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语言使用方面的建议

相当一部分葱油喜欢在中文整句里掺上一堆英文词,我认为这是种很不好的习惯,我不知道这么做的都是出于什么心态或者目的,反正只会令我想起某些支国娱乐节目里所谓的什么导师为了彰显自己的迫真水平张口fashion闭口style,非常的矫情,非常的做作,,,

通常来讲,除非是实在无法翻译,需要强调本意,以及特有名词专业术语等,不建议在汉语段落中掺杂大量的英语词汇,因为:

1.这样对英语不好的人很不友好

2.汉语不像日语,即便它被共匪文字狱等因素搞臭了,罗马化了,碎片化亦或奇美拉了,也还是一门完整的独立语言(哪怕是现代汉语,我知道它的构成“不纯”),还没到不使用大量外语直接辅助就没法用的地步,要用就请好好用,你会在英语整句里掺杂汉语词吗?

3.这种行为只会助长本就属于落后文化的汉语的消亡,虽说我个人都不反对,甚至支持全面去汉改英,但我想没人会全盘否定汉语作为一门语言其本身的价值罢?以及它所承载的,虽然已然是风中残烛的文化遗产

特此强调:本文的立意仅为不提倡在非必要情况下的多语种缝合混用,尤其像中英这样本身存在巨大差异的语言,此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17
分享 2020-06-17

107 个评论

有哪個蔥友是喜歡中文裡面夾一堆英文的嗎?我好像沒看過欸
很多的...我来品葱也不算久,但这种见过真的很多了,至少二十个有了
很多的...我来品葱也不算久,但这种见过真的很多了,至少二十个有了

真假,我混一段時間了但從來沒注意過ㄟ
分享個連結看看?
为什么中国人会认为英式英语比美式英语高端大气?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7271

↑比如此贴里的一些回复,就插了一些不必要的,完全可以用汉语但是用了英语的词,嘛虽说这是个讨论英语问题的贴就是了...另外据我观察有这种习惯的似乎是海外和繁体用户居多,感觉是他们普遍本身英语偏好的缘故
國語裡面夾雜大量英語單字...?

譬如「早上在學校study,晚上在American Club當Security guard.」這樣嗎?
我同意。如果一個人英文確實很好,中文有一些詞不知道怎麼說,可以翻閱一下字典,也是學習中文ㄇ。
有内味了,墙内的低级崇洋媚外人以拽洋文为荣,没错还就是崩豆一般的单词短语而非整句,可能也没那个水平讲整句,包括但不限于但也主要是英语,虽说也是以前的流行了,至于海外党和非大陆的我不好评判

可能也跟墙内没能做到进阶的纯英语教学有关?另外这还会导致如果我一定要用一些英语去给谁解释什么的时候,不得不这么做会让自己觉得很尴尬,,,
有内味了,墙内的低级崇洋媚外人以拽洋文为荣,没错还就是崩豆一般的单词短语而非整句,可能也没那个水平讲...


你這個在台灣我們叫晶晶體,你可以查一下。這個在外商公司跟某些想要強調自己英文很好(但實際上不好)的人之間很流行,因為英文好的人都是直接說英文的。
这样啊,受教了
为什么中国人会认为英式英语比美式英语高端大气? - 新·品葱https://pincong.rock...

我覺得是還好欸,我讀起來是沒啥困難就是惹><
是說我自己是會用注音文跟一點點日語就是了,但感覺有時候那個語境下就是用另一個語言比較能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R
我覺得是還好欸,我讀起來是沒啥困難就是惹><是說我自己是會用注音文跟一點點日語就是了,但感覺有時候那...

换个你完全陌生的语言就能感到困难了,不同语境下的表意感觉不同这个我理解,比如把exactly翻译成正是如此就没那种感觉了
换个你完全陌生的语言就能感到困难了,不同语境下的表意感觉不同这个我理解,比如把exactly翻译成正...

