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为什么中国人如此迷恋或警惕“捧杀”?“捧杀”的逻辑是否真的成立?

最近看微博、知乎、Twitter,偶然发现了一些关于“捧杀”的话题。
诸如:
  • 创造营2020里刘些宁是皇还是鹅在恶意捧杀
  • 生活中有哪些捧杀仇家的妙招?
  • 怎样捧杀掉一个人?
  • 你最担心哪个明星被捧杀
  • 如何应对他人的捧杀
  • 大学里一个同学当众捧杀我,我很反感,当众没理会他,让他很难堪,现在搞得双方心里都不爽,怎么办?


And我熟悉的网站、媒体搜索到的结果:


https://i.imgur.com/raLUViB.pnghttps://i.imgur.com/YduqF6u.pnghttps://i.imgur.com/AEpmQVU.png
我似乎感觉到两个有趣的现象:
  1. 中国人似乎认为“捧杀”是一种很高明的报复手段。
  2. 中国人似乎非常警惕别人的“示好”是否是在捧杀自己。


基于这个假设,我研究了一下“捧杀”的本质与相关案例。
先说案例:
第一次对捧杀有概念上的认知,是初中语文老师讲的关于韩信的故事:
  • 话说韩信离开项羽阵营打算去投奔刘邦。韩信在前面跑,项羽在后面追,韩信在跑到一片树林的时候,感觉脖子后面一热,像是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抬头一看是一个小孩对着韩信脑袋撒尿,韩信说“来来来,孩子你下来,我赏你一枚铜钱,等会啊有个骑高头大马的将军从这过,你就往他脑袋上撒尿,他肯定给你一串钱。”小孩子他懂什么啊,就信以为真了,等项羽来的时候尿了项羽一身,那项羽是什么人呢,把孩子拽下来一剑给捅死了。【这是一个无法证实的民间传说】

其他关于捧杀的案例:
  • (来自 知乎匿名用户)说个之前我在别处看到的案例吧:有个人,家里来了个远房亲戚,带着一个熊孩子。熊孩子很能折腾,还把一杯水倒在了他的钢琴上。懂行的人都知道,钢琴很怕受潮,更别说直接往里倒水了。但熊孩子他妈并不以为然,也丝毫没有赔偿的意思。(所以说熊孩子都是家长培养出来的)主人当时很想杀人,但他不仅没发作,还夸熊孩子好,说“谢谢你帮我清洗键盘”。结果几周以后,熊孩子在琴行里把一瓶可乐倒进了一架价值几十万的钢琴……【这是一个无法证实的案例】
  • (来自 知乎 刘霸天)郑渊洁的《翼展》中有这么一个情节:主人公被仇家李双隆打了以后,不仅不报复,还阻止好友帮他出头。他说:“治你恨的人的最好方法就是纵容他的缺点”。结果李双隆果然越来越肆无忌惮,半年后犯了个大错,被军事法庭判了15年。【这是一个虚构作品中的情节】

其他搜索到的案例都感觉太drama,不再赘述。
欢迎评论补充更多更真实的案例。

我们来分析一下“捧杀”的本质。

首先,假设“捧杀”成立,其中“捧”的成分必然是false,比如:明明朝别人头上撒尿不会得到奖赏,你却骗人家有奖赏;明明钢琴键盘不能用水冲洗,你却暗示人家可以用水冲洗;明明那家餐厅的龙虾很难吃,你却夸他做的棒极了;明明邪恶的人(或组织)在作恶,你却假装支持,甚至赞美他们做得很对。
由此推得两点:
  • “捧杀”手段应该很难被坚持“诚实”原则的人所接受。
  • “捧杀”对其对象主要是报复、甚至毁灭的价值;“捧杀”对其对象主观上不存在教育、改善或构建价值。


其次,抛开道德评判,“捧杀”本身的成功率值得被质疑。捧杀成功的评判标准是:最终达到捧杀的目的(往往是:使其对象受到切实的打击、报复、甚至毁灭)。捧杀行为存在的“失败风险”在于:
  • 其对象不傻(对自己的优缺点或事物的因果关系有足够客观清醒的认识),不会上钩,致使“捧杀”失败;甚至反过来将计就计,对实施捧杀者倒打一耙。
  • 这也是为什么捧杀成功案例中的人设往往是小孩、自大无知、认知低下的成年人(比如习包子?呵呵……)。但事实是,绝大多数成年人的认知都是比较正常的,他们很容易觉察到这种让自己不自在的“捧”,更不会把别人吹捧的话当真。相反,很多人对这种吹捧都比较反感、警惕,甚至会怀疑:“这是不是捧杀?”
  • 所以,低估敌人的智商,往往是捧杀者失败的首要原因。也只有傻子才会将一个掌握大量真实数据、智囊团的公司或组织当作“捧杀”的对象。因为这只能起到“捧”的作用,无法起到“杀”的作用。而“捧”,正如我前面说的,本质就是作恶。


