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贵匪不能和中国人切割的主要原因。

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在自己的家乡沦陷后去西班牙参加国际纵队,是除了法国最多的士兵来源地,他们没有说时机未到,在西班牙内战结束前刚刚签完慕尼黑协议,如果说日本人是被迫组织的442团而无对民主的认同与热爱绝不会有紫心雄狮的美誉,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和旧日本帝国与德国人、意大利人和日本人不一样是他们用血做出的回答。
香港人和台湾人如果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也可以说自己是中国人,但和中国不一样。其他人没有资格这么说,即使不谈马来西亚华人普遍的大中华主义思想,只想过日子的人也应该被谴责,假设在加拿大的华人有十分之一热爱民主反对中共也不会让留学生开着法拉利骂香港人,当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他们没有资格要求民主政府区别对待中国和中国人,既然这些华人连不需要流血的斗争都不做也没必要期待他们会用鲜血捍卫民主了,他们唯一可以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可以用逃跑建设。
因为他们而不采用对中国的强制手段,导致自由世界在这场竞争中处于下风,结果就是看着这群处于下风时要求切割的人像前几年一样高呼祖国强大了,在自由人面前耀武扬威,暗示着他们的祖国有把自由人变成和他们一样的奴隶的力量。
除非中国人主动并且永久性切割和贵匪的关系,否则没有资格要求别人切割自己和贵匪。
34
分享 2020-10-06

68 个评论

點個讚。
如果支那人主動與共匪脫鈎,人數達到一定門檻後,則紅朝就會維持不下去……

移民只對那些在支已與匪鬥過了,鬥得精疲力竭之人算作是一種權宜之計吧,像余杰、滕彪、廖亦武等人曾在支被匪折磨被打被揍,最終逃離家園,像張愛玲當年以筆為劍寫文刺紅朝才客居美國……這都是很可悲的,蘇曉康先生的《離魂歷劫》《寂寞的德拉瓦灣》就述説了支裔在美的種種苦楚…… (當然支人慣於無視事實,自我心中構造白日黃粱夢,還不識好歹亂批亂鬥給之醒夢棒喝者以踩踏……)
移民不能解決你支根本的專制問題,你支專制不僅僅是匪黨問題,亦是人民問題。你黨和你民是血肉難分嘀,正如莎士比亞《威尼斯商人》中那出,讓你拿刀從胸口割下一塊肉,不許帶一滴血,根本做不到嘀。所以換血亦換肉才是根本。柏林倫敦那倆艾滋病人,是換了血,肉體也換新了,才治愈了。
你支要收復被共匪侵奪權利,需要人人去在生活中為自個爭權益,從身邊消費者權利去爭取,從為魏則西、唐明輝鳴不平去抗擊無恥百度騰訊,為六四死難者而抗擊無恥阿里及馬雲做起,從抗擊毛共的簡化字、學用正體字做起…… 當前你匪黨以習為核心,要從刹住他開倒車的倒行逆施做起,像彩霞、大砲所言那樣,爭取先廢掉這個惡習,懸崖勒馬。這樣一步步來,從小事上就不憚於與匪切割,最終才會更多參與進來,走出衆多人都主動與匪切割的正路。届時便是血已換新,體自然也換新,靈亦換新,你支成了西方,也自然就成了充滿自由生機的新大陸。
恁匪当然是恁国人的选择,恁匪在这一点上比恁国人,尤其是士大夫民小姿势分子都要诚实的多。实际上就是:恁国人没有创建秩序的能力,而是只有碰瓷和毁坏秩序的能力。恁匪实际上是吃了亏的--从当年的GCGG恐怖分子退化成梁家河莎士比亚就是吃了大亏的表现。然而恁国人大言不惭地说哎呀这都是恁匪的问题啊我们才礼崩乐坏啊美日欧快来帮我们民主自由啊--实际上美日欧港台帮了恁国人无数次,得到的只有仇恨。
>>恁匪当然是恁国人的选择,恁匪在这一点上比恁国人,尤其是士大夫民小姿势分子都要诚实的多。实际上就是:恁...


但為什麼中國人無法毀滅中共的秩序?
>>但為什麼中國人無法毀滅中共的秩序?

因为恁匪秩序毁灭了之后,大概就是一个张献忠社会。刘慈欣这样的支纳粹所谓的如果中国民主化了我第一天就移民这种事情,本质上也就是他们这些纸面纳粹对于张献忠社会深深地畏惧导致的(他老人家著名的吃美女梗其实说明他老大概是真的接触过张献忠社会的某些部分的,因此对于他老产生了某些极其深刻的影响,以至于要变身社达纳粹来抵消那种恐惧,然而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如果真的到了互相吃的地步,第一个被吃的肯定是他)。还是那句话,恁国人是没有生产秩序的能力的,恁匪垮掉,如果没有外来统治者,他们肯定陷入互相吃肉的情况。
>>因为恁匪秩序毁灭了之后,大概就是一个张献忠社会。刘慈欣这样的支纳粹所谓的如果中国民主化了我第一天就移...

