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蔡阿噶嘲諷中國流行語

中國流行語有土味的屌絲用語,英文詞狗帶狗血高光,日本詞動漫宅男腐女那些亂七八糟的。年輕人經常混在一起亂用。還喜歡用很傻的簡稱,如少前日料德牧法斗
評論區的小粉紅很生氣

颜值这个词真是酸腐可笑、生硬、毫无人情味。「颜」字是学的日语,再将简洁有力的形容词变成迂回抽象的名词,后面加个数値,化动为静。明明汉语可以表达得很好,卻硬造一种迂回、繁复而不如前者细致的方式。「英俊」「漂亮」「潇洒」「美丽」「标致」「(物体的)外观好看」都说成「颜値高」,「容貌」「相貌」也说成「颜値」。词汇越来越匮乏。「那篇文章可读性颇高」「他的幽默值很高」「这手字美观度甚高」「甲国人民

作者:匿名用户
来源:逼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7
分享 2021-06-25

27 个评论

用語這類我覺得無所謂.這本來交流就會互相影響.
台灣用語也在影響中國.世界各地都一樣.沒關係的.

所謂的統戰.我個人覺得如果有帶替中共洗白.分化與故意產生對立...
這類才是中共的敵後工作.
哈哈,这个视频不错。多谢分享
之前K島很紅的支語警察又可以出勤了嗎
當初越出越多,有些還挺有梗的
https://upload.cc/i1/2021/06/24/k9gLu4.jpg

對我來說
只要不是那種會讓人誤解或者是台灣本來就有的詞,但硬要用中國的
我都還算無所謂

前者最有名的就質量,到底在質什麼?真的豆頁痛
後者就像是視頻吧
其他什麼高富帥、學霸之類的就還好一點
反正文化本來就會互相影響的
不要把自己國家想太脆弱
中国语言风格的堕落
不久前,我走过三亚的一条街道,听到有家店铺在播放著名的《社会主义好》的摇滚版。虽然我对这首歌深感厌恶,但音乐响起时,我还是会下意识地跟着哼唱:“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共产党好,共产党好,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
几十年来,这些共产党赞美自己的歌曲从来没有从中国人的耳边消失,即使在“共产主义”已经成为干瘪招牌的今天,它们依然常常出现在中国的电视上、广播中,甚至是私人商店用以招徕顾客的大喇叭里。对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来说,这些歌曲就是我们的青春记忆,很难估量它们对中国人的语言和心灵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
在共产党统治中国的六十多年中,因为仇恨教育、愚民宣传,再加上对古典文明的全面破坏,一种新的语言风格渐渐形成。其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粗鄙和残忍,而这并非中文的固有传统,更多应归功于共产党和它所倡导的意识形态。
无论官方文告、文学学术著作,还是私人言谈,都可以看到这种“有中国特色的语言”。
时至今日,中国的高层人物会在那些极为严肃的场合,或正式的演讲中使用一些极为俚俗的语言,比如“打铁还需自身硬”。官方公告和晚间新闻中常常大讲特讲“和谐社会”和“中国精神”。就在不久前,国家主席习近平还说过“绝不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六十多年来,中国的宣传和教育从来没有摆脱残忍和嗜血,在教材中,我们学习数不清的残酷的英雄事迹:用胸膛堵枪眼,把炸药包托在手上引爆,趴在熊熊烈火中一动不动,直至被烧死……几乎每一个孩子都要戴红领巾,那是“用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大多数人都唱过《少先队队歌》:“时刻准备,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干净”。
几十年来,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地不厌其烦地反复播放这些内容,直接影响了中国人的日常语言和头脑。在最近几年中,我不止一次听到我的朋友们,包括那些批评政府的异议人士,也在使用这种被宣传污染的语言,而且不是在反讽。
两年前,在山西中部的一座小城,我听到两位老农站在路边辩论,主题大约是“米饭和馒头哪个更好吃”,在辩论的高潮时段,其中一位大声指责对方:“你这是形而上学!”(另一位以同样的方式回应:你才是形而上学!)
对形而上学,毛泽东持有一种很奇怪的怀疑(以至于我怀疑他根本不懂这个词的意思),宣传机器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来推广和鼓吹此种论调,久而久之,“形而上学”就成了一种可疑的学说、一个可鄙的词汇。可以想见,那两位农民对形而上学并没有多少了解,他们只是从党的宣传词典中学来这个词,并用它表达自己的不屑之情。其他的一些词汇,比如“唯心主义”和“小资产阶级情调”,也成了万能的批评用词。那些最常使用这些词的人,其实大多都不真正了解其真正的意思。
在中国人的日常语汇中,革命字眼随处可见。我们把工业、农业在内的一切行业都称之为“战线”(几乎所有工作的场所都可以称为“阵地”)。带病坚持工作通常被称为“轻伤不下火线”。一些大企业会把它的销售队伍称为“集团军”、“师”、“团”,把销售区域称为“战区”。
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和一些学者把这种语言称为“毛氏语言”。在2012年发表在ChinaFile上的一篇文章中,林培瑞说这种话语比“大多数语言更赋军事隐喻和政治偏见”。他举了一些关于毛氏语言泛滥成灾的例子:“大陆人即使到今天,还是会在饭局快结束时让他们的朋友“消灭”剩余的饭菜;上次我在北京时,一个小男孩在公交车上对他的妈妈说:‘妈,我要尿尿’,他的妈妈回答说:‘坚持!司机叔叔不能在这里停车。’”
这种新式语言的滥觞于毛泽东时代。早在夺取政权之前的延安时代,毛泽东就教导作家和艺术家要“为人民服务”,反对使用那些“人民群众”看不懂的字词,以及“和人民的语言相对立的不三不四的词句”。 然后,共产党的宣传机器就开始大力推广所谓的“人民的语言”——即那种浅显俚白的文字风格。
这种“让语言俚俗低级”的改造并非偶然,而是一项深思熟虑的行为,目的就是要降低公共讨论的质量。文化大革命更是将这种“语言革命”推到极致,在那时,知识人所擅长的理性讨论被完全摒弃。在这种野蛮的话语空间中,许多词语都渐渐失去了其真正的意义。然后党可以运用这种语言来装腔作势、混淆是非。
在近些天,中共高级官员时常把“法治”挂在嘴边,但这里的“法治”和真正的“rule of law”毫无关系,当他们谈起法治,指的其实是“共产党用法律统治中国人”。
这种故意的混淆只是为了一个目的:运用掩盖不民主的现状,并假装中国已经实现了民主。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抵抗这种官方话语,也不知道应怎样防止这种话语污染我们的语言。在许多时候,即使是我这样的作家,也无法避免哼唱那些赞美共产党的歌曲,虽然我们很清楚共产党试图用这样的话语来控制我们的头脑和心灵。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话最能表达我的担心,他写道:“如果思想可以败坏语言,那语言也同样可以败坏思想。
原文: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50528/c28murong/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還有「打造」,什麼都打