換個我完全陌生的語言→其實有時中國人使用的一些縮寫、SNS用語或專有名詞就夠我頭痛惹XD
青菜啦 新注册用户
換個我完全陌生的語言→其實有時中國人使用的一些縮寫、SNS用語或專有名詞就夠我頭痛惹XD

这个应该属于文化隔离的结果,反之亦然,更别提支国有还有墙
反組引力球 回复 青菜啦 新注册用户
其他地區的朋友我是不清楚啦,不好意思,作為香港人來提一些意見。港式粵語之中,我們日常都習慣夾雜著英語...

嗯,港台这样我多少能理解,毕竟跟外界联系较为紧密,历史地理文化皆是,不像闭关锁国的大陆(大陆没那个环境,所以纯属崇洋媚外),算是类似于日语那种外来词直接使用,顶多发音本土下
我基本都是用纯汉语为主,专用名词用英语,其他我懂的语言与汉语差距不少,混合没有意义。
我只在乎一点,在语言使用方面我「只是」在乎一点,永远的一点,至高无上的一点
就是「交流效率」,只要文字不显得「冗余」即可
一就是一,one就是one

至于有些文字在某些人眼中显得「张扬造作」,额
这又不是文字的错
这贴。。。
范松忠 黑名单
确实不好,按中共国人的叫法叫装屄,你这叫懂英文?直接和我说英文啊。

还有我常说的%,就是百分之,念什么趴。

当然,你说到日文,其实你知道么,日文虽然是世界上外来语第一的国家,但日本人外来语头疼的大有人在,而且日本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法律文件0外来语。比如电脑:コンピューター、但法律文件会写“電算機”,不会用任何外来语。

不是为了保护中文还是保护什么,中文我没义务去保护它,只是外来词,难道人人都懂吗?本论坛可能几乎人人都懂GDP是什么,你问买电脑、用电脑的人,是不是人人都懂CPU是什么东西?这样确实造成对语言理解的能力下降,即便是真的几乎人人都懂的,最普遍的USB的叫法,通用串行总线,没啥人知道,大家都知道USB?但如果直译“通串线”,是不是更好得多呢?有些东西你不了解它的意思,就不会了解它的本质。

大清时期叫Telephone为德律风,有了日本的“电话”一词的翻译,这才让人懂什么是Telephone。

也比如说,真的人人都知道WHO和WTO是什么?不该乱用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所有人都理解。

因此,我支持您的说法。乱用什么外来词,有本事直接说英语。
我就很厌恶普通话 很烦 本地柜员客服前几年装模作样的强制一律普通话
也就是都是本地人,我用方言去问事情
一律用普通话说套话敷衍我
我就狠狠地怒斥 别我装 本地人说本地话
被骂多了 后来也不跟我们强行说了
相当一部分葱油喜欢在中文整句里掺上一堆英文词,



小池百合子:片假名不认识?多查查字典就好了
billzt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确实不好,按中共国人的叫法叫装屄,你这叫懂英文?直接和我说英文啊。还有我常说的%,就是百分之,念什么...


“而且日本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法律文件0外来语”

绝对不可能,国外的国名和地名只能片假名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ABCabc
>>我就很厌恶普通话 很烦 本地柜员客服前几年装模作样的强制一律普通话也就是都是本地人,我用方言去问事情...


嗯,我和您相反,您别打我。

我出生地距离北京的距离比多数中小型国家的直径都远,但当地方言让我很丢人,讲方言,就无法出去了,一出门,人家就贴“外地人”的贴纸在你脸上。

我从小就排斥方言,因此我普通话能力比方言好得多,后来在中学时期强行戒掉方言,因为我觉得方言是阻碍我拓展视野的障碍。您是不是觉得我还是很爱大一统,很挺共的,热爱中国?非也。

当然,您肯定不认同,不过接下来不知道您认同否,在我离开中共国的约15年,我强行戒掉中文,虽然与家人保持联系,但无论电脑手机系统,还是出门办事,写或者记录什么东西都强制禁止中文,仅保留中文输入法,但禁止自己用中文记录东西。

