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民主制:中国民主化后如何防止独裁复辟

公司民主制:联邦既公司----基于网络技术和私有制的直接民主制,一种未来的新式民主体制

由于代议制、议会制和希腊式直接民主的不完善,我结合了公司制与网络技术构想了一种新型的民主制度,本理论争取确保每个细节的实操性,避免出现马克思主义那种看似合乎逻辑实则极难落实的情况。

目前只是我一个人构想的理论,个人水平有限,会有大量漏洞且不完善,欢迎各位质疑、指正和补充。


以下所有制度设想皆基于联邦制

为什么我觉得联邦制好于分裂?

虽然分裂已经成为站内的政治正确了,但是分裂真的存在一个你无法回避的问题。假如中国分裂为30多个国家,每个国家假设有80%的可能建立了民主制度(不可能100%建立民主制度,因为别的省份都独立了,爱怎么搞和你有什么关系,如果强制人家民主那还是分裂么?80%已经很高了,以中国的情况能有50%都不错了),剩下20%没有民主的国家又有一半的概率出现独裁者(其实大多数没有民主的国家都会出现独裁者),也就是3个独裁者,这3个人如果发动统一战争怎么办?按中国的人口规模,这种规模的内战至少死几百万,分裂党谁能承担死这么多人的责任呢?

如果所有省份全部独立,那越南估计第一时间就会对广西出兵,朝鲜打吉林就和玩一样,中国没等分裂完就被邻国瓜分的差不多了。有的人说广西被越南打,广东会帮的,请问东三省被日本入侵谁帮了?你怎么保证广东会帮?十几个邻国都入侵的话你怎么保证每个都会被帮?还有人说美国会驻军并且帮的,请问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种主权国家,强吞克里米亚,美国出兵了?你一个黄种黑龙江美国有什么义务帮你?万一俄罗斯就趁美国全球战略紧缩的时候出兵你怎么办?分裂党来上前线么?还是分裂党来补贴死的人的丧葬费和家用?

我从来没说过不赞成独立,在公司民主制内有独立公投的选项,但分裂党强制人家分裂和共产党强制人家统一有什么本质区别么?还有分裂党说分裂带来暴力和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请问战争规模可控么?死亡人数可控么?人权才是一切的根本,你随随便便就让人家分裂有尊重过人家的生命权么?如果你觉得死个几百万人来分裂从而民主是必要的,那我只能说你和毛泽东已经没有什么不同了,尊重人权是任何政治制度和方案的底线。不能以牺牲生命为代价来换取分裂,更何况分裂还不一定带来民主。

所以地方上什么权力都可以独立,就是军队和外交不能独立,那么大一统的危害怎么解决呢?

与其按省份分裂国家,不如分的更细一点,彻彻底底的分裂,全国分裂成上百个地级市,互不统属,组成联邦,彻底废除省份这种1000年前落后的政治单位,以现在的信息发达程度,已经不需要那种封疆大吏独揽一省权柄了。这样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势力可以一家独大了,只有这样才可以彻底的解决大一统的弊病。在分裂的情况下,如果一个地方小国,例如珠三角,长三角这种经济极为发达的地方真的统一全国,你怎么办?分裂了谁能保证没有再次统一的可能?而且你觉得中国真的有完全分裂的基础么?如果你这个政党真打出分裂全国的政治主张,估计全国能有1000万选票都是我抬举这个政党,所以分裂主义(汉地十八省加东北)就是纯纯粹粹的乌托邦,实现的概率为0,共产主义在中国实现的可能都比通过分裂来实现民主的可能高。你打出分裂的旗号不但砸了民主的招牌,甚至会引起大一统思想的反弹。所以如果你真想搞分裂,那不妨先看看我的公司民主制,在这个政治框架下,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那是你的自由。



一、为什么名字要叫公司民主制

众所周知,目前中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上仅剩下两个明显的区别

一个是独裁统治,但独裁统治并不是共产主义的独有特征,君主制等制度也可以进行独裁统治

另一个就是大规模国有企业,在中国的比例远远超过西方国家,虽然名义上是国家所有,但实际上其实由中共各大红色家族控制,比如之前周永康的中石油,江家的移动,邓家的保利集团,李家的国家电网和三峡电力,姚家的海航等等。所以中国的公有制也仅仅是名义上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国是个既不共产也不社会主义的国家,全民免费医疗,工会自由,按劳分配这些共产主义国家的本质特征一个也没有。

但是完全私有制也是有害的,巨型垄断企业的害处显而易见,阅文事件就在眼前(和共产党关系不大,主要原因还是资本的劣根性),美国的反托拉斯法案实际效果并不佳,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即使被拆分成两个公司也是同气连枝。

所以如何在民主制下解决私有制带来的垄断问题呢?首先国有企业不等于公有制,国有企业与民主并不矛盾。

当然,有个前提,那就是电力、铁路、能源、军火等国有企业必须由民众从股权上实实在在的掌控,而不是现在仅仅停留在名义上的国有。

公司民主制的国有资产所有制就是全联邦的所有国有资产按照全部成年人口进行股权分配,成年时0元发售新股,死亡时0元回购并销毁,每隔一段时间对分红进行发放。

以上仅限于在公司民主制下国有资产所有制的设想



二、公司民主制的政治制度

代议制、议会、政党是几百年前由于全国各地信息传递不畅,不能直接行使民意而建立的不完善不直接的民主制度。在美国,代议制、议会、政党在今天已经沦为了资本的代言人,没有资本的支持就无法当选总统,因为少数人的政治必然导致一定程度权力的集中,政党无法真正的代表每个选民的心意。

可能我选择的政党在大部分政策上符合我的愿望,但在一部分政策上我并不支持,但是出于政党政治的局限性我别无选择。

基于现代网络技术和身份识别技术逐渐成熟,一人一票的直接民主制已经拥有了合适的土壤,我不需要通过选择一个政党,选择一部分人来代行我的政治权利,我可以通过一人一票在各种重大政治问题上都拥有投票权,比如XX党既支持大麻合法,又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在直接民主之下,我可以对大麻合法投反对票,对同性恋婚姻投赞同票,在间接民主下可能无论哪个政党都没法完全符合我的心意。

