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度如何解决政务官专业化的问题?

民主制度下,政务官是政治任命的,事务官是公务员考试爬上去的。
很多民主国家的部长,在担任部长之前,并没有从事过和该部相关的职业。卫生部长没有当过医生,国防部长没有当过兵,外交部长没有当过外交官。这种情况下各国都有,议会制尤其的多。
一个没有当过外交官的外交部长,却领导很多有充分经验的外交官(事务官),这是外行领导内行。
有非常丰富经验的事务官们,却不得不听从毫无经验的政务官领导。
请教各位,民主制度如何解决政务官不专业的问题?如何避免外行领导内行?


个人认为:
议会制很难保障部长的专业化,因为议会制的部长必须是议员,有经验的事务官很难选上议员,导致部长通常都是外行。总统制可能会让部长更专业,总统制只有总统是民选的,总统可以任命有经验的事务官来当部长。
已邀请: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外行领导内行并不是民主国家独有的问题,专制国家一样有。因为民主国家需要让民主力量掌握专业部门,而专制国家也需要让独裁者把持专业部门。

实际上,在专制独裁国家,外行领导对专业部门的干扰比民主国家更严重。以中共国为例,中共为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需要不断给公共部门的专业人员进行洗脑,使政治洗脑教育严重挤占了各个专业部门的专业人员的工作、学习时间,严重降低了这些专业人员的工作效率与专业技能增长速度,而这在自由民主国家是几乎不存在的,但凡到自由民主国家的对应部门交流过的中共国公共专业部门的专业人员,无不因此对他国的同行羡慕嫉妒恨。

对民主制度来说,这个问题就不应该被解决,因为解决这个问题会带来更大的问题——官僚与公共专业部门完全不受民主力量支配。
你这个问题并不成立。。。

第一,总统制国家,内阁成员是政府首脑提名,议会审议通过的。比如说川普如果提名一个外行,参众议员不同意,直接表决否认了即可。当然现在共和党控制参议院,相比而言通过内阁部长的概率大些,但民主党议员也可以通过阻挠议事制止这个过程,让川普的提名效率非常的低下,所以我没记错川普政府很多位置都是空的。所以如果你想顺利提名并且通过,肯定要选资深的两党都认可的公务员,那么多议员专业的审核一个内阁长官,专业性怎么可能差。

第二,总统制也好,议会制也好,在竞选的时候,肯定已经把内阁班子建好了,有完整的内政和外交政策,这样在候选人辩论的环节,才能经得起考验,真有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大概率过不了这关。没有高水平的幕僚班子,谁敢竞选行政首长呢? 再拿川普举例子,就算他上台靠班农这种边缘人物出主意,结果搞了个禁穆令就被两党合力搞下去了。民主国家最难做的位置就是政府部门的部长,权力比总统,议员小太多了,完全就是靠专业能力吃饭的。如果你是个外行,还想瞎指挥,那为啥不当议员呢。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美联储是个很好的例子, 全部专业人士, 表现经得起考验。
你对民主的认识似乎来自中国教科书。民主国家的官员任免是既考虑到选举也考虑到专业。如同好的匕首刚柔兼济。

你自己思考一下贵国"我们应该吸取教训....要让干部更专业"(习近平17万人大会)而不是让专业人士当干部是很低效和容易出错的安排。就说明你说的这种制度优势是胡扯
万宗不离一,领导能力。

一个专业的事务官,没有人民的授权,在民主体制上是没有灵魂带领政治团队的。

如果是总统制,总统是以他的人民授权委任官员,所以出什么问题,总统要负责。

有时候,政治跟专业很难取舍其一。就拿这次的防疫工作,专业固然重要,但是缺少政治参与,很多事情是事倍功半的。会做菜跟管理整个厨房是两码事。

最好的情况是政治要尊重专业,专业要服从政治。
信口胡诌。举例:

德国卫生部长是一位越战孤儿,军医出身

葡萄牙卫生部长是健康经济学博士
卢委员长 观察 活着是为了更好地死亡
个人认为:

