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证伪的人类社会通常沦为猪圈,举例说明

先用一个例子说明一个社会证伪的能力,最近,
2020年美国总统选票偷窃事件中许多 Trump 支持者举起标语牌:
Stop The Steal.  停止偷窃(选票)。
12月的第一周,德州在最高法院起诉有选举舞弊的四个州,
其它 20 个州加入德州。 从而形成一次巨大的对总统选举的证伪。

美国人对总统进行证伪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社会保持着强悍的证伪的能力,
甚至常常被误解为混乱。

证伪能力做为人类逻辑中的一种基础能力,
还要怎样才能给中共国人讲得更清楚呢?

在无法证伪的社会中,谎言泛滥。
这样的环境中,所谓爱,就是欺骗。
这里每一个人都需要经历不断的醒悟:原来我被骗了!
从幼儿开始被洗脑,小学又洗,中学再洗,
如果偶尔侥幸的发现一些真相,也随时可能又误入另一层谎言。
虽然说学海无涯,但是这个社会本身却是个混淆真伪的环境,让人如何渡海?
所有人都因此浪费太多生命,从而让社会整体成本高昂。

而且谎言需要依靠暴力来维持,因此社会的残暴程度被推高,
所谓仁义礼仪其实是维持在压灭人性的程度,
酷刑不是什么旧社会的残余,
而是社会结构中必须的普遍现象。

这里一定是个猪圈,猪以为自己可以进化成为人,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猪国可以证明自己的祖先最聪明... 可是,没有证伪的证明有什么意义?
猪国人可以期望自己的祖国最强大... 可是,不允许分辨真伪的国家里,
就算是曾经四海咸服,万国来朝... 了几百年,可是这里有没有人类的逻辑?
没有证伪的能力如何证明这是个人类的国家?

做为人类最基本的是要有人类的逻辑吧?
人类语言至少要保留表达正确逻辑的能力吧?
Goodall 的团队在研究非洲猩猩的时候也发现语言在社群中的作用之一是增加沟通从而减少暴力,
当一种语言失去证伪的能力时这个社会如何进化?
难道中文就无法有证伪能力?

天下之为大害者,君而已。 就是儒家的君君臣臣中的君。

如果中国想要成为一个所谓强国,却不懂得如何让中文恢复证伪的能力,也只能做梦了。
17
分享 2020-12-11

30 个评论

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没有证伪能力和中文无关,毕竟台湾已经用实践证明了,即使是用中文也能建立民主社会。中文也没有失去证伪能力啊,那么大个台湾不是充分证明了中文不是原罪,共产党才是。而朝鲜和韩国是更好的例子说明了问题的根源是共产主义体制。
早期共产党有人批判列宁就说过:你们这么玩以后全是腐败红二代。共产党的结构和本质就注定了他一定是独裁体制。因为现代民主体制是建立在解放人性的文艺复兴基础上,而共产党本质是一种束缚人性的体制,两者是不能共存的。
没有证伪能力的社会大多数是集权社会,确切的说,是集权的独裁政府封住了证伪的渠道,而不是社会的证伪能力消失了,这就像治理洪水一样,美国为首的自由社会是疏,而中共则是堵。
欧洲有一点好就是他的集权不完全,教皇的教权和世俗的王权分离了,相互制衡之下先天就具有相互证伪的能力。而绿绿和中国走的都是政教合一的路数。而文艺复兴起源于北意大利,恰巧就是教权和王权争夺最激烈的地方,这里诞生了欧洲最富饶的城邦,最先进的思想,最优秀的艺术家,哲学家。而王权过于服从教权的西班牙,则是有了臭名昭著的宗教审判法庭,从文艺复兴到现代罕有思想家哲学家。马丁路德就是靠着地方领主的王权保住命。这要是放西班牙,中国和绿教早就直接上火刑柱断头台了。
扯远了,说白了还是三权分立的问题。共产党说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就算是真的,谁他妈来监督工人阶级呢?这帮工人阶级没有监督,不就又成了新一批独裁头子了?
当年国民党蒋介石就算大半个独裁者了,然而好死不死中共就是以在野的证伪者自居。有兴趣可以翻翻40年代的人民日报,那可满嘴都是民主自由,言论自由。
范松忠 黑名单
对事不对人