而投票的权力来自哪里呢?并不是天赋,而是公司民主制,每个人都是联邦的股东,自然就拥有投票权,可以投票决定一切重大事务的权力,每个公民的股份相同,不可买卖、放弃、增持。国家和国有企业是每个公民的私有财产,私有财产任何人或组织都不可侵犯。



三、私有制

股份民主制最本质的特征就是私有制,联邦的一切财产皆为私有,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国家本身皆是私有,联邦也是全联邦公民之私产,允许私有经济任何程度的发展,不在法律上对垄断进行任何限制,因为全民所有的大型企业对其他个人私有的大型企业拥有制衡效果,全国也就很难形成除了全民私有企业以外的垄断企业了。

私有制是一人一票和全民所有企业分红的逻辑,理论和法律来源,每个人的投票权和分红来源于对股份的控制,而不是固有的。任何名义上的公有制也必须以股份上、事实上、法律上的私有制存在,在法律上不能允许所谓的共同所有、集体所有这种模糊的定义,每个人的股份必须是明确的、直观的。



四、彻彻底底废除领袖

在独裁国家,毫无疑问领袖是灾难的来源,希特勒,金正恩,泰国国王,沙特国王等等,例子太多了。
在民主的君主立宪制国家,领袖权力有限,很多国家类似于英国的女王已经仅剩下象征意义
在民主代议制国家,例如美国,美国总统是人,难免会犯错,所以为什么要花费大量精力选一个总是会犯错的人做自己的领袖呢

代议制仅仅能尽全力避免独裁,而不能从根本上消灭独裁的土壤。希特勒,拿破仑就是从民主制代议制中诞生的独裁者,若想避免独裁,只有彻彻底底废除国家元首,即使仅仅是名义上的。天皇一个上千年传统的虚君都能在19世纪重掌权柄,更何况是一个代议制下拥有实权的国家元首。

只要国家元首这个位置还在,独裁就有复辟的可能,必须彻底废除领袖,消除民众心中的领袖崇拜才可以真正的实现民主。既然已经有全民公投系统来对重大问题进行决策,那为什么还需要一个多余的人指手画脚呢?如果废除领袖,那么独裁就永远失去了复辟的可能,必须彻底粉碎国家元首这个位置才能让独裁的土壤消失。



五、全民公投制度

如果讨论全民一人一票的弊端,有人会说如果让每个人都有投票权,那在一些专业领域怎么办,比如核物理研究方面,全民怎么投票,毕竟术业有专攻,这就需要引出另一个概念:投票权限

顾名思义,投票权限指的是术业有专攻,不能让不懂航天的人完全掌握航天技术方向,不能让不懂金融的去投金融领域的票。那么如何区分权限呢?

我将投票权分为基本投票权、普遍投票权、专业投票权、专家投票权四级。

基本投票权
就是是每个年满16岁公民都拥有的投票权,包括全民医保,公投独立,最低工资标准,最高工作时间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种每个人的基本政治权利,也就是你即使不知道美国非洲都在哪里这种基本常识,你也有资格在这种基本的政治事项上投票的权力。

普遍投票权
指的是大多数公民普遍拥有的权力,只要接受了若干年的基础义务教育,并且顺利毕业 (毕业的条件限制当然比现在更加严格),掌握基础的数学,识字,地理,历史,政治,经济等知识就可以拥有的投票权利,具体权力例如:选举任免相关政府部门人员(虽然领袖不存在,但政府部门有存在的必要),任命各地行政长官,是否开办奥运会,是否举行世界杯,等一切需要一定人文科学基础知识的投票权利。

专业投票权
指在化学,材料,物理,机械,航空,航天,计算机,生物,建筑,法律,金融,哲学,经济,数学,医学,政治,社会学等大学专业顺利毕业(不过大学毕业会比现在更更加严格困难,难度应该和现在西方的毕业制度持平甚至更高,而不是中国的严进宽出)的公民拥有的专业投票权。如果我在上海交大的新能源专业毕业,那我就拥有在国家能源领域的投票权。
比如在是否修建三峡大坝上面,所有拥有水利,基础物理,材料,建筑学(肯定列不全,只是假设)专业投票权的群体就可以独享在这件事上50%的投票权,其余40%由长江流域居民掌握,10%由其余全国拥有普遍投票权的人群掌握。再举个例子,在是否建立火星殖民地这件事上,50%权重由航天,宇宙专业毕业群体掌握,其余50%由全体公民掌握。当然,上面的50%,40%和10%只是我的个人假设,具体比例仍需要拥有普遍投票权的公民投票得出。
专家投票权
是掌握了专业投票权的群体按专业领域不同选举出的该群体领域的专家,例如诺奖级别这种为人类科技取得突破的人物。专家投票权掌握的权重更高,比如在是否建立火星殖民地这件事上,20%为专家投票权,30%权重由航天,宇宙专业专业投票权群体掌握,其余50%由全体公民掌握。通过几千人几百人的专家掌握其他几亿人的权重可以更好的解决民主的愚昧性问题。

这是一种比目前所谓的精英政治更加高效的仅局限于专业领域的半精英政治,可以有效地避免全民民主的愚昧性,避免产生如驱逐苏格拉底这种直接民主的污点。投票权限制度也不是纯粹的精英政治,让精英政治只在专业领域发挥作用可以避免产生特定的政治家族。让一人一票制与半精英制度相结合,从而制衡彼此,保持普遍性与专业性相制约,从而避免精英政治的独裁倾向和民主政治的愚昧性。

投票的范围基于涉及群体而定,比如重庆决定是否修建公园,成都居民就没有投票权。

嫌投票太麻烦怎么办?弃权,就这么简单,自己不行使政治权利是自己的事情,但是任何人不能阻挠别人行使政治权利的自由。

是否可以通过公投修改投票权相关宪法?:我倾向于可以修改宪法,不过通过比例要很高,我觉得至少要80%(该数字仅仅假设,没有依据),因为时代在变化,可能未来有大脑外接设备出现(好像已经有了),每个人都有很高的专业知识水平,所以我倾向于除了基本投票权其他都是可以通过宪法修改的。(个人理解)

总的来说,这样的制度我简称为全民公投制度。



六、全面公投系统:在技术上的实现

投票基础:网络

身份识别:密码,指纹加人脸识别(未来可以更先进,虹膜甚至几百年后也许可以DNA识别)