但你前文才剛說完他們只有「碰瓷和毁坏秩序的能力」,按理中國應該維持不了七十多年的。
>>但你前文才剛說完他們只有「碰瓷和毁坏秩序的能力」,按理中國應該維持不了七十多年的。

前期靠苏联输入,后期靠西方输入,如果单靠中国人的确是维持不了七十年的--WG十年内循环就循环到国民经济总破产了。
>>前期靠苏联输入,后期靠西方输入,如果单靠中国人的确是维持不了七十年的--WG十年内循环就循环到国民经...


好的……另外點睇89民運?
>>好的……另外點睇89民運?

89自然是苏东坡系列事件的远东余波,说白了,如果没有89,就没有后面的继续改开和入世,以及现在我们看到的所有形势。没有89碾平,恁匪秩序当时就解体了。
>>89自然是苏东坡系列事件的远东余波,说白了,如果没有89,就没有后面的继续改开和入世,以及现在我们看...


印象中波蘭是64事件後獨立的,不算是餘波吧,我想如果89民運成功的話,中國應該不會像現今一樣差,畢竟是第一次嘗試不用武力完成政權演變。
可是英國人不用主動並永久性切斷和王室的關係,你也不會把你在pub遇到的英國人當成王室成員
就是這個意思
只不過是要外國人理解『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是黨員』『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支持中共』這個概念就夠了,要他們理解『中共的政策不代表民意』就夠了,這很難?
事實上很多外國人已經理解了這一點,而且這程度的理解也夠了
>>印象中波蘭是64事件後獨立的,不算是餘波吧,我想如果89民運成功的話,中國應該不會像現今一樣差,畢竟...

当然是余波--波兰又不是一下子就独立的,80年代末苏联体制的僵化和整个的失败都是连续的过程。
>>当然是余波--波兰又不是一下子就独立的,80年代末苏联体制的僵化和整个的失败都是连续的过程。


不過很多事件都是受其他地區的餘波影響的,比如拜占庭的滅亡為歐洲帶去流亡的文藝物品和學者,引發文藝復興。
>>恁匪当然是恁国人的选择,恁匪在这一点上比恁国人,尤其是士大夫民小姿势分子都要诚实的多。实际上就是:恁...

小心三好学生管理员@疯狂习近平 给你扣上“诉诸伪善”的帽子
>>可是英國人不用主動並永久性切斷和王室的關係,你也不會把你在pub遇到的英國人當成王室成員就是這個意思...


正确的理解显然应该是“虽然不是每个支国人都支持支共,但是绝大多数都支持,所以面对支国人在其主动表露出政治倾向前应该默认其为支共的支持者,将其当作支共反人类分子对待”,而如你所说的那种认知,其实正是你支肆意渗透西方的基础之一。
>>正确的理解显然应该是“虽然不是每个支国人都支持支共,但是绝大多数都支持,所以面对支国人在其主动表露出...

你這就是地圖砲
且不說絕大多數是不是支持了,就算絕大多數都是了也不能默認啊?
就好像絕大多數人都是有手有腳,但你造房子的時候也還是要造輪椅入口一樣
>>你這就是地圖砲且不說絕大多數是不是支持了,就算絕大多數都是了也不能默認啊?就好像絕大多數人都是有手有...


随意观察下你支,事实上就是大多数。三个问题,对支共态度,对台独态度,对集中营态度,基本可以筛选出你支的95%以上的都是法西斯分子。
当一个群体中绝大多数都是反人类份子,那么自然可以赋予这个群体一个固定印象,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一种低成本筛选。
美国目前对共产党员的禁令不也是如此么,蔡霞主动跳反了美国当然能够接纳,然而你想去对美国说不是每个共产党员都是匪谍么??正确对待你支人的方式当然也应该是一样的。
我也认为中共与中国人不能切割。

因为 “中共” 并不真是从境外空降过来祸害华夏的组织,而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土货。
“中国人” 与 “中共”,其实是鸡与蛋的关系,两者相辅相成。
并不只是 “中共” 在压迫 “中国人”,实际上 “中国人” 同样也在成就 “中共”。

反人类的《道德经》之作者、这个 “汉民族” 真正的教主,导致了自秦汉以来的中国政治,本来就一直是专制的,只不过统治者的名字不叫 “共产党” 而已。
卡尔马克思这个害人的智障、神棍、残废、精神病所起到的作用,只是让反人类的 “汉民族” 把一套已经执行了几千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 “共产主义” 这么个听起来仿佛很新鲜的洋词而已。