川普真的让全世界太讨厌了,至少多数国家。

其国内如果真的有2/3的人支持,1/3的人反对,也不足以扭转,因为美国联邦政府把持在那些所谓的“白左”手里,换一个低调一点的“白右”算了,其实不是“右”,最好是彭佩奥这样的。

如此,反中共大计能继续,全球抗议会小一点,美国国内也会好转。
目前我也是这样认为。 中文丧失证伪能力的原因在于使用这种语言的人。集权社会有君主制,篡夺权力的僭主制,独裁制等,都会阉割语言的表达能力。我猜测中文如果恢复证伪能力就会让整个社会复活,当然也就可能带来三权分立等结果。
美国最高法院驳回德州对宾州的起诉,这是不是说大法官们决定不干涉各州之间的争议? 从总统大选来说,各州对自己的人民负责,因此是不是说 德州没有指责宾州的立场? 因为宾州可以自己选择管理州内大选的方法,和结果。

然而,这一次德州起诉是一个信号,各州分裂为两个阵营。 20州站在德州一边向法院提交简报, 和反贼们常看的媒体报道颇有些不同,被告一方并不是弱势,宾州也有20州加入向法院提交法庭之友简报,建议法院拒绝「煽动式的滥用司法」Seditious abuse of judicial process。

对于最高法院的决定,川普的回应是:最高法院真的把我们放倒了,(大法官们)没有勇气,没有智慧。

美国的乱局已经充分显示了她丧失了立国精神,国内社会分裂,州与州对立,种族冲突,党派内斗,国内政治被操纵。

证伪的力量可能是一种极度混乱的力量,美国如何进行自我疗育是另一个值得继续观察的问题,现在,美国的变化可能会让国际秩序将出现真空,引发地区冲突。东亚、中东首当其冲。从第一岛链到中印边界再到伊朗和叙利亚,这是一条热线。

如同上世纪初世界大战之前,原有的世界序被新兴国家挑战,英国衰落引发的政治真空是德国开战的原因之一。 这一次,会不会这样?

在美国内乱的同时,其它国家被吸入国际政治的权力真空区。 中国如同天降大任一般不得不崛起, 推开美国的影响力,输出中国式的社会管理。 俄罗斯以军事基础重建帝国。印度谋求实力扩展。暂时无法预测各种可能性...
>> 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没有证伪能力和中文无关,毕竟台湾已经用实践证明了,即使是用中文也能建立民主...

可是别人在乎的只是时间,不在乎所谓证伪。

别人只在乎中国历史的三千年,不在乎可不可能。虽然这片土地三千年来,一次民主都没试过,但那三千年成为了他们的所谓「铁证」——支那人素质低,不合适民主,共产党一垮台100%会天下大乱(大洪水)
>> 可是别人在乎的只是时间,不在乎所谓证伪。别人只在乎中国历史的三千年,不在乎可不可能。虽然这片土...

刚才看到 @红冬里的青鱼  讨论 水墨中国画,就用中国画做个例子吧。 古代水墨画没有发展出透视技术, 水墨画确实有美感和自己的技巧, 但是没有透视原理如何画出准确的人体? 只有透视技术可以让一双眼睛从一个位置得到空间的感觉。 而画不出准确的人体就让国画失去一个美学基础, 因为人体是美学的基础,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

同样,集权金字塔只在乎自己的存在时间。 对金字塔而言自己的存在是唯一关心的,国家必须永存,政权要永存,统治者想永远保持统治结构。  但是金字塔消灭了语言的证伪能力,结果是无法岔辨真伪,结果是语言本身就让人失去逻辑,中文就成为让人失去逻辑的一种语言。 如同艺术中创作不到准确的人体就失去了人类美学基础,语言中没有证伪的要素就失去了分辨善恶的基础。结果就是中文变得有毒。

三千年不会有民主,不会有科学,只有抄袭和以夷制夷的有毒心态成为民族大义。 因为文字系统本身有毒,所以失去了反思社会结构的能力,中文作为一种语言本身已经成为奴役工具。 所以有义和团、红卫兵、小粉红。 再大一层就有元灭宋,清灭明,中共赶跑民国。 
我不认为是没有证伪这种 “能力”。

哥们在文中也明确提到了:谎言需要依靠暴力来维持。
可见并不是大家没有证伪的 “能力”,而是没有证伪的 “条件”——敢试图去证伪的,都被暴力给 “暴力” 掉了。

如果大家根本没有证伪的 “能力”,谎言又何必需要用到 “暴力” 来维持呢?