投票终端:手机(要求厂商必须绑定投票和身份识别系统,收入买不起手机的群体,国家进行福利补贴),个人投票机(电脑的外设设备),投票站(类似ATM机)

提案制度:如果我提案在中国实行大麻合法化怎么让别人看到?毕竟提案的人太多了,如果堆在一起很难让别人看到。我的思考是,一开始只有你的社区的居民,你的学校或者工作单位的成员可以看到,然后截止到一定时间这些人的通过比例达到一定程度,提案会上升到区县级别,然后是城市级别,二级行政区级别,一级行政区级别,直到国家级。

我投票多了有什么好处,少投点能怎样?
政治生活的参与度会影响到在行政机关的升迁和选拔。如果一个人长时间不投票,投票级别会强制降低。只有恢复投票一段时间,投票级别才会恢复。

那我乱投票你拿我怎么办?
如果投票关于是否在你家旁边修高速公路,你不小心投了同意,如果通过,代价只有你自己承受了,毕竟乱投票也是一种自由。

系统搭建
下一个政权雇佣互联网公司的非顶级程序员进行建立,水平最高的程序员群体也受到雇佣,但无权参与程序设计只负责监督,审核代码。

维护与运营
独立于行政系统和法院的组织,逻辑学,政治学,计算机,通信,网络等(举例而已)专业投票权群体有资格选举加考试加入。就叫全民公投系统技术委员会吧(挺难听的,谁能改改)。


后门问题
在设计过程中就进行多次审核,由不同的技术团队审核程序漏洞和后门,并且试运营。以此类推设计3套以上独立的投票系统,在投票机上按一个键实际上是多个投票系统下指令,多个投票系统在网络和投票器内部互相独立(类似于虚拟机但不是虚拟机)。在地域上相互独立,攻破一个北京的投票系统对其他区域不造成影响,类似于船只的水密舱系统。

网络投票是要比线下的投票成本低,透明度高的,并且尽可能的减少人对于投票的参与才能避免投票舞弊发生。技术是在发展的,当初的信用卡和移动支付(包括paypal,不限于支付宝)也备受质疑,如今大多数技术问题也已经被突破。在投票方面也可以运用区块链技术,具体操作不是很懂,仅是设想,希望大神指导。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仅仅仅是个设想,也只讨论了所有制和投票权,一个人的智慧必然是不完善和浅薄的,希望各位朋友提出批评、问题和建议,以便让我对理论进行修改补充,希望大家和平讨论,尽量减少情绪化发言。

补充1:
提问:可是公司全民所有≠全民平等的所有呀。那么到时候50%以上的股份如果集中到了一个大股东手中,岂不是又成了独裁专制了呢?
回答:所有人股份相同,不可买卖、放弃、增持。

感谢Onioner提醒

补充2:
提问:
就問一個問題:你這個全民公投系統誰來建立,誰來維護,誰來保證公平性不留後門?
這種設想本質上和風靡一時的AI治國沒有區別,在倫理上和實際操作過程中根本無法實行。
回答:
建立:下一个政权雇佣互联网公司的非顶级程序员进行建立,水平最高的程序员群体也受到雇佣,但无权参与程序设计只负责监督,审核代码。
维护:独立于法院和政府的全民公投系统技术委员会,成员由选举+考试产生。
后门:在设计过程中就进行多次审核,由不同的技术团队审核程序漏洞和后门,并且试运营。以此类推设计3套以上独立的投票系统,在投票机上按一个键实际上是多个投票系统下指令,多个投票系统在网络和投票器内部互相独立(类似于虚拟机但不是虚拟机)。在地域上相互独立,攻破一个北京的投票系统对其他区域不造成影响,类似于船只的水密舱系统。
总之不论如何,网络投票是要比线下的投票成本低,透明度高的,并且尽可能的减少了人对于投票的参与才能避免投票舞弊发生。技术是在发展的,当初的信用卡和移动支付(包括paypal)也备受质疑,如今大多数技术问题也已经被突破。
提问:也就是說,還是有政府的,只是投票形式更新了是吧?那我明白了😊
感谢knifee质疑

补充3:
提问:
如何认定一个人是否有“专业领域投票权”的权力?若为考试,试题由谁选择?
是否会有宪法是否禁止公投修改投票权?
回答:
资格就是大学毕业,不过大学毕业会比现在更更加严格困难,难度应该和现在西方的毕业制度持平,而不是中国的严进宽出,比如如果我在上海交大的新能源专业毕业,那我就拥有在国家能源领域的投票权。
我倾向于可以修改宪法,不过通过比例要很高,我觉得至少要80%(该数字仅仅假设,没有依据)吧,因为时代在变化,可能未来有大脑外接设备出现,每个人都有很高的知识水平并且不限专业,所以我倾向于除了基本投票权其他都是可以通过宪法修改的。(个人理解)

感谢已删除提问
9
分享 2020-06-13

63 个评论

题主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这个主张除了那个“专业投票”的部分,基本上和毛泽东的想法类似。只是形式外壳不大一样罢了。所以到现在还有人说文革是一种民主的尝试。

在我看来题主的想法是在思想根基上就走错了。因为他假设仅靠一种“设计精妙的制度”就可以防止独裁体制。

你看圣经里著名的十戒说“不可以拜偶像”。如果你去天主教会看看,就知道里面到处是偶像。而且神父们还会给你讲一套理论说这个就是不违背十戒的。如果你看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再看看中国,就会发现这帮人说的和做的完全相反,而且还有一套说辞自圆其说。

这说明了,仅仅“白纸黑字”的制度设计,根本不肯能限制人类,尤其是那些人类中的社会精英。你的设计再精妙我也可以找出一些理由,借口,托词,至少一步一步的蚕食你的那些规律,形成一套言说体系内的逻辑,慢慢让原有的设计走样。你问问马克思,他会想到他的理论会成为终身制,世袭制的理论基础吗?习胖子废除终身制之前,多少人认为任期制是所谓的“底线”??

