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革命不可行,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唯一抗争的手段。

胡平说的太好了,六四屠杀彻底把中国人打怕了。
和平理想非暴力是唯一合理的抗争方式。
鼓吹暴力革命的人,不是傻就是坏。
2
分享 2020-04-04

190 个评论

给我按踩的人,请留言告诉我你反对的理由。
鼓吹用和平理性非暴力,去對抗主張強硬手段、濫用暴力政權的人,更是一種愚昧和冷血

這群人不斷鼓勵抗爭者用愛與和平,可是政權是不會理會你的,抗爭者們被人打得頭破血流,政權毫無動搖的時候,這叫做‘合理’的抗爭方式?

難道韓國人爭取民主自由是用和理非?
難道烏克蘭推翻阿努科維奇政權是用和理非?
鼓吹用和平理性非暴力,去對抗主張強硬手段、濫用暴力政權的人,更是一種愚昧和冷血這群人不斷鼓勵抗爭者用...
问题是你能暴力革命吗?
你买得到武器吗?你能组建现代军队吗?你有飞机、大炮、坦克、导弹、核弹吗?既然都没有,那只能非暴力抗争了。
不要只按踩, 说说你俩反对的理由。

任何一个反贼浪费时间在跟你们争辩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上都算白区党赢了,看见了踩一脚然后无视才是明智的决策
我不会去跟人争辩做弥撒用发酵面包还是未发酵面包,喝不喝葡萄酒之类没有意义的东西,暴不暴力革命跟以上这些争论比起来都没见的重要到哪里去
任何一个反贼浪费时间在跟你们争辩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上都算白区党赢了,看见了踩一脚然后无视才是明智的决...
辩论不过就跑,这没意思。
这哪里是细枝末节的事情,这是抗争手段的问题,这是原则的问题。
2010年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共产党的问题太根深柢固

你想想清朝是怎样共和失败的?
辩论不过就跑,这没意思。这哪里是细枝末节的事情,这是抗争手段的问题,这是原则的问题。

原则问题就是有人打算暴力革命的时候你们是不是打算去报警,这才是原则问题。别的反共人士和你们既没有任何组织隶属关系,也不存在反共党中央,没有党中央就没有原则一说,你们想去管别人怎么反共,那就叫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言尽于此,我已经说得太多了了,这一局就算白区党成功的浪费了我的时间
暴力是他们听得懂的唯一的语言
你搞暴力,就和杨佳一样,去送死。
好啊,那麼我就給你舉例
香港612暴力抗爭,衝擊立法會,換來的是香港政府在立法一事讓步>某程度上有效
太陽花學運,大學生們暴力抗爭,衝入並佔領立法院,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最後被擱置至今>有效

2014年雨傘運動,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佔領金鐘、旺角街道合共70多天>政府最後強行清場>運動不了了之>真普選未能落實、香港政治進入灰暗期>政權巋然不動
好啊,那麼我就給你舉例香港612暴力抗爭,衝擊立法會,換來的是香港政府在立法一事讓步>某程度上有效太...

占领公署也是非暴力抗争的一部分。
反修例的成功,主要是两百万人上街的结果。
暴力是他们听得懂的唯一的语言

你难度觉得圣人甘地会出现在新中国??
可行吗?
原则问题就是有人打算暴力革命的时候你们是不是打算去报警,这才是原则问题。别的反共人士和你们既没有任何...
去暴力抗争,就是白白去送死,我表示敬佩。我当然不会报警,但是表示很惋惜。
占领公署也是非暴力抗争的一部分。反修例的成功,主要是两百万人上街的结果。

事實上香港政府根本不會管你多少人上街
69也100萬了,香港1/7的人口,還記得當時林鄭說了甚麽嗎?
暫緩條例修訂於6月15日作出,200萬遊行是616
對不起你的邏輯已經說不通了
去暴力抗争,就是白白去送死,我表示敬佩。我当然不会报警,但是表示很惋惜。

看你签名喜欢刘晓波,刘晓波也被共产党搞死了,杨佳也被共产党枪毙了,都被搞死了在送死上没有任何区别,死不死和你暴不暴力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想死只需要暗自窃喜你从没有写出过任何值得共产党盯上你的文章罢了
看你签名喜欢刘晓波,刘晓波也被共产党搞死了,杨佳也被共产党枪毙了,都被搞死了在送死上没有任何区别,死...
非暴力抗争还有活路,还有空间。
暴力抗争就是以卵击石,直接送死。

如果否定非暴力抗争,不会有人去暴力抗争,大家直接就不抗争做顺民了。
      我是個現實主義者,無論任何理論都要經過現實現狀的檢驗才能發現具體哪種實用。和理非運動在目前全世界的運動中大體上逐漸趨近於主流是不假,但在具體實行上要根據你的對手、民眾以及事態的變化做出改變。內核為和理非可以,但是最基本的暴力手段來自衛減少我方減員或者是一定程度動搖政權執行力必不可少。拿中國大陸的現狀來看,和理非運動究竟能做到什麼?1)廣大民眾缺乏公民社會的凝聚力和自我組織能力,2)政府高度集權並侵犯人身自由,甚至爆發過動用軍隊大規模鎮壓社運的歷史,3)個人信息被高度滲透,監視系統、自我檢舉導致抵抗力量被原子化,4)中國的政治改良結構被限定成「自上而下」式,只有皇帝願意改,社會才能改,改革必然不是為民眾著想而是利益集團,5)國際社會基本上不會為中國的民眾提供武器彈藥,最多也就是最基本的人權聲援(效果甚微),還會被中共冠以境外勢力污名化,6)愛國主義教育洗腦從89年開始一直連年加強,任何外界給予的幫助和聲援都會被轉化成「境外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
     那麼基於這種現狀我們能採取什麼鬥爭策略?初步在弱小的情況下採取和理非運動並無不可,但是注意起於和理非不能僅限於和理非,因為在大陸和香港血淋淋的例子告訴我們純和理非除了拉出一批可歌可泣的英勇現身的人肉靶子以外,對於集權中國的改變事倍功半,效果不佳。做好時刻勇武乃至爆發衝突的準備,或者最基本做到不和我們目標相同手段不同的同仁割席,才能讓運動持續影響直到打倒我們的共同敵人。我當然能理解你對暴力革命的反感,純粹的暴力必然也是不可取的,因為這會淪為中國王朝更替的逆淘汰機制,只有更暴力的而不是更優秀的人才能奪取政權,尤其是類似中共這種組織性暴力的更為恐怖。然而現實是只和不勇,任人宰割,只暴不和,重蹈覆轍。
非暴力抗争不一定成功,但是暴力抗争一定是送死。

