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支乎各种机制运作、以及如何钻其机制空子的研究

以前,你说了什么,言论直接就能被发表出来,即便存在 “违规” 现象,那也是言论先被发表、再被删除;
现在,你想说什么,言论会先经过审核,得通过之后才可能被更多人看到,如果不能过审,连发表的机会都没有。

显然,言论管制又进一步加强了。

既然增加了 “审核” 流程,理论上所有后果都应该由官方承担。因为言论只要能见光,这就说明是得到官方承认的、是 “合法” 的。但是支乎官方却只想享受审判别人的言论是否 “合法” 的权力,却不愿承担 “非法” 言论带来的后果。如果某某言论被认定 “违规”,受罚的将只有用户。
站在企业的角度讲,支乎官方也挺可怜的。中共为了自己的安全,逼着商人在无法得到更多收益的前提下、投入更多的运营成本。这就只会导致企业高管各种偷奸耍滑、层层甩锅。
底层的所谓 “管理员”,工资没见涨,却要干更多的活,是你你会怎么想?何况,这些人往往都是些月薪三、四千的屌丝,以它们的文化程度,你的言论稍微写得深点,它们也看不出这究竟是否 “违规”。那么它们就只会走极端:要么敷衍了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拿着 “规则” 的屠刀滥杀无辜。两者都会导致高素质用户大量流失。
前者容易搞得大环境满是疯子,后者容易导致大环境满是傻子。YouTube就是前者的模式,视频的评论区被中国猪的各种骂街言论搞得乌烟瘴气,几乎没人管,但YouTube的重心是视频,而不是评论,所以暂时它的影响还不是特别恶劣;墙内平台则几乎都是后者的模式,你所能发出的声音,统统是中共允许你发出的,是对中共有利、或至少也是无害的,而真正能引起思考的声音都他妈被毙了,于是这里只能留下各种带节奏的洗脑声音,正常人根本不敢说话。

为了缓解管理员的工作压力,“支乎众裁官” 制度就诞生了——
这是在原先挑拨群众斗群众的 “举报” 机制的基础上进行的强化。不但鼓励用户与用户相互检举揭发,甚至还直接赋予用户少量 “权力”。以至于,如果有人看你不顺眼,想弄死你,随便拉几个人、甚至一个人开好几个号,就能直接定你的 “罪”,而不需要非得经管理员的手。说穿了,这就是 “陶片放逐法”。

这就是在存心批量制造 “喷子”——
以前的喷子,看你不顺眼,还得冒着风险骂你,以试图恶心你一把;
现在,同样是看你不顺眼,它们都不需要开口,直接在后台就把你给弄了,效果更佳,你还不知道是谁干的。

当然,官方也不是彻底甩手、真的把权力全下放出去,毕竟它们都是 “中国人民”、是 “汉族人民”。
这就是为什么你的所谓 “违规” 言论,有时可以申诉、而有时却不可申诉。如果刁民、暴民和官方的AI弄了你,你还有申诉的机会;而如果是官方的人工钦定,你连上诉的资格都会被剥夺。

暴君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得替锦衣卫、东厂、西厂的特务干脏事。你无法从中得到好处,只能从整别人、看别人倒霉的过程中享受到一丝变态的快感,并且你永远无法直接取代那些有正规编制的特务。
暴君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和被你整的人是一样的,特务们对你照杀不误。所以有些所谓 “支乎众裁官” 的脑袋上照样会挂着因为骂街而导致被禁言的惩罚标签。

每一个用户,都有所谓的 “盐值”。
如果你 “违规”,你的 “盐值” 就会受损。损得多了,号就没了。不管你曾经为这个账号投入过多少心血、也不管你的作品曾经为丰富平台而做出过多少贡献。
为了补回已经受损的 “盐值”,你得创作更多作品。

而这里,有一个更快速的方法——举报别人。
其实,“盐值” 这个机制就像以前的网游:如果你随便杀人,你会红名,连找NPC买药、修装备都不行,万一死了还容易掉装备。但是你可以靠屠杀其它红名玩家,来洗白自己。

当然,我只是提供一种思路,并不鼓励所有人都去滥用这个。毕竟中共、支乎就是希望你去这么干,存心把你变成小人。
我在发现这个漏洞后,从来都只是在自己已经 “违规” 的前提下,去找几个心理变态的用户下手、把它们的历史言论挨个投诉一圈。毕竟喷子、白嫖党、三无账号,你也会讨厌,这种人即便在品葱也不少,它们特别喜欢把讨论内容写成回答,并且一张嘴往往直接就是各种阴阳怪气的骂街言论。这种人死有余辜。
但是大多数人没有这么成熟,它们举报别人,只是为了发泄自己内心的变态情绪,这种人本来就是被我下手的目标。一旦这种人也知道举报别人可以洗白自己,它们根本不会去区分谁是心理变态、谁是良心用户在冲塔,只要能洗白自己就行。这就正中了中共的下怀。
同样都是被当枪,我宁肯被支乎当枪,靠整几个心理变态、净化互联网环境,也不愿被中共当枪、靠整其它和我一样勇敢的用户来洗白自己。否则我不是成刘备了么,杀黄巾、杀董卓、杀袁术,统统是为了靠剿 “反贼” 以让自己 “立功”,趁机往体制里钻。

