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与法制的区别,以及 Rule of law 在西方社会的两次确立。

这篇文章是我对于下面这个问题的回答:
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人治什么是法治了?

由于篇幅太长我决定作为单独文章重新发一遍。

Rule of law 和 Rule by law 的中文翻译我一直觉得很差,甚至怀疑是故意为了让中国人混淆这两个概念而为。

由于不想因为 法治 和 法制 这两个中文词的混淆导致带偏本文的重点,下面我就不用这两个词了,完全用英文来指代,葱油请多多包涵。

下面我就来重新翻译一下这两个概念,顺便浅谈一下 Rule of law 在西方社会是通过什么样的理论基础两次确立的。

Rule by law,我翻译为用法律来治理。这个意思是说法律只是一个工具,而统治者就是用这个工具的主人。统治者用法律治理,表面上好像是公平的。确实,如果统治者真的完全按照法律条文来治理,对于所有屁民来说确实是一视同仁的。但问题是统治者自己是高于法律的,所以在社会整体上来说,就不存在公平和一视同仁了。更有甚者,统治者可以随时修改法律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从法治滑落到人治其实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Rule of law,我翻译为法律治理所有人。这里和上面的区别在于主语不一样了。上一段法律只是工具,主语是统治者。这一段,法律本身就是主语。意思是法律本身就像天道轮回,自然规律一样作为一种超然的社会运行的"客观规律"来规范社会活动。就像生老病死,食物链这些无法违逆的自然规律规范自然界的circle of life 一样。

Rule of law 这种观念中国自古以来基本上是没有的,因为中国人一直都认为法律是人编的,法律毫无神圣性和超然地位。"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法律不外乎人情"。极少数的例外可能就是周礼里面规定的嫡长子继承制,尊卑长幼等少数几条超越了好多朝代都能被政治人物拿来遵守或者做政治斗争的条款。但是哪怕这些条款,在权力大的君王那里也形同虚设。中国的法律都仅仅是一些人间俗事罢了,谁拳头大,谁就有资格当家作主。

反观在西方,Rule of law 的概念却是自古以来的。自从摩西从西奈山顶捧着那两块刻着十诫的石板走下来以后,人类和上帝订立的契约就成了最核心的一个宗教和政治概念。由于十诫的约定是上帝订的,西方人才能够对此条约有和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一样同等的敬畏。从上帝与摩西订立的旧约 (十诫) 到上帝通过基督和他的门徒向世人传达的新约,再到罗马教皇作为上帝在地球的代理人与中世纪世俗君主订立的各国的统治权,最后到这些通过君权神授加持的国王订立的世俗法律,完整地构成了一套法律神圣的逻辑认证链条。因为所有的法律最后都能追根溯源到上帝和人订立的契约那里去,rule of law 法律高于所有人的这个概念就变得很容易接受了。此为 Rule of law 的第一次确立。

进入近现代以后,由于宗教相对式微,科技文化大跃进,民主化的风潮席卷西方世界,法律的神圣根源也从古老的上帝转移到了千千万万的国民集体手中了。自己的国家自己有治理权,无选举不纳税,每个公民都有同等的投票权,这几个简单朴素的观念由于充分符合人们普遍的常识,符合人类对于公平和自由的向往,同时能够最大化的维持一个社会不同人群的利益公约数,所以非常成功地把法律的神圣性从上帝那里夺走,从而成为了如今民主社会最底层的基石。此为 Rule of law 的第二次确立。

尽管民主的法律不是从上帝那里来的,但是既然一个法律是大家集体的共识,那么它必然也是高于任何个人或者小团体的,法律还是能够维持高于任何人的神圣超然地位。大家集体的共识,和自然规律其实也有共性,那就是理论上这个共识也不是能够被人为操纵的 (这个论点比较有争议,一直受到很多挑战,我觉得这个论点能成立是需要附加条件的,这里暂且不表)。

以上就是西方社会从古至今对于 Rule of law 的两次确立。在另一边的古老洼地,直到今天 Rule of law 还一次都没有确立过。甚至绝大部分人对这个概念都不理解。
19
分享 2022-10-19

15 个评论

但在中文里,法制指的是「法律制度」(legal system?) 的缩写(所以要「建立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体系」(‘establish and strengthen the socialist legal system’));法治才是「由法律来统治」(rule OF law).

上个帖子里头你们就都弄混了。

OP 原来看不懂中文。
>>但在中文里,法制指的是「法律制度」(legal system?) 的缩写(所以要「建立健全社会主义法...

所以这个中文翻译就是个垃圾啊,我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意思。后面我干脆都是直接英文写。为了中文翻译扯来扯去本身就有点鬼打墙。

而且我只代表我自己,请不要用"你们"指代我,这帖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言论。
>>但在中文里,法制指的是「法律制度」(legal system?) 的缩写(所以要「建立健全社会主义法...