暴力抗爭不一定成功 但是非暴力抗爭目前來說一定是失敗......
要知道就算是現有的最佳例子甘地 也要靠外在因素才能取得成功
如和平理性非暴力能成事的話 那必然有其他因素令中共讓利
是中共良心覺醒也好 美國強烈施壓也好
而現在並沒看到任何能造成改變的因素
非暴力抗争还有活路,还有空间。暴力抗争就是以卵击石,直接送死。如果否定非暴力抗争,不会有人去暴力抗争...

你想要活,空间就是不能触犯共产党的底线,接受党的领导,必要的时候响应号召去舔共产党的政策路线嘛
所谓的空间,就是言论自我审查,自我阉割。所以刘晓波除非从来没写他的那些文章,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刘晓波写文章就是送死,而这当然是因为他的文章太厉害危害社会稳定程度相当于砍警察局
有的人从刘晓波的死亡看出了没有武力是不行的
有的人从中得出的启示是刘晓波还是太激进了,应该再低调点苟全性命

后一种人我们就叫他费拉
請參考維基百科:革命

在階級社會裡,社會革命是階級鬥爭之必然趨勢和集中表現,通常要使用暴力。
你想要活,空间就是不能触犯共产党的底线,接受党的领导,必要的时候响应号召去舔共产党的政策路线嘛有的人...
用武力抗争,直接就是杨佳,白白去送命。还是要按照刘晓波的路线走,最起码还要一线生机。至于你们非说我是费拉,那就随你说去吧。成天喊暴力革命的,每一个人敢去放个鞭炮。
题主是觉得暴力革命是不可能的,所以想和平理想非暴力地抗争,像甘地,马丁路德金那样。

但是和平理想非暴力地抗争只对有同情心的民主国家的政府和民众有效,像马丁路德金把美国民众感动地不行了,好多白人既得利益群体也加入了他抗争的队伍(现代美国白左的雏形)。在中国,中国的专政政府对人民没有感情或者任何同情心,六四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既得利益者也对受压迫者没有同情心,可能是因为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哲学观。所以构成甘地/马丁路德金和平理想非暴力抗争的两个必要条件中国都没有,以上是我觉得为何你这个方法不会成功。

我觉得唯一的办法还是靠西方国家的外力。但这样,好像就真被中共说我们勾结外国势力给说准了。
暴力抗爭不一定成功 但是非暴力抗爭目前來說一定是失敗......要知道就算是現有的最佳例子甘地 也要...

用武力抗争,直接就是杨佳,白白去送命。刚在今天,根本没有暴力革命的可能,你有没有坦克飞机大炮核弹,只能选择非暴力的方式。
既然只有非暴力的方式可以选择,如果再否定非暴力抗争,就等于是不抗争,去做顺民。
用武力抗争,直接就是杨佳,白白去送命。还是要按照刘晓波的路线走,最起码还要一线生机。至于你们非说我是...

刘晓波死都死了还说什么生机 ,岂不是搞笑,难道是想说刘晓波哪里还舔得不够到位以至于党不得不弄死他嘛。
你们从六四得到的启示也很有意思,解放军拿坦克机枪扫射和平请愿的学生,你们的意思大概是扭送侮辱毛主席的分子到派出所,主动上交步枪武器还不足够和平,实在是因为没有早一点听从党的指示自行散去,还是太过于暴力,否则就不至于死翘翘了
刘晓波死都死了还说什么生机 ,岂不是搞笑,难道是想说刘晓波哪里还舔得不够到位以至于党不得不弄死他嘛。...
按你这么一说,暴力抗争是杨佳,非暴力抗争是刘晓波,那咱就岁月静好混日子,或者赶紧移民吧。
题主是觉得暴力革命是不可能的,所以想和平理想非暴力地抗争,像甘地,马丁路德金那样。但是和平理想非暴力...
非暴力抗争不一定会成功,但是暴力抗争百分之百白白送死。
至于让西方军队来颠覆共产党,也不现实,美国人连伊拉克、中东这几个小国都搞不定,更不可能武装颠覆几千万党员的共产党。
非暴力抗争不一定会成功,但是暴力抗争百分之百白白送死。至于让西方军队来颠覆共产党,也不现实,美国人连...


