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可以被认为是一门宗教吗?

经常有人称马克思主义为马教。这是一种气话吗?

马克思主义关于超脱现实的理想社会的许诺的确和宗教有点像,但是这与一般宗教中的超自然因素是一回事吗?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宗教,而且马克思本人是拜撒旦的。他是共产主义的祖宗,走的是暴力革命推翻政府那一套。所以共产党也号称能战天斗地。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你看看小粉紅那麼虔誠的模樣,再想想有沒有辦法在網路上公然褻瀆馬克思,而不會被刪帖喝茶,你就會知道馬教不只是宗教,還是國教,而這個信馬教的國家還政教合一。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要成为一个宗教,首先要先解释哲学上的三个终极问题:1.我是谁?2.我从哪里来?3.我要到哪里去?

马叫是无神论,有一些宗教的元素,但离正式的宗教还有距离。
邪教組織 維護統治是他們的主要方向 順帶把老百姓當小白鼠圈養
井底支蛙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无耻而与中国格格不入
是邪教https://telegra.ph/file/9be5d7a2e034bb9738b18.jpg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油和酒不可糟蹋。
在马克思写的剧本《Oulanem》里,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诅咒全人类下地狱。落实到人世,卡尔・马克思要消灭上帝创造的人类。

马克思是邪教徒无疑。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馬克思的思想是一種哲學,並不是一種經濟學說,但馬克思的思想是唯心地認為自己是唯物。馬克思認為人是受物質所控,物質控制人類的社會和思想。
人類社會的發展是有一個必然的發展和結果,
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
對馬克思來說,他已掌握了人類的規律,共產主義是必然會而暴力革命推翻資本主義社會。沒有東西能阻止,正如封建社會(指的是地主控制土地來剝削的社會)是不可逆地被資本主義取代。

但如存在主義的想法,人類不能而純粹的理性去追求真理,因為這會忽略了現實生活。
歷史上資本家是是剝削,工人薪金越短越好,工時越長越好,而且資本家有比工人更強大的能力,所以能更大程度影響社會。
而工人擁有的力量就是人數和選票,工人去推舉能為自己發聲的人,薪金越多越好,工時越短越好。
被工人支持的人,和被資本家支持的人在議會上爭吵,最終達到雙都能接受的平衡。資本主義的缺陷,可以在雙方的商議得到改善。

但共產主義者還是唯心地認為,資本主義就必然是剝削,就必然會被推翻。他們已掌握了世界的真理和藍圖,能明白他們的人太少,只有他們能掌握和了解。
為了解救全人類,他們必須掌握一切,即使犧牲一兩個世代的人也是必要。
我傷害你是必要,我要令你醒覺,你能得到解救。
某方面來就,和原教指主義相似。現代大多民主國家的宗教也世俗化,接受普世價值,互相尊重。但原教指主義,還可能堅持以劍傳教,要以武力去解救還沒接受神的人。

有人說共產黨是不相信報應,才會幹出如此恐怖的事,但我認為這解釋並不夠精準,共產黨是從一開始就看不起任何物質以外的價值。因為人是受物質所控制。既然控制了物質就控制了一切,那何須要為精神上的事物煩惱?
林南遠 什葉派穆斯林,中文學生,精神病患者
建議參考Ernst Topitsch在sozialphilosophie zwischen ideologie und wissenschaft其中一篇Marxismus und Gnosis,將馬克思主義和基督教早期歷史上的頭號異端諾斯底主義進行對比研究,能回答你的問題。
不可以。马克思曾经说过:“一切宗教都是精神鸦片”,可见马克思是反对宗教的。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马克思主义模仿了基督(宗教)的手段,却没有基督(宗教)的救恩。

刘仲敬: 有很多人都說馬克思是撒旦主義的信徒,為什麼呢?因為他非常具體的體現了敵基督的形象。

他的共產主義,等於說是一種啟示錄的翻版。共產主義就像是善惡大決戰,然後以前一切骯髒污穢的歷史,都是它的史前史。以前的歷史到此中斷,人性重新鑄造,人類重新開始。這非常像是千禧年的降臨。唯一不同的是他沒有自己的律法,他只有反律法,他只說別人怎麼不好,但是從來說不出共產主義是怎樣好。他的共產主義只是一種虛無主義的東西。