直到今天,也仍然有源源不断的异见人士被逼得流亡海外,显然大家并不是没有 “能力”。

“暴力” 最可恶的地方,并不是直接的 “法家(法西斯)”,而是更加反人类的 “伪道家(共产主义)”。
换句话说,至少在这个领域,专制政权里真正的高手并不热衷于搞 “大政府”,反而喜欢搞 “小政府”——不是通过扩大维稳队伍、以 “政府” 的名义去直接维你的稳,而往往是通过暗示和洗脑的方式,引诱你身边的其它被统治者来替政府维你的稳。前者是需要政府扩大开支的,毕竟人家替你干活,你是得付人家工资的,但是后者却不需要。

《商君书》就很好地应用了这个逻辑,所以非常强调 “以奸制善”、以及 “弱民”。
民,辱则贵爵、弱则尊官、贫则重赏。
你被统治者刻意地变成了 “弱”,你就极度渴望自己能够恢复正常,但是你并没有能力去直接对抗强权,你为了生存,就有可能去打那些比自己更弱的老实人来北失南补,那么统治者就等于是在没有多支付一分钱工资的前提下达到了同样、甚至更好的维稳效果。

这就是为什么即便在品葱,也依然活跃着很多自干五,站到中共的立场来攻击反贼。
虽然中共没有给它们发一分钱工资,但是它们自以为自己能通过这个让自己得到好处,它们才不会考虑这会导致什么后果,反正吃亏的又不是自己。

所以我一直说:能为苛政、恶政、暴政洗地的,要么是体制内的肉食者(这个 “体制内” 不一定非得是身份上从属于体制,只要利益一致就算),要么是想要进入体制、想要成为肉食者的贱人,要么是自以为自己真的 “姓赵” 的智障。
后两类,在 “汉族文化” 这种反人类的酱缸环境,才是 “暴力” 真正的主力。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在墙里边试图 “证伪” 某个事物,往往不是官方先下手删你帖、封你号,而往往是那些根本没从体制得到任何好处的自干五阴阳怪气的语言暴力。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 我不认为是没有证伪这种 “能力”。哥们在文中也明确提到了:谎言需要依靠暴力来维持。可见并不是大...


中文语言本身并不缺乏表达真相的能力,是权力让语言屈服。 并且是有步骤的,先是暴力支持谎言,然后是有人趋利避害的为权势说话,然后是愚民环境形成后的愚民互害。 这个时候整个环境都在压抑看到真相的人。

语言就是这样屈服于金字塔的。 这其实是普遍现象,并不孤立。在同样的权力脚下, 儒家屈服了,佛教屈服了, 连教皇也在某种程度上屈服了, 中文的屈服是很自然的。

在目前全球化的情况中,中国和中共这一套也有适应能力。 全球化是分层结构, 从上层的大金融机构,跨国企业,到下层的劳动人口和服务业人群。 在人口继续增长的情况中,愚民统治可以让全球化得到稳定性,保障上层得到利益。因此中国的利益集团和西方的精英们有共同利益,可以相互得益。

美国的调整可能有几个方向:一个是继续全球化,美国被绑架。  另一个是帝国化,美国利益优先,这其实和川普的做法相同, MAGA, 让美国重新伟大。 美国将退出多边的国际组织,与各个国家一对一的谈判,结果是美国可以更快的调整和每一个国家的关系,从而以自己为中心带动世界秩序。

然而美国内乱之后,她在任何一个方向上解决问题的能力都会削弱,需要先解决自己的问题。 很可能是继续全球化的同时自我疗育。 回顾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前的英国,美国是不是会变成一个大号的英国?

当时英国无法适应形势,工业化中的后发优势让德国日本地位上升。世界秩序的调整是以世界大战的方式落幕的。 但是当时美国已经吃下了罗斯福新政的猛药,有力量接手。 当时在英国的虚弱期德国意大利提出的法西斯和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都比当时英国政客们的主张更强悍。 

今天有谁能接手美国? 

