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北京第一代「鸡娃」讲内卷教育

作者:王食欲(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99276859/

学区房、私立外国语、补习班、南极游学、出国交换……你能想象到的「鸡娃教育方案」,我都体验过。作为鸡娃本鸡,我想给即将生育的北上广深父母们,分享一下我的血泪史。

北京第一代「鸡娃」给大家讲讲内卷教育的切肤之痛

作者:王食欲

「从高山流水到鸡兔同笼」
大家好,我叫王食欲,一名接受「鸡娃教育」长大的95后女生。学区房、私立外国语、补习班、南极游学、出国交换……你能想象到的「鸡娃教育方案」,我都体验过。作为鸡娃本鸡,我想给即将生育的北上广深父母们,分享一下我的血泪史。

我生活在北京城八区中公立教育最差的朝阳区。升学是我从小到大每隔几年就要面临一次的巨大挑战。

在升学的道路上,辅导班是绝对少不了的。

第一次上辅导班,是在我四岁的时候。爸妈为了让我素质教育、全面发展,给我买来了一台古筝。从此,我便开启了古筝考级的噩梦之旅。

从四岁到十三岁,我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考到了中央音乐学院古筝八级。期间换了六位老师,四家辅导机构。直到最后一位老师的收费价格在两千零几年飙升至一小时一千五百块时,我妈才放弃让我继续学古筝的。

95后的女孩中,学古筝的人很多。那时,我所在的幼儿园大班里,十七名女孩,有九个女孩会弹古筝,隔壁班还有两个男生也在学。会一门乐器已经内卷到根本无法成为你的“特长”,而是你必须具备的“基础素养”了。

为了让我幼升小时能有一份出挑的简历,我妈又是送礼又是送钱地让辅导机构的古筝老师帮我争取了一个在保利剧院演出的机会。结果,古筝班里的三十几位小朋友的父母,都和我妈一样申请了这个机会。最终,我们三十多个小朋友一起登台演出,合奏了一曲《高山流水》。每个人下台后都得到了登台照片和演出证书。

这些照片和证书,就成为了我幼升小简历里浓墨重彩的一笔。

是的,2001年,北京的幼升小,就开始做简历了。只不过那时候我的简历不是PPT格式的,而是用word排版,再送到打印店彩色印刷、装帧成册。

这样的简历册子我妈给我印了五十多份,她亲自跑了全北京最好的一批小学,挨个投了简历。当然了,我这种除了会弹古筝,拼音和英语都不太会的孩子,是不配进入这些优秀的小学的。芳草地、史家胡同、育民、皇城根、实验二小等市重点小学纷纷把我拒掉。

最终,我们决定在离家最近的一所朝阳区重点小学,交了一万块钱择校费,入学念书。

在这所区重点小学里,没上过学前班的我,受到了来自各种老师的嫌弃和鄙夷。甚至还被班主任建议去上一下特殊辅导机构,治疗一下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罹患的“青春期分裂症”和“多动症”。关于这段经历,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移步到我的另一篇日记《我小时候是如何因多动症被丢进行为治疗中心的》阅读。

在本篇日记里,我想主要聊聊我小学时上过的辅导班。

小学一、二、三年级,在数学方面我每周六要去学“华罗庚数学”。据说“华数”是“奥数”的必由之路。奥数太难,只适合四年级以上的学生。但华数相对简单,可以早早就学起来。当时的北京,主打K12的私立辅导机构并不算很多。大部分孩子想上补习班,都需要求助当地的少年宫。

没错。就是《隐秘的角落》里那种少年宫。朱朝阳简直就是世界上另一个我。

四年级以前,我常去的就是小庄文化宫。每周六的安排是:早上华数课,下午古筝课,晚上英语角。除此以外,我还学过一年的芭蕾、一年的跆拳道和一年的工笔水墨以及一年的素描。

唉。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鸡啊。

四年级之后,华罗庚明显提高了我的智力。在数学考试拿了一百分后,我妈妈十分膨胀地给我报名了奥数班。从此,我离开了少年宫,开始在各个中学包办的小学生教辅班穿梭。

什么叫“中学包办的小学生教辅班”呢?这要从「电脑划片」这个概念开始说起。我记得我是北京头几批电脑划片进行小升初分配的学生。所谓电脑划片,就是依据学生的户口所在地,以随机分配的方式,将学生发放到附近的各家中学。有的学校是重点中学,有的则是垃圾中学。重点中学的校长们当然很反对电脑划片。他们想要更好的生源来保证自己的升学率。于是,校长们一合计,决定在电脑划片之外,搞一个“提前招生”。也就是说,在电脑划片前,优秀的小学鸡们,可以通过提前招生考试,来考上自己想去的中学。但这个提招考试难度异常,几乎可以达到初一初二的期末考试水平。