所以從教會正統的看法,他就是撒旦主義。因為撒旦主義的本質,不是邪惡,而是虛無。邪惡是人類的自然弱點,比如說愛錢啊,愛女人啊,好色,好各式各樣的誘惑,這很自然啊,因為人類是帶著原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欲望,使人類走向罪惡。律法就是用來克制人類的罪惡的。基督就是讓你,雖然有罪,但是通過信仰基督能夠因信稱義。雖然是有罪的、不值得拯救的,但是還能得到救贖。而撒旦是什麼呢,他是毀滅一切律法和糾紛的,他是虛無。他不是說某個具體的誘惑,誘惑只是他的工具,他的本質是什麼也沒有,這才是撒旦真正的本質。像彌爾頓描述的撒旦就是一個黑色的外袍籠罩之下,外面是有形的,但是裡面是真空和虛無。馬克思主義符合這一個特點。所以教會神學家有人就把他叫做撒旦主義。

他跟別的誘惑不一樣。別的誘惑是有罪的跟自然的誘惑,你有各式各樣的罪,這個沒有關係,所有的聖人,包括大衛王本人都有罪。只有耶穌才是沒有罪的,除了耶穌以外所有人都有罪。這是很自然的。教會有各種各樣的手段來救贖這個罪人,只有救贖的方法可能有點不同。只有絕對的虛無才是真正的敵基督。因為他是敵基督,所以他最大的特點就是他要模仿基督的手段,但是卻沒有基督的內涵和救恩。所以它的革命性的三部曲基本上是模仿基督教啟示錄之類的東西。「我們所熟悉的那種歷史到此為止,過去完全都不算,現在革命以後一切重新開始」的那種精神,骨子裡面就是通過馬克思從猶太基督教傳統那裡借來的。所以猶太基督教傳統的革命精神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通過基因一樣的方式轉化為共產主義的形式。
是宗教也是《邪教》,但现在中国人信仰是真空的,什么信仰都没,只想挣钱,
shenzaius 不吃包子
算宗教啊。政教合一的一种宗教。 一个没有神的宗教。
宣传为共产主义献身,祸害自己又祸害全人类的邪教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是宗教,而且是邪教。崇拜对象就是马恩列斯等历代教主。

第114514次告诉各位:根本就没有所谓“无神论”!这里的“神”指的是你所崇拜的对象。除非你把你脑子里主管崇拜的那个部分切除掉。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马教是一门世俗宗教,但是它没有民族主义的吸引力大。马教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要感谢列宁。
宗教,是一个组织把某种思想作为信仰,对这种信仰进行有组织的信奉,膜拜和践行。
一种信仰,一个组织,实行膜拜和践行,是宗教三位一体缺一不可的特征。信仰是宗教的灵魂,组织是宗教的躯体,膜拜和践行是宗教的生命运动。由此可知,马克思主义本身并非宗教。但是自从共产党这个组织把马克思主义列为信仰,并且真真假假地为这种信仰奋斗,甚至用暴力强迫不信奉的人也践行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就彻底地走向了他的反面,成为共产宗教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因素。

其实,如果不是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信仰并且践行,马克思主义就如同黑格尔,亚当.斯密等人的理论那样,充其量不过是历史上一个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学术流派而已。假如说马克思所作的是一种科学研究,那么一旦被一个组织作为信仰,就成为科学的绊脚石。因为科学是不断发展的,可以证伪的,而信仰是一种人为固化了的思维或理论,不可以证伪,甚至不可以质疑。因而马克思主义走到今天,已经完全沦落为共产宗教的一种信仰。举手宣誓就是一种典型的宗教仪式。