真正的民主是如何制约权力的呢?答案是“靠活人”。活人不可能被一张白纸限制,能限制活人的只有活人。

民主体制下为什么搞不了专制?川普刚一提要用美军镇压人民,为啥连共和党都在反对?为啥习包子一说话,就一致拥护?不是因为所谓有个“宪法”,有个“制度”,有个“文化”。而是民主政体下的政治势力是多元的,哪怕都是民主党,里面也不是靠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控制的。因此,表面上看是一个政党,实际上是一系列组织的大联盟。如果川普要镇压,那原来支持你的人立刻就反对你。

但专制体制不一样,所有的政治精英都被吸纳进一个垄断性的,纪律性极强的大组织里,他们之间不能有任何横向联系,只能纵向隶属于最高领袖。这个时候就出现了类似“囚徒困境”的博弈。如果我反对最高意志,那我大概率是单打独斗,最后会被收拾。

所以真正的民主和法治,不是一纸文字。他的背后是多个政治组织之间的联盟。是组织之间的自由竞争。所以为什么结社自由非常重要?因为他是多组织竞争的基本前提。

言论自由之所以重要,就在于成立组织需要有共同的目标,一个观点就是一个权力的凝结核,当一个观点抛向大众,他自动会吸引人加入。

而专制的真正秘密就在于,组织的垄断。利用权力,防止其他组织的产生——限制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特别是工会,宗教组织,大家族(商鞅),NGO。特别是哪些不大可能消灭的组织,比如家族,宗教,部落这些,一定要纳入垄断性官方组织中。

最后我想说,没有什么防止独裁的一劳永逸的制度,一切都是人的活动。看到制度后的人的活动,组织之间的制约平衡,才能理解民主和专制的区别。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里,里称希腊人的政治核心是“联盟”。是靠自由意志联合而成的政府。不是一个自上而下去“统一”的政府。
就問一個問題:你這個全民公投系統的建立和維護通過考試?那麽誰來保證考試的公平性?誰來保證公平性不留後門?考試院豈不是成了事實上的集權政府?而且試題怎麽出?
這種設想本質上和風靡一時的AI治國沒有區別,在倫理上和實際操作過程中根本無法實行。
必须分裂!这样,即便出现独裁复辟,也是小范围,局部性的。
ZetaFC 观察
我跟你说。其实你设计得这么详细有没有用也不知道。我倒是有一个简单的方法防止复辟。你只有给地方独立权就可以了。至于暴力,暴力肯定会有的。不管是国家之间的战争,还是国家对人民的剥削。美国宪法当初那么用心地指定,搞三权分立,州权制衡,搞到现在不还是变成压迫的联邦政府了。没有独立权的话Jefferson的那句话就会一直是对的: "The natural progress of things is for the government to gain ground and for liberty to yield."

另外你这整个系统其实还是中心化的。想要去中心化的话只有给与地区独立权这一条路。
【公司的政治體制】

西方的公司大多數都屬於貴族制,由股東擁有和管理。股東就是創業成功的企業家,相當於貴族制國家裡面有戰功的貴族。

通過cooperative的模式搞的民主制公司,不是早已倒閉,就是陷入經營困難。原因是貴族有對他人的責任心,不僅想對僱員負責,而也想對客戶負責。而cooperative的模式由於需要決定誰有投票權、誰沒有,就必須對公司這一共同體劃定邊界。結果是cooperative變得非常自私。員工要求超高待遇、超低工時,結果就是產品質量差、價格高,最後是客戶為他們的民主體制買單。這就是cooperatives不太成功的原因。

比較有名的成功的民主制公司是先鋒基金(Vanguard),世界上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Vanguard的民主制度不同於cooperative。Vanguard是由它的客戶擁有的。任何買了Vanguard基金的人都有投票權。然而Vanguard也帶有貴族制的特徵,因為其最大客戶是主權投資基金和各個投資機構。這些人明白良好的待遇對基金經理的重要性,因此Vanguard沒有出現客戶的共同體,作為掌權一方,殘酷剝削僱員的情況。

【壟斷問題】

壟斷不是私有制造成的,而是政府權力過大造成的。政府權力如果太大,那麼大公司就可以通過對官員公關、得到公權力的特殊照顧,從而成為壟斷公司。

如果政府權力得到充分限制,壟斷現象就會消失。

【人類進步的動力】

科技不是人類進步的動力,德性積累才是。如果把人類社會看作一棵樹,那麼德性積累是樹從土壤和空氣中汲取養料的過程,而科技是秋天的果實。

科技的興盛是文明即將滅亡的前兆。樹在秋天結果,不是為了自身長得更高,而是因為它知道冬天要來了,於是以果實的形式將生命傳給後代。這樣,即使冬天被凍死,這棵樹的物種不至於滅絕。文明下產生興盛的科技,是因為德性已經進入衰敗期,文明很快就要消失了。因此它才把精力用於發展科技知識,希望將其作為財富留給未來的新文明。

【國家的政治體制】

題主所設想的「公司民主」制度其實就是貴族制。迄今為止,唯一可靠的選舉貴族的方式是打仗。如果是靠考試來選拔貴族的話,就會出現嚴重的道德腐化問題。

比如說在水利問題上投票,其中相關專業的碩士和博士有高權重的投票權。然而這些碩士和博士是各種大大小小的考試和考核選拔出來的。有知識不代表善;有學問不代表義。這些人自身的道德腐化會對社會產生嚴重的破壞。比如說,他們為了自身收入提高,會投票要求政府每年都建水壩,擴大他們自己專業的人才需求,然而社會的其他人就要為此買單。

一個相似的問題是疫情下經濟停擺。一開始,由於停擺造成各個行業大規模失業,而醫護人員卻因為加班費而收入提高,因此一些醫護人員濫用自身的學術權威,危言聳聽,有人甚至要求經濟應該停擺一年以上。

一段時間以後,言論造成的恐慌使得民眾不敢去醫院,大批醫護人員反而失業了。於是一醫護人員些人又開始濫用自身的學術權威,集體上書政府聲稱經濟停擺對控制疫情完全沒好處,要求立即重開。
我认为楼主太理想化,忽略了中国人数千年来钻空子的能力。
威权统治深入民心,看到权力就忍不住要跪下来。
这样的民众基础,独裁绝对会捲土重来。

给楼主重温一个近代史,ccp发展时,老毛各处放嘴炮,支持各地分裂,ccp宣传部报纸要民主,要言论自由,要人民当家作主,要结束一个党专政。
现在再看那些宣传水平,那民主宣传比品葱水平高几个段位。

现在如何?

你说的这一套,万一被渗透,这里一改,那里一修。就是ccp2.0了,这样的教训还不够?
你有这些民主自由为崇高的信念支撑,不为利益所动,身边的人呢?夺权成功时,能抗住诱惑吗?