就不能用一用:創造、創作、建立、設計、發明、發揮、影響、⋯⋯
支语警察我还是支持的。倒不是说什么统不统战之类的.纯粹就是看着听着就很别扭很难受
记得前几年有部三立台八里面有个谐星搞笑角色时不时就蹦出来几句支那烂梗..违和感满满,那还是台语剧..最关键的是我完全不觉得这些烂梗哪里好玩了?
關鍵不在於用語上,而是新語化。
重點在於避免陷入中國人的思維模式,他們使用的語言就是一種新語。

使用這種語言,會讓臺灣人的思維變得貧瘠、心胸變得狹隘,最後就會讓臺灣人變成中國人那般:自私自利、色厲內荏、欺軟怕硬。
這才是為何要避免中國用語的原因。

中國人想藉此同化我們,把臺灣人和我們的子孫變成他們那樣野蠻、怯弱、反人性。
我做了一个点开的动作,然后又做了一个阅读的动作,最然呢又做了一个点赞的动作。
>> 我做了一个点开的动作,然后又做了一个阅读的动作,最然呢又做了一个点赞的动作。

「點擊連結」、「閱聽」、「點讚該影片」

這種灌水字數的方法很像國高中生寫作文寫不出來時的歪招......
>> 「點擊連結」、「閱聽」、「點讚該影片」這種灌水字數的方法很像國高中生寫作文寫不出來時的歪招.....


这是命题作文吗?你是老师而我是交卷的学生吗?你觉得这种水水的话题值得我给你写一篇论文吗?
无非是我讽刺了一下贵国越来越退化的中文,所以让一些人感到了不爽。不过在现在这种读图时代,文字越来越庸俗化是不争的事实,在美国也都一样,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若是接受不了sarcasm就不要来“搞笑恶搞”,若要展示优越感找海外华人也是找错了对象。
>> 这是命题作文吗?你是老师而我是交卷的学生吗?你觉得这种水水的话题值得我给你写一篇论文吗?无非是...

