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先反共后逐渐失去中国身份认同感的?

两年前翻墙知道了中共的建政史,但一直停留在民运反共的阶段,会看各种民运分析的政治斗争。今年开始,认识了品葱,知道了阿姨,慢慢失去了对大一统的认同,觉得大一统是民族苦难的根源,感觉我们从小学习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其实都是从埃及,两河慢慢传过来的,而且夏朝没有考古发现,确切记载的历史只有三千年,感觉东亚是文明的末梢而已,越来越没有身份认同感了。
至于对中国的未来,我觉得民运还是要搞的,但根本还是要改变民智,现在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殖民,如果将来东亚大陆动乱,最好就是世界文明国家军事共管两百到三百年,让这个民族基因脱胎换骨,不然没了共产党,再来个独裁政权,也是没用的,我不觉得中国的民智可以直接民主,联邦的前提是自治,中国人联自治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觉得呢。
已邀请: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以前只反對共產極權,我現在即反對共產極權又反對中國糟粕文化,我認為中國糟粕文化可以幫共產極權維持生存,中國糟粕文化與共產極權在很多方面是相似的。很多學者認為文革是在消滅儒教,可是我卻認為共匪發動的文革的本質實際上是發展儒教,而不是真正消滅儒教,我們可以從文革的基本特征與儒教的基本特征結合起來觀察的過程中了解文革本質上是在發展儒教。很多人或許不認同認為文革是發揚儒教的觀點,認為文革本質上是消滅儒教。事實上支配文革的思維方式本身就是儒教的思維方式,而不是儒教真正的敵人自由主義的思維方式。從文革發起到文革結束,儘管充斥著對孔子個人諂媚封建勢力的批判,可是終歸文革的落腳點是在落實對毛澤東個人的畏懼,也就儒教追求的畏大人的專制禮法上邊的。

雖然文革充斥著紅衛兵的廣泛參與,可是紅衛兵的所作所為終歸是在實踐被共匪統治的廣大中國人民對毛澤東的克己復禮的目標。紅衛兵廣泛參與文革參與批鬥參與武鬥,並非是針對堅守精英主義立場維護精英專政的保守派勢力,而是針對反對共匪一黨專政的自由派人士以及作為鄧右共產黨前身的修正主義共產黨人,沒有一點關於人民普遍在自由自然的基礎上參與政治討論與政治決策的政治訴求。

文革雖然批判了孔子的人格特質,可是對儒教本身堅持的精英主義與精英專政沒有任何站在自由主義的立場上的批判,文革中不准對毛澤東提出反對意見的政治迫害行為完全就是在落實儒教主張的非禮勿言,把毛澤東塑造成不可以隨便評論的聖人。文革時期宣揚的跟黨走,本質上還是儒教宣揚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綱常倫理,只是君臣的綱常演化成共匪跟中國人民的綱常了。

文革時期的毛澤東雖然名義上沒有以精英自居,可是縱容紅衛兵隨便迫害不認同毛語錄的觀點的異議人士的行為,本質上還是在發揚儒教奉行的畏聖人之言的畏懼思想,先動用專制權力創造聖人然後再要求別人服從聖人,這種做法跟東亞大陸利用儒教維護統治的傳統封建君王本質上沒有區別。支配文革時期針對接受西方自由主義思想的哲學的政治迫害行為的意識形態本質上還是儒教信奉的非禮勿聽的專制理念,很多學者在反思文革的時候總覺得文革是針對儒教的文化滅絕運動,實際上文革本身就是在實踐儒教信奉的基本理念,不然無法解釋文革時期為什麼一堆自由派遭受了秉持儒教思維方式的人的政治迫害。

關於文革時期發動的知識份子下鄉勞動的政治運動,表面上看好像是在反對孔子在樊遲面前對工農大眾的評價,可是在實際效果上卻落實了儒教宣揚的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的精英專政目標。知識份子變成了必須跟黨走,不可以提出異議的工具人,關於知識份子下鄉勞動的馴化宣傳本質上是用共匪的視野取代知識份子的視野,實質上壓迫了知識份子的獨立人格。