议会制很难保障部长的专业化,因为议会制的部长必须是议员,有经验的事务官很难选上议员,导致部长通常都是外行。

总统制可能会让部长更专业,总统制只有总统是民选的,总统可以任命有经验的事务官来当部长。
没有吧,我记得西方国家各个部长是议会内部选上去的,不是选民直选的,议会在选择部长的时候肯定会考虑候选人的资质和专业问题,比如外交部长一定会有外交学院学历,农业部长有农学院学历,除了学历以外他们还会考虑候选人所作出的成就和业绩。因为政治是议员的事业,如果重要岗位不是交给可靠的人选他们怎么会放心呢?
Schweers Kinetics
这个话题Yes Minister三十年前就拍过了,翻出来看一看就行了,看看新上任的大臣是怎么被官僚体制的老油条上课的。
当然还是合作的时候更多一些,毕竟大家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国内的问题在于,一把手是书记,书记有可能真的不懂,但是说话一定算数。
参见深化XX改革小组 vs 国务院
好解决 。总统也没当过专业事物官。
所以机构长官只要有一批良好公务员发挥一定监督抑制作用。行政机构外更多第三方机构建议监督即可。
中国比美国人口还多。比不得一些小国家建制不全,第三方机构严重缺失。有些连特定行政机构都没。
中国人口优势是完全可以发挥多建制作用,补充行政长官。
      制度不是万能的,选举本身不能保证每个部门的每一任政务官都称职,要不怎么有“分肥”一说呢。有些时候就是有任命人物德不配位的情况发生,比如议员出身的克林顿对情报工作不够重视,任命的CIA的领导不够专业,更无意为CIA争取资源,致使CIA活动空间有限,间接导致了基地组织的坐大。
 
      运转良好的民主政府需要很多因素,比如注重人才选拔任命而非分赃的政党(即使阁员必须是议员,也是先经党内大佬提名而选拔上来的)、公民社会充裕的人才库。制度也可以起辅助作用,比如双选区制(不分区选区给脱离地方主义的议员更多机会)、事务次官的辅佐等。

      楼主认为“没有外交官经历的人员领导外交部,即为外行领导内行,有碍于外交工作”。那么,外交的“内行”一定要是外交官吗?看美国国务卿,从杰弗逊到彭佩奥,职业五花八门,有州长、议员、学者、军人、石油公司高管,外交官反而寥寥无几。他们做的工作又如何呢?赫尔、杜勒斯、基辛格他们不香吗?再反观当今从参赞一步步做上来的断交部长王毅同志,他的工作成果想必大家都很了解了。外交官可能熟练地掌握了外交辞令,懂得执行任务,而并不一定具备规划全局的能力。当然我不是说职业背景和外交部长存在某种必然关系,而是想表达“入门”“懂行”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政治学、法学的博士学位,对外交与军事政策的研究,而并不一定是外交官。
 
      政务官和事务官的区分本身是民主必要的一环。试想,如果从内阁阁员、各部部长到基层公务员都被职业官僚所掌控,油盐不进,一意孤行,民选政府的权力又从何说起呢?所以需要一个政务官作为民选政府的抓手。“专家治国”固然是好的理想,但也有可能形成技术暴政,因为专家也有个人的、属于本阶级的利益。

     


    
淺茉 粉紅五毛戰螂都給我去死吧
并不,其实拔擢上去或被任命的官都是要看学经历的。
民选出的才比较可能出现外行,但民选出的议员和地方首长和总统,本身面向的事务就很广,本就不可能十项全能,样样专业,所以需要的是一种良好态度和明智的决策品质。
专业人士领导部门是所谓technocracy,有好有坏。

部门领导第一要务是争取预算,专业人士一般是争取不到预算的,因为议会里大部分都是p都不懂的选民选上来的议员,你让一个靠platitude上来的议员理解核聚变研究的意义也过于难为人。而且专业人士不能代表票仓/金主,奥巴doe部长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朱棣文,川皇doe部长石油商人。

坏处也是显然的,举个例子,为什么二氧化碳是温室气体?技术官僚会告诉你因为co2的一个弯曲振动模破坏了分子对称性导致IR active,政党指派的会告诉你我先问问党/金主/选民怎么说。
民选的政务官可以不做具体的事情,对具体工作有个大概的了解就可以,主要负责代表本部门跟议会,媒体,选民进行沟通,为事务官员争取资源,充当政治机器和事务官员之间的桥梁。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活着是为了更好地死亡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8
  • 浏览: 1823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