我有看出你的諷刺呀,我主要是想表達中國這種用法造成了他們行文能力的衰退,這樣水字數本來只應該出現在有強制字數規定的地方才有生存空間,讓你誤會非常抱歉。
有意思的现象一代人都会产生一代人的流行语,你们的流行语那!我记得10年之前台湾腔还算可以的。
>> 这是命题作文吗?你是老师而我是交卷的学生吗?你觉得这种水水的话题值得我给你写一篇论文吗?无非是...

不好意思,
我國的中文是:“點擊,按讚,分享”
每一句話後面接什麼的動作
如不是刻意搞笑扮丑
只有國文不及格的國中生吧
你當做是我國正式的文字敘述方式?
還是你在貴國也是中文不及格的國中生?

你這是搞不清楚狀況出來搞笑嗎?
你是作業亂寫等著留級的國中學生嗎?

無非是你在那紮了稻草人在那猛打
被我們諷刺這草人紮的像作文被當的國中生
所以讓你感到了不爽
開始崩潰大聲哭嚎人身攻擊

若是接受不了sarcasm就不要來“搞笑惡搞”

若要展現玻璃心碎崩潰罵人的醜樣
找台灣人也是找錯了對象
我們早已有貴國支台辦的定期崩潰表演可看

謝謝
>> 不好意思,我國的中文是:“點擊,按讚,分享”這是搞不清楚狀況出來搞笑嗎?你是作業亂寫的學生嗎?...


你想在”搞笑“板块向简体汉字使用者发泄受到的中国鸟气,可惜,简体汉字使用者不一定等于中国人,也不一定等于支持中国的海外华人,这个简单事实大概超过你的理解能力。

还有,贵国的文化软实力没有你们自己认为的那么大,所以我们平时对贵国的信息接受得不多,也不想接受那么多,我们这里的年轻人连迷上韩流的都很多,喜欢日本文化的也不少,唯独很少有人听说过”台湾“,更不要说崇拜台湾文化。所以不明白贵国的日常用语有什么好奇怪的?
現在百家論壇又不說什麼鬼“給力”了?以前一群垃圾扮教授貼地,一個勁在學術討論上向無恥階級文化的方向狂奔,不斷無腦化,庸俗化,不過也是共匪體制治下,必然出現的山寨土鱉的腦殘文化當成中華復興的文化。
>> 你想在”搞笑“板块向简体汉字使用者发泄受到的中国鸟气,可惜,简体汉字使用者不一定等于中国人,也...


你在搞笑分類向這篇台灣人嘲笑中國語言累積的崩潰憤怒
所以想這樣惡意人身攻擊其他蔥油

可惜,歡樂搞笑這分類不是玻璃崩潰
被嘲笑的中國詞彙或可討論
但一邊主張自己是什麼“海外華人”
一邊因這文章影片恥笑中國語彙
而開始崩潰憤怒瘋狂人身攻擊台灣人

這本身是自我矛盾的狀況
可惜這個基本的邏輯超越你的理解能力
至於是天生的智商,父母的遺傳,教育程度的不足,還是中文亂寫的國中生
歡樂搞笑這分類應該都沒有能幫上你的狀況
>> 你在搞笑分類向這篇台灣人嘲笑中國語言累積的崩潰憤怒所以想這樣惡意人身攻擊其他蔥油可惜,歡樂搞笑...


哇,好大一顶帽子哦,我一下子又从”奔溃的中国人“变成了”崩溃愤怒的低智商自称海外华人的攻击台湾人的中国人“,敢问你这个台湾人是开帽子店的吗?在网络上随便看到一个使用简体汉字的就送一顶帽子。我不知道是谁的玻璃心崩溃了。可以批评中国的庸俗文字,不能批评台湾的,否则被宋一顶“精神崩溃的中国人”帽子。敢问台湾人是习皇帝吗?不可以讽刺?

要知道,全世界使用简体汉字的人口为14亿,是不是作为一个弹丸小国的人,人类多样性是超过了你的理解能力的?
>> 你想在”搞笑“板块向简体汉字使用者发泄受到的中国鸟气,可惜,简体汉字使用者不一定等于中国人,也...


還有,不過是個歡樂搞笑分類裡的諷刺中國詞彙

你為何要這麼憤怒崩潰開始攻擊他人
然後岔題哭嚎什麼軟實力?
貴國的玻璃心比我們想像的更脆弱?
接受不了sarcasm就去好好看獸醫
來什麼歡樂惡搞
這篇我有講什麼台灣軟實力棒棒?
我有講要崇拜台灣文化?
你是不抹屎扣帽紮稻草人就寫不出文字?