为了让孩子们顺利通过考试,这些中学自己建立了奥数班、语文班和英语班。面向全市招生,有些在辅导班表现好的学生,甚至可以得到老师的内推名额,直升本校。

当然了,我这种学渣,肯定得不到内推,只能靠自己考试了。

好在我有一个“东亚虎妈”,她可以不辞辛苦地陪我一遍一遍学鸡兔同笼和火车追及问题。为了能让我记住公式,她又学鸡叫,又学兔子跑;还拿着筷子当火车一遍一遍给我演练啥叫相遇啥叫追及,为啥火车车身的长度也很重要……

每个鸡娃背后都有一个虎妈啊。

「鸡娃背后的虎妈
这两年网上出现了很多海淀妈妈的段子。我看了几条,实在是嗤之以鼻,不足为奇。什么地铁上练英语啦,什么微积分解决鸡兔同笼问题啦。这些我妈早就玩腻了。

我妈能成为一个“虎妈”,绝对是因为她受到了中国高考教育的恩惠。她就是通过高考改变命运,从小地方来到北京的。

我妈,一个山西晋中小城的女孩,可谓是她那个年代的「小镇做题家」。在她高考结束后,她自信满满地回家让我姥姥给她缝被子,说:“赶紧缝被子吧。我马上就要出去念大学了!”

我姥姥一把捂住她的小嘴:“不许让别人听见。万一没考上,丢死人了。”

我妈不屑一顾。果不其然,她真的考上了大学,而且是那个年代十分有名的哈尔滨工业大学。这要放在别的考生身上,得开心得要死。可我妈却哼哼唧唧地凡尔赛:“嘁,还是没考上北大清华。”

坚信高考改变命运的我妈,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我。但她比其他母亲强的一点是,她真的能以身作则。鸡娃之前,先鸡自己。我学过的东西,她都学了一遍。不仅如此,她陪着我去朝阳区图书馆自习时,还能利用辅导我的时间之余,自己顺手考下了造价工程师资格证。

我妈的努力算是有目共睹。面对她的勤奋,我实在不好意思叛逆和反抗。她让我学,我只能乖乖地学。毕竟她都能做到,我凭啥不行?

所以,当我妈在地铁上和我用英语练习会话时,我只能忍受着一车厢人的注目,羞耻地用英语回答她的问话。

所以,当我妈趁着做饭那点工夫都要逼着我背两首唐诗宋词时,我只能在那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所以,当我妈让我练习枯燥的指法时,我也只能坐在古筝前,一遍一遍弹奏毫无旋律的《四号练习曲》。

我妈给我报什么辅导班,我就上什么辅导班,绝无怨言,肝脑涂地。

「从手工小火箭到学区房和买内定名额」
要说这么多辅导班,难道就没有一个我真正喜欢、真正想学的么?其实还真有。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是科学技术课。这堂课教会了我电焊、电锯和制作手工小火箭、塑料四驱赛车以及太阳能永动小喷泉。甚至,在这堂课上,我曾额外花钱观摩了最早期的乐高编程组件教学。可谓是走在了K12科技教育的前沿。

我,本来是可以成为下一个手工耿的。

可我,为了给小升初辅导班腾时间,惨痛地告别了我的科学技术辅导班。

我真是好惨一孩子。

升入小学六年级,全班的家长都开始紧张了起来。该买学区房让孩子增加电脑划片入重点中学可能性的父母们,已经开始到处看楼盘了;有后门关系的家长,则开始四处走动,打算提前塞钱购买内定名额。

然而,我父母的职业都与教育口无关。而我家刚刚搬到了附近学区荒芜的朝阳公园。学区房是没可能了。买内定名额更是去之甚远。提着猪头都找不着庙门。想花钱走后门,都不知道该让谁来帮忙。

我身边的同学们一个个地被提前招进各家重点中学。有的人靠父母,有的人靠实力。我是父母和实力都没有,经过了一番混乱的小升初提招考试后,朝阳区除了一个团结湖三中以外,没有任何学校肯收留我。

但我的虎妈不满足于让我止步团三,她决定带我跨区考试,上私立外国语中学。于是,我开启了满北京城考试的地狱模式。最终,在一所崇文区(现在是西城区了)的外国语学校,找到了我的归宿。

