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身边的人都是反贼吗?

我身边的粉红,岁静全部被我调教成反贼了,之前强烈支持新闻封锁,一党专政等政策的人和我待一块不出半个月也变成了半反贼,不替中共说任何好话。

我觉得粉红其实就是信息封闭导致的结果,只要循循善诱,终究也会变成同志。葱友们身边的人是怎么样的呢?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过几天发现全员粉红卧底,楼主就进去了(狗头)。

大多数人压根就不关心,或者说盲从,只要被铁拳砸两下,基本都能清醒(排出少量傻逼),所以股市里的粉红是最少的,因为被砸多了。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有些人是蠢,還有些人是壞。蠢人可以醒悟,天堂路通。壞人則無可救藥,衹能感嘆他們地獄難逃。

我的朋友絕大多數都是某地下基督教會各個派系的成員(當然在西方是合法註冊的)。由於這個教會並不是一個政治組織,因此裡面有持各種政治觀點的人。

我個人的經驗,嬰兒潮一代的親共人士大部分可以通過講道理、做工作,至少讓他們感到共產主義的危害。這些人親共,很多是真的非常天真,從小養尊處優,沒有被鐵拳砸過。如果給他們講我自己親身被鐵拳砸的故事,或者摯友被鐵拳砸的故事,他們就會對共產主義和類似的思想產生戒心。不過,那種被鐵拳砸過,明知共產黨萬惡,仍然舔共的老人就不是蠢而是壞,我是不跟他們講話的。

年輕教友的話,普遍比較活躍,我是擇友而交。凡是親共的我一律給自己限期斷交。我的觀察是年輕人接觸的信息非常多。除非是個別真的是對政治完全不感興趣、又特別容易被欺騙的人,其餘的親共年輕基督徒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壞」的成分。試問,年輕人有哪個沒聽說過紅色高棉、六四屠城、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知道這些事情,還親共,能沒有「壞」的成分嗎?

我們教會存在一些親共的年輕人擔任教職的情況,還是為中共搖旗吶喊的那種,整天按照個人的政治喜好在他的派系裡面搞整肅,像共產黨一樣噁心。這在越窮山惡水的教區越存在。我個人的態度是,這種教區,反正也喪失了民心,剩下一些老年人還堅持崇拜,那麼就讓這幫紅色事工自己玩脫,早破產早解散。

我的觀察是在這一教會,嬰兒潮一代(所有教區)大概是60%親共,而千禧年80後一代(所有教區)大概是50%親共。由於人隨著年齡增長,經驗主義取代理想主義,親共的會自然減少,因此,我估計年輕一代到中老年的時候,親共的比例會下降到30%左右。這是一個對我們反賊很有利的趨勢。

在我們教會有很多因為試圖勸說弟兄姊妹政治,而遭到親共的教友陰謀打擊的情況。匪諜和統一戰線的人員做事心狠手辣,一般是造謠、在教會內誣告、甚至聯繫紅媒記者寫文章搞公審。被打擊的話,不僅可能被老闆解僱、官司纏身,而且教籍都可能喪失。這一教會上層特別有幾個把黨性至於一切之上、專門為這類黨匪提供保護傘的高階信徒,會心照不宣地迫害反賊。我個人完全瞭解被陰謀打擊的後果,因此對於親共的年輕教友,尤其是那種並不明顯笨的人,是「守口如瓶、防意如城」;同時限期斷交,而不是去飛蛾撲火。
管仲 齐国国父,谢绝野蛮秦楚人士,,,
如果有人要看的话我就另开一贴细说调教粉红的心得,这方面我倒是有很多想说的。
胶人 新注册用户
如果你说的是事实,那证明你有组织革命的天赋
我身边的人即使我摆事实讲道理他们也只是碍于颜面不敢喷我,你的东西根本不会看。下次还是转发弱智粉红言论。实在不知道他们是有明哲保身的大智慧还是无药可救。
Mandoza1336 一個便當不夠,可以吃兩個啊。
QQ上認識的中國人和現實中認識在台灣唸書的中國人基本上都是小粉紅。

還認識幾個歲靜,除了本站上面的反賊之外沒有反賊朋友。

(嚴格上來說,台灣人跟香港人不是反賊,是一個獨立群體。)
别问我不知道 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我路过的。
有没有和我一样身边没有一个聊反共话题的朋友?
沼气池 最后一突开啊
我身边的都是不懂的,一般转发日人民报等微博也只是看个热闹,如果摆事实讲道理还是愿意听。

对明显粉红的人,一句话也不要透露,不要尝试策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cpcp 中国公民进步党
我们在美西北有自由学联组织,所以每日都像线下品葱。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遇到過的人有很多都是小粉紅,也有很多屬於反共人士,所以有的時候我很悲觀,有的時候我很樂觀,有的時候我支持暴力革命,有的時候我接受和平演變。
我觉得你更应该考虑的是,对方假装一本正经的附和你,掉转头就骂你傻……就像现实中我对小粉红做的那样……
Ancap404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无政府资本主义者
大部分人还是apolitical的,但正是这些人很容易受到最近毛左和马教徒在网上传教活动的蛊惑,所以我宁可希望大部分人都是粉红,毕竟粉红只是蠢,毛左则是坏
ini_gif 新注册用户 to go abroad is my goal
和很多其实不是粉红也不是反贼,都是看热闹的。现在这时代,大部分人手机里面微信支付宝?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还有别的聊天软件。。。。因此还是找机会走了算球。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事的话我就不用天天上品葱了,,,

艰难困艰艰困难艰苦
王匪沪宁 沉默的大多数
很难想象有人能够将身边的粉红搞成反贼,我表示我不怕被粉红举报都是好的了,遇到粉红通常都得装粉红。真想请教下如何才能策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齐国国父,谢绝野蛮秦楚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7
  • 浏览: 3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