直到2020年,习肺炎爆发,我才注册了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中文网站:品葱。然后今年使用中文量才又大幅增加。

听着老北京茶馆这种频道,那声音,有味道,而那种“中兴”“中芯”不分的,唉,郁闷,凑合听,不舒服。“河南”的光刻机……

我和您情况完全相反,不知您是否可以打我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billzt
>>“而且日本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法律文件0外来语”绝对不可能,国外的国名和地名只能片假名


法律文件。至少是宪法。
>>又要去大一統,又愛純潔Mandarin。朋友,你很支噯。在下解釋一下為什麼用Mandarin:如果用...

你要用「满大人语」称呼它我没意见,不说「桂枝」的话,我也会使用「大陆」或「墙内」来称呼它,而且这两者的所指也更明确,我也同样坚持使用「武汉肺炎」称呼本次「瘟疫」(「疫情」感觉稍微无所谓些,但因为你匪老用所以我也反感),虽说你匪这次突然就搞起迫真政治正确了着实有些莫名其妙,毕竟前脚才有过非洲猪瘟

另外我强调的是「如无必要请勿多语种混用」,仅此而已,我可不爱什么纯洁满大人,毕竟我都说了全面弃汉改英我都没意见,这和去不去大一统更没啥关系,再者我要的去大一统是政治意义上的,而不是说一定要解构汉族
>>确实不好,按中共国人的叫法叫装屄,你这叫懂英文?直接和我说英文啊。还有我常说的%,就是百分之,念什么...

这不禁让我想起,近年来墙内人人说APP,却少有人知道它具体什么意思,更别提它是Application的缩写了,而且更好笑的在于他们念法是清一色的「A-P-P」,你若跟他们说正确的缩写读音「爱普」,他们就又一脸茫然了,这弄半天放的什么迫真洋屁啊
>>这不禁让我想起,近年来墙内人人说APP,却少有人知道它具体什么意思,更别提它是Application...


是啊,应用,其实就是软件。
的确看的怪怪的 我到不觉得拉丁裔的英语口音让人听不懂 反而是abc的中英文组合话常常让我听的一头雾水
>>我就很厌恶普通话 很烦 本地柜员客服前几年装模作样的强制一律普通话也就是都是本地人,我用方言去问事情...

这我现在十分理解,本来说实话我在语言方面是通用泛用的支持者的,但土共强制推普,把他变成一种统战控制的工具,那我作为反贼自然坚决反对了

另外请注意,我强调的只是,如无必要请勿多语种混用,而非建议使用普通话
>>小池百合子:片假名不认识?多查查字典就好了

所以说啊,日语是日语,汉语是汉语,完全两码事
>>我只在乎一点,在语言使用方面我「只是」在乎一点,永远的一点,至高无上的一点就是「交流效率」,只要文字...

多语种混杂无疑会变相降低交流效率啊,效率是要建立在交流双方的基础上的,假设你会所有语言,我只会中文,你为了追求极致的简短,就算没在同一句里使用多语种,但一会说俄语,一会说日语,我听都听不懂了,又谈何效率呢
我听说新马华人日常说话好像就是中英文混用的……

不过有的时候说英文还是比较方便的,比如ddl、pre、due这种
>>多语种混杂无疑会变相降低交流效率啊,效率是要建立在交流双方的基础上的,假设你会所有语言,我只会中文,...


说句不好听的,我个人还很讨厌你们「谢谢茄子」「罢」这些用法呢
但我不说出来,因为我有无数种方式合理化我的不爽
>>说句不好听的,我个人还很讨厌你们「谢谢茄子」「罢」这些用法呢但我不说出来,因为我有无数种方式合理化我...

弟啊,这是亚文化特有格式或用语,属于模因,又完全是另一码事了,,,你不爽那完全是你的自由,但我建议你不懂也不屑了解的话就把它当作某种方言看待,或者压根别管,但切勿擅自瞎理解
>>弟啊,这是亚文化特有格式或用语,属于模因,又完全是另一码事了,,,你不爽那完全是你的自由,但我建议你...



