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统和推广普通话是不是世界上最违反人性的政策?

    照这么下去,以后在中国境内,十四亿人会不会被统一成只有一种思想,甚至连饮食生活习惯、爱好等都高度相同的人?彻底变成一个没有任何不同声音甚至想法的极权社会(如克隆人)



  各位葱油可以参考一下,例如现在的新疆,与零九年的75暴动发生之前相比
现在经济全球化算不是世界各国在经济领域的大一统?诞生于西方的民主自由理念在全球蔓延,也算是一种大一统。中国有大一统的历史倾向,也是诞生在东亚的地理条件历史条件的客观环境里。

普通话,本身意思就是普遍通用的话语,这种普通话可以是汉语普通话、吴语、粤语、日语、英语等等。人总是要对外交流的,不同地区的要交流,就必须在语言上做出一些妥协,选择双方或多方都会的都认同的语言。

粤语区的人跟吴语区的人交流,双方都说汉语普通话是基于自小都有统一的普通话教学,这样就方便快捷很多。如果双方都会彼此的母语,他们就选择任何一种。同样和其它国家人交流也是一样。

即使在粤语区,桂东白话、南番顺白话、莞宝白话都有差别,要说粤语的话,很多时候是选择广州音交流。香港选择了广州音而不是更近的莞宝片的发言,借着八九十年代的流行音乐和电视电影,再加上省城广州的广播电视,广州音在两广地区普及开来。其实广州音的普及也“赶走”了两广小方言区的口音。广州音在移民城市香港的普及也让潮汕话、上海话、客家话、宁波话等等的存在空间变小。

语言普及是必然的趋势,毕竟人不可能永远封闭在自己的村子里,要与人交流就都做出相应的妥协,而普遍通用的话语就为交流提供了便利。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大一統」是極權統治,普通話是極權意識。這樣就知道,執行與推廣二者,確實是滅亡人類的暴政。

人之為人,在其有智慧而能成羣,所謂「人是政治動物」。極權政府是消滅公共空間,即人之外在人性;極權意識是消滅獨立思想,即人之內在人性。內外人性俱失,肉體雖存,人不成人。故極權統治與極權意識,最為違反人性。

「大一統」加引號,是因為這不是大一統的真正意思。大一統的本義,是尊尚周天子。大是動詞,尊尚之義。一統是周朝正統的意思。寬仁分權的周政,相反於極權殘忍的秦政,正正痛斥「大一統」。故此加上引號,正如中共的「中國」不是中國。

普通話不加引號,是因為普通話是中共創造出來愚民的。各位北方義士請勿誤會。北方話不是普通話,北京話更不是普通話。普通話是中共強行創造出來的新語(Newspeak)。大家聽聽中共的話,看看中共的書,遣詞造句冗長粗陋,黑白顛倒,就知道民國三十八年以前,北京城沒有一個人會說那樣的話。北方話自宋元興起以來,文雅如《紅樓》,質俚如《水滸》,乃至現代的北平作家老舍,從來沒有像中共的普通話那樣的。聲討普通話,正正是為北方話心痛。

極權統治不是中央集權,推行官話也不是推行極權語言與極權意識。若是正常國家推行中央集權與官話,不必等於違反人性。

另外,推廣官話不等於消滅方言。有共同語不等於只會一門語言,保存各門語言也不等於沒有共同語。各門語言繁盛有助地方意識與地方自治,掌握共同語有利凝聚在野力量,兩者可以兼有,不宜陷於中共式極端思維,中其下懷。我們會英文,也會中文的啊。

孟子說,「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國之災也;田野不辟,貨財不聚,非國之害也。上無禮,下無學,賊民興,喪無日矣。」其他的暴政尚非至惡。滅絕禮義與學術,令天下之人行惡而不恥,這才是最壞,是會滅絕文明、滅絕民族的。

謹白

另外謹援引幾則訓詁學的題外話,誤解的人與因此而生爭執很多,大多可避免,所以特地講講:

中文的方言不等於英文的dialect。方言是地方話(regional speech)的意思,包括地方語言(regional language)與地方腔(regional dialect)兩類。一門語言(language)有各種腔(dialect),相互之間多少能溝通;各門語言之間卻完全不能溝通。