如果是我一个人看不懂也就算了。这两个词的翻译有大量人都混淆,不是翻译问题是什么呢?
而且吧,这么翻译两个词,于是就会出现很多人陷入这两个词的争端中,把问题重点都忽略了。我写的内容其他方面你都不说,就单独拿这个说。就是我文章开头说的翻译这两个词的人有恶意,故意干扰中文使用者对于rule of law 和 rule by law 这两个概念的区分和讨论。

这样吧,我把这两个中文词都删了,也就没什么好吵的了。
維基傳送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3%95%E6%B2%BB
>>維基傳送門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3%95%E6%B2...

谢谢!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不加中文词了,坚持直接用英文写吧。
我对这两个翻译词比较厌恶。
汉字的造字造词能力不行,又不肯完全音译,于是就会出现这种偏差。
>>所以这个中文翻译就是个垃圾啊,我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意思。后面我干脆都是直接英文写。为了中文翻译扯来扯去...
以前有个相对好区分点的翻译:就是以法治国(rule of law)vs 依法治国(rule by law)
其实不是概念的问题,而是习惯的问题。

中国人习惯从字面来分析意思。而西方人习惯在字面基础上更看重大段的文字定义glossary。

如果你单从字面
rule of law,确实是法本身的统治力
rule by law,这个by已经有歧义了,因为by既可以是表被动也可以是「通过什么来做什么」可以是somebody is ruled by law 也可以是king rules the country by law。

再看字面上的二者引申,二者其实都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rule of law,你如果从摩西来引申,那么伊斯兰教的沙里亚法同样符合rule of law的字面意思。残酷的沙里亚法不见得比一般独裁的rule by law更好。

中国其实有rule of law,虽然这个“rule of law”可能和你理解的不太一样,但是起源和西方其实差不多的:
西方是性恶论的一神教,所以一开始就对人性有怀疑,神已经把“一尊”的位置给占了,没有人妄想成为一尊。所以西方更相信超脱所有人之外的规则来统治,而不相信人性。

中国相反从来都是多神教,不排斥人变神,比如关羽等,所以所有皇帝都蠢蠢欲动想要成仙成神,皇帝都相信自己是神,那当然皇帝觉得自己说的话就是“圣旨”,就是「rule of law」而不是什么凡人瞎搞的规则。

为什么中国的“rule of law”感觉这么随便马虎?根本原因就是中国的“神”太廉价了,人人都觉得自己有可能成神,自然就狂妄自大想要踩在所有人的头上,盼着打其他人的脸,自然就觉得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就是「rule of law」。人人都想狂妄成仙成神的国度,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规则就是rule of law,自然就不可能对规则有任何尊重。

而西方基督教背景下,只要这个宇宙存在,你们所有人生生世世都是凡人,别妄想成神,每个人不光是凡人而且是罪人。这样就直接杜绝了任何人成神的念头。成为人上人就毫无意义了,你就算踩在别人头上在上帝面前也依然是羔羊,依然是罪人,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这才体现了摩西律法的珍贵之处,这才是为什么人人都把rule of law当成真正人人尊重的神谕,而不是可以随便践踏的廉价的rule of law。

所以望文生义无论在中西方都有缺陷。

西方来用这两个词的时候其实是有完整定义,而不是只看字面:
https://byjus.com/free-ias-prep/difference-between-rule-of-law-and-rule-by-law/#:~:text=What%20is%20the%20difference%20between,lawmaking%20authority%20of%20the%20land.

现代rule of law的定义里面包含了
  • Absence of arbitrary power(supremacy of law) 没有绝对的权力
  • Equality before law(No one is above law) 法律建立在平等基础上
  • Predominance of legal spirit. 法律精神的绝对强势

如果没有第二点的话,rule of law可能就是沙里亚法。

你如果看西方的任何保险公司账单,医疗账单等等,很多时候就是用了很多简单词,如果你按中国汉语的习惯看这些简单词的字面含义,基本上只能理解得一头雾水。因为西方人喜欢对每个这种词都下得有大段的定义缀在后面。
而中国人不喜欢下精确定义,只喜欢从字面来望文生义,就因为「改革开放」没有像上面「rule of law」这样的精确界定。导致了包子把「改革开放」给拆成「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然后包子再按自己的理解发挥,整个改革和开放的意思就被曲解了。
你姨不是说过汉字是简写符号吗?也许这本身就是文字的缺陷,现在经过西化改造的汉字书写都会让人产生误解,更不用说是古代那种文言文了,支那的文化就没几个精确的
>>你姨不是说过汉字是简写符号吗?也许这本身就是文字的缺陷,现在经过西化改造的汉字书写都会让人产生误解,...