我对这些东西ptsd了,当初认识了个朋友,让他别玩梗了,说人话
结果还在玩,还在玩,我一气之下删了,怒骂了它连续3个月,邮箱qq微信持续轰炸
ta吓得连微信都不敢登陆
在台灣有"晶晶體":「為什麼妳eat這麼多都不會fat?」,著名使用者是李晶晶、韓國瑜
在日常對話時確實會有"現在的想表達的意思用另一個語言的這個字會更精準"的時候,但連這種小學生等級的字彙刻意用英文就很搞笑,
但是我是支持學術專有名詞用原文,避免翻譯專有名詞上的不一致
>>弟啊,这是亚文化特有格式或用语,属于模因,又完全是另一码事了,,,你不爽那完全是你的自由,但我建议你...


就因为这个模因他一直讲废话,我多次让他别讲了,明示还有暗示不下10多次,结果最后还在讲,最后不让他讲他还觉得我在不尊重他,对这种小鬼是不是要痛骂一顿伺候?出道就算了,我肯定他已经彻底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了,连赞同都不知道如何赞同,连否定都不知道如何否定,语言格式就是「predictable」
我就看这种人不爽,特别是对我这种不玩亚文化的人来说
同样的,我也特烦中文里掺日语的,明明有同意的词,什么私,迫真,乱七八糟的
>>有哪個蔥友是喜歡中文裡面夾一堆英文的嗎?我好像沒看過欸


可能是香港人吧, 如果是香港人的話, 那是因為以前英屬香港留下來的教育問題
初中, 甚至高小開始就英文書粵語教, 或有部分水平較高的學校, 是除了中文課跟中國歷史課之外, 全英文上課的. 如果是英書粵教的話, 老師講課時大體上用粵語, 但因為測驗考試是全英文的關係, 所有課堂上需要的專有名詞只會用英文.
由高小到大學畢業都全英文授課跟答考卷的人, 你要他全用回漢字的話, 就是另一種刁難了.
我想對一件事回答個人感想。
2.汉语不像日语,即便它被共匪文字狱等因素搞臭了,罗马化了,碎片化亦或奇美拉了,也还是一门完整的独立语言


我是不清楚你所說的獨立是何種獨立,不過獨立本身擁有『一個國家或一個政權不受別的國家或政權的控制而自主地存在』這樣的解釋。
換言之,也可以解釋為『與其他國家截然不同定義的語言』。

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能肯定漢語能稱為一門完整的獨立語言?
你在tag上用了『語言汙染』,但我得說你所說的共匪文字獄早就綁架漢語這門語言了,在別人使用一堆外語詞彙之前漢語就已經被汙染了。

最後補充一件事,你提到『这种行为只会助长本就属于落后文化的汉语的消亡』。
我想問個問題,漢語作為十四億人口的中國主要使用語言,在世界上佔有18%人口的使用率,這真的能稱為落後文化?
那其他使用率更低的語種,是不是更落後的文化?

……你口口聲聲說語言應該怎樣怎樣,但實際上只是拿你自己的觀念解釋語言。
以上。
>>就因为这个模因他一直讲废话,我多次让他别讲了,明示还有暗示不下10多次,结果最后还在讲,最后不让他讲...


说不想了解这些亚文化是假的,我真的很想懂这些东西融入集体
可我就是没时间啊,等我肉翻了可以找你们懂得请教请教,也教一下我
我是覺得要看

首先是樓主說的『對英語不好的人不友好』這個我覺得不存在
因為一般說話喜歡穿插英文的人,分成兩種。一種是當下非用英語不可的人(比方說玩梗,或者英語比中文好的人)另一種是英語不好卻愛炫耀的人
前者你不能要求他說中文,畢竟英語梗翻譯成中文很多就不構成梗了(誰來幫我翻譯下don't think it, feel it?我感謝他)而不會說中文的就是不會說
後者使用的英文往往很簡單,再不好的人也都會
當然有時一些簡單英文已經成為新外來語,比方說『hold住』就是,甚至有了新的意思
有時也是一些個人習慣問題,比方說我就習慣叫taxi,因為『出租車』『計程車』很有地域性,而我對自己來自『出租車』地域有點自卑
我也不覺得日語是『沒有外來語就不能說話』程度的不獨立語言了,只是現代日本有的人喜歡用片假名說話而已。這個問題如樓上所說在日本也有人感覺不爽,所謂『意識高』……