毛澤東在文革時期對待異議人士的做法跟孔子對待少正卯的做法是一樣的,都是迴避思想交鋒,直接運用專制禮法實行政治迫害,將對方定義為破壞正常社會秩序的壞人。毛澤東應該是孔子的崇拜者,而不是孔子的反對者,反對孔子的人太多了,毛澤東顯然不是在思維方式領域反對孔子創造的儒教的自由派。文革時期宣揚的戰天鬥地的觀點雖然在名義上與孔子宣揚的畏天命的觀點是抵觸的,可是在另外一方面又大肆鼓吹共產黨統戰中國是歷史的選擇是歷史的必然,任何希望改變共產黨統治中國的局面的人都是反動的,在實際效果上傳承了儒教畏天命的觀點。

文革充份的發揚了儒教的孝道文化,只是實踐儒教孝道文化的對象從傳統意義上的父母,變成了黨國。文革時期雖然宣揚子女可以反對傳統意義上的父母,可是同時又主張共產黨就是父母,號召中國人民做黨國的螺絲釘做沒有主體性的工具人,本質上還是在實踐儒教的孝道文化,如果文革本質上是反對儒教,完全可以宣揚西方的自由主義文化。

很多人認為文革是民粹主義的產物,我認為文革是精英主義的產物,文革中宣揚的鬥私批修跟歐美白左發動的工農大眾的私利至上,反對少數精英主義右翼雅痞實行的精英專政,主張用多數決的高稅收政策實現工農大眾的私利的民粹主義運動是水火不容的,文革本質上是大多數人犧牲私利去實現少數統治精英維護政治權力的私利的精英主義運動。

文革時期對社會群體的劃分方法本質上還是儒教的非君子即小人的劃分方法,沒有支持共產黨就必然是壞人,把沒有支持共產極權主義同時也反對其他形式的極權主義的異議人士劃分為壞人。文革更是充份的發揚了儒教宣揚的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的狹隘民族主義排外思想,文革時期的反美宣傳可以證明這一點。

文革時期興起的排斥自由主義辯論文化的扣帽子文化本質上也是儒教的產物,儒教著作大學這本書中宣揚的,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修其身,先正其身,欲正其身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格物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全部都是結論,沒有論證過程,這大概跟儒教的教義本身就壓迫思考有關。中國幾千年的封建社會,人民總是服從聖人的結論沒有自己的思考,估計多少跟儒教散佈的反智傾向對人民的束縛有關,文革本身沒有擺脫這種反智傾向。

文革時期處決別人的標準剛好就是儒教的四誅,儒教的禮記四誅更是中國有史以來最露骨最公開肯定人權犯罪的著作,禮記四誅中強調析言破律,亂名改作,執左道以亂政,殺。儒教的四誅公然的把統治者屠殺民間維權人士與堅持獨立人格的自由派的行為合理化,禮記四誅中強調作淫聲異服、奇技奇巧以疑眾,殺。這種世界觀更是成為中國封建社會幾千年來扼殺發明創造跟個人獨立性的思想,很多人因為受到這種世界觀的束縛放棄了原本堅持的東西。文革本身就是在實踐儒教的思誅,因為文革針對的對象本身就是儒教四誅中所無法接受的人。

孔子把精神太監顏回樹立為做人的典範,文革時期的做人典範雷鋒也是精神太監。文革時期學習毛語錄的教育活動本身就是在實踐儒教主張的放棄邏輯思辨的理念,儒教主張的放棄邏輯思辨的理念出自孔子宣揚的有教無類的主張。孔子宣揚的所謂有教無類,可以從孔子自己講的話裡邊找到有教無類的本質。禮記 緇衣中曾有這樣的記載,下之事上也,身不正,言不信,則義不定,行無類也。孔子所強調的無類並非不分高低貴賤,除了他本來就是宣揚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世界觀之外,他在禮記 緇衣中也表達過他對於無類的理解就是行為的法式比較,顯然無類指的是接受教化的人應該放棄邏輯思辨的接受教化。文革時期學習毛語錄只能接受灌輸不能獨立思考的愚民教育,本質上還是儒教的產物。文革的發動者的人格特質跟孔子的人格特質非常相似,都是表面上宣揚禮法私底下淫亂的人,孔子跟生活淫亂的南子的交往,毛澤東私底下玩弄多名女性。很多人覺得文革是反對儒教,實際上從文革的細節中可以發覺很多儒教極權主義的基本特征,正是因為這樣我認為文革是發揚儒教,真正被文革在一定程度上消滅的是與儒教水火不容的自由主義。今天中國社會的毛左民眾,反對自由主義的毛左民眾,就是文革暴政的產物。我覺得要中國民主化就必須否定儒教極權主義,儒教極權主義與自由民主人權是水火不容的。
NZRdlClr5 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沒關係,我也不覺得當初那群北美的英國叛徒真的人人都知道什麼是聯邦了。就算是有幾個人想到了這種當時算先進的制度,大多數人也還是從小被教育要效忠吾王的,可這不也最後成為美國了嗎?