所以,中国最需要被改造的,不是中国的 “体制”,而是 “文化”。
“体制” 只是 “文化” 的产物。
如果不改 “文化”,即便共产党倒台,将来的继任者仍然可能是另一个共产党,只不过名字不叫 “共产党”。

美国有美国的难处:
如果不把 “中国人” 与 “中共” 进行拆分,这就显得不是在 “反共”,而是 “反华”。这容易使得中共更有理由以 “民族” 的名义强行把所有人绑上自己的贼船、使得整个中国更加 “团结”。即便中国最后像当年的德、日那样发疯,挑起冲突的责任也将全由美方承担。
可如果把 “中国人” 与 “中共” 拆开,又会显得美国仿佛 “怕了”。这会让中共高层某些激进而短视的疯子认为美国的实力对付不了整个中国,才只好玩分化瓦解这一套。那么中共就同样会趁机把全中国与自己绑在一起,拿别人的血肉去筑成自己新的长城,以对抗美国。

德国文化(北德),跟中国很类似。
这样的文化,注定了德国当年即便没遇到经济危机、没遇到巨额的战争赔款、没遇到希特勒,照样有别的理由出来打别人。
虽然19世纪的德国扎堆地出人才,甚至科技水平比美国还领先二十五年,但德国的人才清一色来自南德,而北德的名人就只有腓特烈和俾斯麦这么两个、还都是军人。
这样的一个民族,就该把它种族灭绝掉。
事实上,二战后的德国能够脱胎换骨,恰恰也正是因为战争使得一整代年轻人全死绝,造成的文化断层。

华夏大地数千年来遭受的苦难,几乎全是 “楚” 造成的。
隋唐宋以前,大致是河南、湖北一带;隋唐宋以后,由于永嘉南渡,文化中心开始南移,好东西南移,坏东西也南移,所以瘟疫核心变成了江西、湖南、湖北。

所以,美国的底线,应该是把中国分裂掉、至少也要把江西湖南湖北踢出去。
换句话说,也可以是让其它地区的人被真正从楚国猴子的手里解放出来。
现在的 “中国”,就是当年江西湖南湖北猴子建立的 “江西苏维埃” 吞噬华夏后的产物吖;所谓的 “汉民族”,也是楚国猴子吞噬华夏后的产物吖。

如果把中国拆碎,好歹还能把祸害从整个中国缩小成江西湖南湖北。而且美国也可以在中间玩平衡手,让剩下的华人,去对付江西湖南湖北猴子、真正的 “中国人”。
东西德、南北韩的差距都不大,但是现在台湾硬扛整个中国,真的很吃力。

把 “中共” 与 “中国人” 拆开,日本人当年就已经玩过了,而且还玩失败了——
“支那” 这个词,就是日本人从古代佛经里找出来的,用来拆分 “清政府” 与 “大清子民”。所以当年有很多 “进步人士” 甚至会自称自己是 “支那人”。
但是当这群 “支那人” 成功地取代了 “清政府”,调头就会把 “支那” 定义成蔑称。
这就是只改 “政府”,却不改 “文化” 的后果。
毕竟反人类的 “汉民族” 还没走出古代的朝贡思维,它们会认为别人给自己起名,等于承认了自己是别人的藩属国。而反人类的 “汉民族” 从来就是一个只许自己给别人起名、却不许别人给自己起名的双标民族。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只反 “支那”,却不反 “震旦”。
这两个字明明是同一个意思,只不过翻译不一样而已。

日本人的失败案例就在前面呢。
美国人不读历史么?

此时此刻,明明就应该把整个中国一网打尽。
也就是说,中国人的意识形态有天生重大缺陷,极容易自己给自己挖坑。

清醒的那一部分中国人,包括这儿大部分葱油,都是自己在后天环境中通过各种努力克服了天生缺陷,跳出了思维局限,视野和分析问题的角度与高度就和普通国人不一样了。
>>随意观察下你支,事实上就是大多数。三个问题,对支共态度,对台独态度,对集中营态度,基本可以筛选出你支...

人不會一出生就是黨員
但是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中國人,就像有的人一出生就沒有腳
>>人不會一出生就是黨員但是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中國人,就像有的人一出生就沒有腳


但一出生也没不给你长嘴,没有不让你去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
一出生就是支那人就是我们的原罪,就是这么回事。
>>因为恁匪秩序毁灭了之后,大概就是一个张献忠社会。刘慈欣这样的支纳粹所谓的如果中国民主化了我第一天就移...