但我也同意樓主說的,要說話就好好說,不要沒事烙一些很簡單的英文
『我今天午飯吃了pasta,裡面加了一些番茄很好吃』程度我覺得很好(我也反感英語的dumpling,spring roll等翻譯所以意麵改翻譯成帕斯塔之類的我舉雙手贊成)
『我今天lunch吃了pasta,哎呀就午飯吃了意麵啦,裡面的番茄很delicious誒』就過份了
>>我想對一件事回答個人感想。我是不清楚你所說的獨立是何種獨立,不過獨立本身擁有『一個國家或一個政權不受...


雖然我也不完全同意『漢語屬於落後文化』這一點
但是語言使用率和落後與否應該沒問題
私心以為語言的落後與否應該是按照語言本身的精確度來決定的,就是你能否有效並精確地表達出你想要表達的事物
如果愛斯基摩人有200種詞彙描述雪而中文只有一種,那至少在描述雪方面愛斯基摩語要比中文先進發達很多,因為他們可能有專門一個單字來形容『樹上的積雪』而中文卻需要那麼多附加的字來描述同一事物(當然我知道愛斯基摩200種雪這只是種流行的說法,這裡只是舉個例子而已)
反過來中文裡有『鮮』這樣的概念,英文裡只有fresh(新鮮,並非鮮味)就說明中文在這方面比較發達
『屬於落後文化的漢語的消亡』這句話事實上也暴露出了漢語落後的部分(不是說漢語完全落後,但至少這方面比較落後)因為這句話你可以理解成『漢語是一種屬於落後文化的語言』或者理解成『漢語本身就是一種落後的文化』
一句話可以有兩種理解方式,而且聯繫上下文都猜不出,卻又不是樓主有意在說雙關語,那這裡就是漢語表述不清晰的部分
類似的例子還有『白馬非馬』邏輯,其實就是利用『白馬是不是馬』中的『是』的概念混淆,因為中文中『白馬屬於馬的一種』和『白馬等於馬』都是可以讀作『白馬是馬』而已。英語裡就有belong和equal的區別,就比中文精確
>>雖然我也不完全同意『漢語屬於落後文化』這一點但是語言使用率和落後與否應該沒問題私心以為語言的落後與否...


老實說你說的都很有道理,但我就是討厭表述不清晰的部分。
因為如果樓主本人真的有那麼重視語言,那麼『精確的表達與使用漢語』應該是很基礎的一件事。

那麼問題來了。
不好的习惯、这么做的都是出于什么心态或者目的、为了彰显自己的迫真水平张口fashion闭口style、矫情、对英语不好的人很不友好、共匪文字狱、搞臭、要用就请正经用、落后文化、否认汉语作为一门语言其本身的价值、残破不堪。