分裂是对所有人都是最优选,风险分担,让这片土地能归向真正的自由吧。
人都是崇尚自由的,当这片土地出现真正自由的时候,所有人的脚会投票,自然会走向联邦。

统一带给你们这群人什么?
我害怕中国再来数千万人的相互残杀,为权力利益来个人类大灭绝。

如果在ccp和统一党面前,我投给ccp,人性的丑恶,历史的教训都历历在目。
民主的宪法和ccp相差的其实不多,不过ccp现在是人治,中国差的不仅仅是制度。
近期也有例子让你看,香港以法治为傲,现在呢?

Ccp号称会员九千万,平均一人管十四人,加上大数据监控。
没有大变分裂,仅靠一个制度就能改变?开玩笑!
中共就算维护现在的中国宪法,中国早就走向民主了。
完毕
poiuyt 黑名单
非常有意义,公司是人类目前最伟大的组织设计,楼主的想法也应该是美国避免南非化的重要改革方向。
我的天,难得一见的深度原创,我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想法,只是还没机会发展完善。题主居然已经想的这么具体了,可惜只能赞一次。如果以后建政,我第一个加入楼主这个‘党派’,有点兴奋,可暂时还不知道要讨论什么,先交个朋友哈哈.
樓主的設想符合社會民主主義的基本理念,真正的全民所有應該是每一個人都有公有資產的股份,這樣才可以具體的讓個人擁有公有資產的所有權。
很有意义的想法。
网络时代刚开始时有人就提到过互联网可能能够复兴直接民主制。有可能。
唯一不好平衡的,权重划定过程,这是可能与利益相关的博弈。这我只能寄希望于提高整体受教育水平,明白自己利益所在了。
毕竟人也不只是为自己利益活着。
范松忠 黑名单
之前我提过很多遍就是,没了西朝鲜还会来东伊朗。为什么?从根子上不能解决掉中国民众的对皇帝依恋。

说句袁腾飞以前说过的:你管你爸叫约翰,看约翰不抽你。

我就说:什么时候中国人能叫自己爸爸约翰了,中国就自由了。

明白我的意思吧?
可是公司全民所有≠全民平等的所有呀。那么到时候50%以上的股份如果集中到了一个大股东手中,岂不是又成了独裁专制了呢?
可是公司全民所有≠全民平等的所有呀。那么到时候50%以上的股份如果集中到了一个大股东手中,岂不是又成...

感谢提醒,把股份分的如此之细从根源上就是为了分化选票、防止任何形式的权力集中甚至独裁
楼主的想法,曾经100多年前,剃须刀品牌吉列的创始人也想过。他还为此写了本书叫the Human Drift,就是构想一个全民都有股份的united company
楼主的想法,曾经100多年前,剃须刀品牌吉列的创始人也想过。他还为此写了本书叫the Human D...

他的理论是乌托邦或者是科幻,认为整个世界只能有一个城市,通过全球资源供养一个城市,而且他的理论更多是城市设计方面的,甚至具体到建筑,客厅和花坛,除了也有个公司的名字以外和我提出的观点完全不同,公司民主制的核心在于所有制而不是城市设计。他的公司指的是生产一切的公司,而我指的公司仅仅包括电力,能源等国有企业和国家这个抽象的公司,如果你想开自己的苹果公司是不受影响的。
总的来说他的理论和我写的公司民主制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公司民主制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实操性而不是科学幻想。
很有意义的想法。网络时代刚开始时有人就提到过互联网可能能够复兴直接民主制。有可能。唯一不好平衡的,权...

科技是人类进步唯一的动力,美国200年前的间接民主制度很难适应今天科技高度发达的局面了
权重确实是个头疼的问题,专家的能力很难量化成权重,不知道层主有没有什么对于权重分配的构想呢?
哪个大神有关于权重问题的想法呀,是直接强制决定权重,还是由全民投票决定权重呢?
还有权重在不同领域,不同决策中应该是固定的还是浮动的呢?
权重确实是个头疼的问题,专家的能力很难量化成权重,不知道层主有没有什么对于权重分配的构想呢?

思考过,这东西大约很难量化。
如果我说给专业人士提高权重,会不会是给自己加权?如果专业门槛高,会不会造成事实上的寡头?谁决定从业者是不是专业人士?行会恐怕不好,因为行会本身是为行业人说话的。以及,我一个做物理某方向的,我能不能获得和做化学某方向的人一样的权重,毕竟他发文章我也会发?
建构主义实际操作起来麻烦比较多,我现在害怕试图一步到位重蹈历史覆辙。个人可能推荐芬兰这种没什么民族冲突,受教育水平很高的地方吃螃蟹,谨慎点操作。
不管怎么样,起码有一个宪法类的东西规定什么是绝对不可以的。有兴趣可以追踪下这个方向的学术动态,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就問一個問題:你這個全民公投系統誰來建立,誰來維護,誰來保證公平性不留後門?這種設想本質上和風靡一時...

感谢质疑
建立:下一个政权雇佣互联网公司的非顶级程序员进行建立,水平最高的程序员群体也受到雇佣,但无权参与程序设计只负责监督,审核代码。
维护:独立于法院和政府的全民公投系统技术委员会,成员由选举+考试产生。
后门:在设计过程中就进行多次审核,由不同的技术团队审核程序漏洞和后门,并且试运营。以此类推设计3套以上独立的投票系统,在投票机上按一个键实际上是多个投票系统下指令,多个投票系统在网络和投票器内部互相独立(类似于虚拟机但不是虚拟机)。在地域上相互独立,攻破一个北京的投票系统对其他区域不造成影响,类似于船只的水密舱系统。
总之不论如何,网络投票是要比线下的投票成本低,透明度高的,并且尽可能的减少了人对于投票的参与才能避免投票舞弊发生。技术是在发展的,当初的信用卡和移动支付(包括paypal)也备受质疑,如今大多数技术问题也已经被突破。
也就是說,還是有政府的,只是投票形式更新了是吧?那我明白了😊。

全人工智能政府太遥远了,哈哈,我写的都是基于现代技术的,感谢补充
思考过,这东西大约很难量化。如果我说给专业人士提高权重,会不会是给自己加权?如果专业门槛高,会不会造...