刘慈欣是中国加上共产党的果,中国和共产党都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其中共产党更加糟糕。
1.事实层面,如果在国内,能够感受到基本上大部分中国人都是拥护中共的。

2.文化层面,中国的文化在传统上就是专制,持续了两千多年从未改变,而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也无一例外都是专制政体,那么在内核文化层面,双方是水乳交融的。

3.信仰层面,中国人其实没有信仰,从古到今都没有,如果说硬要说有,只能算最原始的祖先崇拜。而共产党是标准的无神论,并且每个共产党国家都崇拜他们的第一人开国领袖,这跟中国古代崇拜太祖皇帝如出一辙,所以符合中国人的信仰。
>>我也认为中共与中国人不能切割。因为 “中共” 并不真是从境外空降过来祸害华夏的组织,而是一个土生土长...


华盟成立后,粤国和吴国一定要apartheid,不能让楚国的恶人有自由。
>>但一出生也没不给你长嘴,没有不让你去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一出生就是人就是我们的原罪,就是这么回事。

一出生只是「PRC國民」,「中國大陸居民」,不是「中國人(中國大一統信徒)」。中國人這種認同並不是出生時點就有的,長大了還繼續信中國大一統欺壓境內各民族和周邊諸國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也就是说,中国人的意识形态有天生重大缺陷,极容易自己给自己挖坑。清醒的那一部分中国人,包括这儿大部分...

很遗憾,品葱上的绝大部份人与一般的支国人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虽然表面上看来是解决了对共产党的认识问题,但那种莫名其妙的傲慢无礼偏见盲从以及对真理的迟钝感都是一样的。

这里很多人甚至连基本的思辨能力都不具备,对宗教信仰和自由平等的认识还停留在支共中学学习阶段。光看回帖,大多数都是一遍又一遍重复别人已经说过的话。找到属于个人的真知灼见,需要发挥浪里淘金的精神。

真的没好到哪儿去。
>>但那种莫名其妙的傲慢无礼偏见盲从以及对真理的迟钝感都是一样的。


哦?那你又掌握着什么“宇宙真理”呢?
>>1.事实层面,如果在国内,能够感受到基本上大部分中国人都是拥护中共的。2.文化层面,中国的文化在传统...


我觉得中国人最大的特点,跟其他国家地区的人都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没有信仰这一点。

从上到下,从古至今,这个团体都是这样。信仰中共等于没信仰,或者说等于信仰魔鬼。有信仰的中国人在中国,代表人物形象诸如哪吒,结局只能是被逼死。

历史一遍遍轮回,一遍遍血洗,可还是没人记得住。
>>哦?那你又掌握着什么“宇宙真理”呢?


你看你这种行文腔调跟支呼上搞文字批斗的红卫兵并没有两样。

自以为上着民主自由的论坛,却使用文革用语而不自知,可悲可叹
>>你看你这种行文腔调跟支呼上搞文字批斗的红卫兵并没有两样。自以为上着民主自由的论坛,却使用文革用语而不...


可是我翻了翻你在此楼的回复,好像也没看到多少你自己的东西呀?


别告诉我你自己的东西就是感叹别人没有自己的东西 xDDDD
>>可是我翻了翻你在此楼的回复,好像也没看到多少你自己的东西呀?别告诉我你自己的东西就是感叹别人没有自己...


你大可以攻击我,假装你的言辞可以将人打翻在地,再加上一只脚。哪怕事实上你针对的只是论坛上的一个ID,一个虚拟符号。

如果这样就能让你实现心理快感的话。

然而,诸如此类的行为同时表示你的支性之深,已经深入骨髓,连在网上发个言也没法摆脱。
>>你大可以攻击我,假装你的言辞可以将人打翻在地,再加上一只脚。哪怕事实上你针对的只是论坛上的一个ID,...


所以你自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问个问题都被你上纲上线到这种程度,你tm才是纯种支那吧。哈哈哈哈哈
>>但一出生也没不给你长嘴,没有不让你去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一出生就是人就是我们的原罪,就是这么回事。

自認有原罪是可以,但別人不能認定你的原罪,正如你不能認定別人有原罪
>>刘慈欣是中国加上共产党的果,中国和共产党都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其中共产党更加糟糕。

我深刻怀疑刘慈欣早年(非常可能就是在那个水电站当小员工的时候)接触过某些张献忠形态的东西,导致了他老人家对于水浒式社会的深刻恐惧,以至于要在脑内变成纳粹来抵消这种东西。
>>自認有原罪是可以,但別人不能認定你的原罪,正如你不能認定別人有原罪


