤是錯誤地用了偽二分法. 偽二分法是哪門子的清晰的标? 上面我已經講了, 公平不只於窮人跟有錢人的二分, 還有低中產跟高中產呢?

還有你有沒有看白人到北美大陸之後, 因為不同種族的不同待遇引起的種族起跑線問題, 人家想的不給你想的那麼簡單, 人家的種族問題遠比你想像中複雜, 我本身是比較支持機會平等的, 但不代表你不需要了解左派的想法. 你用"科比的孩子上学比中餐馆刷盘子的孩子上学可以低几百分", 你是在用以偏概全去偷換概念了好不好. 沒有人說窮人不需要幫助, 問題是對窮人的幫助不可能去到高中產的水平. 那還可以用什麼政策上的幫助? 你說了""。科比的孩子上学比中餐馆刷盘子的孩子上学可以低几百分" 也說不過"部份種族入大學率偏低" 加上 "美國歷史上對部份種族不公" 這兩個事實. 轉型正義沒你想像中那麼容易好不好. 你完全拒絕去了解左派的想法的話, 在美國是絕對解決不了左右紛爭的
>>那从来没压迫过黑人的黄种人凭什么上学要条件比白人都苛刻?还有,废奴之后从非洲来的移民还享受这个优待么...


是呀, 我沒說那樣是一件公平的事. 我已經說過"這也是另外一種不公平", 我用大學收生去講, 就是想說出, 在美國是很難去定義出什麼叫真正的公平
所以只有在"機會平等" 跟 "結果平等"兩邊左搖右擺. 因為實在是沒答案

在你指控別人之前, 麻煩你請先看清楚別人的言論
现在大概可以看出人类将来是怎么逐渐被机器人毁灭的了
>>但若如同前述的回覆,若是能以聘請獨立董事來符合法規,也只是讓少數族裔裡的菁英愈來愈富而已;請問大大您...


透過干預公司的方式來達到破除階級不是一個好方法. 因為其實很大程度上只是換了部份種族來固化階級而已.

如果我當年以種族來招收大學生的話, 我也會是受害耆 😂
要怎麼從基礎去做讓弱勢有保障坦白講,我也沒有什麼好方法 😂🤣
我只是說出美國的左派怎麼想而已, 我不覺得我是左派, 但我覺得我們需要知道左派怎麼想, 他們也許會有部份有道理的地方, 我們不認同的話, 要正面tackle 這些問題.

其實我個人來說是相對比較支持機會平等的, 你給我一個公平的擂台, 我打輸了自然會認. 社會給我拼了命就能翻身再戰一次的機會就行.

但是如果那個因為種族平衡而做成對自己不公平的情況沒有太嚴重的話, 我也懶的說什麼, 自己再強一點就好了. 比方說如果某好大學要比人家高GPA0.2才進的了的話, 那我才懶得理你. 多花時間做好自己的事更划算
>>透過干預公司的方式來達到破除階級不是一個好方法. 因為其實很大程度上只是換了部份種族來固化階級而已....


以前我的老師提出一個想法,那就是發展技術職缺,也就是瑞士跟德國的做法,但這也有個問題,隨科技發展,有些技術職缺必然被取代;另外還有一種思維,也就是無條件基本收入,藉由政府發放給所有公民的定期現金給付,不需任何工作狀況的條件限制,亦不論收入或家庭的狀態。
故弱勢族群便有餘力去追求其他事物,並勇於創新事業,以帶動整體產值。如北歐國家就在試行。

但問題在於,錢怎麼來? 我們該不該增加稅收? 人們拿到基本收入後,還有動力追求進步嗎?
>>完全向結果平等當然會有問題. 現在其實沒有"向特定种族倾斜", 也許是我的例子說的不好, 如果向"n...


因为白人dominate所以白人中的赤贫就应该无视而只帮助同样赤贫的黑人么?如果白人真的dominate为啥还会有白人赤贫?
公司的高管与董事的这类职务,不是要从绩效,能力,责任心都比较出众的员工中选拔的么?如果选拔人才仅仅是靠种族,肤色,选拔的话。不仅是对其他种族,肤色的歧视,会让他们很不服气,从而进一步加强黑人与少数族裔就是靠着他/她们的肤色与少数族裔的身份而上位的这种认知。(那些真正靠着自己的辛劳和能力而身居高位的黑人与少数族裔,也会被认为他们是靠着肤色与少数族裔的特权而身居高位的)。
肤色与族裔是先天的,不能改变的。成绩单则可以通过后天的奋斗而取得。
左派现在的做法就是要回到用出身的不平等来取代财富的不平等,那就是蜕步了。
这种左派叫作“蜕步左派”。
>>但若如同前述的回覆,若是能以聘請獨立董事來符合法規,也只是讓少數族裔裡的菁英愈來愈富而已;請問大大您...