姨学全是胡扯八道。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持枪权到处都是歧义,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Bear有怀孕或者持有的意思
Arm有手臂和武器的意思。

完全可以翻译成有怀孕手臂的权利。

区别只在于西方人不会像国人那样只看字面含义。人家每个词都有精确界定
>>其实不是概念的问题,而是习惯的问题。中国人习惯从字面来分析意思。而西方人习惯在字面基础上更看重大段的...

其实你说的我蛮多都赞同的。我在正文里面没有提,但是其实我觉得rule of law在宗教神权时代的第一次确立本身确实不是一个很正面或者进步的东西。文艺复兴以前的天主教和原教旨伊斯兰也没多大区别。犹太教遵循的摩西律法本身也是沙里亚法的inspiration。

第一次 rule of law 的确立最主要的贡献还是给第二次确立打下了一个社会和文化的基础。因为从神圣性来说的话,其实民主社会的共识法律是比与上帝订立的契约法律要薄弱的,因为民主社会完全去昧了,那种法律来自上帝,是自然之道的神圣感消散很多。在这个情况下,西方社会千年以来的宗教神权 rule of law 的惯性与传统能保证法律从上帝转移到国民手中的时候,还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而不会直接掉在地上。而 rule of law 是保证民主社会稳定的最重要基石之一。

中国的问题在于法律的神圣性从来没有竖立起来过。像你说的,中国的立法者不是那个“虚位”的神,而是实实在在的独裁者,而且相比起日本,中东和欧洲很多国家的君主,中国的皇帝神圣性本来就很低。这就导致中国皇帝立的法就直接是 rule by law,而上升不到 rule of law的神圣地位。说白了,中国人也不傻,都知道皇帝位子是靠暴力打下来的,而且皇帝轮流坐,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本身从来也没有达到过一神教国家的教宗或者君权神授的君主的神圣性。

而且汉人皇帝为了自己独裁的眼前利益,从来也是打压宗教,拒绝承认任何神高于他们,也就是主动抗拒宗教对于世俗权力君权神授的加持。汉人皇帝不理解这个算是真的挺洼地的。放眼全世界的君主政权,汉人皇帝是少数几个拒绝宗教加持的。蒙古大汗到后来都知道去西藏供养达赖来换取转轮法王的册封。后来的满清皇帝也是很早就理解了宗教给世俗权力加持的意义,在北京和承德建造大型藏传佛教寺院,主动当藏传佛教的大施主,master patron。哪怕从中国学来二手三手佛教的日本,早在圣德太子时期都很快理解了宗教给世俗权力的加持,在日本各处建造护国寺,在奈良郊外建造佛教大学法隆寺,直接把佛教当成日本的意识形态深度植入日本的社会制度与文化当中。

我是觉得自古以来大部分汉人就没有理解过宗教的意义,甚至是蔑视宗教,把宗教和多神的原始萨满信仰混为一谈。
>>其实你说的我蛮多都赞同的。我在正文里面没有提,但是其实我觉得rule of law在宗教神权时代的第...


「我是觉得自古以来大部分汉人就没有理解过宗教的意义,甚至是蔑视宗教,把宗教和多神的原始萨满信仰混为一谈。」
是的,鲁迅有很多文章讲了国人对宗教缺乏认真的态度,而且这个线索穿插了他的很多很多文章。说的就是这个问题。
但是鲁迅好像没着重讲一神论和多神论的区别。

一神论消灭了人想成神的妄想绝对是功不可没的。很多人独裁获得权力的欲望,就来自于想成神成仙长生不老的原始欲望的驱动。
>>「我是觉得自古以来大部分汉人就没有理解过宗教的意义,甚至是蔑视宗教,把宗教和多神的原始萨满信仰混为一...
一神论的神更抽象,更像是拟人化的宇宙或者中国人说的天的概念。只不过中国人形象力贫乏,对于天毫无拟人的想象,只能说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 这样的认为上天是无法交流无法理解的一种克苏鲁式不可描述。既然是克苏鲁,那也谈不上人类能和天签订契约这种事情了。

多神信仰那就低级得多了,基本上多神信仰里面的神和漫威里面的超级英雄是一回事的。他们仅仅是有一些超能力的人而已 (不死、超级能打,bla bla),除此之外七情六欲和人是一样的,神话故事也基本上是人间欲望和冲突的真实写照。super hero 就是现代版本的多神信仰。美剧黑袍纠察队的剧情与奥林匹斯山上发生的事情大同小异。
说了这么多其实引用一下现成的说法就好了。

The Rule of Law is supposed to lift law above politics. The idea is that the law should stand above every powerful person and agency in the land. Rule by law, in contrast, connotes the instrumental use of law as a tool of political power.

至于什么法治法制。什么依法治国。什么法律制度。鬼知道中国人讲的是什么玩意。
>>一神论的神更抽象,更像是拟人化的宇宙或者中国人说的天的概念。只不过中国人形象力贫乏,对于天毫无拟人的...
墨家思想里的天志跟基督教的上帝最为接近,可惜失传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