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一個現實,根據歷史 作惡的狗腿子如果中共倒台在法治原則下都不會被成功判刑

在獨裁政權 99%作惡殺人的中下層都是不會受法律制裁的

在韓國 
在台灣 
在南斯拉夫 
在納粹 
在蘇聯 
在大日本帝國,強姦殺人放火的只有1%最終上了法庭(在納粹、日本、南斯拉夫比較多一點因為作惡的時候和完蛋的時間相隔不遠)

甚至在紅色高棉



一是他們在當政時期是執法者本身,只要他們不留證據/有心消滅證據,後續政權很難調查

二是新政權需要他們大部人留任繼續維持政府運作

三是新政權需要建設百廢待興的國家,大量審判耗費人力物力查這些戰時/咸豐年前的事 又對國家發展沒有實質作用

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溯及既往原則」決定了所有在舊政權下合法(廢話,武警殺人難道還能犯中共的法?)的作惡原則上不會被追究,除非違犯了國際法(但是這時候又請回到第一點)


比方說假如有某地警察系統性強姦民女,幾年後政權倒台 你走正常的法律程序你半點勝訴的希望都不會有
又或者國安嚴刑弄死了示威者,不說1年後就算1星期後政權倒台 你也不可能找到半點證據,連屍都燒了

只有嚴刑拷打/擺樣子法庭才能判刑,但這樣子就不符合法治/人權了




所以你可以說世界是不公平的,你講法治(講合法清𥇦證據)講政治都是不能讓這些人負出代價
2
分享 2023-01-15

20 个评论

_ _ 我的仇視是因爲共匪邪惡而不是要報復誰, 報復能挽回我大半生奴役造成的損失嘛? 能讓我因環境公害失去的健康恢復如初嘛? 非創造性的事少幹而破壞性的別幹. 沒證據就不制裁是對的, 我不會爲了殺個把惡人而破壞來之不易的法律.

_ _ 當然良善者可以立法對毀滅證據行爲本身重刑化, 如無死刑判 320 年也沒問題. 我要求匪區人不再互相屠殺, 人權或許在匪患區不可能完璧, 但有和沒有是本質區別.

_ _ 實在氣不過或有血仇的人, 若選擇不相信法律手刃仇敵也是要受法律制裁的. 反正不會死, 判 320 年也沒問題, 抑制不住殺人的衝動受制裁就好了, 讓法律變成屠刀想都別想.

解決奴役, 別總想著解決人.
>>_ _ 我的仇視是因爲共匪邪惡而不是要報復誰, 報復能挽回我大半生奴役造成的損失嘛? 能讓我因環境公...


這篇只是直接的陳述,就是如果有人很不甘心看到狗腿作惡而不受罰,那麼就算中共倒台後他大概率會繼續不甘心
>>這篇只是直接的陳述,就是如果有人很不甘心看到狗腿作惡而不受罰,那麼就算中共倒台後他大概會繼續不甘心


_ _ 就跟我會甘心一樣, 不就是投胎技術不佳嘛? 就要一生當奴隸? 生命只有一次誰能甘心啊. 但不去解決問題超過防衛限度的報復, 殺個血流漂杵不難, 之後呢?

_ _ 哪些蒙昧的人不知道自由可貴我知道, 他(她)們吃飯穿衣結婚生子就滿足了, 但我會探尋人生的意義. 淪爲奴隸誰都會悲鳴, 但我有令一份難受. 就這也勸不回那些殺人狂的理智和良心, 想殺人別拉著別人去殺的道理是人都明白. 匪患區自由進程剛再啓動, 他們就抑制不住公器私用的念頭, 要求大殺特殺.

_ _ 大殺特殺的團體能成功嘛? 極端主義有個屁用, 誰能如那些人彈組織極端? 他們發展的都怎樣大家都清楚. 專注解決事情, 管住自己別想解決人吧.
>>_ _ 就跟我會甘心一樣, 不就是投胎技術不佳嘛? 就要一生當奴隸? 生命只有一次誰能甘心啊. 但不...



