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思宗崇祯皇帝朱由检为什么不学南宋赵构退守江南建立南明政权?窝就搞不懂了难道半壁江山比全部沦陷还差?

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
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

李自成破北京城。崇祯皇帝自己不回故都南京保存大明江山也就算了,直接挂歪脖子树上,这算什么事…当时也立了皇太子,但在遗诏里提都不提皇位继承的事。自缢之前还把亲生女儿长平公主的胳膊给砍了…谁能解释一下当时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近代蒋某人也是,认不清国内国际的形势和大局。在战后还在想着和中共抢地盘。不懂审时度势,不明白苏联和中共藕断丝连的关系。重庆谈判的时候就应该马上和中共达成协议让出东北华北的全部主权。私下让斯大林窜动满洲独立。自己把半壁江山守好以图国际局势的变化。这多好的一步棋。蒋某人倒好,明知中共满洲捡了桃子还要硬刚,刚到最后把自己刚下台。换了个匪谍上来没几天大陆就沦陷了。自己跑台湾躲灾去了。直到今天也回不来。

他们两人真的很能说明中古以后汉人统治者身上的问题。专权自大而又分不清局势。
已邀请:

大鳥居明日香 - 某人的小号,前膜乎知名膜法少女,极其不受欢迎的答主,实在没地方去了就来你们这里将就一下吧

赞同来自:

因为此人刚愎自用,心胸及其狭隘,外加其本人又有严重的拖延症倾向。他本人也想跑,但是没有一个人支持他跑,所以最终他命丧煤山。

曾经崇祯派陈新甲与后金议和,成功之后由于群臣反对。崇祯为了和陈新甲撇清关系将陈新甲凌迟。

兵部尚书出缺,崇祯找了一个叫王洽的人当兵部尚书硬让他掌兵。后来战败被杀。

重(重新的重)用孙传庭,下令半年之内孙传庭必须拿八千人消灭李自成五十万人。后来期限到了,孙传庭一战身死,被崇祯污蔑为投敌。全家被抄

这还是仅仅被他搞死的人的冰山一角而已。


如果你是当年的忠臣,给崇祯一条活路,把他搬到了南京那么你的下场百分之一百就是被崇祯说“逼朕南下,至朕大失民心,奸臣也”然后再把你给活刮了。

张献忠 - 我是大明好士兵

赞同来自:

自缢之前还把亲生女儿长平公主的胳膊给砍了



千万不能学儒,学儒之后就是这样的脑残。尤其是后面无法拿起武器的儒。

遇到强盗和强奸犯只会叫妻子和女儿自尽,叫日军强奸过的女人自尽。所谓保存名节。然而根本记不起来,自己作为男人,手里应该拿起武器。

儒家有存天理灭人欲的效果,打造了一批又一批的精神阉人。朱元璋献忠的后代彻底儒化后,大明也到了该灭亡的时候了。

附:一个有趣的事情是:皇帝儒化就一定会灭亡。所有过于沽名钓誉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几乎注定是无法打江山的,e.x 张士诚。儒家只能接受郭雀儿,赵立郎和朱八八的统治,像刘基一样违心地称其为天子三呼万岁,

同时一边不停咒骂郭雀儿的流氓阶级兄弟高俅用奇技淫巧迷惑住了皇上。然而儒家的说教最终还是比不过市井流氓对皇上就是有着天然的阶级亲和力。

等到儒家得偿所愿地和平演变成功后,天天圣贤圣贤,皇帝就变成了崇祯一样优柔寡断的人。明季黄宗羲等士大夫好像已经总结出这种历史规律了。这种终极矛盾无法通过任何方法避免,他们内心痛苦,孔孟之道的信仰彻底崩溃which 从王莽失败开始,心如死灰,早就不再想活了,坐等张献忠和满洲人砍下自己的脑袋。

令狐冲 - 95后

赞同来自:

我觉得九头鸟提出的蒋介石的策略是可行的,但是换崇祯那是不可行的。就算崇祯跑到江南,也无法偏安一隅,大明的问题是内政而不是外交(民族国家之前就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外交)。
以黄仁宇被人诟病较少的《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而言,内政的最大问题在于明朝的主要是收入农业收入,而所谓的“祖制”成了地方官员抗拒对实际土地重新丈量的理由。而且吏治国家最大的问题在于,拥有免除赋役特权的官僚集团,在人群中的比例是不断扩大的。因此如果按法定税收来征税的话,最终国家的常规收入也就必然会崩盘,只能依靠额外的杂派比如明末的“三饷”来获得维护政权所必要的财富。理论上如果杂派是一视同仁的话也没有问题,但是注意这些杂派最后是绝对不会收到儒家士大夫,皇亲国戚等官僚家族以及他们所庇护的田产的,所以最后还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买单,这也就是关中流民的来源。
即使到了南京,崇祯的政权汲取民间财富的能力也不会提高,这意味着他毫无可能重建足以抵御外敌的,军队,提供公共服务,维护治安。无论是顺政权,还是张献忠的大西,还是满清,在单一省份所能动员的实力都远远超出崇祯,这意味着他的败亡是不可避免的。