所以感觉如果美国真的内乱,就可能是古罗马陷落式的场面。 黑暗的中世纪降临, 中共将以愚民术助力全球化。高科技监控,大数据管理,把不断增加的全球人口变成一片片韭菜田。 然后,人性与理智退潮,艺术退化。  直到下一次大航海时代,开始星际移民,那时候逃出地球的人们才会得到纠正愚昧的母星政治的机会。
>> 中文语言本身并不缺乏表达真相的能力,是权力让语言屈服。 并且是有步骤的,先是暴力支持谎言,然后...


确实并非 “先是暴力支持谎言”。
暴力是它实力比你强,它才有条件对你使用暴力。既然实力本来就碾压你,那它就根本不需要对你用谎言、而可以直接抢。
“谎言” 往往是它对你有一定依赖、甚至是在它比你弱的前提下,它才需要用 “谎言” 先让你放松戒备、解除防范,慢慢被它的语言给带到沟里去......

连商鞅也并不是一上来就直接在渭水河边剁脑袋玩的,而是 “徙木立信” ——换句话说,不是先用暴力支持谎言,恰恰是先用谎言让自己获取暴力。

据说,所谓的 “徙木立信” 所奖励的 “金”,并不是古代通常所指的 “金属” 之简称,而真的是价值连城的 “黄金”。可见那会的商鞅是真下了本的。
而且为了诱骗外国人移民秦国,商鞅还开出了很多优惠条件,比如 “来了就是深圳人” 之类。
可只要你一咬钩,将来多的利润都会被商鞅给榨走,这时你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那才会是真正使用 “暴力” 的时候。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即便法家、墨家再混蛋,几千年来也不缺反抗者(当然,反抗成功取而代之后,屠龙骑士是否会成为新的恶龙,是另一回事)。
真正可恶的,是反人类的 “伪道家”——它们从来没有从体制内得到好处,甚至还会拒绝这样的好处,但是却总会免费替这样的体制说话。
这跟什么自干五啥的还不是一回事。自干五是有私心的,而伪道家是真的认为这叫 “道”。

我也不认为川普是什么 “帝国化”。
讲究 “孤立主义”、不肯睁着眼睛跳进 “全球化” 的坑,不等于就是 “帝国”。

现在先不要考虑 “接手” 美国的事。
美国要是完了,全世界也就完了。
让全世界讨厌就对了。美国总统就是应该争取美国利益,不能让中国、欧洲、伊朗肆意占美国的便宜。

曼德拉出卖南非利益,全世界都喜欢曼德拉。曼德拉任内把南非从发达国家变成发展中国家。


>> 对事不对人川普真的让全世界太讨厌了,至少多数国家。其国内如果真的有2/3的人支持,1/3的人反...
反對黨/三權分立/黨政分離/軍隊國家化
都是最基本證偽能力
很可惜當前中國統治圈不具備任何一種
>> 让全世界讨厌就对了。美国总统就是应该争取美国利益,不能让中国、欧洲、伊朗肆意占美国的便宜。曼德...


曼德拉 or 切格瓦拉 , 在共和黨眼中是一幫社會主義匪徒 , 殺老百姓不眨眼的 ,
卻被民主黨好萊烏美化成自由鬥士
>> 让全世界讨厌就对了。美国总统就是应该争取美国利益,不能让中国、欧洲、伊朗肆意占美国的便宜。曼德...


我没讨厌或喜欢曼德拉,据说他争取过民主。

我就只爱全球化,理由简单到不行,我要随时有可乐、有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我要随时摸微软、谷歌。不要任何国家土不垃圾的东西。就比如各国让我无法忍受的食物,座椅,还有各种奇怪服饰,所谓的迷信、规矩等等,我就要世界性的东西。
hkfool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 我没讨厌或喜欢曼德拉,据说他争取过民主。我就只爱全球化,理由简单到不行,我要随时有可乐、有肯德...


简单的说就是自由。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hkfool
>> 简单的说就是自由。


是的,因此,保守派阻止基因改造、克隆人,以及长生不老等等,就是阻碍了我的自由,也砸烂了望远镜。
hkfool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 是的,因此,保守派阻止基因改造、克隆人,以及长生不老等等,就是阻碍了我的自由,也砸烂了望远镜。...