中文是語族(language family),不是單一門語言,而是眾多漢族語言的統稱,包括文言、北方官話、閩南語、粵語等等語言(language)。語族的意思是有共同祖先的一組語言。
你姨深谙方言加军队就是一个国家的民族发明学,于是现在什么方言使用者都要哭诉一番,似乎不反普通话你就是大一统癌、支性深重。然而西方各国历史上是如何?不说法国,就姨学最爱的英国,不也是把苏格兰和爱尔兰自己的语言几乎灭亡了?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也真的没觉得这是什么罪恶。然后方言区自己真正建构方言的时候,不也是要从不同地域的方言连续体中选出一种标准语将其规范化么,特别是南方很多十里不同音的地方,这其中灭掉的方言都数以千计了。
什么这化那化都是现代化。
我认为一切民族特色需要在现代化的前提下适量保留
你要让汉民族恢复旧礼制日常留长发穿汉服,藏民族三叩九跪信喇嘛,蒙古骑马养牛去当牧民这都是害人。
现代化本来就是很多高度统一的,你看电影吃薯片英国人也看电影吃薯片是不是就爱好习惯高度统一了?那全世界都学英语也不是没有其他声音了啊。
推广普通话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大大降低了交流成本。打压各地的方言发展与留存才是恶政,广东人保卫好粤语哦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正常的语言毁灭统一过程是完全基于经济因素的,也就是仅仅因为适应经济需要而自然的导致某种语言消失,很多国家反而还会为了保留某种语言不要完全消失而拨款。

但是桂枝完全不是如此,桂枝完全是延续秦始皇的方式,通过行政手段强行统一的,因此统一的结果未必就是最优的语言。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按照演化论,人性即为适应环境,从这个意义来讲不存在反人性的环境。就算某种统治方式长远来说会导致其中人类群体的毁灭,也不能认为它是反人性的。
加国国父麦当劳 社会自由主义者,某自由国家政治系+哲学系在读大学生
现代社会和经济不可避免的走向现代化和“全球化”。这里的全球化指的不是狭义上国界的消失,而是广义上生活方式和文化交流手段的同质化,因为这一点有助于自由资本市场的进一步扩张和繁荣。语言作为一切思想和表达的载体,虽然多样,但是在交流日渐增多的今天会有越来越多的需求迫使人们去选择一项通用语。因此一种“普通话”的诞生是必然。

就好像一战之后英语随着贸易市场的变化替代法语成为欧洲通用语一般。当今世界人民都在学习英语这项“世界普通话”,但是这并不是强权打压和禁止各国语言文化传播的功劳,而是社会本身自然发展的结果。

计划生育也是如此。
随着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逐渐增长,人口生育率和增长率就会自然下降。企图一步登天限制人口的理想虽好,但是强制绝育堕胎,强制实行计划生育违背了国家人口结构的自然过渡发展,侵犯了人民的选择权和自由。于是就造成了各种本不应存在的社会问题。

“推广普通话”和“鼓吹大一统”就像是计划生育,在一项应该慢慢引导遵循规律的问题上直接用强权推出的强制政策,他希望达到的结果是历史必然发展的方向【所谓的全球化和生活方式的同一性】,但是他用的手段却破坏了社会自然发展。靠打压现状和消灭不从者来强行改变,好似揠苗助长。
已隐藏
可以参考明治维新和彼得大帝的改革。

两者被人称为背弃传统,却反而成了传统在现代的保护人。

俄罗斯的芭蕾,文学和音乐。
日本的和服走向世界

都和两位积极改革的人分不开
北美carl Progressive Conservatism x Forward
不一定 如果没有统一的语言 中国不会有现在的“辉煌”不会变成世界第二大国 

美国建国时不也是某种程度的一统 要知道当时的殖民地各个州 那真是说什么话的都有 法语 英式英语 德语 西班牙语 土著语 俄语 那才真是啥语都有 如果美国没一统 它能成为第一大国吗

所以 只是中共毁了中国的一统 到时候民主化 还是得一统 只是可以联邦 相对独立有自己的文化和特色
只谈普通话我觉得不是,我觉得你完全可以使用方言如果你喜欢的话,但是同时大家应该学会一种都能接受能沟通的语言,就好像任何行业有一个行业规范就能效率高很多一样。
大家应该都懂得巴比伦塔的故事。
尤其是天朝的方言那完全就是不同的语言。

(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全世界都有一种通用的语言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个人觉得大一统和推普、灌输民族主义等几项政策就是CCP统治能如此稳定的基础,反过来说,如果这些都被破解,那CCP的统治就被撼动了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人性不是只有美好的一面的,而大一統就是典型的體現人性的政策
實際上,肯定是各地按照自己的當地情況操作最具效率
就好像一個蜂群每隻蜜蜂都有自己的判斷能力,卻又會做情報共享一樣,很效率。有的人類公司卻要員工一個動作客戶一句話都要報告上司,報告聯絡商量,什麼事都要上級決策,不效率
因為每個個體權限越大,就意味著長官的權限越小
站在上面的立場,人類是希望自己權限要盡量大
而政策是上面人提出的,當然要最大化上級的權限
所以咯
大家都知道,要熟悉現場的人才能做出好的決策
用國家來說,就是熟悉當地情況的人
我不熟悉當地情況,但我不想把我的權利放給熟悉的人,那樣我的權利就少了,所以就算會對當地人不好我也要握緊我的權利,也就是大一統
大家学普通话没问题,毕竟十几亿人能方便交流。但打压地方语言就其心可诛了,强制学生不能在学校用方言交流非常坏,坏入骨
推广官话没问题,语言是用来交流的,不是用来展览的。反共要反到点上,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敌人的朋友未必是敌人。
其实台湾那边也讲普通话,只不过他们的普通话更加正宗。推广普通话并没有什么,只是你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不能让其他方言失传。
对一个民族国家来说,强制推广标准语打压方言及少数民族语言是再正常不过都事情。唯一的问题是贵国是一个假扮成民族国家的帝国
按楼主的想法德奥瑞搞什么德语标准化,这是大一统的阴谋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二者都是人類社會常態。法國有大一統的傳統,印像中自丕平之子查理分地後法國就沒怎麼分裂過(阿爾薩斯洛林?)