個人是中國認同感自從中學以後就漸漸減弱了,雖然我也會因為中國文物被破壞或被盜而義憤填膺(有人告訴我這也是愛國的一種)但仔細想來我對哪個文化的文物都會
當時也沒想過何為國家、何為政府,就只覺得愛國主義教育很煩人,那些外地人憑什麼叫我們同胞?誰和你同胞了?

話說回來,從埃及兩河傳過來和認同感一點關係也沒有。說到底,整塊歐亞非大陸在美索不達米亞的變態歷史面前本來就沒多少淨土
埃及可能有一萬年曆史,但埃及很低調,埃及只是微笑著看著中國就算抬高自己也只敢說五千年多麼小家子氣
huangguanxi 墙内IT
我倒是对中华民族这个共同体失去认同感

反而觉得应该区分客家、吴越、粤、满这样的民族才对。毕竟受汉文化影响不等于是中国人吧。
Jesommes 社交圈老反贼,论坛新手,多多指教
每次看到掛橫幅放鞭炮慶祝國外爆發,做假貨坑人,幸災樂禍恬不知恥到處謾罵的中國人,我只恨不能馬上扔掉這個鬼身份。這已經不是反共的問題了,這是人性,底線的問題。
yajusenpi 加速工程师
如果中国人心理干净思想文明的话,中共又怎么会上台呢?我还是那句话:有怎样的人民决定了有怎样的政府,虽然中国不是民主国家,但中共正是中国意识的具象化表现。
看到支那人大多数人的邪恶,脱支当然是选项之一。

谁爱做nmslese谁去做,反正我和他们永远不可能是一国的。
本來中華民族這個詞就是近代發明,漢就是漢滿就是滿,哪來的中華民族
我好几年前就开始反共了,但一直停留在民运和法轮功的“爱国不爱党”的阶段。那时我觉得一切都是中共的过错,普通人民完全是无辜的。直到几个月前上了品葱,我才开始逐渐觉得普通人民也有过错,普通人民极强的奴性,精致的利己主义等劣根性和中共的极权统治可以说是完美搭配,要反共必须一定程度地反华,否则即使打倒了共产党也很有可能出现另一个极权政府。不过我对普通人民还是主张开导,无法接受“杀光支那人”这种极端论调。
似懂非懂 也许精神疗养院比这里更适合我
我这人比较怪异,从小就对教科书和长辈灌输的文化没有认同感,一直把自己当局外人,如果描述一下大概是:虽然你我都知道很可能这些历史文明跟真正的祖辈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如果大家都热衷于把那些耀眼的历史人物奉为老祖宗我也就勉为其难地跟着装一下,至于完全信服身体力行维护传统文化或者为源远流长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感到骄傲那是不可能的。有人可能会选择自己认同的精神文化,但是对我来说拎着脐带到处找认同感遇到喜欢的文明就接上去也同样奇怪
Audi2020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中华文化只不过被执政者过度美化了,很多都是陋习,放鞭炮、吃腌制食品、皮蛋、重油食品、各种婚丧怪癖、封建酷刑、个人服从集体、子女不可违抗父母......,中国人哪天能淡忘中国人这个名词,认为自己就是世界公民一份子就进步了。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如果一定喜欢统一的,那就民国大陆时期那种各自为政,挂统一面旗。
或者像我大元的四大汗国一样,名义上统一。
或者像欧盟一样。