对,可以在法律上规定权重不可以大于多少,这样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而且权重系统必须找个地方吃螃蟹,虽然权重是个难题,但是还是要好于只有精英投票或者全民在所有事宜都有投票权的。感谢!
如何认定一个人是否有“专业领域投票权”的权力?若为考试,试题由谁选择?
是否会有宪法是否禁止公投修改投票权?
对,可以在法律上规定权重不可以大于多少,这样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而且权重系统必须找个地方吃螃蟹,虽...

如果非常想推进这个想法,大约就是跟随建构主义-数字化民主方向,走学术路比较稳妥了。当然,做好今生见不到,甚至背上骂名的准备。
如何认定一个人是否有“专业领域投票权”的权力?若为考试,试题由谁选择?是否会有宪法是否禁止公投修改投...

资格就是大学毕业,不过大学毕业会比现在更更加严格困难,难度应该和现在西方的毕业制度持平,而不是中国的严进宽出,比如如果我在上海交大的新能源专业毕业,那我就拥有在国家能源领域的投票权。
我倾向于可以修改宪法,不过通过比例要很高,我觉得至少要80%(该数字仅仅假设,没有依据)吧,因为时代在变化,可能未来有大脑外接设备出现,每个人都有很高的知识水平并且不限专业,所以我倾向于除了基本投票权其他都是可以通过宪法修改的。(个人理解)
那他为什么后期去搞剃须刀了呢

把乌托邦方案推销给老罗斯福然后被拒绝了
必须分裂!这样,即便出现独裁复辟,也是小范围,局部性的。

这是方案一,方案二可以不分裂,欧盟不是国家,但必须是比欧盟更弱的小政府,这样就不能再度大规模集权。也就是名义上的统一,实际分裂。
必须分裂!这样,即便出现独裁复辟,也是小范围,局部性的。

如果真就出现了这么个人,他向周边小国发动战争你怎么解决?你能保证所有小国联手对抗他么?如果因为内战死个几百万人你承担责任么?什么都可以分裂,就是军队不能分裂!否则朝鲜越南蒙古都会来你头上拉屎。
必须分裂!这样,即便出现独裁复辟,也是小范围,局部性的。

更新了,可以看看原文我对于为什么不能分裂的理解
如果真就出现了这么个人,他向周边小国发动战争你怎么解决?你能保证所有小国联手对抗他么?如果因为内战死...

“否则朝鲜越南蒙古都会来你头上拉屎”。你原来是这样思考问题?这其实是大一统的思维模式。那个“你”是谁?是“中国”吗,既然分裂了,那个“你”都不存在了。比如越南试图吞并广西,那么广东就会发现地区安全平衡就会打破,他们会帮助广西抵抗越南。但究其根本,还是人民的选择,比如,广西人民愿意并入越南,那谁都没法。
我跟你说。其实你设计得这么详细有没有用也不知道。我倒是有一个简单的方法防止复辟。你只有给地方独立权就...

暴力的问题不是你一句话肯定会有就能带过去的,死多少人,战争持续多久,会不会死到你头上都是不可控的,谈什么政治制度也好先尊重一下别人的生命,无数家庭的悲剧不是你一句暴力肯定会有就能一笔带过的。
“否则朝鲜越南蒙古都会来你头上拉屎”。你原来是这样思考问题?这其实是大一统的思维模式。那个“你”是谁...

你凭什么认为越南打广西,广东就会出手?越南和广东联盟瓜分广西你觉得没可能么?而且俄罗斯入侵你怎么办?人家入侵克里米亚难道美国就出兵了?你一个黄种黑龙江被俄罗斯入侵,美国凭什么帮你?尤其是现在美国全球战略紧缩的情况下,如果俄罗斯真就挑选美国全球战略紧缩的时候入侵东北,死了人的家庭是你给补贴还是你给照顾后事?
我认为楼主太理想化,忽略了中国人数千年来钻空子的能力。威权统治深入民心,看到权力就忍不住要跪下来。这...

如果不能落实我所说到的制度,那不如不建立,你说的情况适用于人类目前存在的所有政治制度,任何一种制度都有被钻空子的可能,如果分裂才会带来残杀,因为大一统的思想在中国人思想里根深蒂固,如果真的分裂成几十个省份,那才是互相残杀的开始,你甚至没有一种制度能制约这些国家相互攻伐,而且分裂中国跟本没有执行的可行性,既然按省份分裂,那你凭什么不让人家按市分裂?南方省大多数都是不同方言组成的。而且分裂还是统一必须经过公投,如果你强制人家分裂,那你和共产党强制人家统一有什么区别?
【公司的政治體制】西方的公司大多數都屬於貴族制,由股東擁有和管理。股東就是創業成功的企業家,相當於貴...

首先,我所说的国有企业很难出现效绩差的问题,这些国有企业垄断电力,能源,通信,石油等重要行业,这种企业是处于垄断地位,和你说的那种公司不是一个量级,我从来没听过垄断公司会陷入经营困难的。中国的国有企业倒闭的都是非垄断国有企业,垄断的国有企业都是赚的盆满钵满,与其让贪官污吏或者大资本家掌握这种重要领域,为什么不给老百姓?
【公司的政治體制】西方的公司大多數都屬於貴族制,由股東擁有和管理。股東就是創業成功的企業家,相當於貴...

首先不是贵族,知识不可遗传,清华教授的孩子也有上二本的,还有公司民主制是半精英政治,精英的选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超过50%
4亿人的医生不会都是一条心,这就是一人一票的好处,极大的减少了政治利益团体形成的可能,医生根本拧不成一股绳,更何况懂医学的不止医生还有大学的非临床教授,这些人又不存在利害关系,你所设想的是一种不可能存在的情况
被独裁政府杀死的生命就不是生命?并不是只有战争才会死人。

对呀,分裂不但会造成战争,还会在几十个独立的省份中产生独裁者,你看看我原文关于废除领袖的想法,废除国家元首比分裂更具有实操性
你这单一的政府也完全有可能变成暴政。多数人的暴政。

多数人的暴政好于几个人的暴政更好于一个人的暴政,如果实在受不了可以独立或者修改宪法,公司民主制有独立选项
题主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这个主张除了那个“专业投票”的部分,基本上和毛泽东的想法类似。只是形式外壳不大...