「我是个大孩子了,已经可以自己鸡自己了」
这所外国语学校虽然是私立学校,但感觉更像民办。基本上来说,只要家里有钱,就能来上学。我们班里,智力缺陷的孩子,就有两名。还有一个同学似乎有些精神问题,经常躁狂,摔班里的桌子椅子垃圾桶,还大骂老师父母。但这所学校毕竟是私立学校,高昂的赞助费背后,总得有牛逼的师资力量。

因此,这所学校两极分化严重。尖子生能和市重点匹敌,而全班最后一名,恐怕连中专都考不上。表面上学校还有双语教学,甚至第二外语教学(我们当时学了日语)。但校舍环境却还不如一个普通公立。好学生自私冷漠,差生在校门口聚众打架、网吧刷夜。

总而言之,这是一所极其分裂的外国语学校。进去的第一年,我就觉得自己被坑了。品尝到小升初失利的我,再也不敢放纵自己,我开始拼命学习,自己主动要求报辅导班。我想尽一切办法去当学习委员、班长、团支书、学生会主席。只为了自己初升高时,简历能更漂亮。

上初中了,我不需要妈妈来鸡我了。

我是个大孩子了,已经可以自己鸡自己了。

外国语学校距离我家非常远。我家在朝阳公园,而学校在天安门广场旁边。早上妈妈开车送我,我一边在车里吃早餐、背英语,一边看日出和无数次升旗。放学我需要自己坐二号线,转十号线,再接驳公交车回家。全程耗时一个半小时。我在地铁和公交车上站着写作业、站着背古文,MP3里永远都播放着VOA慢速英语和TED演讲。

周六周日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我都泡在学而思、新东方、金钥匙、龙文教育等一系列教辅机构里。

那个时候,唯一放松的方式,就是自己写写小说。我当时最大的愿望是能像韩寒一样休学写作。赶紧把我在写的小说更新完。当然了,我这个梦想是不会得到虎妈的支持的。但她还是给我很多零用钱,让我足够去买书、买CD和我喜欢的杂志期刊。在这些杂志上,我逐一投稿,也确实发表了一些散文和小说。

这些发表的文章,让我在初升高的提前招生考试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北京四中实验班的青睐。

「你第一次在地理课本上见到东非大裂谷时,你的同学已经去过了」
进入四中,鸡娃就更多了。

我这种靠补习班和那么一点点写作小天赋勉强考进来的学生,实在是不值一提。学习成绩好,在四中算不了什么,这是你应该的。大家比的都是学习成绩以外的事情。(要是你非得了解我在四中的学习生活,可以看我之前的一篇日志《6个月,从200分考到600+:我的高考之路》。)

大部分学生和他们的家长,都是人生体验派。当我第一次在地理课本上见到东非大裂谷时,我的同学已经被家长带着去过了。实地考察过,当然记得更牢、理解得更好。学习对他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不需要什么重复性训练和刷题。理解了,就能背下来;背下来,就能学以致用。

数学好的孩子一条公式能解决十道题。

物理好的孩子,一道题能有十种解题方法。

英语好的孩子,高一时SAT就已经接近满分了。托福雅思扣个一分半分的,那纯属给考试机构一个面子。

英语学得无聊了,人家还顺带着学学法语和拉丁文呢。

学生,可以比老师还厉害。

那时候,四中的校长追捧素质教育,从不要求学生上晚自习,而且一周五天,每天都必须有体育课(到了高三也是如此)。我记得我们每天下午三四点就放学了,和欧洲的高中差不了太多。放学后有各种各样丰富的社团活动。比如:桥牌俱乐部、金帆合唱团、文学社(每个月出一本杂志)、中文戏剧社、英语戏剧社(每年都去爱丁堡和阿维尼翁演出)、天文社团(匹配校内天文台和几十万的天文望远镜)、古典音乐鉴赏社团、观鸟社(每周拿着望远镜去圆明园找鸟)……

当时孟京辉的话剧在学校里很流行,我们复刻了孟京辉版本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社团还有“模拟联合国”。就是一群高中生坐在会议室里假装自己是各国领袖,用英语进行演讲,试图解决非洲饥荒、美国枪支管理、澳大利亚环境保护和印度种姓制度及贫富差距等诸多世界问题。

我当时只觉得:卧槽,有病吧你们?