总之,一猪定音的时代不能再有了。
中華文化有許多美德其實和西方普世價值重合,你反馬列異族文化,反「反人類」的文明,應該不至於對中國失去認同感吧。
不存在什么认同感,我是火星人,不是地球人,不知道你们地球人为什么要把地球划成这么多块,还要什么认同感
当初二战,更多的都是叫纳粹,很少提德国这个词。

二里头文明已经是夏朝那个时代的了,是一座十万人口左右的城市遗址,还发掘出土了很多青铜器,包括酒樽,那种酒樽的器型与后来商周时期的没什么两样,而且还出土了用陶瓷制的下水管道。
你这是反共反到历史虚无主义了LOL,对当今的认同当然已经是没有了,一定要问的话,我只能说我是汉人。当然咯,对于夏到宋的中国我还是很热爱的,元开始....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HatredKiller 肉身脱脂,UCHI在读,祝沦陷区早日解放
我最近就这样了
一方面是因为绝望了 
另一方面历史了解多了后会发现民族主义很蠢
不会,不会失去什么认同感,因为本来就没有认同感,你只要愿意去交流,到哪里都有认同感
qanon https://www.amazon.com/QAnon-Invitation-Great-Awakening-WWG1WGA/dp/1942790139/
我现在认为移民欧美的华人最大的成功就是让自己的y染色体(男的)或者x染色体(女的)能在当地长久传下去,彻底的融入。后代和什么人结婚,长什么样子,无关紧要。

要么就杀回去建国,什么满洲,晋兰,湖湘,荆楚,大蜀,不列滇,统统建起来。
初中肄业上清华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我越来越不认为自己是某一国民,即使我移民他国,我也不是某一国人,我更认同自己是世界公民,不局限于一国,一民族。
策瑜九清 80尾,宅,无大抱负只想过好小日子,海外党
有.
其实个人还是很热爱中国文化的, 在所有人问起background时也都是说come from China并且乐于跟他们说一些中国的风俗美食之类. 不过这两年看到国内越来越反智的舆论和全民战狼一般的思想, 真的觉得反感恶心. 这次的武汉肺炎更是把一切放大暴露. 国人的记忆就是7秒, 一月底还在各种批评国内政府, 现在已经全民敲锣打鼓欢庆海外疫情爆发了, 各种冷嘲热讽幸灾乐祸同时配合中国外交政府甩锅. 然后看看海外的评论, 官方的比如美国英国意大利都有官员出来强烈批评中国隐瞒疫情导致全球受灾, 然后中国墙内宣传自己如何援助他国成为世界救星但是海外全都在报道中国出口的医疗物资在很多地方不合格被退货而且各种谴责. 民间的就我在Twitter和Youtube上看跟covid有关的英文评论有相当一部分在骂中国, 至于说病毒是从美国来的估计除了被洗脑的中国人也没几个会信吧, 许多西方国家的人把因为疫情而导致的失业没收入被逼天天呆在家里不能出门等等怨气都发泄出来, 除了批评自己的zf也就是讨厌中国了. 作为在海外的有时候真的觉得shameful, 一方面中国瞒报导致病毒蔓延全世界(当然欧美自己不重视也是应该好好反省), 另一方面海外华人当初买光医疗物资寄回国现在本地人根本买不到口罩 (准备等国内家里寄的口罩到了以后留够自用剩下的全部捐给社区或医院). 估计接下来全世界很多国家会有反华, 不是歧视就是纯粹反感厌恶. 已经下定决心入籍了, 没什么好留恋的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你可以到台灣去感受一下正統文化,然後再決定自己是否還不認同幾千年的所有文化。至少對於我來說,春秋戰國百家爭鳴那時候的文化是我所認同的。你也可以聽聽袁騰飛老師的一些講中國古代歷史的節目,對於我來說是挺有寓教於樂的意義的。
gerryzeng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早就对中国没啥好感了,而且我更不喜欢叫华人世界,而是叫汉语族
所谓的汉语族:
北方人、吴越人、山越人、福建人、广府人、客家人、海南人、香港人、台湾人
台湾已经是独立的国家,希望以上汉语族族人、新疆和西藏,除了北方汉人能够独立建国(中国的主体民族是北方汉人)
孙权的亵裤 已经被我粗暴地撕碎
看你怎么定义“身份认同感”了。
我觉得身份认同感并不是“强制自己遵守这个族群的所有统计特征和文化道德观念”,而是“承认这个文化对于你的影响”。如果你确实在大陆长大,那么越反共越要反思这个文化在你成长过程中对你的影响,而不是忽视它。
中国人确实有很多统计上的恶劣品质和观念,比如很多中国人作弊,造假,自私,等等。但承认自己是个中国人并不意味着自己就一定和中国人中的一部分——甚至是多数人——一样恶劣。举个极端的例子,就好像中国性别比已经达到105,那么男性是大多数,也不意味着所有中国人都是男的。
北美健身教练 精神野蛮, 体魄文明
留学毕业工作后一直熬到拿到gc之前还是关注大陆的一切,认同祖国的伟大,认同自己作为人民一员的价值,业余时间当了几年义务自干五。