这些和自由都是相反的吧,或者没有什么关系啊。
舉例錯誤
德州是提出訴訟,最高法院只是接受(這是一定會做的)但最後決議是拒絕受理此案
另外20幾州也沒有聯合上訴這種事,只是提供資料而己

然後雖然牆內沒有自由,也不要把自由無限上綱好嗎
法國大革命中,對自由的定義為:
“ 自由即有權做一切無害於他人的任何事情。 ”
你不是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當你的自由侵害到他人的自由時就違反了自由的基本原則了
>> 是的,因此,保守派阻止基因改造、克隆人,以及长生不老等等,就是阻碍了我的自由,也砸烂了望远镜。...

邏輯感人
>> 然後雖然牆內沒有自由,也不要把自由無限上綱好嗎 舉例錯誤德州是提出訴訟,最高法院只是接受(這是一定會做的)但最後決議是拒絕受理此案另外20幾州...


滚,少来这一套五毛话术。 自己去查什么是 support brief, (amicus curiae brief), 德州的起诉和最高院的反应也不是什么天方夜谭,自己愿意如何理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要来做评论区的污染源。自由对你来说是一种反贼们无限上纲的噪音,对因此而正在遭遇不幸的人来说仅仅是求生的一条路而已。
>> 滚,少来这一套五毛话术。 自己去查什么是 support brief, (amicus cur...


哥们这里可能误会了。
我去查了这位用户的历史言论,不像五毛。
反而还会引经据典,文化和思想绝对不低。
至少在这个问题上,这位用户可能只是较真了点。

当然,哥们误会这位用户,是因为这位用户先误会你、把你当成了无限抬高 “绝对自由” 的人。
>> 哥们这里可能误会了。我去查了这位用户的历史言论,不像五毛。反而还会引经据典,文化和思想绝对不低...


谢谢,你还查证。他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要查证。

他如果略看一下我的内容就应该知道我怎样看自由,先不说文章里没有讨论自由,而是讨论更为基础的人类逻辑:真伪。 重点在于「证伪」。 而我之前有非常多的内容对自由都是强调三个因素的平衡「生命、自由、个人财富」,而且这个平衡是在可以分辨真伪的情况下才有意义的。 他上来一串负面评论再打击一下所谓对墙外自由的看法不让人当做五毛还想怎样呢?
>> 邏輯感人


呃……您应该考虑考虑,因为禁止克隆内脏等等,中共活摘,这个……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hkfool
>> 这些和自由都是相反的吧,或者没有什么关系啊。


有关系吧,到处限制科学的发展,发展科学也是自由啊,如果进入太空商业化,去月球可以随便买票就去,这也是我应该有的自由。
>> 谢谢,你还查证。他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要查证。他如果略看一下我的内容就应该知道我怎样看自由,先...


我了解你,但不了解对方,而且对方多半也不了解我们。
当我发现与别人交流不下去时,我总会先去查查、从对方的历史言论来判断究竟是双方的沟通引起了误会、还是对方身上带着任务。
而且我这也不完全是怕对方被你冤枉,毕竟对方只是个低声望用户。从私心来说,我拿你当朋友,你跟这样一个用户起了矛盾,我当然得对你负责。如果事闹大,吃亏的是你。

这个用户可能真不是有任务的,而且好像还是台湾人。
如果真是个五毛、或心理变态的自干五啥的,你都叫对方 “滚”、都说对方 “五毛话术” 了,对方肯定不会罢休的、肯定得把事闹大。

我倒是没看出对方 “打击一下所谓对墙外自由的看法”。
不过上来就是一句 “举例错误” 确实显得很有中国特色式的傲慢,让人看了就不爽。
哥们很可能是被这四个字勾起了情绪,然后再带着这样的情绪往下看、当然就会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 我了解你,但不了解对方,而且对方多半也不了解我们。当我发现与别人交流不下去时,我总会先去查查、...