宗教其实并非都是具有超自然因素的,只要是对某种信仰进行有组织的膜拜和践行,就是宗教。

然而共产宗教宣称无神,否定超自然因素,这也就造成了这种宗教在扩张和践行过程中存在一个天生缺陷,无法在没有监管的环境中有效地维持信众和教外人士对本宗教的敬畏心理。为了弥补这种缺陷,共产宗教通常使用三种手段:
一是造神。通过歪曲历史,捏造事实等方式制造一个永远正确的神圣人物;并且制造圣徒和圣物,例如各种烈士,各种红色遗迹,神殿,各种神圣用品,神圣标记,旗帜歌曲等等,努力给这些神,圣徒和圣物抹上一层神圣,庄严的光彩,制造类超自然因素。文革时我们就曾经用向毛主席发誓和向毛主席保证等誓言来证明自己,就是明显的类超自然因素,对神敬畏的表现。
当然,光造神是不足以令人敬畏的,所以就有第二种手段,洗脑。让人们从小就相信,共产宗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光荣,正确的宗教,马克思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光荣,正确的信仰。关于这点,我就不详述了。相信人们已经有各种体会。
第三,暴力。由于总有些人能独立思考,不信神,不被表面现象迷惑,这就需要用暴力压服这些人,甚至消灭这些人,制造比超自然因素更为恐怖的现实和气氛。
由于在有些国家,共产宗教与执政权力是一体的,也就是政教一体。这个宗教组织就可以利用掌握的国家暴力机器,利用自己制定的法律,打击其他宗教。并且用法律为共产宗教制造圣神不可侵犯的形象。

最后我举一个北京西城区法院审理洪振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侵害案的例子来说明共产宗教。具体案件不在此陈述,大家可以搜索,这里只说裁决。
以下是法院的部分裁决判词摘录:
【法院审理认为,“狼牙山五壮士”及其精神,已经获得全民族的广泛认同,是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内核之一,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对“狼牙山五壮士”名誉的损害,也是对中华民族的精神价值的损害。
其次,被告洪振快发表的两篇文章对狼牙山五壮士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的英勇抗敌的事迹和精神这一主要事实,自始至终未作出评价。而是以考证“在何处跳崖”、“跳崖是怎么跳的”、“敌我双方战斗伤亡”以及“‘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细节为主要线索,通过援引不同时期的材料、相关当事者不同时期的言论甚至文革时期红卫兵迫害宋学义的言论为主要证据,全然不顾基本历史事实。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文章多处作出似是而非的推测、质疑乃至评价。文章虽然未使用侮辱性的语言,但被告采取的行为方式却是,通过强调与主要事实无关或者关联不大的细节,引导读者对“狼牙山五壮士”这一英雄人物群体及其事迹产生质疑,从而否定主要史实的真实性,进而降低他们的英勇形象和精神价值。因此,被告的行为是一种侵害他人名誉、荣誉的加害行为。案涉文章经由互联网传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伤害了原告的个人感情,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情感,同时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一件事迹如果是真实的,那么它在所有的细节上都应该符合事实。这就如同破案,所有证据都支持结论,结论才能够成立,只要有一点存疑,结论就不能成立。法院在这里并不敢一件件地否定洪振快所列举的质疑证据,因为其中一些证据是中共已发表的材料和文件,铁证如山,法官不敢否认。所以法院先把“狼牙山五壮士”肯定为事实,并且强调以成为公认的精神,以此来否定质疑不符合事实的证据。这相当于说,关公是常胜将军这个形象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正义的化身,因此说关公败走麦城就否认了关公是常胜将军,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由此可以看到,这案件裁决依据的不是事实,而是依据感情。因此这个案件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宗教裁决。

如果共产宗教是一个自由宗教,也就是自愿加入,自由退出,所有信徒都自行追求共产主义,自行践行共产主义,,不强迫他人,其实对世界也并无大碍。但是共产宗教的邪恶在于它用暴力强迫不信奉共产宗教的人也要信仰马克思主义,并且强迫他人践行共产主义。中共的所谓艰难试验论调,恰恰就暴露了中共不把中国人当人对待,只是当做实现共产主义试验当中的试验物品的邪恶本性。

综上所述,单独的马克思主义不是宗教,和共产党结合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共产宗教的不可分割部分。
楼上有人提到,马克思曾经说过:“一切宗教都是精神鸦片”,可见马克思是反对宗教的。那是因为马克思没有命看到,他自己的理论日后成为共产党的信仰,成为全球最毒的精神鸦片。这也正好符合马克思的理论之一:否定之否定。哈哈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