還有一點, 左派還會問一個問題: 生而不公怎麼辦? (當然我是完全沒有答案, 不要問我 😂🤣)

比方說, 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人天生的平均IQ不一樣,那怎麼辦? (X的, 這個問題我由大學畢業到現在, 都想不出半點答案出來)
中國人平均IQ 100, 台灣105 香港新加坡108, 美國黑人真的沒那麼高, 那你該怎麼辦?
"公平"這問題, 在美國, 遠比在東亞的我們, 是一個複雜得多的議題
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被中文翻译掩盖了!(不是指责楼主,是苹果的翻译就有问题)
英文原文
"(t) Therefore, it is the intent of the Legislature to require, by January 2023, every publicly held corporation in California to achieve diversity on its board of directors by having a minimum of directors from underrepresented communities on its board, as specified in this measure."
underrepresented communities,翻成少数族裔是不对的
比如亚裔,虽然是少数族裔,但是在极左的眼里不是underrepresented communities,而是overrepresented!
原文为证
"(i) The EEOC study shows that compared to overall private industry, the high tech sector employed a larger share of Whites (63.5 percent to 68.5 percent), Asian Americans (5.8 percent to 14 percent), and a smaller share of African Americans (14.4 percent to 7.4 percent), Hispanics (13.9 percent to 8 percent)."
>>以前我的老師提出一個想法,那就是發展技術職缺,也就是瑞士跟德國的做法,但這也有個問題,隨科技發展,有...


我很喜歡你討論問題的方法
雖然不一定有解決方案, 但問題是, 在解決問題之前, 我們需要了解我們不知道的是什麼, 解決不了的是什麼

無條件基本收入, 我也不懂. 在一些有自己思想, 有方向感的窮人來說, 這肯定是好東西, 在懶的人來說, 這肯定是養懶人的東西, 但我們都是人, 我們不是神, 我們不會讀心術. 那怎樣才是對社會好? 才會比較接觸公平?

當然, 也許科技再先進到某個層次, 無條件基本收入也許是很好的方法也說不家, 不過應該不是現在的科技就是了
>>因为白人dominate所以白人中的赤贫就应该无视而只帮助同样赤贫的黑人么?如果白人真的domina...


我大概了解您的意思了,您是不是指?,弱勢的人們 跟 某些族裔是大多是弱勢是兩碼子事,弱勢的人就是弱勢的人,不應以族裔來區分,故不應該以本文的法律規定,讓"某些"族裔獲得特權。
>>因为白人dominate所以白人中的赤贫就应该无视而只帮助同样赤贫的黑人么?如果白人真的domina...


打完稻草人了沒? 誰說了"所以白人中的赤贫就应该无视而只帮助同样赤贫的黑人", 我說了"沒有人說窮人不需要幫助, 問題是對窮人的幫助不可能去到高中產的水平". 所有你這樣說, 已經是先對他人說的話選擇性失明之後再在打稻草人了.
你說"如果白人真的dominate为啥还会有白人赤贫" 是你用語境去除去詭辯了吧. 上面有人說到"he EEOC study shows that compared to overall private industry, the high tech sector employed a larger share of Whites (63.5 percent to 68.5 percent), Asian Americans (5.8 percent to 14 percent), and a smaller share of African Americans (14.4 percent to 7.4 percent), Hispanics (13.9 percent to 8 percent)."" 你是又選擇性失明了麼?
>>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被中文翻译掩盖了!(不是指责楼主,是苹果的翻译就有问题)英文原文"(t) There...


原來如此...感謝大大解釋,那麼還是回歸到了前述蔥友們一直討論的問題,我們該不該讓某些族裔獲得特權,就僅僅因為他的出生?

我個人是不贊同這種作法...感覺這就是一種買票的政策,而非真心想要解決窮人的問題。
>>不完全是"變相的歧視", 這是美國這類多種族國家近乎永遠的兩難因為需要問的問題是: 到底是白人真的能...