当然了,我们学校的国学社也是一朵奇葩。每年九月十号,国学社的社团成员们要去国子监祭孔。整个国子监都会被我校国学社承包。学长们拿出自己写的祭文,琅琅成诵。一篇祭文一千多字,里面大概有二百多个字我不认识。可见学长们的汉语能力有多么卓绝。怪不得国学社里一半的学生都升入了北大中文系。我现在居然还自称是作者、编剧,实在汗颜。

除此以外,还有摄影社团。摄影社团玩的都是高阶设备。人手一台5D Mark2算不了啥。我们还搞自制六角飞行器,能平稳带动一个卡片相机飞到十层楼高。有一年学校运动会,摄影社团的飞行器现场直播了足球比赛的赛况。由于非得太高,校长办公室接到了隔壁总参部队的电话,要求学生们把天上飞的四个飞行器给降下来。

高中生自制六角飞行器
我最喜欢的四中的社团,是爱心社。每年我们学校的新年舞会,都由爱心社来拍卖校长的一支舞。家长们出钱让孩子们竞拍,拍卖所得都将交给爱心社,支援偏远山区。爱心社还和部分山区的小学建立了联系,寒暑假时,会带着四中的学生们,到山区支教。我上高中时和同学@梨酱,走了五个省份,拍了一部尘肺病题材的纪录片。纪录片在四中的礼堂放映后,爱心社帮助片中的农民工友们举行了慈善捐款,获得了五万块钱,帮他们做了洗肺手术。这是我心中,北京四中最有意义的社团。

除了这些可以免费参加的社团以外,四中还有很多付费的游学项目。隔壁的人文实验班每个寒暑假都会去一个地方旅游。不是造访河南中原文化,就是观摩日本侘寂之美;不是去苏州园林,就是去巴蜀、闽越。其他具体的旅游信息,请参考我校于鸿雁老师的著作《北京四中人文游学课》。感觉这个班里的所有人都会背《礼记》和《春秋》。什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这都张口就来。

我记得,四中最贵的一次游学项目,是去南极考察。

没错,去南极。

近期网络上的热点段子
这个游学项目的名额只有50个,费用是99998元。早上课间操的时候老师们公布了这个游学项目,还没等放学,报名名额就满了。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午休时,同学们就打电话给家里,随口一说,父母就立刻交钱了。

家都没回,十万块钱就花出去了。

而且,那时候是2012年。十万块,还挺值钱的呢。

我当时根本没反应过来,过了一周才记得和我爹妈提起这件事。我的虎妈痛彻心扉地认为我失去了一次良好的学习机会。她逼着我那个寒假去了美国做交换生。

为什么去美国呢?因为那是一整个寒假里,四中所有的游学项目中,最便宜的一个。(关于这次游学的经历见闻,请大家参考我的日志《十六岁那年,我的FBI美国爸爸递给我一把点三零猎枪》。)

肉疼么?

我都替我爸妈心疼钱。

为了能把这次游学利益最大化,我决定一边在美国上学,一边写一本散文集,讲述我在美国做交换生的故事。回国后,在各位老师的帮助下,中国文联出版了我这本散文集。

但出书这件事在四中根本不值一提。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班一共十八个人,有三个人都在高中时出书了。还有一位学生坐拥两项国家专利,在北理工跟着博士导师一起做实验;有一位女同学高二休学,骑着自行车去西藏了;另一位爱好摇滚乐的学生正在出个人专辑,录音棚都用的是Universal Studio的。物理竞赛全国第一保送清华以及被常春藤名校录取这类的「常规操作」,咱就不提了。

出书算个屁呀。

我的四中学弟早就休学创业,自己编程开发的社交软件都获得红杉资本百万天使投资了。人家17岁就被称为“小乔布斯”呢。

真他妈的卷。¯\_(ツ)_/¯

「所以,鸡娃的我,长大后怎么样了?」
我目前的职业是编剧、作者。你也可以理解为:自由职业或者……无业。

我的年收入比北上广深的普通小白领稍强一些。我买得起车;但只靠自己的话,还是无法在三十岁前买北京的房。

我的鸡娃朋友们和我的情况差不太多。确实,鸡娃教育让我们比大部分同龄人赚得多一些,工作得轻松一些。但大家都是90后,都一样买不起房。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社会的进步是有局限性的,这么卷,有什么意义呢?

三十年前中国最富有的是60后。三十年后中国最富有的还是60后。

我们这种90后鸡娃,就算早已在能力上超越了父母,但我们还是无法从财富和成就上超越我们的60后爹妈。

我的鸡娃朋友们有的副业搞烘焙;有的辞职当酒保;有的在做B站UP主;还有的竟然去做了健身教练、外卖派送员,彻底抛弃了脑力劳动。

当初创业的,厌倦了用PPT骗投资;当初下定决心搞学术的,已经对学术圈彻底除魅;当初热爱艺术的,差点跳了泰晤士河;当初追求财富自由的,现在纷纷背上了贷款。

我们去了那么多国家;学了那么多知识;拿着硕士博士的文凭;专利著作等身……最后还不是一样搬砖,或者混混日子?