你身邊的年輕人沒聽說過台灣我不意外啊?
物以類聚獸以群聚
一個沒程度沒學識沒幽默
接受不了sarcasm拼命人身攻擊的東西
身邊都是沒常識蠢蛋很正常啊?

我同情你,但我不會認為貴國年輕人都是你與你同伴這樣的沒程度沒常識,來歡樂惡搞接受不了sarcasm,開始拼命轉移話題抹屎扣帽崩潰哭嚎人身攻擊的鬼東西

我相信貴國還是有正常人類的
>> 還有,不過是個歡樂搞笑分類裡的諷刺中國詞彙你為何要這麼憤怒崩潰開始攻擊他人然後岔題哭嚎什麼軟實...


奇怪了,西方国家的年轻人,没有听说台湾,就成了“没学识没幽默”了?台湾是世界中心吗? 那抱歉要打破你的幻觉了。保守估计,你这样说可是又给西方文明国家约莫70%的年轻人送上了一顶“没学识、没幽默、没常识的蠢蛋”的帽子。真是有趣。

还有,刚才,我的好朋友,在美国受过教育的阿联酋人,也没听说过台湾,我告诉他,他已经被台湾一个不知名的网络宅男封为“没常识蠢蛋”了,他表示被娱乐到了。

台湾人,自己拼命地跟中国人划分界限,这点我理解;但是同时,某些台湾人又拼命地让海外华人的当中国人,这点实在是令人费解啊。不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看来台湾小学教育的效果在你身上没有体现出来。
>> 哇,好大一顶帽子哦,我一下子又从”奔溃的中国人“变成了”崩溃愤怒的低智商自称海外华人的攻击台湾...


哇~在那拼命戴個我說過台灣軟實力棒棒要崇拜台灣的文化這種屎帽子的垃圾裝受虐哭自己被戴帽子欸~~~
好無恥下賤一輩子沒照過鏡子的崩潰扣帽垃圾欸
請問你這不知什麼國家的垃圾是住在糞坑的嗎?
一開口就噴屎欸
在網路上對著台灣人拼命噴屎攻擊
被反擊裝受虐好可憐喔
玻璃心崩潰人身攻擊噴屎扣帽後
假裝自己是受害者欸

你是自稱的海外華人?那中國詞彙被攻擊時干你屁事?你要這樣吃屎崩潰?你當做大馬等地人士用的字彙與中國一樣?西北是什麼意思說一下阿?
你的攻擊就不是除了國文被當國中生之外台灣人的用法

我們好心告訴你這基本常識
你在這哭嚎什麼台灣人不能被批評?
有人這樣說嗎?
問題是你要批評不是紮草人阿?
請問你這不知哪國的垃圾是小學程度沒常識的習癡肥嗎?
隨便你抹屎不能自清,不然你就會這樣暴怒崩潰?
要知道,中國用辭就是中國用詞
海外華人是海外華人
真的大馬人的用詞與開口閉口14億的中國不同


說到底,人類聊sarcasm是幽默是歡樂惡搞
談雅俗是窮究文字本身
是不是這些超過你這住糞坑吃屎
大哭有十四億好棒棒不能討論詞彙粗俗與否的沒受教育沒程度沒常識的智障?

十四億人還得被迫歌頌習癡肥呢,
習癡肥就是聖人了不成?
數字不是這樣用的,這觀念你這接受不了sarcasm,在歡樂惡搞分類裡抹屎扣帽吃屎崩潰人身攻擊,大哭14億好棒棒的不知哪國垃圾,可能得重新投胎成人類才能理解
@來閒逛的台灣人,我覺得他@北京阿卜杜拉一開始應該真的是在諷刺啦😅😅😅,不過我想他沒看出我接梗了他的諷刺。😅😅😅我想這就是我自己回文的習慣和行文他不了解造成的誤會吧??
>> 哇~在那拼命戴個我說過台灣軟實力棒棒要崇拜台灣的文化這種屎帽子的垃圾裝受虐哭自己被戴帽子欸~~...


看了一下你充满屎尿屁等排泄物的文字,我觉得刚才多跟你说几句都浪费我的时间,因为你不值得。
>> 奇怪了,西方国家的年轻人,没有听说台湾,就成了“没学识没幽默”了?台湾是世界中心吗? 那抱歉要...