LuenSan - 澳門大豐銀行貿易融資經理,國立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畢業

赞同来自:

崇禎皇帝要遷都江南,延續大明王朝的首要前提,是他手上得有可靠的武力支持,只因為沒有足夠核心武力支持做保證的朝廷中樞,權威是蕩然無存的。

松錦大戰,洪承疇所部13萬明軍全軍覆沒,打光了以舉國之力調集的四方精銳,放棄遼西關寧防線,退守山海關才變成無奈選擇;

潼關大戰,孫傳庭所部秦軍也被李自成軍殲滅,朝廷的最後一支機動武力也丟了,則「傳庭死而明亡」。

對崇禎帝來說,這個時候哪怕再想遷都,自己的權威已經完全不足以保障能夠壓制江南,就只有等死和晚死的不同了。

別看直到北京城破的前幾個月,崇禎帝中樞朝令還能切實下達到全國各地府縣,南北十三省人事權也看似盡數由中樞執掌。但此時崇禎帝的權威,只是對那些無拳無勇的文官士子而言。

那些真正手握重兵的將領,已經完全軍閥化了,甚至實際上只有2萬戰兵實力的左良玉之流,都能反過來作威作福,割據湖廣,號稱「五十萬大軍」,聽宣不聽調。

當洪承疇部和孫傳庭部毀敗後,帝國機動軍力已經全軍覆滅,因此崇禎帝哪怕還在北京,就已經對左良玉們無可奈何了。

難道等崇禎帝丟掉半壁江山,背負丟棄祖宗陵寢的罵名,孤家寡人逃去南京,居然反而能以「王霸之氣」讓左良玉和江北四鎮這些軍閥們,對朝廷俯首聽命不成?這真是個一點也不好笑的笑話。

如唐朝在「安史之亂」後固然還能延續百年,和藩鎮軍閥相安無事的前提,那也得是自己中樞有一支能打敢戰的神策軍。

其實當時明朝九邊重鎮,尚有幾十萬缺衣少食的大明邊軍,這些本該是維繫帝國邊防的精銳武力,因為大明中樞財政崩潰,發不出糧餉,變成了一群賣兒鬻女、典妻乞討來維繫生存的乞丐和奴隸。

然而西北流民遍地,邊軍飢寒交迫的同時,卻是江南地區富甲天下,鶯歌燕舞,復社和東林的正人君子們,一邊有「秦淮八艷」紅袖添香,詩詞聯話,嘴上憂國憂民,滿口道德文章,渾然不知他們的愜意生活,潛藏著北方大地的雄雄怒火!

當時中國任何一支軍政集團,無論滿清、李闖還是張獻忠,誰能滿足這些武夫們去搶掠江南富庶地區財富的現實利益需求,誰就最有可能得到天下。

所以當李自成以數萬兵馬從西安揮軍東徵時,幾十萬明朝邊軍竟卷甲而降,擁戴著李自成去向朝廷「武裝討薪」,讓李闖軍連破雄關天鑒,幾個月就兵臨北京城下。

此時不論是崇禎帝還是皇太子逃去了南京,沒有親信兵馬支持和保障,必然就和其後弘光帝、隆武帝、永歷帝等南明皇帝的下場沒什麼不同,淪為軍閥的玩物和橡皮圖章,空有心力而無可奈何。

或許也正是因為明白這點,所以崇禎帝才寧可放棄了南逃,選擇了上吊自盡以殉國,成全了一份「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的悲壯。

至於為什麼晚期的大明王朝竟會如此奇葩?只因一個延續二百年以上的老舊帝國,十餘任皇帝薪火相傳至此的政治體制,必然是利益集團盤根錯節,牽一髮則動全身。

置身其中的上上下下大小官僚誰不聰明?誰不是帝國億萬人中搏殺出來的人中之菁?誰對朝局沒有清醒認識?無奈都被方方面面利益糾葛牽扯,根本不可能有實質性的變革,只能得過且過,坐以待斃,甚至包括「大改革家」張居正在內。其實他的所謂改革,也只是一場更高明一些的裱糊匠把戲罷了,根本不涉及明朝體制根本。

崇禎帝的致命問題,就是他既想要救國家、保皇位、保社稷,還一定想在史書上留下明君聖主之名,沽名釣譽到了極致,這又怎麼可能成功?