解决问题的首要目标是发现问题的根本。一味强制追求结果平等,那就只能滑向共产主义深渊。

黑人社区那么多社会问题,所有人都认为可能会导致孩子没有收到良好的教育,然后解决办法是……强送他们上好大学?嗯???不是应该整治贫穷黑人社区吗?我完全支持政府去尝试解决黑人社区的黑帮问题,毒品问题,暴力犯罪问题,单亲问题,等等。可是民主党都干了啥?AA,逼黑人家庭离婚领单亲福利,等等。复杂的问题不去解决,去挑几个黑皮白人送进好大学做样子,跟中共解决问题的方法一模一样。

强制结果平等纯粹就是为了摆摆样子,根本不想解决实际问题,骗一骗因为没有受过教育而只会闹事自嗨的low b黑人还不错,正好形成一个自给自足闭环。背地里分化种族,强调identity,表面上假装结果平等,然后大部分普通的黑人继续慢慢滑向深渊,没有受过教育于是不懂道理,只好迷信民主党,继续恨右派,继续抱紧福利大腿,恶性循环。动物庄园既视感。
>>有意思的是,这些荒谬的理论,却特别符合科技公司的胃口。所以很少看到科技公司迁出硅谷,员工也愿意呆在h...


很多人已经要走了。公司是被政府逼得。这一波WFH风波,估计快要大批迁走了。
>>我大概了解您的意思了,您是不是指?,弱勢的人們 跟 某些族裔是大多是弱勢是兩碼子事,弱勢的人就是弱勢...


是的,是否弱势都是个人问题,因为统计上的“弱势种族”而采取种族针对性的规则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原來如此...感謝大大解釋,那麼還是回歸到了前述蔥友們一直討論的問題,我們該不該讓某些族裔獲得特權,...

是的,就是买票,而且很狡猾地不直接动用税收所得,让这些公司承担
那NBA,NFL每个队也必须有一个亚裔
>>有意思的是,这些荒谬的理论,却特别符合科技公司的胃口。所以很少看到科技公司迁出硅谷,员工也愿意呆在h...

這倒不一定,可能是各大公司為了方便而做的妥協
地理位置和同行或有關業者比較接近對公司而言也是一個很大的優點,所以可能很多公司只是想要賴在矽谷享受鄰居福利才不肯搬
問題在於他們怎麼不反對(或許不敢反對?)
20年後
加州頒布一條新法,為促進跨物種平權:
公司董事局至少有一名非人類的董事局成員,例如:貓,狗,牛,羊。

不成問題
甚至可以說這與其說是物種平權不如說是員工福利,可以增加員工身心健康和幸福感甚至效率
『來我公司工作吧,業績好的話我社的貓咪董事可以給你吸一分鐘哦』到時候的招聘廣告就會長這樣而且我會跪在公司門口求招
BLM黑人至上没有事,白人至上就可以被随便打。 
儿童色情管到几近发癫,看到小孩穿开裆裤都认为是色情擦边球。 
看到韩国人吃狗肉就以为是野蛮象征、看到少数种族就无条件公开怒舔。

首先BLM的產生就是因為沒有黑人至上,BLM和黑人至上是發生在兩個不相關的方面的
BLM的動機在於在一些領域如警察執法問題上黑人是弱者,而你說的黑人至上在於在包括本文主題的就業/就學種族配額上黑人是強者
然後白人至上之所以隨便打是因為有類似於3K黨這樣的前科,就像德國人不能公開喊愛國因為德國有前科一樣
然後韓國人吃狗肉當然是野蠻象徵,你沒聽說有的吃狗肉的,街頭野狗都能打來吃,甚至有人綁架寵物狗來吃的?雖然這種事情中國也有啦
有個日本人養了只寵物兔子,沒人偷來吃,有個歐洲人養了只寵物豬,沒人偷來吃,有個韓國人養了只寵物狗,被偷走了吃掉了,說明了什麼?


言歸正傳
個人覺得加州這次真是瘋了
我已經想像得出未來人在匿名網站上說『所謂的少數族群就是蠢,智商低,你看他們的業績其實都不如同等級的其他人,就靠自己的血統而已』了
如果是真的重視平等的、自認為『少數族群』的人,這時候才更應該站出來反對吧?
就和『給老人讓座是看不起他老』是一個道理
>>解决问题的首要目标是发现问题的根本。一味强制追求结果平等,那就只能滑向共产主义深渊。黑人社区那么多社...