后来了解到活摘器官,迫害法轮功,新疆集中营,防火墙洗脑和维尼S挡开倒车以后就慢慢不关心大陆事,也不太在意大陆前进的方向了。可能有了gc也就跟先上了车的人心态一样,后上车的再怎么挤,也不影响自己已经有座位的事实。

说实话跟一些年轻小留粉红和留美工作生活多年但依然替中共洗地的人打交道的时候感到生理性的厌恶。但没办法,就跟当时自干五的自己一样。不是赵家人的洗地党,只有当党的铁拳打到自己和家人的身上的时候,才叫得比谁都大声从而觉醒。另一条路就是自己慢慢觉醒,躲过了后来轮到自己的党拳。

偶尔上品葱这样的反贼平台,也是为了看看反贼同伴的辱包神技,也顺便过过作为反贼的口瘾和眼瘾。今天是因为wfh太咸,看看反贼同伴散散心。

回到问题本身,认同感基本消逝,至于维尼的破船驶向何方,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希望只是吃蝙蝠,而不是真的全球放毒
 
认同感是相互的,中国(人)认同我,我才能认同中国(人)。
要先给中国下一个定义。你是说一个政权,东亚一片土地上的所有民族居民,还是一个汉民族的民族国家?

个人反共十多年,从来都没反对过一个汉族的统一的民族国家。建立一个汉人的自由的,公平的,富强的社会是我反共的起始点。

这样的社会是否要以一个统一国家的形态存在,我个人认为最好是,但像台湾这样已经既成事实独立的国家也没必要强求。如果我们建立起了一个这样美好的华人社会,台湾,甚至其他国家主动要求加入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对于PRC少数民族地区,尤其是汉化程度浅的外族占主体的地区,我个人理解为汉人的殖民地。因为对这些民族没有任何认同感,所以继续保持为殖民地就好了,能汉化的民族要汉化,不能汉化的要防止做大。

我理想中的中国大体上是东亚一个翻版的美国。这个国家政治制度类似美国,是个自由的国家。存在类似以色列回归法,华裔皆可成为公民,不存在类似美洲的外籍游客/非移出生公民权。主体民族是汉族,不接受大量穆斯林和非亚裔移民。我一直都很认同一个这样我理想中的中国。
molecular Thinker
应该有。

外祖父是出生于富裕家庭的二战老兵,当年和日本作战,谈不上有什么战功,但求无愧于心。现在想来,他大概是有一种朴素的中产阶级的欧式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吧。后来受尽CCP的铁拳,对中国的政治社会现实心灰意冷,不过始终没有放弃对中国人身份的认同。这大概就是时代局限性吧。他的时代有他的时尚,何况他从小受儒教熏染,青年时代接受的则是民族主义。