什么北大清华常春藤,高盛中金麦肯锡,GUCCI、PRADA阿玛尼的。

老子已经看开了:世事如浮云,想开就出家吧。

写完这篇文章,我想问问那些生了孩子的宝妈、宝爸们:

你们怎么克服的焦虑?
顺便再问问那些没生孩子的:

你们还生吗?
24
分享 2021-04-08

46 个评论

生啊 
绝学无忧。
虚其心 实其腹 若其志 强其骨。
看完此文,深感桂枝教育的恐怖,也让我对桂枝的费拉化有了更深的认识:明明都已经意识到卷的现状了,自己也不愿意去卷(或者说口头上是不愿意的),但是依然投入内卷大军毫不犹豫。以文中的主人公及其小伙伴的经济实力,全世界随便移民一个国家都不是难事,然而,他们大部分还是选择主动送中,只能说明无产阶级的本色。

他们能在北京扎根纯粹是因为父母运气好,依靠做题在改开期间两榜正途,然后进入北京工作,房价起飞之前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累计,要感谢的是尼克松克林顿奥巴马,而非靠自己努力。

而现在,他们选择主动送中,只看到了内卷的表面,远远没有触及房间里的大象,以他们的阅历经历来看,我觉得只是故意不去碰而已,而非不知道他的存在。
>> 看完此文,深感桂枝教育的恐怖,也让我对桂枝的费拉化有了更深的认识:明明都已经意识到卷的现状了,...


得合群。。合群是主流。别管是往粪池里合群还是往痰盂里合群。。而且边抱着痰盂喝痰,边说,,有痰喝都不错了。多的人想喝还喝不到,难道你要打破痰盂,让大家都没得喝??你知道这一碗痰,是我争取多久抢到的。你敢破坏,我就干死你。。

合群就完事了。合就完事了。。现在理解了吗
我認為這個「雞娃」沒被逼瘋,就說明心理素質已經是絕對過硬的了。
>> 得合群。。合群是主流。别管是往粪池里合群还是往痰盂里合群。。而且边抱着痰盂喝痰,边说,,有痰喝...


实际上呢,「合」并没有完事,「合」的终点,从逻辑上来讲只能是「合着死」。
作为吃笔头饭的 作者使用了一些技巧 故意突出了卷的程度。。。 

但是最重要的部分没说清楚, 为什么必须要参与这种无止境的人生竞赛   是因为不卷连体面的工作都找不到   作者想突出的是 卷到头其实也就只能做一个一般人 人上人就不用想了, 但是为什么不说 如果不卷 没有选择 大概率被迫去做又苦又累 没地位 赚得也不多的工作呢。

果然是墙内文章 知乎这种很多 会用一些比较惊悚的文字来刻意吸引读者 和一个糟糕的厨师喜欢放猛料挑起食客的食欲一样   有点恶心
KC1984 黑名单
说是卷但是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的感觉是,虽然我卷不过别人但是我还是高过99%的人的优越感,而且有些细节让我觉得和我记忆中的细节不符。
這些孩子從小就被迫盡做這些遠超出自己能力所及的事,過程中沒有因此變成天才反倒學會了作弊造假、靠背景拉關係
私立學校=民辦學校,沒問題啊

你學了這麼多東西,技能,語言,出國有用,不出國,自然沒用了
>> 看完此文,深感桂枝教育的恐怖,也让我对桂枝的费拉化有了更深的认识:明明都已经意识到卷的现状了,...