明白人!黑人社区的问题解决起来又费钱又不讨好,所以很少有政客愿意真心帮助黑人社区,上层政客只是扯大旗,下跪,下层政客只是想办法把黑人赶出去,所以就有警察骚扰黑人的先例,出了事情还拿警察当替罪羊。
商君书里的御民五术到哪里什么时候都不过时。
我遇到的中产黑人几乎都是基督徒,也许只有上帝才能打破这种恶性循环。
这是结果平等而非机会平等。不过加州嘛,左派屎坑。

有当医学院教授的华人警告,说看病不要找黑人大夫,因为一路都是照顾出来的,技艺不精。现在这类所谓平权,简直是对本 卡森这类前辈精英的羞辱。

不过还有很多超赞的保守派黑人,比如现在超红的Candace Owens。 
所以亚裔比如中国人在加州开公司就不会担心这样的法案。因为自己就是少数族裔.
这个理解正确吗?
这是不是,平权过度了?
>>不完全是"變相的歧視", 這是美國這類多種族國家近乎永遠的兩難因為需要問的問題是: 到底是白人真的能...


道理是這樣沒錯. 但實際上永遠不能證偽.
因為除了單單幾個高職位,其他因素例如家庭文化教育,朋輩,甚至因為你的外表而有的stereotype,都是十分影響一個人的人生.而這些factor永遠無法被排除.

除非你把一個黑人小孩送去白人家庭教育,再把皮漂白.才能驗證這說法的真確性
就數學毀滅性武器啊
用錯誤的邏輯解釋數據
77%為白人又如何?
美國白人人口也就70%~80%
77%單看很高
但套回人口比例
這數據到底哪裡有問題
我真心不懂
本末倒置只會讓種族問題更加惡化而已
最慘的還是所謂的white trash
一樣被社會排擠,卻被當成既得利益者
對於足夠大的公司這玩意沒太大影響, 最大影響的公司應該是剛過上市門檻的公司
没啥用,形式主义
热烈庆祝加州开始航向共和党所在的彼岸。
民主党自我加速 
左疯真是没救了,不过自我加速更好。
>>這倒不一定,可能是各大公司為了方便而做的妥協地理位置和同行或有關業者比較接近對公司而言也是一個很大的...

我有朋友在支那國工作了幾年,養了幾隻貓。某天她發現其中一隻貓不見了,打聽之下發現是她的支那鄰居把貓咪捉起來吃了,並義正辭嚴地說;「貓養到這麼肥都不吃是浪費,所以我把牠吃了。」
之後嚇到我朋友馬上辭工回香港以求保護其他的貓咪。
可惜她是個柔弱女生,要是我的話一定跟他併了
因为人类起源于非洲,所以我们都是非裔。人人少数。
你说啥,不visible的就不算了?
Racist!
少數族裔到底是用顏色分的還是數量分的?因為數量上非裔一點都不少。至少用弱勢族裔吧
>>我有朋友在國工作了幾年,養了幾隻貓。某天她發現其中一隻貓不見了,打聽之下發現是她的鄰居把貓咪捉起來吃...

我只能說太可怕了,而且這理直氣壯的程度完全超乎我想像。這個贊要是讀作贊或許顯得有點不合時宜,請你理解成FB裡的哭哭臉
雖然我也有遇到過『小區裡的流浪貓一夜之間全部消失』這樣的事情(估計就是給偷走賣掉了,好多貓還是認識的,就算不餵食也很親人)也在新聞上看到過『公路上攔下裝滿貓狗的卡車,開往廣東』之類的,但沒那麼近的身邊就有這種事……
马来西亚这类伊斯兰国家早就这么干了:公司里必须聘请一位马来人当董事,啥也不用做,靠着干股分钱就是了。
企业出于diversity形象考虑,自然会雇佣少数族裔装点门面,何必立法强制搞得一地鸡毛。
神经病啊
>>"黑人"在我說的話入面只是一個例子而已. 非白人本來就有這個問題. 政策不可能成本向"窮人"傾斜, ...

但窮人是可以明確定義的,少數族裔其實很難,而且如果問題意識本來就是關切黑人的窮困問題,從經濟來看更直接,而且不用每多出一個新的族群就去圈一次。當然既存的族群文化因素不可忽視,但那應該只是輔助解決社經問題的路徑之一
反乌托邦的另一个缩影 也是另一种加速主义吧 
>>这叫愈演愈烈,不叫矫枉过正


黑!命!貴!
美国那些网络公司如果继续下去作恶,下场跟当初民国之后的中国资本家下场一个样子,然后每个公司一个党支部,这根本没有区别
为了选票无所不用极至啊,再这么下去就要搬家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2
  • 浏览: 8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