奇怪了,說你沒學識沒常識
就自動變成攻擊整個西方國家年輕人了?
你是什麼西方年輕人總代表嗎?
抱歉要打破你的幻覺了
你只是個吃屎崩潰抹屎扣帽拼命人身攻擊的智障而已

你這樣子可是又給你的父母送上了“會生不會教,養出個笑話”的罪名,真是有趣

還有,剛才,我的好妹妹,史丹佛大學畢業,看到你自稱西方國家學生總代表
罵你就是罵全西方國家年輕人
她告訴我:“哥你幾歲了,欺負一個網路拼減刑整天吃屎吧崩潰的賤畜幹嘛呢?”
她表示我欺負垃圾很無聊
共奴五毛粉紅賤畜,拼命覺得自己跟台灣沒有界限
但是同時,又拼命指著“你們台灣人”瘋狂攻擊
這種把自己臉打爛的智商真是令人費解阿
這不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嗎?
第一個出來崩潰人身攻擊的垃圾哭喊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欸~

看來你出生時應該是少了大腦這個器官讓你上不了小學
開口自打臉成這樣,這邏輯看來連五歲人類幼兒的程度都欠奉
>> 看了一下你充满屎尿屁等排泄物的文字,我觉得刚才多跟你说几句都浪费我的时间,因为你不值得。

看了一下你吃屎崩潰哭嚎閃躲的表演
我覺得講個台灣人一般不會“什麼的動作”
能看到你拼命崩潰台灣人不是世界中心,沒必要崇拜台灣文化,中國有14億人所以簡體詞彙不能被批評,你是西方國家世界的學生代表等等奇特言論

我覺得剛才說你一開口就噴屎非常的不對,我在此跟排泄物道歉,畢竟排泄物不像你,排泄物沒有無恥不要臉的問題,也不會玻璃心碎崩潰哭嚎

不過剛剛看你表演上面那些無恥崩潰的時間還是滿值得的,至少比無聊台灣綜藝節目好笑多了

你考不考慮開個“地球人類好吃驚!生物到底可以多無恥下賤還玻璃智障自打臉”的節目?
很有娛樂效果的~~~
>> 看了一下你充满屎尿屁等排泄物的文字,我觉得刚才多跟你说几句都浪费我的时间,因为你不值得。

繼續阿,不過就是被sarcasm了下不懂裝懂

你的充滿無恥下賤不要臉崩潰言論繼續更新咩

請問“做了個...的動作”被指出在台灣是搞笑或國中程度

這句話有你口中的
1.台灣軟實力棒棒?
2.台灣文化要人崇拜?
3.台灣是世界的中心?
你大聲說啊?
還是你接受不了sarcasm,所以在歡樂惡搞下面開啟無恥下賤不要臉崩潰紮草人模式?

要嘛你舉出來你這些不是草人是我說過的
不然你就是無恥下賤不要臉,顱腔裡只有屎尿沒有腦漿的抹屎扣帽玻璃心歲崩潰垃圾阿~~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知道嗎?
這樣抹屎扣帽是你父母從小對你的身教言教?

大聲說咩
我覺得你的心智很有被研究的資格喔~~
>> @來閒逛的台灣人,我覺得他@北京阿卜杜拉一開始應該真的是在諷刺啦😅😅😅,不過我想他沒看出...


不管他有沒有看出

後面紮草人紮的那些我都會炮他的
在討論中把別人沒說的話不斷追加
就是無恥不要臉
跟那個國家毫無關係
這個p主自己都不得不依靠誇張的表情來吸引注意力,這動作這亢奮程度這腎上腺素,希特勒都甘拜下風。這種人哪來的資格談論語言?要談論語言就得對語言現有一定程度的理解,至少要能用語言來吸引別人而非用誇張的表演。那些張口顔值閉口牛B的網紅,在他們的網紅脫口秀的時候説不定都能做到侃侃而談呢
要講一件事,入流的做法就應該是要盡可能少用多餘的東西,就像料理要做到極緻就要追求食材本身的風味而不是用大量色素糖霜奶油擺造型一樣。中國古代説書,不得離開台子超過一步範圍内,所有小表演都得在這一步内表演完。日本更有限,一塊坐墊。美國較自由,臺上隨便走,但也不是在臺上扭來扭去的

哦對了,你要反感哪些詞是你家的事。簡稱這可是世界通病甚至是語言的本色啊,且不説日本好端端一個肉饅頭都要簡稱肉饅,減了一個字都開心了,英語也會管yorkshire terrier叫yorkie啊,這和德牧有什麽區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