德匹下淆
>> 我認為這個「雞娃」沒被逼瘋,就說明心理素質已經是絕對過硬的了。

桂枝大大小小城市充满着这种人,只不过是根据经济条件不同方法不同而已,这种还算好的了,至少还能出国游,衡水高考加工厂那真是天天做题做题,还是做题
芝麻韩国这种宗法专制转型的社会必然要进入这种内卷和劣质循环中,台湾的大城市其实也有这个苗头。所以也无怪乎这个区域内生育率最高的居然是西方国家了。。。
教育卷这个问题我一直觉得跟民族性关系远远大于国家本身。
即使在欧美国家,多少中国家长砸锅卖铁供孩子上私校。
英国公立教育全民免费,觉得公立不好可以让孩子考文法学校,但在中国人这个圈子,仿佛只有私立才配称学校,课后还让孩子各种补习班,学钢琴,学画画,学编程。
我曾经尝试着跟几个不那么中国思维的人说我身边不少人就普通公立读出来的,照样在全球一流大学搞科研,一流公司上班,但他们会正儿八经找借口告诉我普通公立不行,必须私立。
很多中国人自己背着各种社会包袱,行尸走肉得过日子,就给孩子上私立,艺术班烧钱,好像看到二十年后自己能靠着孩子扬眉吐气。
>> 作为吃笔头饭的 作者使用了一些技巧 故意突出了卷的程度。。。 但是最重要的部分没说清楚, 为什...
很贊同。而且我高度懷疑這篇文章是杜撰的!就像早期的天涯、千龍論壇,杜撰的故事最有吸引力。
>> 教育卷这个问题我一直觉得跟民族性关系远远大于国家本身。即使在欧美国家,多少中国家长砸锅卖铁供孩...

我们通常叫做,心比天高。。孩子不是那块儿料。。你花三千万,也就顶多是个业余爱好者而已。。如果我孩子是废柴,我就承认,安安稳稳过日子,或者再要一个,装逼装的不累吗。
攀比,功利,中了培训机构的阴谋
>> 我们通常叫做,心比天高。。孩子不是那块儿料。。你花三千万,也就顶多是个业余爱好者而已。。如果我...

其实即使孩子是那块料,也不应该砸锅卖铁去培养。这种为孩子奉献一切的,一般还会不断给孩子灌输你看我对你多好,最好的都给你了,自我感动又给孩子巨大的心理压力。
我一直觉得中国文化本身就是卷的。中国的“面子”文化,从来都不关心自己过得这么样,只关心自己是不是比邻居过得好,自己孩子是不是比别人的出色。说白了还是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孩子是一个独立个体,孩子出色了,作为家长高兴,但求的再多了,就是把孩子当成投资和所有物了。
>> 得合群。。合群是主流。别管是往粪池里合群还是往痰盂里合群。。而且边抱着痰盂喝痰,边说,,有痰喝...
操,这比喻太tm脏了
卷归卷,但蝙蝠人终归还是蝙蝠人,要知道老鼠人是压根没有资本去这么卷的
>> 卷归卷,但蝙蝠人还是蝙蝠人,要知道老鼠人是压根没有资本这么卷的

卷,往死里卷,卷到再没有一个芝麻仁敢生,我寻思这不比核平高到不知哪里去了?没有生就没有死,没有人就不用杀,伟大的慈父同志曾经说过:死亡解决一切问题,没有人也就没有问题了,那么也只有在生命荡然无存之时,才不再有蝙蝠老鼠之分,才不再有阶级,才会有真正而绝对的平等
>> 卷,往死里卷,卷到再没有一个芝麻仁敢生,我寻思这不比核平高到不知哪里去了?没有生就没有死,没有...

百姓无不怀念我大西
>> 看完此文,深感桂枝教育的恐怖,也让我对桂枝的费拉化有了更深的认识:明明都已经意识到卷的现状了,...

他们不移民是好的--要是移了的话那绝对是对目的地国家的腐蚀和伤害。内卷有其内在公正。。。
>> 卷,往死里卷,卷到再没有一个芝麻仁敢生,我寻思这不比核平高到不知哪里去了?没有生就没有死,没有...

习近平艾伦耶格尔说
>> 他们不移民是好的--要是移了的话那绝对是对目的地国家的腐蚀和伤害。内卷有其内在公正。。。

这倒不一定,据我所知,以及综合之前看其他葱友说的,支性难改的人即便出去了也还是有抱团的倾向,婚恋会选择内部消耗而非融入当地,甚至还是完全家长包办,毕竟还是那句话,人家只是去享受物质生活的,而绝非我们在这里常说的肉身脱支
>> 习近平艾伦耶格尔说