不一定是军队。我的意思是西方搞全面封锁。然后等中共自己崩溃之后过来接盘。如果西方不来的话真就遍地张献忠或者再来一个毛腊肉了。
這是想討論香港抗爭情況還是怎麼樣?感覺像一個形而上的討論。我是100%的和理非,但我也100%不認同武力(合理程度的、有底線、有原則、有目的的武力)是沒有用。這不是一個互相否定的兩條路線,是可以相輔相成的。只靠空軍是打不到勝仗,只靠陸軍也打不到勝仗,需要的是陸空兩軍的有機聯合作戰

和理非是王道,但和理非缺點一樣非常明顯,例如缺乏行動力、被動、大部分時間都是等待狀態,胡平自己就是例子。而勇武抗爭提供了行動力和勇氣。勇武是我手足,我最不想看到的是無謂的犧牲。不要忘記 Be water。

如果把武力抗爭粗暴定義為用飛機大炮核彈,不想討論的是你。同樣我也可以把和理非定義為用愛感化共產黨,也可以得出和理非注定失敗的結論。

和勇不分,互相掩護,相輔相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不一定是军队。我的意思是西方搞全面封锁。然后等中共自己崩溃之后过来接盘。如果西方不来的话真就遍地张献...
经济封锁不等于颠覆一个政权,朝鲜封锁的最严重了,金家也没有垮掉。

而且中国由于有上亿的劳动力,所以是欧美资本家不可能忽视的市场。美国可以对朝鲜彻底封锁,但是如果对中国也封锁,资本家是不会允许的。
按你这么一说,暴力抗争是杨佳,非暴力抗争是刘晓波,那咱就岁月静好混日子,或者赶紧移民吧。

不抱着送死的决心本也写不出刘晓波的文章,你的视频里这位胡平不就很明智地跑出过了么
不抱着送死的决心本也写不出刘晓波的文章,你的视频里这位胡平不就很明智地跑出过了么

不,他是六四之前出国的,后来他也想回国,但是中国政府拒绝他入境。
這是想討論香港抗爭情況還是怎麼樣?感覺像一個形而上的討論。我是100%的和理非,但我也100%不認同...
杨佳对共产党的体制肯定用冲击,但是没用啊,自己拜拜送死了。共产党把杨佳杀了之后,反而把其他想反抗的人吓住了。
目前怎么看唯一的出路就是等他自我的毁灭,和理非和暴力在tg面前都不值一提
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

中国政府为什么主张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同时又不能承诺不使用武力?

“和平统一是中国政府既定的方针。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大团结,有利于台湾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有利于全中国的振兴和富强,是全体中国人的心愿。中国政府认为,坚持和平统一与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两者之间相辅相成,既对立又统一。如果承诺了根本不使用武力,只能使和平统一成为不可能,只能导致最终用武力解决问题。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决不是针对台湾同胞,而是针对外国势力干涉中国统一和搞“台湾独立”的图谋的。用什么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每一个主权国家都有权采取自己认为必要的一切手段包括军事手段,来维护本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中国政府在采取何种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上,并无义务对任何外国或图谋分裂中国者作出承诺。”

同样的:承诺放弃使用暴力,就等于放弃抗争。

从马克思唯物主义辩证法的观点看,”暴力革命“与”和理非“是辩证统一、不可分离的。正如在香港运动中,没有勇武派,和理非的诉求就不可能实现。正因为政府惧怕合理非变成勇武派,才会妥协。任何和平谈判都建立在武装斗争的基础上。

印度有武力革命,才成就了甘地;早期的共产党也分暴力革命与和理非派。最终的结果是城市里的和理非被当局抓捕屠杀,主张和平的总书记陈独秀被开除党籍,最后走上武装斗争的路线。

那些鼓吹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应该读一读早期共产党的斗争历史。今天的共产党就是当年的国民党,现在的反对派,真应该好好学习一下革命先烈的事迹,不要太傻太天真了。

当然,我并不支持暴力,我是一个逃亡主义者,穷则独善其身。那些天天说排除暴力去抗争的,多半是假民运,奔着利益去的。

最后引用王震的一句话:血打的江山要用血来换
不,他是六四之前出国的,后来他也想回国,但是中国政府拒绝他入境。

想回国的就知道成色了,坚决反共的要么留在国内心甘情愿地送死的,要么跑出国永远都不敢回去的。想回去说明伟大的改革开放吸引力十足,可惜吃了个闭门羹,这说明他给党能提供的利益还不够多,危害程度也没有到党要用鸿门宴诱捕的程度。
经济封锁不等于颠覆一个政权,朝鲜封锁的最严重了,金家也没有垮掉。而且中国由于有上亿的劳动力,所以是欧...


按照Comparative Advantage来说,一个国家越封闭经济就会越差。朝鲜我怀疑中共老给他送物资来着而且他们本身人口也不多。 像中共这个体量,封锁之后肯定要饿死人的,经济绝对大幅度下滑。在这种压力下,上面做一些瞎搞的事情几率极大,虽然不排除像朝鲜那样最终稳定下来的可能性。

至于欧美资本家,肯定是不会乐意的。但到了这个时候这就不是经济的问题了,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了。 跟对付苏联那样了。 主要是看美国主体思想有没有做这个抗争的决心。 这个一旦做就必须做到底,做到最后共产党覆灭的时候,要不然确实是只会伤害美国的利益,也伤害中国人民的利益。
想回国的就知道成色了,坚决反共的要么留在国内心甘情愿地送死的,要么跑出国永远都不敢回去的。想回去说明...
非暴力抗争也可能被弄死,但还有活着的空间。
暴力抗争就是杨佳,来多少被杀掉多少。
回国暴力抗争,就是直接送死。回国非暴力抗争,还可能推进民主。
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和平统一是中国政府既定的方针。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
问题是,你有坦克飞机大炮吗?共产党当年有苏联的武器支持,问题现在你有美军的武力支持吗?你如果有坦克飞机大炮核弹,我跟着你暴力革命。
给你点赞了。。。。实际上和平转型不是没可能。

按我的观点,北洋时代是最有希望宪政转型的时期,可惜日俄的威胁太大,搞出个袁世凯。

再后来46年和谈失败,蒋介石要背大锅。蒋这个人,是个纯纯的独裁民族主义者,如果他是凯末尔,那中国走土耳其路线就成了。这是个只可惜的窗口。

再有就是89,可惜邓小平不支持赵紫阳了。实际上按邓小平自己的说法,崩溃不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嘛,可惜邓自己傻逼了。他点头民主,就是中国历史第一圣人,堪比华盛顿,现在去阴间了,毛腊肉饶过他么?