上面這些都是主樓使用的負面詞彙。
老實說很困惑的,用了這麼多負面詞彙的人真的有那麼尊重語言嗎?如果樓主真的那麼喜歡漢語,應該有更好的表述方法吧?
的確,可能如你所說,漢語存在表述不清晰的部分。但仍然可以以程度分為『從一開始就放棄』跟『挖空心思努力去思考』這兩種區別。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部分同意。我认为两个语言中可以意译的尽量意译,而不好意译的保留原有比较好。原因是,既然一个外来词你无法简洁地按意思翻译成你的母语,那要强迫翻译的一定是音译,对于汉文表行文字来说一样会很突兀,尤其是中文中对英语中人名的翻译,本来可以读出来的很简单的词,翻译过来变成了一长串汉字,对所有人来说都增加记忆负担。
另一点是,不同的语言有其独特的构词法,比如英语有词缀等等,一个人命很可能是以某个有意义的单词变形而成,懂英语的人看到一个名字,可以了解它的隐含意义,而强行音译成中文,对即使是懂英文的人也难以加深理解。
反过来举个例子,在日文翻译成英文的文字中,名词多数只采用罗马化文字,而日文翻译成中文是采用原有汉字表示,对于一个同时了解中文与英文的人来说,读日译中永远优于读日译英,原因是,日文中汉字所表达的含义无法通过声音传达。
以上我说的是一些难以翻译的名词,如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又如元素周期表中的元素名这类全新概念。
对于一般名词,我完全同意采用同一种语言是更好的方案,一来我认为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性格“,尽量采用同一语言书写时可以保留这个特点,而不至于思维混乱,二来是增加阅读时的连贯性。
至于英文中的名词缩写,我倾向于采用保留原有表示,首次出现括号加全称翻译注解的方式。缩写是因为全称太长,每次都全文翻译成中文会很繁琐,如要对中文采用缩写,读起来多数时间会是不伦不类,我个人很反感中文中对某些名词的“缩写”,如世界卫生组织简称为”世卫“,不了解的甚至会不知道它是专有名词,不如直接用WHO。
ABCabc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嗯,我和您相反,您别打我。我出生地距离北京的距离比多数中小型国家的直径都远,但当地方言让我很丢人,讲...

年轻时我和你一样,甚至大多数人都一样,因为地方经济落后,有认为说方言会被人看出自己是哪里人被人瞧不起的自卑心理,一度为自己普通话比有口音的好而沾沾自喜。后来经历多了,才逐渐对普通话以及北方话产生抵触。一直到现在,我生长的地方仍然落后,大多数人仍然对自己的方言感觉丢人
替换专业术语情有可原。比较过分的是用英文替换常用词,完全没必要,只会让人感觉你英语水平低下。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ABCabc
>>年轻时我和你一样,甚至大多数人都一样,因为地方经济落后,有认为说方言会被人看出自己是哪里人被人瞧不起...


嗯,对一半,当时只有那些年纪大的才用方言,这一点和中文输入法一样,年纪大的,不会拼音的才用五笔,现在除了当时那一批,谁还去学五笔。我现在抵触整个中文,不会英文才叫落后,去哪里都是英文,中文已经成了我的“区言”。

大多数人仍然对自己的方言感觉丢人……其实在其本地确实没什么问题,有的人觉得有感情的话,和父老乡亲聊聊挺好,关键是,在中共国范围内,你出去旅游,只会你的方言,或者类似“川普”这种带着口音的“普通话”,“河南光刻机”……真的是丢人。

这就和我在一些国家旅游时,一大群“中国人喜欢叫老外”的欧美游客,再加几个亚裔,其他族裔。其中,只有中国大陆的,不懂英文,还要特别翻译,假如我这样,真的特别丢人。

回到你的主题,所以,只会中文,特别丢人,会英文才沾沾自喜,哈哈哈。

语言么,是用来交流的,所谓的母语,保持与族人的感情,没有问题,但根子上还是为了交流,我并不为了反中共而逢共必反。某派出所写的“不要打架,打输住院,打赢坐牢”,还是对的。
>>我同意。如果一個人英文確實很好,中文有一些詞不知道怎麼說,可以翻閱一下字典,也是學習中文ㄇ。


我英文談不上很好或者很不好,只是當我使用英文時,不會去考慮中文是什麼,所以自然不知道對應的中文詞用什麼合適。
>>有内味了,墙内的低级崇洋媚外人以拽洋文为荣,没错还就是崩豆一般的单词短语而非整句,可能也没那个水平讲...