我本人出生于中下阶层家庭,不过父母在教育上一向开明,他们对很多西方的思想,如个体主义、自由、民主等还是十分认同的。这些都影响了我对社会的观点和看法。很多时候我对民主的向往也同等于对西方社会的憧憬,这也是我的局限性之一,不过相比于外祖父,我受到的腐蚀还是要少得多了。我的思想体系比较庞杂,虽不是后现代主义者(post-modernist),却对人类文明、族群和民族国家等有着一种普遍的不信任和悲观情绪。很自然的,我不想再认同与这个埋葬祖先的国度。
另类民主斗士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
我个人是从小就没什么中国人身份认同感,只有海南人身份认同感。可能是因为宗教原因——虽然我们的宗教起源在中国东北,亦或满洲国(创立时间是二战期间),但是我们的教派是海南土生土长的。小时候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因为我们的宗教规定,教徒不得参与世俗政治,除非政府迫害。小时候(习近平上台之前)政府并没有对宗教有太多干预,所以我们教会也没有明显的反共情绪.而包子上台后对教会打压,所以我们的地方教会开始反共。综上所述,我并没有丧失中国人身份认同感,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至于反共,也不是习近平上台后立即开始的,而是在大概14年的时候开始的
中华民族这个词本来就是梁启超这批人用来统战的,这代表不了任何东西,所谓的认同感必然也是假的。
吴越旧人 不再沉默
吴越民族有自己的语言,服饰,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丧葬礼仪,可是被中共殖民70年来,民族文化被处处打压。我们的文明最早可以追溯到约五千年前的良渚,并且深深影响了其他民族。现今生死存亡之际,族人却在安逸的生活中而不自知。吴越民族正名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脱支入英 支人支面,不支心
我从很久以前就对支那没有任何认同感了。

被凌辱的历史,丑陋的建筑,难听的语言,低下的素质,肮脏的环境,贫瘠的知识,缺乏的教养,当然还有支共

全世界为了赚支那的钱,天天还在推广这些垃圾东西,烦死人了
diabeticwinnie I don't like the drugs but the drugs like me
wahniop 炮声隆隆 离我心灵很近的某处 弥漫着吞噬生命的烟雾 低头看消息,在西北边,数百人 被蒙住眼睛押上了死亡列车
以后的事情谁都不知道 我现在认为的是 哪里有自由民主人权 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CoffeeToGo 品一杯咖啡
逐渐失去中国人的认同是一直存在的,我看着中共对内洗脑对外输出病毒统战世界,破坏世界自由,又看着中国人吃狗肉蝙蝠的消息,再看各地的中国游客,我真的不想说我和他们来自一个国家。

有时候着实痛苦,因为当别人在讨论他们的过去,他们的童年他们的文化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谁,我该说一些什么。
不要总以为墙内人的能力不足以民主,其实是因为共匪的高压统治暂时求全的生存方式。
我相信,如果中国是民主体制,多党执政,大陆人一定能够找到好的方式。
大陆人的认同已经被共匪粉碎了,只有推翻共匪,而且没有新的共匪一党专政,认同才会慢慢回来。
對的⋯⋯
現在的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定義自己的身分
ioth 变量老帅
国家有国家存在的意义,古时中国有很多国家,指的是三国、战国七雄这此,立国是王候将相考虑的事,名不正则言不顺,普通人不在意的,只有被动选择。现在的国家,是工业革命后现代政府的架构。我国落后,是以党代政,以党代宗教。所谓姨学,是文革荒漠化的奇葩,怎么成了主流意识?中国就是个政治实体,中华是文化、文明,无谓搞乱自己的脑子。
我赞同余英时的一句话“我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国”,我最近国家认同感急剧下降是因为,听到身边的人,微博上的人,恨不得美国人多死一些,恨不得原子弹把台湾收复,失去了儒家、佛家的怜悯和宽容,中国5000年文化到底留下来的是什么。如果硬要说中国人特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我是没什么认同感了,中国人只是一个名称,一种身份。
feefee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中共与中国是两位一体,只要真正反共之人,必定会反中国。否则,他被中共以家国叙事,情感策反是迟早的事。
中国毁灭全世界,中国人全世界批斗乱骂,不知谁是敌是友,最后就这个结局,想改变,希望大家冷静,先别说了,越说做错,敌(共产党)不动我不动,越说越让共产党有机会转移压力,至于结局如何,现在谁都不可能猜到了,每日情况都变化太大,完全不在预想之中,现在发生的很多事,都荒唐到极点,目前看来共产党撕了个口子把全世界的短处缺点暴露出来,可能是全世界一次改善制度和短板的机会
我觉得共产主义本质实质就是无神论统治世界。按现在情况能制服绿教惟有无神论。其他犹太教。基督教。印度教天主教在绿教面前都是渣渣 而且底层逻辑看 地球需要给无神论底盘一个空间 就好像垃圾场 化粪池;你不喜欢 但是必须要有 正好五千年孔夫子中国其实就是个外壳硬件是无神论国家 共产主义正好站的天时地利人和 把这个地方软件也无神论 很不幸 无神论选择了中国恐怕还要三百年至少 不乐观 也许永远 没有无神论 有神论也就没有啥意义 这是个二律背反
肯定的,中华或者中国本来就是个政治和文化概念,加上中国的形成就是靠着不断的集权,镇压,打压地方而实现的,并且错失了现代化民主化的契机,现在包子又不停地倒车,所以当然是越来越没什么认同感了。
这个民族的文化基因就有问题,从古至今就充满坑蒙拐骗
亡灵mkii粉丝 小熊维尼
芝麻人沒有一個是蘑菇的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有啊 从小我就没什么集体荣誉感 