现在就算大家都知道和解协议是最需要的,但民意呢?国内无论左右,都被中共搞得上头了,魔怔了,不见血不罢休的地步。。。如果说红二们献出所有财产换和人民的和解,谁愿意?怕谁都不愿意。。。甚至谁提这个谁傻逼。。在任何阵营内,怕都是不让对面死光不罢休的。。

当然了但愿我说的都是错的,可惜现实角度看,能把人道主义灾难降到最低算可以了。。但哪怕到这点可能有很难,不管墙内外,我读中文的感受都是理性太少,暴戾太多。这二十年,无辜的好人别惨死太多就满足了。。
非暴力抗争也可能被弄死,但还有活着的空间。暴力抗争就是杨佳,来多少被杀掉多少。回国暴力抗争,就是直接...

那说明你不知道广东乌坎事件,那是十足暴力,然后你又要说不砍杀整个警察局不算暴力抗争,只有达到杨佳的程度才叫暴力抗争。按你的说法和警察打架占领立法会都不算暴力,那我也有话要说,不弄个08宪章这种让共产党必须要弄死你的东西出来,那都不算非暴力抗争,不要说非暴力抗争,甚至连抗争都算不上
杨佳对共产党的体制肯定用冲击,但是没用啊,自己拜拜送死了。共产党把杨佳杀了之后,反而把其他想反抗的人...


楊佳純粹是為了復仇,是為了他自己的個人恩怨,不是為了自由民主,所以號召不到其他人。而且楊佳只是證明了純粹暴力成不了大事,而不是純粹和理非就可以成大事。
Not A --> Not B 是證明不了 A --> B 的。
非暴力抗争不一定会成功,但是暴力抗争百分之百白白送死。至于让西方军队来颠覆共产党,也不现实,美国人连...


唉,虽说这么说很丧气,但美军介入可能还真是彻底民主最直接的路线。。。因为我看所谓的海外民运,除了一些水平很高,剩下的乌合之众,连个纲领性文件都拿不出来。

当然美军颠覆中国政府,只是想象中的事情,实际中几乎绝无可能。。。美军打日本都扔了两核弹,打中国怕是真核平了。。。。
事實:如果徹底保持和平無血抗爭,那和平抗爭的成功率目前爲止接近百分之百,而一旦出現暴力行爲成功率就會顯著下降
你可以用不同角度看這個現象,可以理解爲「允許和平抗爭的環境必定比較溫和因此抗爭容易成功」,也可以理解爲「和平抗爭帶來更高的話語權、凝聚力和國内外的好感度,并不容易被分裂,因此成功率高」
且不説是因爲和平抗爭才成功,還是幸存者偏見,「歷史上和平抗爭到底的,目前爲止必定成功」是事實,希望在場的各位和平派和武鬥派都要意識到這一點

我個人支持和平抗爭
暴力抗爭是一個方法,但絕不是最好的方法。暴力抗爭説到底還是比拳頭
拳頭小的人必依賴舌頭,因爲他拳頭小
拳頭大的人沒必要依賴舌頭,因爲靠拳頭就能讓人屈服
所以比出來一個或一群比現在政府拳頭還大的人,要是他拳頭夠大卻還堅持用舌頭,那一定是一個偉人了
問題在於,如果我們遇到的不是一個偉人,那就是升級版的胖虎而已
爲什麽不可以學學香港,暴力非暴力一同雙管齊下,非要提其中一個去貶低另一個的作用?還是說樓主有什麽其他的想法?
用武力抗争,直接就是杨佳,白白去送命。刚在今天,根本没有暴力革命的可能,你有没有坦克飞机大炮核弹,只...

非暴力抗爭成功有一個先決條件
那就是片中所說的參加人數夠多 而小粉紅遍地的環境已經斷絕這一代的可能性了
片中還提到互聯網 但中共目前已經掌控了絕大多數人的"網絡能力"
滿足於滿是娛樂的內聯網了 更不用說現在連娛樂都被審查到快活不下來的環境
除非環境改變到64那個時代才算是有可能
但就算是當年64 到現在又有多少人知道 又有多少人關心這件事?
大不了把國一鎖就完了