墙内的低级崇洋媚外人以拽洋文为荣

我也这么觉得,有种的和我说英文,别在那里装。更丢人,嗯。
>>确实不好,按中共国人的叫法叫装屄,你这叫懂英文?直接和我说英文啊。还有我常说的%,就是百分之,念什么...


趴很好用啊,因為百分符號在後面,讀起來比較順
>>趴很好用啊,因為百分符號在後面,讀起來比較順


但意味不明……
可能是香港人吧
我們習慣中英夾雜
我覺得專有名詞用英文比較方便
日常用語就沒有必要
I often see 法语 words in english 文章 but 我从来没感觉有什么 problem. 查一下字典就OK了 and I can actually 学到东西。
>>你要用「满大人语」称呼它我没意见,不说「桂枝」的话,我也会使用「大陆」或「墙内」来称呼它,而且这两者...


我用中共国来称呼中国大陆,中共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缩写,不带贬义或褒义。

武汉肺炎,我叫它习肺炎。中共国的猪瘟叫习猪瘟,因为是习禁评亲自引进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Genzo
>>可能是香港人吧, 如果是香港人的話, 那是因為以前英屬香港留下來的教育問題初中, 甚至高小開始就英文...


主要還是香港人,用一大堆英文夾雜在中文裡,而且按我的理解,還發明了臭名昭著的“Long time no see”,已經被英語界認可,但還是噁心。大陸發明的“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koono 新注册用户
看到楼上有说日本的法律里0外来语,稍微去查了一下相关的资料
根据日本参议院法制局的网站,对于这方面的解释是这样的

外来語とは、元来は外国語であった言葉が日本語に取り入れられて使用されている言葉を言いますが、その意味・内容が明確で日本語として定着していれば、法文においても使用されます。この考え方は、少し古いものにはなりますが、「外来語を法律の用語として使う場合にどの程度に慣熟すれば使えるかという基準は何か...これは客観的に明確なる基準はちょっと申し上げにくい...。ただ、非常にばく然と申し上げますれば、世上で一般に使って、通常の義務教育を終わった程度の人が聞いてもその意味の大体はわかるという程度のものであると立法者が判断なさった場合にお使いになっているのだろうと思います。」という政府答弁(昭和39年3月4日衆議院科学技術委員会関政府委員答弁)においても示されています。

总的来说,意思就是“如果受过义务教育的人能够理解该名词大概是什么意思的话,在立法者的判断之下也可以在法律里使用外来语”

 外来語であっても、例えば「たばこ」のように、日本語に取り入れられた時期が古く、ほとんど日本語化しているようなものは平仮名で書かれますが(たばこ事業法第2条第1号)、なお外国語に由来するという感じが残っているものは片仮名で書かれます。例えば、「レクリエーション」(国家公務員法第73条第1項第3号)、「ポスター」(公職選挙法第143条第1項第1号)、「デザイン」(所得税法第204条第1項第1号)、「バー」(所得税法第204条第1第項6号)などで、現在では多くがこの表記によっています。

同样给了几个例子。在国家公務員法第73条第1項第3号中使用了「レクリエーション」(recreation),在公職選挙法第143条第1項第1号中使用了「ポスター」(poster)等。

外来語は戦前の法律でも使われていましたが、そのときには、外国語の音を漢字で表記したり、外国語を漢語調に訳した言葉を使用したりするなどの方法がとられていました。例えば、平成7年の改正前の刑法では、「ガス」は「瓦斯」(第118条)と、「ボイラー」は「汽缶」(第117条第1項)とされていました。改正により「ガス」、「ボイラー」に改められましたが、これによりずっと分かりやすくなったといえるでしょう。

之后还提到在二战结束前,日本的法律里将外来语改写成了汉字词写进法律使用。比如ガス→瓦斯、ボイラー→气缶。但是这种汉字词的表示很难让国民理解,在之后的法律修订中将这些词改写成了片假名后,给国民的感觉就可以说是很容易理解了。