谢谢,你这样分析一下就清楚多了。 
但是对方几乎没有可能把「证伪」做为一种哲学方法来理解,而在一个大批五毛潜伏的网络上,他愿意用一句话证明自己像五毛,我却不想让这种作法在自己的评论区制造污染。

另外,这正是一个中共人的常用伎俩,也是一个中国人的常见误区,毫无逻辑的随意污染网络, 有时制造言论霸凌。 同样的以这一次美国选举为例子, 双方都在讲自己代表民主,可是谁能承受证伪的力量? 川普被检查了四年,人们说他一堆毛病, 但是twitter 不断给他标签说他的言论是有 dispute, 这是什么? 谁给 TWITTER 这一类技术平台的权力? 而美国大选本身是个证伪的过程, 不管上面那个评论者是哪里来的,他根本没有理解, 现在他还缺乏理解能力。 对他这一类行为,我用最简单的让他可以看明白的字就是:滚。 后面的解释都算是无偿提供的。
>> 谢谢,你这样分析一下就清楚多了。 但是对方几乎没有可能把「证伪」做为一种哲学方法来理解,而在...


这不是他的错,这是中共的罪。
正是因为中共花纳税人的钱、甚至血汗,雇佣一大堆五毛在网上扰乱人类文明秩序,才搞得我们草木皆兵、看谁都像五毛。

品葱这点挺好,至少它的功能很适合我这样性格的用户。当我发现与人沟通不下去,我好歹还有条件去查对方的历史言论,来判断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就算对方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任何发言记录,好歹我还可以通过查对方的赞踩记录,来查看对方更偏爱 / 痛恨哪些言论,以此来判断对方是什么人。这既能最大程度地避免我与正常用户产生不必要的冲突,也能让我尽快确认五毛用户、从而将其干掉、以避免对平台造成更大伤害。
某种意义上讲,这或许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种 “合法持枪” 的好处之延伸——我有枪,我不拿枪干坏事,而且偶尔还能为社会做点贡献。
“自由”,就是给这样的人准备的。
>> 这不是他的错,这是中共的罪。正是因为中共花纳税人的钱、甚至血汗,雇佣一大堆五毛在网上扰乱人类文...


是的,我也认同自由在这个方面的意义。 我一直用简体中文就是这个目的,我希望使用这个字体的人理解什么是自由。 其实你所说的更有点像是宽容, 能够提供的这种宽容的,其实不是我们而是统治者。 我们还可以谈论这样的自由,并且希望给予网络上初次「交谈」的人一种理想意义中的言论自由,原因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被物理搔扰、审问、拘捕甚至送去神经病院灌药。 当你认识到这不是正常状态的时候,你应该知道我们没有资格宽容。

而在一个没有资格展示宽容的情况下以精神力量来表演宽容,只会让更多的人去遭受上述非人的肉体折磨,我不打算这样做。
>> 是的,我也认同自由在这个方面的意义。 我一直用简体中文就是这个目的,我希望使用这个字体的人理解...


我觉得这不是宽容,而更偏向理性。
我前面已经说了,我是怕你与别人起冲突后,吃亏更大的是你。如果核实清楚对方不是五毛,那就当啥事没发生;如果是五毛,那我就是另外一张脸了。换句话说,我仅仅只是想保护你而已。

我哪有那么崇高,或者说圣母。我经常在言语里表现出自己对 “楚猴”、“伪道家”、“五毛” 之类东西的残忍,甚至残暴。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跟 “宽容” 扯上关系。
我现在都恨不得把天安门广场水晶棺里躺着那东西点天灯。因为它是一条湖南人,它干的缺德事太多,我对它实在是 “宽容” 不起来。

——哥们你看,你又 “误会” 我了。

“中庸” 从来就不是 “不走极端”、更不是 “和稀泥”,而是该怎样时就怎样。
该 “残忍” 的时候,我才不管左棍们怎么看我呢。
>> 我觉得这不是宽容,而更偏向理性。我前面已经说了,我是怕你与别人起冲突后,吃亏更大的是你。如果核...


是啊, 这是一个可悲的环境。 我们原来可以宽容,或者至少理性,并且不应该担心宽容带来的负面效果,然而现在我们看到每一个人都象是在看一只五毛。 在它们说一句话收到的五毛钱里,我可以看到有人被害,失去生命。
>> 是啊, 这是一个可悲的环境。 我们原来可以宽容,或者至少理性,并且不应该担心宽容带来的负面效果...


就像坐飞机,以前没那么麻烦,但恐怖分子把炸弹啥的往上带,逼得你就不得不把每个乘客都当成潜在的恐怖分子怀疑、让所有人都得先通过安检程序后才可以登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16
  • 浏览: 3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