不管我认定不认定,在社会意义上就是有原罪,就如美国会禁止你支学生学很多学科,各种科研it公司会越来越警惕支人一样。你做再多白左的傻白甜白日梦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你出生的群体就是粪坑一样的蛆虫,就是邪恶的虫群,你自己都不愿意去和你身边的虫群划清关系,别人又凭什么要从粪坑里挑玉米粒?
你倒在地上撒泼打滚你没有原罪,并没有办法改变你支借西方的开放体系四处渗透的事实,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支那人,所以你支才无可救药,才会有更多人因为你被拖下水。
搞清楚一点,你说再多的白左式政治正确屁话,并不能改变你支人95%都是蛆虫的事实,也并不能改变多数支那人承担了支共病毒载体去渗透世界的现实。
他黨奪權,按照他們自己的説法是“中國人民的選擇”,除此之外,沒有啥合法性。這也是爲啥當年急吼吼解除閉關鎖國,因爲經濟維持不下去,“中國人民不答應”。不管他黨咋蹦躂,只要“中國人民”還有粉紅,他黨就完不了。但是如果大紅退黨,粉紅出國留學就業不順從而蛻變成淡粉紅,甚至成白的了,他黨就慌了。
>>不管我认定不认定,在社会意义上就是有原罪,就如美国会禁止你支学生学很多学科,各种科研it公司会越来越...

這不是政治正確而是基本禮貌
而且還有人在相信自願切割就能萬事大吉?
表面上切割的人未必是真想切割,對方如果不太蠢也會知道這一點。而表面上不切割的人也未必是沒切割
真要開地圖砲的人就是會開,不會的就是不會。有禮貌和教養的人就是有,而沒有的就是沒有
>>我深刻怀疑刘慈欣早年(非常可能就是在那个水电站当小员工的时候)接触过某些张献忠形态的东西,导致了他老...


他很恐惧文革时期。六、七十年代,以及八十年代初期生的人,对文革的负面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因为当时的文化剧作还是经常在反思
中国人只有在水到渠成,或者势均力敌时候才会磕一下,日本侵略中国时,老百姓反抗了吗?八国联军百姓反抗了吗?中共和国民党势均力敌了,人民才会站出来。
现在也是只有外部先干中共,脱钩切割,区别对待,对中共统治造成实质威胁,2扶持国内民主派,争取游行,民调,3占领中共老窝。
今天吉尔吉斯斯坦的白宫不就被反对派拿下来吗!
国内没有反对派,你让百姓跟谁走,一亿个人一亿个反对派吗,必须有民主组织站出来,站起来,正面硬刚中共,弹劾中共,加外力扶持,说别的都没用,异想天开就让老百姓造反,老百姓有想造反的,你得给他整个组织,安排个计划部署。没有带头的没有钱怎么反?
>>他很恐惧文革时期。六、七十年代,以及八十年代初期生的人,对文革的负面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因为当时的文化...

伤痕文学叻
>>伤痕文学叻

是的。
其实他跟科幻世界同时期的其他中国作家比起来,还算认识比较先进的了。

不过他们的文字我都看不下去。
>>是的。其实他跟科幻世界同时期的其他中国作家比起来,还算认识比较先进的了。不过他们的文字我都看不下去。...

刘这种无产阶级做题家,让张献忠社会和恁匪SM到生理恐惧和心理残疾之后,直接投奔社达纳粹了,越来越脑残无耻,也是醉了。我看刘慈欣访谈的时候看到他的眼神我就觉得他心里已经没有正常人的热情和爱心,完全是一堆死灰,冰冷残酷猥琐。
>>這不是政治正確而是基本禮貌而且還有人在相信自願切割就能萬事大吉?表面上切割的人未必是真想切割,對方如...


呵呵,别人怎么看待你和基本礼貌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缺乏一点最最基本的逻辑性?人人都不能有第一印象,哪怕和你出身粪坑和你一样出身的人都是蛆虫,别人也不能对你有任何固有印象是不是?你是不是被白左搞坏了脑子以为政治正确连人类的普遍心理一般性反应都能取代了?
你从头到尾就没有半点逻辑性,不过就只会喷一些白左式政治正确废话而已。我说的很清楚,当你出生的群体就是蛆群虫群,你支人的成分或者说蛆虫比例和支共党员并没有区别,这到底关先天后天什么事?关房子什么事?你除了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白左比喻就没别的了?
至于有用没用,做了总比不做好,越多的人做了总比越少的人做了好,而正是你这样支那人太多,才会显得没用嘛。
>>呵呵,别人怎么看待你和基本礼貌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缺乏一点最最基本的逻辑性?人人都不能有第一印象,哪...

第一印象是可以有,但把負面的第一印象堂而皇之的表現出來給人看就是修養不足了。就算你心裡想,表面上也是做得沒有偏見沒有以貌取人的樣子才是教養吧?而如果不表現出來,以旁人看,就是沒有
你假定每一個你會看到的中國人都是粉紅,就和假定每一個會來你的房子的人都是有手有腳一樣。你假定每一個中國人都是粉紅的依據是大多數都是粉紅,你假定每個人都有手有腳的依據也是大多數都有手有腳,可我是說以你的依據而言你的假定是不成立且沒有邏輯性的
被沒有邏輯性的人說沒有邏輯性,負負得正,我就當成誇獎話收下了
>>第一印象是可以有,但把負面的第一印象堂而皇之的表現出來給人看就是修養不足了。就算你心裡想,表面上也是...