再加上现在的国内大环境  想想和他们是一类 真的会很羞耻

以前我看墙外rh的言论还会有点愤怒 

现在我已经无感 甚至会跟着一起哈哈哈
呀咩跌 观察 (已編輯針對用戶的言論)果然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独裁。赶快闪人
当我对中共反感的时候,我真的很难把那些党员和中国人分开。我比较喜欢现实观察人们的行为举止,不喜欢玩概念。说什么中共是马列子孙,中共不等于中国等超级离地的理论。哪个大陆人没有党员亲戚,他们真的长得像马克思和列宁吗?他们知道马克思主义是什么吗?他们知道可屁啊!他们倒是整天说这个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那个也是优良传统。喜欢中国字画,喜欢中国书法,喜欢小孩背诵不懂的唐诗宋词,他们知道个屁马列啊!所以当我看到某人到处说什么马列子孙,真的笑死了,这和中共常说民运是反华分子一样,都觉得对方是汉奸集团。
说白了,中共党员和大多数反共不反华的人一样都是黑眼睛黄皮肤黑头发,都自认龙的传人,都坚信蒙古国以后会回归中国,台湾会回归中国,云云。
不是逐渐失去认同的问题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现在生活在大陆的14亿人包括共党在内没有一个是中国人。共🐶那些人有可能是美国人 澳洲人 等等。剩下的就是魔幻一般的存在了
standhkpeople 清醒的民国沦陷区奴隶
这个问题我来答一下。
曾经的我是粉红,动不动就和同学吹牛皮,说中国扔几颗核弹就能把日本炸平。美国根本打不过中国等等。
后来,我清醒了,觉得中共真坏,真不要脸,没有人性等等,中国人是没错的,我爱国,所以反共。我想这句话很多清醒的人都有可能讲过。
现如今,我觉得中国人的称呼已经处于“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地步了。为何呢?打个比方,就拿老鼠举例子,人们讨厌老鼠,是因为老鼠身上有病菌,带来疾病甚至鼠疫,老鼠会啃食家具而讨厌它,进而想灭掉它。突然有一天,一只老鼠脑子开窍,认为啃食家具,吃人类的粮食等做法是不对的,所以它决定改善自己,每天到河里洗澡,调整饮食结构,和人类保持距离。
但是,人类会因为这一两只老鼠的改变,而对整个老鼠种群改观吗?清醒的老鼠会因为自己清醒,而百分百免于捕鼠队的屠杀吗?假如有ABC三个老鼠种群,外表几乎一样,但是内在品行修养天差地别(假设A是最perfect的老鼠),在灭鼠时,A种群会避免遭殃吗?(此为后话)
一只老鼠不能变出老虎的外貌和身材,甚至都不能模仿兔子。我一个大陆沦陷区的普通人,在国外留学,难免会被外国人问我来自哪里,一般我都会说台湾。
如果我说我来自China,会很难堪。
脱亚入欧 非革命无以救国,非灭共无以革命!
 我觉得中国这个名字就有问题。以后还是改华夏联邦吧。
pincong360 忍 狠 滚
我是从再看鲁迅的文章后发现100年来支国人本质上没有变化,就想脱离了。至于反共,我还是希望老共来压迫支人呢,不然他们过的难受,受了压迫才高兴。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