我個人認為最合理的方式就是同時進行
讓願意做的人去做自己願意做的事
像片中所說的一樣非暴力抗爭者不會以暴力為手段
那就去分工好了

就算是美國的抵制中國貨運動這麼久了
還不如一場武漢肺炎來加速美國重建本土產業

感覺這影片對中國的認識還停留在00年代......
和平抗爭就是一場囚徒博弈
而這場博弈還要進行上千百次才能取得成功
如果有可能的話
我猜可能就要中國大規模失業作為前提了
畢竟對這種事有興趣的人 大部分都是不怕死或者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的人了
那说明你不知道广东乌坎事件,那是十足暴力,然后你又要说不砍杀整个警察局不算暴力抗争,只有达到杨佳的程...
打砸抢都算暴力,只要和当局唱反调都算抗争,即使是很基础的维权(比如强拆)也算是抗争。
按照Comparative Advantage来说,一个国家越封闭经济就会越差。朝鲜我怀疑中共老给他...
这个理想很好,但是现实中不可能。如果封锁中国,会影响全世界的经济,没有美国总统会这么做的。
我同意,暴力抗争不是不可行,而是成本高,风险大,收益又没有保障的一种方法。暴力抗争本身容易引发中间派民众的反感和抵触,这对于本来就处于弱势的反贼们而言是不合算的。斗争要讲究策略,不能搞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武力解决问题往往是属于力量占优势的一方的优先选项,没听说过力量远比对方弱却坚持要正面硬拼的,那不是勇敢而是蠢。
共产党的革命发家史事实上就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范例。共产党向来主张分析敌我力量采取合理的方式进行斗争。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学习。井冈山时期的共产党一度头脑发热跟老蒋正面硬碰硬最终结果大家也知道了,如果不是后来日本人瞎搅和救了共产党一命共产党早就被灭了。而1948年当共产党实力已经开始占据优势的时候他们才主动发起战略决战一举歼灭了国军主力,牢牢控制了中国大陆。
淞沪会战轰轰烈烈可歌可泣结果却是首都陷落几十万民众遭杀害,长期的战略相持反倒是把日本人国力耗空。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的神风特攻的口号是“一机换一舰”,后来等日本人发现这一招美国人已经有所防备之后便放弃了。战争前期日本毫无意义的自杀式冲锋损失成千上万的士兵,却只消耗了点美军的弹药。而后期硫磺岛和冲绳岛战役中日本人学会了跟美国人捉迷藏搞偷袭,反而给美军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远超以往的伤亡,也迫使美军不得不放弃攻打日本本土的计划。
所以,斗争的核心不应该聚焦于暴力还是非暴力,而是应该着眼于这种方式会让我们自己付出多大代价同时又能给敌人造成多大损失。说白了就是赔本的买卖咱不干。像六四,占中运动以及反送中初期很多人采取绝食的策略向共产党施压,这就是一种被证明毫无意义的举措。共产党根本不会在乎你吃不吃饭会不会饿死,你们绝食对他们来讲带不来任何损失,但却会让自己付出身体上和心理上的惨重代价,这就是极其没有意义的行为。再比如说自杀明志更是不可取,卢晓欣和邬幸恩两位年轻的姑娘死得壮烈,但很不值,因为共产党巴不得你们都这么干,正好省了他们自己动手,还不会落下杀人的名声。因此,反送中后期香港手足果断抛弃了这些毫无意义的做法,在抗争中成长了起来,采取了更加有效的措施来对抗暴政。
因此,无论是暴力抗争还是和理非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行为会在多大程度上打击敌人,与之相比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因此,我们不主张无意义冲塔,因为那不值。而像换外汇,卖房移民,不配合中共的各种宣传造势,不买国内的股票和投资理财产品,拒绝官方发起的捐款等行为虽然微不足道,但也能多少对中共是有所不利的,这就是有意义的。
我猜有人会拿香港的勇武派来反驳我,但这里我们要注意了,勇武派所代表的力量可不仅仅是那几万名勇武手足,也不仅仅是几百万热爱自由的香港民众,而是整个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反制力量。香港极其特殊的定位使得中共不敢随便动手,否则对中共而言将会是国际社会上的空前孤立与制裁。香港勇武手足的性命是和中共的国际外交环境仅仅捆绑在一起的,他们如果惨遭毒手,国际社会对于中共的制裁力量是中共所忌惮的。所以这本质上也符合我刚才从敌我力量角度的分析。因此,勇武抗争这个条件只有在香港才符合,不能以此来推导到内地。
你看看香港暴力的示威者被抓了多少?又有多少糊里糊涂的死掉了。

你的意思是如果香港手足束手就擒,死的人會少很多?被抓的人會少很多?
打砸抢都算暴力,只要和当局唱反调都算抗争,即使是很基础的维权(比如强拆)也算是抗争。

定义这么宽泛,现在打砸抢进局子关的时间还不一定有写篇影响力大的文章人间蒸发掉的时间长,那你整个贴拿杨佳说事的事实基础就不存在了
你的意思是如果香港手足束手就擒,死的人會少很多?被抓的人會少很多?
暴力抗争,以卵击石,直接送死。
非暴力抗争,不一定保证安全,但有一线生机。
定义这么宽泛,现在打砸抢进局子关的时间还不一定有写篇影响力大的文章人间蒸发掉的时间长,那你整个贴拿杨...
打砸抢进局子,不掉脑袋也是至少二十年。
写文章,最多关了十来年撑死了,还有活路。
  首先,这是一个路线方法问题。即用什么手段方法实现一种目的。
  非暴力或无限制手段,是两种不同的方法。如何按不割席的原则,两种不同方法的人不应该相互攻击。这种相互攻击,是对目标的实现的最大破坏。比维护目标的人破坏性还大。
  在两种方式是,我更愿意支持或提倡和理非,既非暴力的方法。
  有如下几点想法供大家参考。
  1 任何政治冲突都表现为人群之间的冲突,没有哪一种冲突会是没有反对派的。如果一方为了达到目标而使用暴力手段,另一方使用暴力也是合理的。(马丁-路德金的思想)
 2 “对他们只能使用暴力”,是双向的,无论目标有多难,不能因为难就使得暴力手段合理化。(唯目的论)
 3 统治阶级或警察,也不能使用暴力,例如使用枪械对待没有武装的民众。特别是酷刑、非法拘押等卑鄙行为。
 4 暴力包括语言暴力。
  
我同意,暴力抗争不是不可行,而是成本高,风险大,收益又没有保障的一种方法。暴力抗争本身容易引发中间派...
完全同意,你说的很好,如果大陆人想港人一样的勇武,早就掉脑袋了。况且香港的勇武派,有很多也被抓,甚至糊里糊涂的被做掉。
打砸抢进局子,不掉脑袋也是至少二十年。写文章,最多关了十来年撑死了,还有活路。

谁告诉你打砸抢进局子要么关二十年要么死的,完全就是你给自己找理由臆想出来的东西?都跟你说了广东乌坎事件自己不会去看的吗,告诉你中国一年发生的暴力群体性事件是数千乃至上万起,哪有那么多监狱个个都给你关起来二十年?
  首先,这是一个路线方法问题。即用什么手段方法实现一种目的。  非暴力或无限制手段,是两种不同的方...