在你这种白左脑心里,所谓基本礼貌到底是逢人就问政治倾向还是大家有心灵感应??你支多数人是蛆虫就是个基本现象,越了解你支人的,只会越明白这点。不管说不说出来,这并不会影响实际情况。
你非要用牛头不对马嘴的所谓造房子,那么请问如果你自己的房子有两层,你不用轮椅会造个轮椅坡道么??你所谓的轮椅是公共设施,是基于照顾弱势群体的社会思想存在的。请问你支虫群弱势么??请问你支人给美国交税么?你可以去切割你和支那的关系,请问残疾人的手脚能再长出来么??
事实上,你支都是爱支蛆虫的默认印象,就和印度人喜欢吃咖喱一样正常。哪怕别人不当面表现出来,在职业学习等等很多方面,难道没有表现么??而事实上,你支人目前确实越来越被以这种基础印象来进行提防排挤,这里面自然也是少不了你这种白左脑支那人的努力的。
>>第一印象是可以有,但把負面的第一印象堂而皇之的表現出來給人看就是修養不足了。就算你心裡想,表面上也是...


像你这种白左脑支那人,大概是觉得躺地上打几个大爱无疆的滚,别人都统统当你支那人都是一张白纸都要以为你们是正常人了??目前你支对于西方的渗透正是说明对于支那人,消极自由不适用。
我说的很清楚,正确理解是“虽然不是每个支国人都支持支共,但是绝大多数都支持,所以面对支国人在其主动表露出政治倾向前应该默认其为支共的支持者,将其当作支共反人类分子对待”,这到底关表现不表现出来什么事??这本来也是一种自救,你愿意和粉蛆呆在一个粪坑是你的事。
>>在你这种白左脑心里,所谓基本礼貌到底是逢人就问政治倾向还是大家有心灵感应??你支多数人是蛆虫就是个基...


房子和輪椅的故事裡,我就是在說公共設施啊?
你面對外人的表情、態度也是公共的,歲都看得到。你要是在背地裡對自己家人抱怨自己今天看到一個中國人自己討厭中國人,誰管你啊,但別在大庭廣眾下罵你這個中國共匪就好了
切割關係,那都是以後的事了。和我真的成為朋友交往超過半年的人都會知道我的真實政治立場,但既然討論第一印象,那切割有什麼用?我倒想問你,有個中國人和你第一次見面五分鐘就說『我和中共沒關係,我很反共』你信嗎?
反正我是不信的啦,就算他沒打算騙我,也可能他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和他深入聊下去說不定他還是會支持個集中營或者暴力鎮壓之類的。再說,政治話題在文明國家通常不是一見面就會聊起或者應該聊起的話題,你突然開始聊你的政治立場,如果對方是個外國歲靜可能真的會被嚇到
但如果你是個外國人,你假定每個中國人都是共匪,那你就根本不會給任何一個中國人和你成為朋友的機會,就無從討論切割。要討論切割,只有先放下第一印象和他交往,交往一個月後有一天他就會告訴你他的真實立場了

最後吐槽一句,這關給美國交稅什麼事?我不給美國交稅又怎麼樣?我堂而皇之的不給美國交稅,因為我不在美國,有問題?
再說就算在美國,連美國總統都沒在交稅!(而且我不覺得這有任何問題,說實在話我覺得一個商人避稅避得漂亮是很帥的事)
>>房子和輪椅的故事裡,我就是在說公共設施啊?你面對外人的表情、態度也是公共的,歲都看得到。你要是在背地...


对啊,你不在美国不给美国交税,所以请问美国政府干嘛还要负担成本主动去分辨你是不是粉蛆??避税和不交税是两回事情,避税只是用其他东西替代了税。
英国王室不代表英国,但是支共实际上就是代表支国,这是个事实你能明白么??
现在,嘴长在你身上,你并没有像个残疾人被割掉舌头,你说入党是有主动性的,那么和支那切割自然也能有主动性。
别人单单说一句反共我当然是不信的,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要这么表述来取得他人信任对于社会是具有意义的。同时,如果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形成群体以后,自然就会产生作用。
阿轮的三退有可信度么??美国政府承认阿轮的三退的法律效力么??都没有。但是你加入了阿轮的组织,取得他们的信任,就更容易政庇移民了,你能否认么?
>>对啊,你不在美国不给美国交税,所以请问美国政府干嘛还要负担成本主动去分辨你是不是粉蛆??避税和不交税...