伟大的《西游记》里的 “寿命” 也和支乎的 “盐值” 是同样的逻辑。
你不是天庭官方承认的有编制的 “仙”,任你法力再无边,你特么也没蟠桃可吃。
想延年益寿,你就只能靠吃人。
但像我这样的,好歹还会去区分一下 “好人” 和 “坏人”。
如果完全不做区分、是个人就吃,那可就真成 “妖” 了。

以前,我不懂这个,所以就被封过号。那个号若活到现在,也是个大V号。
而现在,即便短期内多次 “违规”,充其量也就一至七天小黑屋。

而正因为现在懂了这个,当有疯子敢发私信来骂我时,我不会一次性全给投诉掉,而会每隔一小段时间投诉一次。这样,原本它只骂了我一次、只不过骂了很多句,却被我变成了短期内多次骂街、它骂了几句就算几次。
正是靠着这个,我弄死过一些疯子用户。

当然,这招也不是总能管用。
比如近期我又盯上一变态,在批量投诉后,它账号上一共有三、四十条骂街言论遭到支乎官方删除。但是却连个禁言都没有。若换作是普通用户,号早没了。
显然,这种人就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我只能弄死那些送上门来的 “白骨精” 式的草根,却弄不死青牛、大鹏这些有背景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将来再去害更多人。

注意,再次强调:
我的初衷,只是为了让那些有良知的、敢于像我一样长期在墙内实名冲塔的用户,账号活得久一点,我不是在教唆所有人都去对别人滥用文革式举报。

毕竟,类似的平台很多、也包括品葱,大家的规则都是互通的。
在我们这里,所谓的 “管理员账号” 实际就是强化版的 “支乎众裁官”,只是个高级账号,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管理员”。“管理员” 是身份,不是 “账号”。
虽然我们这边要相对公正很多,但支乎遇到的问题,我们也得引以为鉴。
我们得守好这片 “最后的净土”,不能让它被 “中国人民” 给占领了。

以前多次说过、上文也提到了:
“喷子” 的泛滥,就是中共存心制造的。
你作为正常网民,你得整天被喷子恶心得肝胆俱裂、产生 “谁谁谁就他妈不该有上网资格” 的想法,那么将来如果国家真的要给所有人发 “上网资格许可证” 时,才会显得这是 “民心所向”。
那么中共通过这样的 “法律”,表面上是替正常网民过滤掉了少量心理畸形的喷子,实际却能通过这个 “合法” 地过滤掉更多中共自己不想听到的声音。



另外,我这里再介绍一个如何绕开支乎 “审核” 机制的方法——
你写完文章,先发表,再自己收藏自己的文章,然后再直接删除掉。等到你从收藏夹观察到 “审核” 提示消失,再撤销删除即可。
因为言论一经删除,它就不会真正被计入 “审核” 的工作量。
这就是为什么我以前在支乎讽刺 “共产主义”,无论如何也死活过不了审;而现在却能把一模一样的文章重新发表出来。
当然,我只是做实验而已,最后我还是主动把那言论删除了。
不是我没这胆量,而只是不想把这个留给小人去举报、变成它们洗白 “盐值” 的筹码。
毕竟这个小伎俩只能绕开暴君的明枪,却躲不开暴民的暗算。

所以,我很是痛恨那些 “只反中共,不反中国人民、不反中国文化” 的声音。
这种人就是真正的儒家嘴里所骂的 “乡愿”。
看起来它们很 “理客中”、谁也不得罪,看起来是在团结大家一致对付中共,实际只是和稀泥、想闷声大发财。

这年头,多少人都在把 “反共” 当成买卖做吖。
不然为什么它们在YouTube发视频,从来不忘提醒大家关注、点赞、收藏呢?
不然为什么中共渗透了YouTube,整得它们的视频大规模被黄标、导致收益受损,它们会跳起来骂娘呢?

真正在试图 “开启民智”,在我的阅读范围内,只有一个 “蔷仔说电影”。至少我还从没见人家教唆关注。
虽然这肯定也是个团队(想想也知道,一个女人,不可能撑得起这么大一摊子),但我认为在YouTube上拿 “反共” 挣这种钱最多只是人家的副业。
何况,广告商,同样往往也是些乡愿、本来就不愿往政论视频里加广告。这行本来就挣不到什么钱。

像什么文昭、大宇之流,在我看来统统是伪君子,老子就看它们啥时候死。

往大了看,这种人就是YouTube上的各种所谓 “自媒体”,即便 “反共”,也只是输出各种 “政治正确”;往小了看,这就是网上的喷子,你讲了啥,都会被这种人认为是 “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地域歧视” 等等等等,然后它们就会喷你、或跑到后台去告你。

这种 “只反中共,不反中国” 的乡愿、犬儒,在品葱上也多了去了。

中共能嚣张到今天这地步,离不开它们的纵容。
正是因为文化不健康,这片土地上才会源源不断地产生这种 “刘备” 式的小人。
你不把它们屠杀到一个可控的规模、不改变万恶的 “汉族文化”,即便中共倒台,将来也仍然可能冒出新的 “中共”,最多只是名字不叫 “共产党” 而已。
暴君和暴民,共同构成了 “大盗与乡愿” 的结合,几千年来就他妈从来没变过。

“中共” 又不真是从天而降的 “境外组织”。
德国人、俄国人,最多只是壳而已。
秦至清,没有 “中共” 吖,为什么始终那么人吃人呢?
9
分享 2020-09-23

2 个评论

用知乎约等于实名冲塔,能不用就不要用
>>用知乎约等于实名冲塔,能不用就不要用


感谢建议。
但我确实就是经常实名冲塔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30
  • 浏览: 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