对,我同意。1989年刘国庚杀老百姓,他被老百姓打死也是应该的。
语言暴力不算吧,骂街如果都不行,就没办法抗争了。
非暴力革命你打算要怎么策划?你以为历史上有那么容易来一次不流血革命?你以为圣雄甘地满街都是?你以为每个中共高官都是袁世凯?
我就问你一句,当反贼们都站起来暴力革命的时候你是不是打算袖手旁观?你说的那些和礼非,中国多的是了,陈秋实他们哪个鼓吹过暴力革命?完全跟你一样是个和礼非的人,然后呢?刘晓波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然后呢?暴你说的暴力革命必然送死,你把以前法国大革命看成什么了?多少人前仆后继的去送死才换来了自由平等博爱的普及,多少人为了身后的同胞和梦想跑去送死?最后却只能换来一句暴力革命本就不该你死了你活该?
问题是你能暴力革命吗?你买得到武器吗?你能组建现代军队吗?你有飞机、大炮、坦克、导弹、核弹吗?既然都...

武装推翻中共政权,可以用高层军事政变,或斩杀共匪中央首脑集团的城市暴动等方式,这些不需要“飞机、大炮、坦克、导弹、核弹”---- 那些是现代国家政权武装对抗的手段。
完全同意,你说的很好,如果大陆人想港人一样的勇武,早就掉脑袋了。况且香港的勇武派,有很多也被抓,甚至...

因此毫无意义的牺牲是应该努力避免的。暴力抗争需要有个前提条件,就是确保能对敌人造成足够大的打击和损失,否则那反而会使中国的民主力量遭受毫无必要的损失。我相信大多数人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得不值死得没有意义。六四过去30多年了,粉红五毛一点都没见少,在他们眼里这些人死了活该。美国照样对中共一再放纵。可想而知,就算所有葱友现在聚集起来在北京被全部杀死,最后能锤醒几个人呢?
乌坎的一堆村民都坐牢了,如果是非暴力抗争,不至于坐牢。

你又来替别人可惜了,先反思一下刘晓波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被共产党搞死了。乌坎村民暴力反抗就算进监狱蹲着,也比被你们忽悠去写文章结果丢了性命要好得多
fact check 1: 你们说六四屠杀吓破了中国人的胆子,没有人再敢起来反抗要求民主了。乌坎事件打脸
fact check 2: 你们说杨佳被枪毙以后就没有人敢暴力反抗了。纯属胡编乱造,我已经说过了中国每年暴力群体性事件有数千上万起,从没有任何证据说杨佳被枪毙以后暴力反抗减少了

最近几年有代表性的事件包括山东老兵串联全国反抗,反px,前不久没几个月之前还有广东游行群众和防暴警察群殴的新闻

综上所述你的整个帖子的立论的事实基础完全根本就不存在嘛
非暴力革命你打算要怎么策划?你以为历史上有那么容易来一次不流血革命?你以为圣雄甘地满街都是?你以为每...
“ 反贼们都站起来暴力革命的时候”,这句话根本不成立,现在连非暴力集会都少的可怜,更别说暴力了。
你又来替别人可惜了,先反思一下刘晓波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被共产党搞死了。乌坎村民暴力反抗就算进监狱蹲着,...

乌坎村是小事情,再也没有六四这种全社会性质的民主运动了。局部的、单独议题的维权案子,和八九民运没法比。
并不是杨佳让中国人不敢暴力革命了,而是六四的坦克把人吓死了。全中国这么多年,搞来搞去也只有杨佳、夏俊峰这几个人而已。
所有鼓吹暴力革命的,你先给大家挡子弹去。
乌坎村是小事情,再也没有六四这种全社会性质的民主运动了。局部的、单独议题的维权案子,和八九民运没法比...

刚刚说打砸抢都算,结果我举了这么多例子出来以后又一瞬间改口了,要拿八九来高标准严要求了。事实上你们沉浸在八九的余晖里面自我陶醉的时候,新的革命力量正在每年不断的几千上万起群体性事件中积蓄力量,而八九这一批人脫去时代赋予他们的光芒之后,人们才发现他们什么都不是。只要知道每年几万亿维稳经费大部分是花在了应对层出不穷的群体性事件上就知道,酸腐文人起到的作用实在是九牛一毛
给我按踩的人,请留言告诉我你反对的理由。


终于,你这个我在品葱上见过的干货多、活跃度也高的用户,也被那些看到不爽的事物就滥用 “踩” 权利、却拿不出任何理由的白嫖党逼得快失去风度了。
我就是因为这个,很长一段时间都懒得再发有深度的文章。我实在分不清这些人是真疯、还是中共故意派来捣乱的。
这“胡平”是个典型的大陆文人,文人造反祈求和平手段不奇怪。但说“和平理想非暴力是唯一合理的抗争方式。鼓吹暴力革命的人,不是傻就是坏“,颇为荒唐啊。这就是在共匪中国文人造反永不成功的理由:你造反的对象永远用暴力镇压你,你永远诉诸和平请愿,如康有为,如刘晓波,你永远没有让对方停止暴力镇压的可能,遑论令对方下台在中国实现和平选举民主宪政?动辄把赞成推行武装推翻中共者斥为”不是傻就是坏“ , 可算中国大陆反对共匪运动几十年来无进展的主要原因 之一。王炳章,彭明这些先辈的生命与血的付出在这些和平文人眼里大概也“不是傻就是坏“喽?? 