行行行,世界上就美國,所有外國人都是美國政府,我說『外國人應該』就等同於『美國政府應該』,好了嗎
>>行行行,世界上就美國,所有外國人都是美國政府,我說『外國人應該』就等同於『美國政府應該』,好了嗎


你连什么是举例都听不懂么??在这些事情上,其他西方国家和美国有任何差别??
事实上你出身于支那粪坑,这个负面影响就是不可避免,你再怎么白左脑打滚都避免不了。
本討論串已有訴諸人身,到達針對用戶的攻擊言論的現象。將在此警告後,開始摺疊【涉及人身攻擊、瀕臨辱罵、遠離論題的情緒化發言與對線】。若是純粹針對論題的言論,將進行保留。
>>我也认为中共与中国人不能切割。因为 “中共” 并不真是从境外空降过来祸害华夏的组织,而是一个土生土长...

这是不是受害者有罪论?
找完美受害者?
>>这是不是受害者有罪论?找完美受害者?


这不叫 “受害者有罪论”,请不要听到一两个新词就拿到别人身上滥用。
显然,我的言论并不符合 “公正世界假设” 的心理陷阱。
你有义务先去了解一下这个心理陷阱的定义,然后再来满世界逮谁符合描述。
>>这不叫 “受害者有罪论”,请不要听到一两个新词就拿到别人身上滥用。显然,我的言论并不符合 “公正世界...


为什么“显然不符合公正世界假设?”
我可没满世界逮你,咱们的相遇是偶然中的偶然。
我不觉得中国人这个群体一点儿过错没有,相反很大。但是如果因此减轻了一点儿共产党的罪恶,或者认定中国人属于非人类的某种生物,只会助长品葱的纳粹风气。
>>这不叫 “受害者有罪论”,请不要听到一两个新词就拿到别人身上滥用。显然,我的言论并不符合 “公正世界...


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使用的是疑问句,而不是反问句,我一般不使用反问句。
>>为什么“显然不符合公正世界假设?”我可没满世界逮你,咱们的相遇是偶然中的偶然。我不觉得中国人这个群体...


你去了解一下这个概念是啥就明白了。
“公正世界假设”,指的基本就是你嘴里的 “受害者有罪论”。

我没说你满世界逮 “我”,而是提醒你不要刚听说一两个词、还没搞明白它的准确意思,就着急地去寻找谁谁谁符合描述,然后批判别人。

笑话,“中共” 与 “中国人” 又不是在分蛋糕,“中国人” 分得多了,“中共” 就会分得少。
所以何来的 “因此减轻了一点儿共产党的罪恶” 之说?

都叫你别刚听说一两个名词就到处滥用的。
品葱这不叫 “纳粹”,顶多只是情绪化。

胡适直言 “中国不亡,是无天理”,鲁迅这类言论更多。
难道这种大师也叫 “纳粹”?

你得理解,在中文网络世界,大家的神经都敏感。
有时候你自以为的 “疑问句”,在别人看来很可能是 “感叹句”。
当然,解释清楚就行了。
>>你去了解一下这个概念是啥就明白了。“公正世界假设”,指的基本就是你嘴里的 “受害者有罪论”。我没说你...


胡适和鲁迅是近代唯二看透支国的,这话我听温相说了很多回了。
>>胡适和鲁迅是近代唯二看透支国的,这话我听温相说了很多回了。


确切地说,应该是看透 “反人类的汉族文化”,而不是看透 “支国”。
自秦汉以来,这里从来就没有真正的 “国” 的概念,甚至现在仍然没有。

一堆剪了脑袋上的辫子、却在心里留着辫子的所谓 “进步学生”,飞起来批判 “儒家”;
稍微有点文化的,知道批判 “儒表法里”。
只有胡、鲁二位,知道真正的祸根是 “道家”。

只不过,我不认为 “道家” 真有多邪恶。
两位大师所谓的 “道家”,实际是老庄这种害人的 “伪道家”、杀千刀的共产主义神棍。

当我琢磨出《道德经》的作者才是反人类的 “汉民族” 真正的教主后,再看到鲁迅先生居然早就说过一句 “中国根柢全在道教”,倍感亲切~
就像看到王夫之说 “古今之大害有三:老庄也,浮屠也,深寒也” 时同样也很亲切一样。
>>刘这种无产阶级做题家,让张献忠社会和恁匪SM到生理恐惧和心理残疾之后,直接投奔社达纳粹了,越来越脑残...


我当年买科幻世界纯粹就是为了翻译过来的外国小说,刘慈欣等一系列国产科幻作者的作品我是不看的,看了会觉得很恶心。

刘的东西,让我觉得他在某方面山寨了阿瑟克拉克,或者说他很向往那种气势恢宏、大鸣大放、史诗之类的场面,而他笔下的人物却都用小灵通漫游未来的口吻说话。他只熟悉跟他一般的无产阶级群体,却又很想装成资产阶级写作,因为他的学习对象都是西方作家。总体来说,他的作品就跟杭州的山寨巴黎凯旋门小区表现出来的恶俗效果是一模一样的,用一大堆貌似金碧辉煌的垃圾文字去包装一个更为垃圾的思想。

你说的对,刘就一无产阶级做题家,和清华美院培养的高级山寨画家一个德行。
>>我当年买科幻世界纯粹就是为了翻译过来的外国小说,刘慈欣等一系列国产科幻作者的作品我是不看的,看了会觉...