总的来说:我对“捧杀”这一策略持怀疑态度,因为:
  1. 它本身是不诚实的(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是不道德的)。
  2. 它本身是建立在非常不充分的事实之上、甚至是违背事实的。


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倾向于通过“摆事实、讲道理、通过实际行动表现自己的态度”这种“对簿公堂”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就算真让我遇到了能99%捧杀成功的天时地利,我想以我目前的心理素质,我还是干不出那种恶心自己的事来,那可真要“勾践舔大便”的勇气。不是每个恶心自己让自己吃屎的勾践最终都能成功灭了吴国的。要我,我还是直接拿把刀去砍夫差,或是自杀以告越国算了。(这段是casually情景假设)

以上仅是我个人对“捧杀”的简单看法。不代表那些对“捧杀”持积极态度的人的看法。所以,如果有不同观点,也欢迎补充讨论。

最后,我的疑问也来了。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痴迷于“捧杀别人”或(警惕)“被别人捧杀”呢?支国人真的都像《甄嬛传》里的甄嬛那样聪明有心机、杀人不留痕吗?凭支国人对“捧杀”与“担心被捧杀”的痴迷,我感觉支国人简直个个都是drama Queen!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假设“捧杀”成立,其中“捧”的成分必然是false

未必
我在混知乎的時候看到很多人用捧殺,都是形容一個可以有意或無意的現象
經典例子:捧殺國漫
國漫不存在『惡意的為了殺而捧』的必要,因為你不捧它,大機率它們也會死在日漫的炮火下
但是國漫捧殺現象的確存在
很多國漫因為一些無良粉絲到處噁心宣傳、挑釁別的作品的粉絲而招致反感,很多人看都沒看過這個作品就開始反感起來了,甚至一個國漫拖累了所有國漫
結果就是國漫粉絲圈越來越小,越來越少的人願意接觸之或者願意表態支持國漫
類似的例子還有:官方宣傳
我人生中只有那麼一次,只有一次是覺得希特勒大屠殺殺得太低效,應該再殺狠一點的。那就是在我語文老師規定我們看安妮日記全集還要寫讀後感以後,『天哪,元首你怎麼沒趕早一點殺了安妮這個熊孩子,這樣我們就不用讀那麼多日記了』
要是讓我自己選擇能不能看安妮日記,因為我對二戰歷史還是有點興趣的,可能有一天我真的會看,可能還會覺得不錯。但強制要求我們全班必須在一個禮拜看完,只是讓我產生了一股對安妮的殺意而已(當然,我心裡也知道這是老師和教育部的錯,不是安妮的,但感情有時候就是不理性)
類似的,我厭惡魯迅和老舍。前者就一個只會出一張嘴的糞青,趁著當時社會開放就到處開噴,還好沒活到中共執政不然就給鬥死了,後者的字裡行間就透出一種雨後的爛泥一般的土氣讓人厭惡
但我承認,要是讓我自由閱讀,我可能不會那麼痛恨他們
08年之前好幾年,因為鋪天蓋地的福娃,有一段時間我痛恨福娃到拿針戳報紙上的福娃圖像。08年後到10年,變成了鋪天蓋地的海寶,於是我的恨意也轉向了海寶,看到就作嘔
但是遠離福娃宣傳超過10年的現在再重新看福娃,就覺得沒那麼一無是處了。的確不是特別經典的吉祥物設計,但至少沒當初覺得那麼噁心了
官方肯定不是為了讓人們厭惡福娃海寶或者變成新納粹才如此宣傳的,但最終得到了捧殺的結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79%基督教民主党;77%社会自由主义;74%市场自由主义;72%社会民主主义;71%新保守主义;58%古保守主义;34%法西斯主义;14%无政府主义;0%马克思共产主义;0%专制极权主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8
  • 浏览: 8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