老實講 這是一個道德的難題

濫殺固然是不符合人權

另一方面,如果作惡者沒後果 在無神論興起的20-21世紀,有什麼東西可以令一個不太有良心的狗腿把槍口抬高一寸呢?
其他獨裁政府看到惡如紅高棉/盧旺達的底層狗腿都平安渡過,是不是造成了一個鼓勵的作用?
当然不会 认为能通过司法程序审判他们的智力都有缺陷
这种人也许只能靠恐怖组织了
这是一个肯定的事实,不管是中国还是国外,政权更迭后,都不可能进行大审判,因为人没了谁去干活?而且监狱够用吗?

唯一需要重视的事,应该在政权更替后,迅速完善相关的公开监督和互相制约的制度,让这些曾经作威作福的人彻底失去原有的特权,让这些人从“云端”坠入“地面”,这种打击足够他们难受了(受不了就主动离职了),一旦触犯新的法律,再进行法办即可。

就类似于一个罪大恶极的人,对他最大的惩罚不是死刑,而是终生监禁,并且让他每天参与劳动,专门去干那些苦活、累活,为社会大众做贡献,余生像奴隶一样度过,这样即完成了惩罚,也是合理利用了人力。

屠杀就更不可取了,只能满足暴民们的一时之快,实际会导致整个国家更加混乱和不可控。
>>老實講 這是一個道德的難題濫殺固然是不符合人權另一方面,如果作惡者沒後果 在無神論興起的20-21世...


_ _ 我們匪區人因受到奴役影響很極端, 容易二極管. 有時因看到某些自由國度的事件覺得改善不足或步子太小, 其實公民會考慮副作用, 持續發力推進適時停下, 待支撐條件成熟再推進一些. 如此循環來做副作用的危害得到控制, 最終事情能做好.

_ _ 我知道的只有類似折半搜索算法那樣的理性解決方案, 除了和自身人生有關的領域外就不知道了. 政治上該怎樣做我在想目前還不算清晰. 僅是從邏輯上出發指出不能想著殺人, 有無信仰 "都要做個好人" 的要求我認爲是非侵入性的. 只要人能拒絕成爲惡人就可以吧.

_ _ 我深信好人多過惡人, 宗教也是被發明的. 人有信仰這很好, 如有善行吸引我的團體我也不介意加入. 但無論惡人躲到哪裏去我都譴責他(她)們, 躲到宗教、民族等處的惡人很麻煩. 如果團體介意外人介入的話就要做到足夠好的自糾, 做不到就要配合外界介入.

_ _ 我希望宗教能適應新時代, 重現帶領人們進步的時期. 對民族期望能把惡人踢出來, 只有一個族群值得討伐那就是[惡人族].

_ _ [當人想著殺人, 爲之做了準備, 付諸行動去做了]. 我敢説這樣的人每多一個世界暗淡一分, 當然惡人族我也不主張一殺了之, 如果這樣做就和上面[...]中的過程一樣, 不能人人都成這樣的惡人.
那南斯拉夫怎么被判刑了?不判刑是政治妥协的缘故,有足够的实力,完全可以进行公审
>>这是一个肯定的事实,不管是中国还是国外,政权更迭后,都不可能进行大屠杀,因为人没了谁去干活?瞬间回到...


或者不說屠殺 如果連坐牢也不用,你覺得在道德上如果解決這個問題?
比如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警總狗腿,我好像沒有聽過追究的
>>_ _ 我們匪區人因受到奴役影響很極端, 容易二極管. 有時因看到某些自由國度的事件覺得改善不足或步...


好像說偏了
殺不殺人死不死刑是一個殺人的問題
判不判刑(不管判什麼)是公義的問題
>>或者不說屠殺 如果連坐牢也不用,你覺得在道德上如果解決這個問題?比如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警總狗腿,我好...


这个其实就要靠宣传部门去抚慰受害者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些狗腿子能作威作福,除了领导的授权,也要靠当时的社会大众“顺从”才行,如果从完全理性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受害者本身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民众拼死反抗,狗腿子当时就不能全身而退,因为再厉害的爪牙也是血肉之躯,数量也是远少于普通民众的。

想想看曾经两个日本兵就能集中控制几千中国老百姓的事件,难道责任应该全都推给士兵头上吗?