正因为刘的根底,所以他特别受中国文艺主流aka无产阶级做题家欢迎。
我想說所謂的原罪,或是對群體的所謂刻版印象,
那個不叫第一印象,是見面之前就有的第零印象。
中共对于中国
就像肿瘤相对于正常人的机体。

肿瘤没有癌变之前,没有扩散,做一个手术切割了,对整个机体影响不大。
肿瘤如果已经 癌变,就是扩散到机体的各个角落了,那就没救了。
即使,不幸中的万幸,通过什么化疗放疗把“癌细胞”(共产党员们)都清楚的干干净净,那要陪葬多少“正常细胞”(温和派中国人)呢?我觉得应该是个相当巨大数字。
>>胡适和鲁迅是近代唯二看透支国的,这话我听温相说了很多回了。


尴尬了。先前听你提到 “温相”,还一直以为是对 “温家宝” 的某种调侃式称呼。
结果搜了搜才知道,这是一个 YouTuBer......
>>中共对于中国就像肿瘤相对于正常人的机体。肿瘤没有癌变之前,没有扩散,做一个手术切割了,对整个机体影响...


问题是现代科学已经证实,“癌症” 多数情况是基因突变的产物,不良生活习惯引起的癌症相对不那么多。
比如目前有记录的,全世界最长寿的,一个法国女人,抽了一辈子烟(一个世纪),也没见得个肺癌啥的。

“中国人” 没资格把所有黑锅全推给 “中共”。
反人类的 “中国文化”、反人类的 “中国人”,本来就是催生出 “共产党” 的完美条件。
秦汉以后的皇权政治,跟中共没什么本质区别,仅仅只是名字不叫 “共产党” 而已。

显然,中国不是一个不幸感染癌症的病人,而本来就是一颗人形态的巨型肿瘤。
>>问题是现代科学已经证实,“癌症” 多数情况是基因突变的产物,不良生活习惯引起的癌症相对不那么多。比如...


【问题是现代科学已经证实,“癌症” 多数情况是基因突变的产物,不良生活习惯引起的癌症相对不那么多。
比如目前有记录的,全世界最长寿的,一个法国女人,抽了一辈子烟(一个世纪),也没见得个肺癌啥的。】

不懂你这段想表达什么。我可没说人是怎么得上癌症的。
>>【问题是现代科学已经证实,“癌症” 多数情况是基因突变的产物,不良生活习惯引起的癌症相对不那么多。比...


如果你能截取全段,而不是断章取义,就能懂了。

很明显,你是在以 “癌症” 为例,描绘 “中国” 与 “中共” 的关系;
而我只是顺着你的例子逻辑为基础,提出了我的看法而已。

我表达的是:“中国” 本身就是一个长着人模样的巨型肿瘤,而不是中共这颗 “肿瘤” 祸害了中国这个 “健康人”。
“中国”、“中国文化”、“中国人” 并不比 “共产党” 更干净。
把 “中共” 推翻,换成现在的 “中国人” 坐上去,后果是一样的。

所以,“中国” 本身就是肿瘤,是整个人类文明社会、整个地球的肿瘤。
>>如果你能截取全段,而不是断章取义,就能懂了。很明显,你是在以 “癌症” 为例,描绘 “中国” 与 “...


你不要当心别人看不看得懂,你说的也不是什么特高深的道理。
是你在无限衍生别人的观点,已达到你要打击的靶子的样子。
没意思的。你自己在分不清楚中国和中国人以及生活在中国的人的时候,就别当心别人看不懂和断章取义。
>>你不要当心别人看不看得懂,你说的也不是什么特高深的道理。是你在无限衍生别人的观点,已达到你要打击的靶...


我不需要当心。
我没说过我说的是什么特高深的道理。

牛顿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无限衍生别人的观点并没有什么可耻的。
可耻的应该是我所要打击的那个靶子。

我的回复,从没有想过要反驳你、甚至没想要杠你。相反,我最初之所以顺着你的例子往下推,恰恰还是种套近乎的表现。
你大可不必紧张得像中共一样、看谁都是敌人,然后就想攻击。

如果你认为这不高深,那么最初举出例子的你肯定更不高深。

我分不分得清 “中国” 和 “中国人” 用不着你来教。
但我很明白你肯定连 “友好” 与 “敌意” 都分不清。
范松忠 黑名单
但没有给我一个跳船的机会,我永久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永远不会!

但,发我一张脱中证?行吗?行的话我立刻去领,当然要全球认可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