其实中国大陆只有武装推翻共匪政权这一条现实的政体改变道路,或军事政变,或城市暴动,处决中共领导层,占据主要军政经机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灭亡,中国共产党非法,大选,新宪法等等,这是一条现实的痛苦但尽量少流血的民主道路,虽然迹象还未明显,但下一代下几代年轻反叛者必然采用,和平请求共产党下台改良没有出路。

我有一个观察,即大陆宣扬和平改良斥责武装推翻共匪者,多如胡平者样文科文人,对自然工程科学术缺少理解掌握,甚至自身生存都不甚如意。好像这些和平改良鼓吹者的实际动手能力较差,不知是否准确?王炳章,彭明则反之。
我的意見呢:對手是民主國家的時候用和理非,對手是流氓的時候,最好比他更流氓,畢竟對手沒有同情心。

對流氓和理非根本就是找死,還不如發狠做下去,沒有革命是不流血的。惜不惜命就看個人決心。

重點:流氓的時候要鬧就鬧大點,規模越大人數越多越好,而且動手的時候必須快狠準一次直切要害,譬如,趁軍隊還沒反應過來前,快攻官員住處政府部門或是警察機構而不是上街打砸商店。

打砸商店只會吸引警察跟軍隊,並不能達到實際效果,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攻要害,還有機會抓個高官人質之類的(至於你會不會被狙擊手擊斃就完全是個人實力的問題)

譬如:前期先煽動群眾情緒,民眾怒氣上來,有了決心之後,決定一個日期「突擊」(很重要。一批先上街示威(負責吸引公安跟軍隊),吸引到警力或是軍隊到現場,另外幾批分頭「默默」進入高官住處警察宿舍看能不能抓個高官人質,燒「軍隊」的糧倉,拿汽油彈燒政府重點機關,具體的目標要找對對手來說最重要的地方。
人質的重點在於可以當籌碼或是當擋箭牌,所以人質的地位越高,越不可替代性越好。例如我們的金主

當然我覺得這個提案可能不適合香港跟中國,比較適合中東地區。畢竟對維尼來說,其他官員都不重要可以替換。反正戰術百百種,總有適合的。

如果真的要革命就要有死人或是殺人的心理準備,沒有那決心還是在家睡覺算了。

而且這個基本上就是一場小型戰爭,所以帶頭的要懂孫子兵法,如果會下圍棋或西洋棋更好。多看書,不要一頭熱就衝進去。
所有鼓吹暴力革命的,你先给大家挡子弹去。

鼓吹非暴力的,你先去给大家表演一个人间蒸发去。刘晓波不指望你了,去当陈秋实吧
典型的诉诸极端
刚刚说打砸抢都算,结果我举了这么多例子出来以后又一瞬间改口了,要拿八九来高标准严要求了。事实上你们沉...
你讲的这些,只是个人的反抗,不是集体的斗争。比如,杨佳杀掉几个打他的警察,但是刘晓波不会杀逮捕他的警察,因为整刘晓波的是政治局,不是警察。
这完全是两个层面的事情,不能同日而语。
暴力抗争是所有抗争手段中最容易最简单的方式,也是会遗留最多历史问题的抗争方式。而通过非暴力抗争并做出成绩才是最艰难也最有意义的抗争,是最有能力避免“屠龙者变成恶龙”的一种抗争方式,是一个人或组织常年累月的付出,可能不仅仅是生命,更重要的是绝望中也不会动摇的信念。

通过非暴力抗争获得的胜利是真正意义上的胜利,因为此类抗争的动力更少出自愤怒和暴戾,更多是信念和理性的思考。非暴力抗争的成果只有可能在广泛的民意基础上才可能实现,而暴力抗争的成果经常可以一小撮人就可以做到,自然也会在后期埋下反复斗争,快速倒车的隐患,甚至抗争本身就已经沦陷为倒车行为。
虽然我觉得目前提暴力路线还是和平路线是伪命题,因为在你国两个都不成气候。
但是我还是要说一下看法

对于所谓的“暴力革命”
八十年代以后,现代民众基本就不具备组织起能对抗政府军的武装的能力了,跟屁民谈发起暴力革命那确实是扯淡。
我们讨论的现代国家“暴力革命”通常是指有旧政权军人分化的内战,因为民众是做不到自己组建武装的,只能依赖现有的武装组织。

虽然无法组建武装,但是民众依然能使用一定程度的“暴力手段”,像冲进政府机构杀官员,和报复警察搞搞偷袭之类的,但是这仅仅是少数人才有胆量做的出来。

主流民众能做的依然只有传统的示威等非暴力抗争,我也提倡这个,但是我可不会反对部分屁民搞出暴力行为,这是他们自己的事。
那要看非暴力抵抗的对象是谁 如果是西方民主国家当然于有用。但是对中共有什么用?简直在对中共挠痒痒。你非暴力的团体只要怕死那就很快就会被瓦解。而中共是可以轻易没有底线的威胁你和你家人的生命的。这个时候怎么选择?
鼓吹非暴力的,你先去给大家表演一个人间蒸发去。刘晓波不指望你了,去当陈秋实吧典型的诉诸极端

非暴力不一定就人间蒸发(国内很多公知也没有被逮捕),但暴力抗争一定坐牢甚至掉脑袋。
只有当官的才能发动政变,你先当了政治局委员再说这句话。

军事政变未必从高级军官开始,而且中国大陆”政治局委员“无军事权,”政变“有武装与和平两种,军事政变就是武装推翻政权,你大概只想到和平的宫廷政变吧,那些在中共党内发生过,但不是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只是宫廷倾轧而已。
你讲的这些,只是个人的反抗,不是集体的斗争。比如,杨佳杀掉几个打他的警察,但是刘晓波不会杀逮捕他的警...