而政权更迭后,还活着的受害者就开始产生“棒打落水狗”的想法了,本质上是为了泄愤,并不是真的在追求公平正义。

解决这种矛盾,相对公平的办法,就是抓典型,再动用宣传力量,让受害者看到这些曾经的狗腿现在夹着尾巴的惨样,让大众取得心理上的平衡。
>>好像說偏了殺不殺人死不死刑是一個殺人的問題判不判刑(不管判什麼)是公義的問題


因爲我廢死就混著説了, 匪患區法律敗壞, 死刑冤枉的已經是太多, 沒法稱爲不少了.

根本要求是匪區人都戒除人肉, 這年代還想著不幸轉嫁別人, 好處汲取過來是太過頭了.
>>这是一个肯定的事实,不管是中国还是国外,政权更迭后,都不可能进行大审判,因为人没了谁去干活?而且监狱...


問題是成本很高,監獄的建造費用,管理費用,......
關個毫無產出的犯人,
如今世界各國幾乎都是監獄人滿為患,
繼續蓋新的,國家財政受不了,
不蓋新的,人擠人違反人權,
乃至於一堆輕罪都不判刑了,直接放生。
中纪委书记
以彭佩奥以下的政客:把中共和中国人分开。

品从部分派:支那人就是最大土共。反共不反支那人,根本没作用。必须屠支。


我:坚决分裂中国成三千万个国家。村与村分裂为一个国家。谁特么跟图纸这样的共匪垃圾货色一起一个国家过。



都已经分裂为几十个国家 ,图纸让共匪支那人自动互屠了。还有什么会被判刑。
不是都被自动屠了吗?还判什么刑?到底屠不屠支了?
就问你怕不怕。
现实其实是这批人正在被习近平屠杀啊…

三年封控废了它们自身的免疫力,以方舱代医院导致公共卫生系统也指望不上。

ps:毕竟杀共产党还得靠斯大林。
>>现实其实是这批人正在被习近平屠杀啊…三年封控废了它们自身的免疫力,以方舱代医院导致公共卫生系统也指望...
现实是体制内比外更好医疗。一千个人死个几个体制内根本没影响体制。最近这段时间连五毛都上串下跳,网上更凶猛了。
>>問題是成本很高,監獄的建造費用,管理費用,......關個毫無產出的犯人,如今世界各國幾乎都是監獄人...


这也是一样的,没必要非得把人关到正规监狱,轻型犯直接就近住“方舱”、“烂尾房”之类的,然后去社区充当免费劳动力,以此来换取基本的生活物资,也不用非得雇佣人去看管,身份证拉黑就行了,让他逃到其他地方也没办法找到合法工作。

中国目前的社会环境下,不可能完全学习国外的什么“人权”之类的,有很多方面只能因地制宜,只有当大多数民众的观念变得民主了,自然而然就会再次修订法律法规的。

中国的现状是,中共并没有逐步让民众的思想观念变得更文明,反而是在不断让民众继续保持愚昧,所以即使中共倒台了,新政权如果完全把国外的民主制度照搬过来,要么很快中共余孽就会把新政权架空,要么就全国乱成一锅粥了。
>>现实是体制内比外更好医疗。一千个人死个几个体制内根本没影响体制。最近这段时间连五毛都上串下跳,网上更...
“简单的讲就是中共满洲老干部的医疗条件从之前:即可以享受西方进口医疗,又有西方所没有的庞大的器官血库,同时享受西方的先进技术与东方的廉价人命。

但是这个情况在习近平的三年清零发生了变化:大陆底层人(尤其习近平封不住那批)可以依靠自身免疫系统,西方可以依靠公共卫生系统。而满洲老干部呢?自身免疫系统,七老八十的,且长期封禁在家就一小号美洲印第安人。而公共卫生系统,习近平明显打算用核酸大白取代医院护士,以中药取代西医的… ”

你还是停留在老干部活摘器官续命的时代,现实反转了比所有人预料的都快。
>>“简单的讲就是中共满洲老干部的医疗条件从之前:即可以享受西方进口医疗,又有西方所没有的庞大的器官血库...

我说的在职公务人员,还没退休的。真的没死到百分之一,连五毛都比以前哮得更凶猛了。

然后你扯退休人员
让后让我停在什么时代,
。五毛宣传发帖必定在职人员。可能是我贴表述没清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