以前年龄小不懂事,现在读了艾选才真正理解他
這描述得我看了都有畫面感,雖然我不是那個人,但我知道我身邊就有這樣的人
我年齡離這位原po主差距有些,但不太大,我班上還真有那麽幾個學古箏的女生,還真有那麽幾個走路都看英語單詞的書呆子
當然,我沒聽説過(從我同學或我父母認識的其他父母那裏都沒有)有人卷到幼兒園寫word簡歷的,那是近幾年新聞上我才看到的。但我不是北京人,可能北京更加卷吧
只有一點,我是覺得原po主竟然不如我身邊的人卷的:
我們學校以前也有模擬聯合國,我們都稱之爲Model UN,就是個僅次於學生會的卷社。全部都是爲了升學時寫「社團是Model UN」似乎比較高大上才去的,那些人全員都有申請一些海外獎項,也都是走路都在看英語單詞的人。其實沒有人在關注國際形勢的,還經常去外地和他校的同類型社團合作活動,回來時廣告全校「我們去過了,這是我們在那裏的照片做成的ppt」但討論了什麽議題,這倒是和真正的中國人大代表大會一樣,都不説討論了個什麽鬼
可能原po年代和我不同,還沒卷到UN
>> 我認為這個「雞娃」沒被逼瘋,就說明心理素質已經是絕對過硬的了。


你怎麼也被標記了⋯⋯
卷成编剧作者不也只能写点狗都不看的烂本子,依靠玩弄套路、贩卖焦虑吸粉骗粉红蜘蛛的钱,对社会的价值和贡献可能还不如冲浪tv的带文豪
>> 这倒不一定,据我所知,以及综合之前看其他葱友说的,支性难改的人即便出去了也还是有抱团的倾向,婚...

天涯遇故支是最可怕的。。。
找后门要塞钱应该真的就是父母靠着文革结束的高考改变命运的吧,这批人是真的幸运又愚蠢。
真正的问题是不这样做,你就得去搬砖送外卖缝衣服。其实这些搬砖送外卖缝衣服工作本来也是普普通通的工作,但是在中国,搬砖送外卖缝衣服就意味着成为老鼠一样的人。会被随便剥削财产自尊和一切并且根本没有任何前途可言。

而在正常国家,搬砖送外卖缝衣服这些工作虽然无法令人富裕,但从事这些行业的人仍然是人,而不是被剥皮的老鼠。
另外,这个人如此努力的结果仅仅是普通人这并不荒谬,而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她总是事半功倍的瞎忙活。就像一只仓鼠,因为脚力好可以把轮子踩的飞起而被选中可以生活在房间里。

但也仅仅如此了。她只能做到没有产出的重复劳动,怎么可能有不凡的成就呢?

这世界上真正体现人类价值的唯有创造。这种教育断然不可能培养创造力。
统治者扔两块名曰“名牌大学”“好前程”的饲料,下面的人就争得头破血流精疲力尽,再也没有心思去思考去真正完善自己了
>> 这倒不一定,据我所知,以及综合之前看其他葱友说的,支性难改的人即便出去了也还是有抱团的倾向,婚...

是的。看加州湾区吧,华人扎堆的地方,都内卷成啥样了
>> 伟大的慈父同志曾经说过:死亡解决一切问题,没有人也就没有问题了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生育解決一切問題。沒有人出生也就沒有問題了。https://i.imgur.com/rEn7aSn.gif
>> 这倒不一定,据我所知,以及综合之前看其他葱友说的,支性难改的人即便出去了也还是有抱团的倾向,婚...


这群人就应该集体送中,毕竟爱汁爱的深沉,别玷污了文明世界
我朋友英文專業的裸考才90多, 母語人士都考不了TF只差1,2 分滿分, 謝謝你的高水平雞娃哦。
>> 很贊同。而且我高度懷疑這篇文章是杜撰的!就像早期的天涯、千龍論壇,杜撰的故事最有吸引力。


就是瞎編的啊
我也勉强算个当年的末流鸡娃?!四五年级发现自己没上太多补习班,导致我小升初根本考不上北京海淀那几所市重点,区重点也悬。后来猛学了一年,再加上交点钱,勉强进入一所是重点的分校。然后我就发现,当年进学校那些鸡娃没几天就被我甩在后面了。再后来我进入海淀的市重点高中,也是算末流进去的,中考成绩在500(其中大概150是成绩很差花大钱进的)多新生里面排名300多。开始成绩不好,但是后来居然进入了最好的实验班,而且以前最差的数学也居然在高三进入了年级前十。最后自主招生,保送进北京某热门大学热门专业(虽然不是清北那种名校,但也算可以了)。

我父母从小就忙于工作,再加上家住的远,我一直住校。家里父母对我的投入比起身边那些真正的“鸡娃”家长可以说是少的可怜。再加上我父母他们单位一直比较忙,很多夫妻也是单位内部找的,没空管孩子的特别多,孩子惹事不学习的也不少见。所以我在我们那个家属区里面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