你这段话已经是完全没有逻辑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观点了。你自己拿杨佳做暴力反抗的代表出来说事,然后又要自己反驳自己说这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属实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
你这段话已经是完全没有逻辑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观点了。你自己拿杨佳做暴力反抗的代表出来说事,然后又要自...
我表达的不清楚。
我的意思是:
老百姓没有武器,所以暴力革命是不存在的。
打砸抢的暴力抗争是没意义的,除了把自己弄到监狱里面毫无意义,共产党不怕你的打砸抢。
非暴力不一定就人间蒸发(国内很多公知也没有被逮捕),但暴力抗争一定坐牢甚至掉脑袋。

你对于共产党是如何进行维稳的完全根本不懂。纯粹是自己在那里想象共产党如何把暴力反抗的全部杀光光或者关光光,拿你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去论证自己的观点

无论是乌坎村,山东退伍老兵,反px等等,都跟不不存在只要你参与了暴力反抗就坐牢或者杀掉。一起大规模暴力群体事件参与人数动辄几千几万人,你自己去油管上面看几万人和防暴警察打群架,按照你的说法这些人都进监狱了吗。被关进去判刑的人和陈秋实被抓是一样的原则,看的是你达到什么样的影响力,是不是领头的负责煽动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公知生存力比暴力反抗高,任何没有被人间蒸发的公知存在的唯一理由是影响力还不足够大
非暴力抗争不一定有用,但是暴力就是送死啊,无谓的牺牲。
不送死 非暴力一样没用。那么送死以后呢?哈哈 那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你以支那当前的社会情况作为基础来进行判断,那么其实你无论主张暴力还是非暴力,实质上都是不可行的。

但是如果你以经济崩溃,以大洪水之后的社会情况来进行判断,那么暴力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可行的。

支共的崩溃前提,其实就在于推动支那的整体性经济崩溃社会崩溃,来产生一个暴力具有可能性的基础。

你用来推演暴力不可行的基础,实质上,非暴力同样是死路一条。
我表达的不清楚。我的意思是:老百姓没有武器,所以暴力革命是不存在的。打砸抢的暴力抗争是没意义的,除了...

你说的不是事实
反px的结果是px没有在那个地方建换了别的地方。
乌坎的结果最后也是汪洋去怀柔处理
山东退伍老兵的结果是弄了个退伍军人事务部
等等
沉浸在八九的余晖里面不能自拔,对于21世纪中国共产党的维稳工作是如何进行的根本不屑于去了解,这是我对胡平这些人下的定义
他们根本不知道中国每年有多少群体性事件,中国维稳经费怎么花,中国财政状况怎么样,所以他们对于中国开出的解决方案必然是错误的
暴力及理性都是必須。
沒有力量的理想是空談,
沒有理性的暴力根本就沒意義。

百姓要武器可以去參軍兵變,
又可以拿炮仗做武器,
更可以燒他幾家石油廠。
哪會可能沒有武力手段?

但無疑選擇走暴力的人是偉大的,
因為他們單純追求理想,
沒有得著,反而會被消失。
退伍军人是和平抗争啊,如果退伍军人动用武力,也早就被关进去了

拿长竿做武器组成方阵和防暴警察打群架的视频油管上面很难找到吗?打得各种头破血流,还是说按照你的说法这种又是和平抗争了?
非暴力抗争不一定成功,但是暴力抗争一定是送死。

这完全不能说明非暴力抗争有效果,只能说明你根本没有暴力的资本。
甘地成为世人赞颂的和平领袖,是因为与此同时的印度革命者们随时可能追遍全球杀英国军官全家,所以他的主张才有意义。现在我们是根本毫无反抗能力,鼓吹所谓的非暴力不就是自慰么?
和理非抗爭需要民意,民意是會被消耗殆盡的
像2014年佔中,一開始使用武力鎮壓,引起很大迴響,後來政府放任不管,讓它自我消耗,自我滅亡,你要搞罷工,罷課,罷市也是很難的,時間一拖長,民意就反彈了,這就是為什麼香港在2014後進入了社運低潮。

暴力革命沒有外力或者軍隊幫助難以成功
對方擁有武力肯定比你強,付出很大犧牲才可能換來一點成果
像反送中運動,612只有極少數示威者丟磚和雜物,換來的就是催淚彈射眼,布袋彈,橡膠子彈,警棍毆打。
當示威者開始使用火魔法,他們就用實彈,水炮車,裝甲車,聲波炮,黑警使用武力沒有後果的,反之示威者會遭受私刑和法律制裁。

和理非和勇武要結合才有效果
和理非要獲取社會國際的同情,拉攏更多支持你的人,擴大影響力,例如黃色經濟圈
但是,除非你面對的是民主政府,會聽民意,否則暴力是必不可缺的
暴力革命是人性,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
施暴者只會打壓你抗爭的空間,不管你是和平還是暴力
就像現在香港搞悼念也會被打壓一樣
看来某些人很慌啊,赶紧带一波节奏。
设想一个极端场景,没错,武警和军人有飞机大炮,打正面或者买武器再训练这是成本过高的方法。但是,武警军人也有老婆孩子。真想对付他们也可以迂回啊。比如,他家孩子总要上学吧,校园暴力,只要是武警军人家孩子就揍,而且不往死里揍,来个细水长流,每天揍一顿。他有老婆吧,工作期间使劲欺负她,每天揍一顿。你说把他们集中起来养着?好办,抗税,尽量曝光警察和武警身份,坚决不卖他一粒米。然后呢,准备抢?是组团抢还是单抢,团太大就躲,团太小就往死里揍。
怎么样,这些算暴力不,你说算就算,你说不算就不算。
给我按踩的人,请留言告诉我你反对的理由。

好,那我告诉你。对待共匪我们绝不能讲文明,否则我们会像宋襄公一样被打败
博山 观察
真逗,还和平理性呢,现在连微信上都不能好好聊天了,你拿什么传播你的和平理性?不是以为唐僧是靠念阿弥陀佛一路走去的西天吧?
所以我们要岁月静好混日子,或者赶紧移民吗

我是赞成跑路的,如果有一个人愿意牺牲自己像甘地一样领导全国普通人抗争那也很好呀,非暴力永远都比暴力好,合法合理,而且也避免勇者变恶龙,只是我对这个相对暴力的更优解也没什么希望而已

该影片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评论

该文章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评论

发起人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