德國也有大一統,只剩奧地利

羅剎國也有

推廣某官方語言也存在,例如南非向黑人推廣荷蘭語,法國在非洲的殖民地說法語,以至非洲種族戰爭,根本不是壓逼另類民族學習某語言,而是直接種族滅絕(語言或外貌特征不同,直接屠殺,當然了是殺男留女)

日本和朝鮮半島也有大一統,理論上日本列島和韓半島其實都有些方言不那麼日本,不那麼韓國,去到古代與主流日語韓語差別估計更大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看待徐州八孩丈夫被刑拘一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35112
1、高级领导懒得管百姓死活 : 
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就是通报都是“徐州丰县县委宣传部“撰写并发送的,而不是由中央一级的宣传部门,如新华网,环球网,或者观察者网等发的。

这说明,中央领导干部,没人给宣传部门下过指令,说这个事情应该怎么统一定性,应该怎么写。都是地方官员全权负责。
大领导们一个人都没出来说句人话。他它们日理万机,国事大事,就是没有老百姓的事。
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妇女,被铁链锁着,没有高级领导觉得这个事情有哪里不对。更没有一个人觉得,我作为国家领导人,是不是应该给老百姓多花点钱,改善一下精神病人家庭的福利待遇和减少妇女被拐卖的情况出现。

至于杨某侠,那是常态,中国现在太穷,大家忍一忍,等把美国干掉,这些事情自然就没有了。

中国的皇帝们是不太关心百姓死活的,若是权力稳定,臣子听话,他们可以有闲情逸致去给老百姓点银子抢一抢。当他们自己的龙椅坐得不是很舒服的时候,他们必然不会去关注一个老百姓的苦难。

到了习近平这届,他们甚至都懒得让宣传部门统一口径,任由地方官员自己去乱搞。

2.地方官员极度害怕丢掉乌纱帽。

徐州地方官员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害怕自己丢乌纱帽。因为这些地方官老爷知道,若是承认我们这里,老百姓穷得要买媳妇,那等于承认我们无能啊。

这也是为什么第一份通报说 - 我们没有拐卖妇女,没有穷人买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徐州官老爷们发现事情根本没有平息之后,就只能赶快去真的调查一下 - 这个人到底从哪里来的?到底是不是买的?

他们最后通报了一个故事:
这个女人已经52岁了,父母双亡,没有名字,天生精神病,就一个小名叫小花梅。亲戚觉得这是负担,让人贩子桑某把她卖到苏州。买家反悔了,她就流浪街头,被现在的丈夫捡回家。


我不论故事真假,我就问
几天能查完的事情,

你们这些官老爷,

不到自己丢乌纱帽的时候,

拖十几年也不会去查。

4.谁的运气好,谁的运气坏。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好,通常这种事情不会发酵,因为每天微博上都有这种事情,通常根本不会产生群体效应。但是徐州这次偏偏就成了全面关注的焦点,一坨鸟屎就这么掉在了徐州官老爷们的嘴巴里。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是不好,
你家不一定会遭贼,但是当小偷数量越来越的时候,总有一天你家也会被偷。
他们的不作为,一直没人发现,直到2022年了,才被人发觉,原来你们徐州,你们中国今天还有人被锁链拴在房子里,被当作牲畜一样养着。

以至于官老爷们可以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是我们责任,都是前任的错~习近平总书记一定会保护我们的,因为把我们打倒很简单,但是最后打得是你习近平和中国人的脸。

杨某侠是不幸的。她的精神、身体的疾病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也无法有人去关心,去医治。连小粉红都觉得她有精神病,那就是家庭的负担,这种事情很正常。没有人会想政府应该去掏钱给精神残疾群体家庭解困,减负。她甚至可能连基本的行动自由都没有,她的子女也把她当作负担,当作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人。

杨某侠又是极其幸运的,因为
中国有千千万万个像她这样,被拐卖的妇女,

她们去向不明,生死不明,

她们和她们的家人,哭干了眼泪,最后数十年之后,在绝望中,悄悄死去,

无人知晓

杨某侠起码还有人给她去调查,去寻找下落。无论故事是不是编的,大家都想给她一个交代。

=========================================
这个人间悲剧,我们不希望它再次发生,也希望它能得到尽快的纠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18
  • 浏览: 6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