这就是我提出全民公投系统和实操性的原因,实操性就是为了不给制度任何漏洞的可能,让政策具体到每个细节,而不是马克思仅局限于逻辑上的,只是因为能力有限,精力有限没有真正写出一本书,全民公投系统可以让民众对于不符合自己初衷的政策进行调整,只要全民公投系统还在,这个制度就是良性的,而且你说的问题所有制度都存在,但是很明显的是,代议制和共产主义制度你说的问题会被放大更严重,我只是设想了一种最适合的制度而不是完美的制度,完美的制度不存在,但是只要全民公投系统存在,制度就会趋近于完美
有吧,信奉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的社會黨國際就有關於產業民主的制度設計。
我明白了,楼主你是互联网公司的非顶级程序员

不太明白为啥这软件非得非顶级程序员开发,顶级程序员有啥不好?
这就是我提出全民公投系统和实操性的原因,实操性就是为了不给制度任何漏洞的可能,让政策具体到每个细节,...


在我看来,如果最后的决定者是同一个实体,那么自由调整后的结果是差不多的。比如,这个制度放到美国强制执行,最后一段时间后和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差别。放在中国也一样。如果说有差别可能是一些说法上形式上有变化不会触及实质。

比如那个按教育水平分层的投票机制。如果说按教育水平投票,那么教育分层最终会形成身份分层。因为基因的作用会变成家族式的分层。而既然按学历,那有权给你发学历的机构就变得十分重要。

如果是发学历的制定权在大众,我猜可能人们会降低学历门槛,逐步给更多的平等权力。就像欧洲当年普选权逐步普及那样。

如果发学历的制定权在精英(高级投票权),我猜权力精英会控制大学等机构,设置各种学历门槛,让世家大族获得学历更容易,而平民更难。甚至通过对学校教育内容的改造来达到意识形态操纵。比如像现在中国这样,必须学习XX课才能毕业。在教育中渗透XX思想。

当然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这只是在说明,制度的实质是,主权者自身的意志,一个主权者可以是人民,也可以是一小部分人。白纸黑字是限制不了活人的。
在我看来,如果最后的决定者是同一个实体,那么自由调整后的结果是差不多的。比如,这个制度放到美国强制执...

精英又不是铁板一块,如果把选票分成几亿,精英就很难铁板一块了,更何况,投票机制是可以随时通过全民公投调整的
如果不能落实我所说到的制度,那不如不建立,你说的情况适用于人类目前存在的所有政治制度,任何一种制度都...
你想落实公司民主制度,问过八千万党员未?
中国真是缺制度吗?即使现在落实中国宪法,CCP也活不下去。
公司民主制,我是支持的,不过信不过中国人罢了。共产党还高叫结束一党专政,言论自由,结果呢?所有制度都是由人去实行
大一统,死的人比分裂死的人,从来不少。太平天国运动可以死亡超1亿人的代价,ccp当政70年来,间接直接又死多少人?所有中国人被祸害至今。分裂将独裁风险降低,只要有中央在,中国人的传统就是集权,我想不出分裂的坏处,至于你所说的分裂带来互相残杀,也没有证据理论支持。
再说一个史实你听,中国人最喜欢杀中国人,毫不犹豫,今天的台湾还面对中国的威胁,你怎么说?
中国人的大一统根深蒂固,皇帝思想也依然如此。
但没有言论自由,听党的跟党走,也实属正常。
眾聲 观察
没有权限在您的另一个帖子下发言了。

试下在这里回复那位“后入xxx”的:

下面引用他的原始回复全文:

所以你的想法很简单,就是

1.我们中国人还是要一个强大的祖国,一个强大的中华民族,以后我们强大了在国际社会上就可以不遵守规则,就可以弱肉强食了
2.但这个强大的祖国不能是共产党来统治

我帮你把潜台词说出来,就是“共产党太坏了,共产党坏就坏在他们只让共产党来统治中国,不让我老人家来统治中国。如果是共产党统治中国,那我宁可中国赶快完蛋。中国只能在我老人家手里强大起来。”


我的回复:

我的想法本身确实不复杂。但不是您从您的角度理解的这种简单。

因为您思维中的分类模式根据您这几次回帖似乎是根据您脑中的几个框子将您看到的信息按您的可理解程度分类后装进这几个框子里。目前看,支持中共与反对中共是两个最基本的框子。您目前的几次回复都必须使用这两个分类您才能对外部来的信息作出处理。

所以您理解的所谓我的想法、所谓我的潜台词都是按照您的在这个单一维度上的两个框子来建构的。

能摆脱这种思维模式的只有您自己。

当然,那是您自己的选择。但如果想看到更多维的世界,不完成摆脱,您永远没有可能看到。

祝您好运。
樓主寫得很好,尤其是分析原因的部分,但結論有點冗長,其實要防止專制復辟,用通俗的話的來說,就是要盡可能防範公權力再次濫用侵犯民眾的正當權益,要防範公權力濫用侵犯民權,其實就是指對公權力進行監督,對公權力進行監督的方式有且只有兩種,一種是上級監督下級、領導監督下屬,但這種監督模式有兩個不合邏輯之處,一是下級由上級監督,下屬由領導監督,但上級領導卻無法得到監督;二是上下級之間層級越多,跨級監督的有效性也就越差,導致政策越往基層,與越上層的決策走樣越大,換而言之,這種監督模式無疑於形同虛設。還有一種監督模式是分權制衡、相互監督,雖然這種監督模式也並非盡善盡美,但無論在邏輯上,還是在各級的監督力度上都明顯比前一種更合理。換而言之,只要能落實新憲法規定的分權製衡、相互監督,就能夠防止專制復辟。

至於中國未來是選擇類似美式的憲政統一,還是分裂,取決於民眾對國家的發展定位,如果是希望中國建立類似美國那樣富強而且有充分國際話語權的發達國家,那就只能建立在憲政統一的基礎之上才有可能實現。而是否希望中國建立類似美國那樣憲政統一的發達國家,又取決於民眾對只有美國一個世界警察的單邊主義世界格局是否信任,如果覺得這個地球只有美國一個世界警察是不夠的,或者覺得有必要在國際上制衡美國,防止美國利用自身優勢濫用權力,那就有必要促成建立多一個類似美式憲政統一的中國。
我喜歡你的腦洞的高完成度,看得出這個洞你開得很用力
文中很多小細節是有錯誤的,足以讓我放棄給你點贊,但你很認真而且看得出你想得很多,所以我也不會踩你
全民免费医疗,工会自由,按劳分配这些共产主义国家的本质特征一个也没有。