所以你以为我大学毕业后就买房买车自由幸福了?并没有。后来我出国读书了,然后工作一年,也很不顺。后来,我搬到一个乡下努力学习写代码、考试、申请,准备入读乡下的一所世界不知名大学回炉再造,和一群小我快要十岁的当地孩子一起入学。这就是我的故事。我时常在想,如果我出生的这里,以我的努力,我完全可以比现在过得更好。
所以,鸡娃长大了也只是鸡啊!
蝙蝠人终究是蝙蝠人,想用鸡娃成长后再普通,也好过桂枝99.9%一辈子没机会去南极的人
我看了这篇文章很想哭。

说实话我不太认为这篇是瞎编杜撰的,因为即使作为不在首府城市长大的95后的我,也有很多相似的成长经历。

我是在某个中部省会城市长大的,我的父母都是从农村到城市打工,后来才安家乐业的。我的所有升学经历也是充满竞争,虽然没有到作者「幼升小还要写简历」那样,但是文章中描述的那种身边厉害的同学,我倒是全部经历过。我也是「鸡娃」,只是我是「菜鸡」的「鸡」。中学阶段我一直在最好的学校,这个学校有一句“至理名言”祸害我至今:「优秀是一种习惯」,也就是大家所追求的内卷。这种教育的可怕之处不仅仅在于磨灭你的创造力,让你永远在和他人比较之中生存,还在于对你此后一生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来了国外以后发现,身边的中国人包括刚来时候的我,依然保持着那套“多多参与课外活动,竞争优先”的作风。

后来和外国同学聊天,他的一个问题让我无法回答:“为什么在这里的中国学生脑中总有一种竞争精神?难道快乐不才是最重要的吗?” 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想这个问题,可每次都受困于我初高中六年“优秀是一种习惯”的毁灭观念。疫情期间我终于想明白了,我尊重其他人的价值排序,但是与我而言,健康快乐永远是最重要的。

我的那些优秀的高中同学,此时此刻依然在努力与他人竞争着。其中有在上海顶尖高校的好友,现在已经为自己未来的孩子上哪所小学在规划了,每次和他们聊这些,我都觉得窒息,觉得人生好短。

但后来一想,在中国人生确实好短。

我不会选择回去了。
好吉尔吓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这么勤劳,为什么辛辛苦苦还赚不到钱?

引用一句传烂了的话:如果一个被称为勤劳的优秀民族一年到头辛勤工作,还看不起病、养不起老、上不起学、买不起房……,那么可以确定,要么这个优秀民族是劣等民族,要么这个民族身上爬满了吸血虫。
-- 评论流免审

养猪场里面的母猪那么辛辛苦苦的产仔,为什么还要被杀?
努力便有收获,这是共匪为了统治的方便,给所有国人思想深处埋的陷阱,真实的情况是你努力他收获.
你越努力他越强,他越强你越惨.
--太2假人

勤劳与致富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财富的多少取决于你掌握的资源有多少,当官的掌握了工商业阶层的财富,工商业财主又掌握了工人与生产机器,而工人能够掌握的只有自己的手和脚而已。
中国的现状就是企业主剥夺工人的财富,当官的剥夺企业主的财富,党中央剥夺地方官员的财富。
--gtdchkkbgfdcv
我不太明白的就是作者最后说,他们鸡娃一样买不起房 一样如何如何。 但是明明之前又说同学们有人国家专利两项,红杉资本百万,出书根本不值一提,大把人各种成就。

但是这很奇怪啊,提前去东非大裂谷参观 又可以去南极旅游的 这么一群人,却在文末变成 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这种反转恐怕也是故意为之吧?

真正的内卷在于你死我活的生存游戏。鸡娃内卷则体现在家长和孩子互相蚕食和撕咬的血淋淋现实。哪来来的温情脉脉仅仅是买不起房?

真正的内卷是中产阶级的哀嚎。他们作为比较肥美的猪 在被宰杀前那凄凉的嚎叫。这才是内卷。作为最可怜的孩子。被政府的教育体系和东亚洼地做成了肉酱,然后再装入容器做成想要的形状,这才是鸡娃。

比起这文章,曾经一篇讲在北京老人得流感最后去世的文章 才能读出点内卷的血腥味
zhengyi 回复 KC1984 黑名单
>> 说是卷但是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的感觉是,虽然我卷不过别人但是我还是高过99%的人的优越感,而且有些...

我也读出了凡尔赛的味道 本质上模拟un之类的活动还是鼓励学生的批判性思维,但从她的描述 似乎根本不想涉及或者不敢涉及这方面的讨论。这种文章就落了下乘,沦为蹭热度的文章。就是蹭网络上的一些热词什么小镇做题家 什么内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