帝國此時需要的皇帝,正是不惜留下千古罵名,為變法排除一切干擾,不惜人頭殺得滾滾的朱元璋和朱棣們。

因此,崇禎帝如果真想要救大明王朝,遠不止是遷都南京就行的,還必須要徹底推翻明朝現有體制,大規模清洗保守官僚,真正建立僅僅直屬自己的皇家禁衛軍,為此不惜壓制一切反抗,然後重建一套嶄新的帝國秩序,就如同他兩位英雄先祖那樣。

遺憾的是,真實歷史上能做到這一點的卻是滿清的多爾袞們,一片石之戰打垮李自成部核心主力,旋而收降原明朝九邊大軍,大軍南下後以屠刀為後盾,搶掠江南士紳,限制和取消了他們的種種免稅特權,所以明亡清興,便成定局。

harmonize - you have been harmonized

赞同来自:

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大明连天命都爆了,北京有李自成,南京就没有林登万吗?
北方有清兵入关,南方不也有莫卧儿帝国吗?
不是不跑,而是跑不掉。去了南京,也建不起南明。
史书只会展示给你极少数的真相,其他更恐怖的现实,都存在于没有记载的水面之下。
大势如此,大明的命运早就是必然,就算你朱家人当大清的狗,也免不了灭亡的宿命。

------

我认为“为什么不”这种格式本就不适用于对昏君的分析。
因为类似的你可以这么提问:
万历为什么不上朝?
纣王为什么不听劝?
慈禧为什么不变法?

答案当然是:因为他傻啊……

组组组组

赞同来自:

当时襄阳已经被李自成攻破,由白旺率领一万名精锐士兵经略,并且袁宗第率领大顺五大野战军之一的后营向襄阳方向靠拢,熟读历史和了解地理的都知道襄阳一旦失守南方就无法维持半壁江山,李自成只需要顺流而下,南京就旦夕可破。

湖北有王光恩兄弟和革左五营、老回回等将领,都在崇祯末年归顺了李自成,张献忠更是占据了湖南、湖北南部、广东、广西等相当一部分地区,崇祯要是跑到南京去,就等于扎进了张献忠的怀抱。

崇祯如果南迁,也只是逃到南京,要面临上游李自成的威胁,也要面临后方张献忠的威胁,更要面临来自北方的清军威胁,可以说是四战之地根本无法守卫。

崇祯因此逃无可逃,督师李建泰建议他跑到保定去,明末在保定、昌平一带设立了一个军镇,存储了很多粮草器械,召集了许多士兵,但崇祯不愿意离开北京,北京是北方最后的坚城,有二十二个卫所账面数字是十一万名士兵守卫,另外唐通有一万余名士兵镇守居庸关,吴三桂有三万余人在山海关驻扎,史可法召集了十几万人在长江流域向北方赶来,崇祯假如能守住北京一个月,事情仍然可以有回转的可能,但他根本没有组织北京的防御,导致被李自成一天就攻破了。

综上所述,南迁无法维持半壁江山反而处境更加尴尬不如在北方放手一搏,在北方的胜算并不是很小。崇祯还要顾及影响,在当时朴素的目光来看,崇祯登基的时候天下依然大部分算是太平,他如果逃去南京,就要背负一个昏君的罪名,让后人觉得他短短十六年把天下祸害了一半,崇祯比较偏执,宁愿选择翻盘和满盘皆输,也不愿意苟延残喘,这在他之前的屡次抉择中都表现出来了,他多次积攒兵力、钱粮致力于一鼓作气的剿灭义军,在无法剿灭后又选择让洪承畴带着明朝廷大部分的力量去一次性解决满洲,又失败的情况下,他选择做最后一搏,让孙传庭带着明朝廷最后的全部精锐与李自成进行决战,希望短期内消灭义军然后解决两线作战的问题。

孙传庭兵败后,崇祯债台高筑,兵力捉襟见肘,威望很低,将领们不愿意再听他摆布,官员们也认为崇祯无能,他已经注定要失败了,在北京自杀和跑到南京被人杀死是一样的,前者还留有一份君主的自尊,像弘光那样被人抓住羞辱或者像永历一样被汉奸臣子派下人勒死就好看了么。

经略

赞同来自:

慈禧太后這一點就比崇禎高明萬倍,擋不住八國聯軍,立刻改扮成汉人装束乡下村妇的模样踉跄奔走一口氣逃到西安。然而一年後她就坐著八抬大轎重新進入北京。

崇禎居然是以自盡迎接清軍入關,注定亡國的廢物。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