親愛的,因為這不是共產主義國家的本質特徵
如果你是個共產主義者,那應該是要按需分配才是本質特徵。如果你不是,那全民屠殺,沒有自由,紅色高棉plus才是
基于现代网络技术和身份识别技术逐渐成熟,一人一票的直接民主制已经拥有了合适的土壤,我不需要通过选择一个政党,选择一部分人来代行我的政治权利,我可以通过一人一票在各种重大政治问题上都拥有投票权,比如XX党既支持大麻合法,又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在直接民主之下,我可以对大麻合法投反对票,对同性恋婚姻投赞同票,在间接民主下可能无论哪个政党都没法完全符合我的心意。

這部分我完全贊同
每个公民的股份相同,不可买卖、放弃、增持。国家和国有企业是每个公民的私有财产,私有财产任何人或组织都不可侵犯。

這句話是不是涉嫌前後矛盾?
我的私有財產,難道不就是說我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想把它丟臭水溝裡都不會有問題吧。為什麼私有財產卻不能買賣放棄?
當然,我理解為了確保一人一票就不能讓人放棄或買賣自帶投票權的股份,但是這就和私人財產的基本概念有衝突了吧?
在民主的君主立宪制国家,领袖权力有限,很多国家类似于英国的女王已经仅剩下象征意义

首先,英國不是民主的君主立憲制國家,女王不是民選上的,首相也不是民選上的
然後女王現在還是有各種實權,比方說任何新法律如果無法得到女王的許可都不能通過
在民主代议制国家,例如美国,美国总统是人,难免会犯错,所以为什么要花费大量精力选一个总是会犯错的人做自己的领袖呢

難免會犯錯未必總是會犯錯
而且因為一個人會犯錯,所以有一群人幫他糾錯啊?國會和州就是為此存在。國會先把總統的一些錯誤擋下來,如果擋不住的各州還可以在總統開船自撞冰山之前先跳船
如果废除领袖,那么独裁就永远失去了复辟的可能,必须彻底粉碎国家元首这个位置才能让独裁的土壤消失。

民眾心目中對於某一個特定領袖的崇拜是可以消除的,但對於領袖這個存在本身的嚮往是不能消除的
法國過山車就證明了這一點,德國人選出獨裁者也證明了這一點
現在獨裁,你說一人一票很好,一定大家都愛,但那是你的一廂情願
有的人在特定情況下就是會愛獨裁,而當這些人足夠多獨裁的土壤又會回來
基本投票权

就是是每个年满16岁公民都拥有的投票权,包括全民医保,公投独立,最低工资标准,最高工作时间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种每个人的基本政治权利,也就是你即使不知道美国非洲都在哪里这种基本常识,你也有资格在这种基本的政治事项上投票的权力。

『聽說同性戀會傳染癌症,害得鄰居也會傳染癌症,所以我反對同性戀合法化』
专业投票权

指在化学,材料,物理,机械,航空,航天,计算机,生物,建筑,法律,金融,哲学,经济,数学,医学,政治,社会学等大学专业顺利毕业(不过大学毕业会比现在更更加严格困难,难度应该和现在西方的毕业制度持平甚至更高,而不是中国的严进宽出)的公民拥有的专业投票权。如果我在上海交大的新能源专业毕业,那我就拥有在国家能源领域的投票权。

這個我覺得可行
細節上可以補充,比如大學專業之外通過職場經驗或自學得到相關知識者可以追加投票權資格考試等
但基本輪廓我覺得很好
我投票多了有什么好处,少投点能怎样?

政治生活的参与度会影响到在行政机关的升迁和选拔。如果一个人长时间不投票,投票级别会强制降低。只有恢复投票一段时间,投票级别才会恢复。

那如果我長期看不到特別明顯讓我有意見的投票內容(大多數情況下趨於中立)但這次看到一個真的讓我很想投票的內容怎麼辦
我觉得最好建议让香港人来大陆参政,堵死中国人参政渠道,毕竟香港人的思维已经脱支好一百年,能应付也就没问题,如果不行只能请外国人来办事
lisalisa123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那跟軍隊共產化有什麼分別
只會更費拉更快被人打爆
眾聲 观察
还有那位“killreddragon

他的原始回复:

如果你支在对外的层面上只知道弱肉强食这种思路,那么你支对内又凭什么不弱肉强食??外交同样也是内政的衍生。
不管你们现在嘴上说得多么漂亮,允许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独立自决的权力,但你们现在说的这些,请问和支共当年承诺的民族自治请问有任何区别么???只要你们的国家还要从支国延续下去,还要去继承他们的疆域,还要继承这片已经蛆虫翻涌的土地,你又有什么能力去实现这种承诺??别人又凭什么来相信你??你支难道不同样可以依靠民意来进行多数人暴政再一次多数压迫少数么?不过就是换成以民主的名义来玩你支一直以来的杀掉5%的游戏罢了。你支根本就缺乏一个政治文明的土壤,你连这点自觉都没有么?文革不是民主,但文革确实是一种“支那特色民意表达方式”。

你支本就不应该强,在你支能够形成现代政治文明之前,任何一种强大都必然给世界带来灾难,而鉴于你支属于你球最适合当奴隶的族群,这种落后野蛮的强大是完全可能如共产党一样依附于西方文明的阴暗角落而发展起来的,无论奴隶工厂还是器官工厂,你支的文明完美的成为了西方文明的膀胱和大肠,然后西方又逐渐发现养寇自重。这种角色定位即使并非共产党也一样可以实现,因为你支就是这么个充满蛆虫的土壤。

我甚至不觉得就算你支解体了,你支能有50%的地方实现民主,能有20%-30%我觉得就烧高香了。但只要这20%的地方,为了保护自身让美国驻军保护,那么就能给你支这片被诅咒的地方带来改变的希望,至少比你支整体化的良性民主的可能性高得多。


我不知道精神世界中一直“你支”长、“你支”短的这部分人群是怎么给精神和物理世界中的自己定位的。他们属于哪个群体?他们是否建立了外部世界对他们的身份认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