先に述べたように、法文における外来語の使用基準は、その言葉が日本語として定着していると言えるか否かという点にあります。また、片仮名で書かれた言葉は、漢字と異なり、見ただけでは意味が分かりにくい場合もあるので、立案に当たっては、他に適当な言葉がないかも慎重に検討し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しかし、このような判断は必ずしも簡単なものではありません。

同样提到,在法律文献中使用外来语的标准是,这个外来语在日语里有没有完全确定下来的明确的意思。如果这个外来语让人一眼看下来很难理解是什么意思的话,则需要去考虑使用其他适当的词语。


以上的资料全部来自于日本参議院法制局网站 https://houseikyoku.sangiin.go.jp/column/column004.htm

回到题主的话题来说,该怎么样使用语言我觉得和上文我解释的日本法律运用外来语的标准一样,受众能不能准确的理解意思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双方都会英语或者其他语言的话,在语言中夹杂外语使表意更通畅准确也无妨。
但是,面对更广大的受众,或者说受众可能无法正确理解说话的人夹杂的外语的意思的话,使用在中文里最能表示意思的词语是最佳方案。
说到底语言还是表达意思的工具,能不能准确清晰明了地表达出说话人的意思才是最重要的。
Genzo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主要還是香港人,用一大堆英文夾雜在中文裡,而且按我的理解,還發明了臭名昭著的“Long time n...


Long time no see.的來源印象中應該是這個

洋涇浜英語,被歸類為皮欽語的一種,「Chinese Pidgin English」是洋涇浜英語的正式說法,因Pidgin發音與Pigeon(白鴿)相同,所以被不諳英語者誤譯為白鴿英語(Pigeon English[2][3])。另外由於中文諧音,偶會看到洋涇幫、洋經幫、洋徑濱等等寫法。洋涇浜英語是19世紀中外商人使用的混雜語言,只有口頭形式,沒有統一的書面形式,變體很多。它是英語與上海話結合的產物,並且在一定程度上受寧波話與粵語的影響。其語法不符合英語習慣,語音受漢語影響。該語言流行於當時的上海洋涇浜周邊地區,故由此得名。
巧克力袿姬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终于有人说了,就算是马来西亚也没这么夸张
>>但意味不明……


台灣人經歷過日本統治時代,パーセント用得很順口,省略一下而已,不會意味不明。也許對大陸人比較感覺意味不明
>>台灣人經歷過日本統治時代,パーセント用得很順口,省略一下而已,不會意味不明。也許對大陸人比較感覺意味...


就是没有底子,就像人人都叫USB,没人叫通用串行总线吧?但确实没几个人知道USB是指什么,一种线,有什么讲究?

日语我也会,但会不等于随便乱用,日语的暴走,其实是跑步的意思,中共国乱用成走的很快,感觉很恶心。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Genzo
>>Long time no see.的來源印象中應該是這個洋涇浜英語,被歸類為皮欽語的一種,「Chin...


是的,聽說了這個梗。

也許將來可以為習禁評建一個主題公園,弄一個大的雕像,然後廣播裡到處播放習語錄:

精甚、特出、世界赤序……等等,一定能讓遊客笑得合不攏嘴一整天,是一個好生意啊!
同意你的观点。

说话的时候偶尔蹦出几个英文词还可以理解,但是打字的时候这样不大好,除非是专门为了讲解中英文之间的区别,或者英文翻译到中文的过程中出现较大的原意的扭曲的时候。

我们的文化这么悠久又灿烂,全靠汉字在那撑着呢。
>>就是没有底子,就像人人都叫USB,没人叫通用串行总线吧?但确实没几个人知道USB是指什么,一种线,有...


香港跟英語世界一般人講到USB就是指U盤,確實多數人不知道USB是什麼東西
>>香港跟英語世界一般人講到USB就是指U盤,確實多數人不知道USB是什麼東西

是U盤,優盤,USB我指的是連接線。

維護語言純潔還是很有必要的,不是我不懂什麼語言,就比如我懂Jiaozi,但我不會在英文中用這個詞,太噁心,肯定用dumpling。尤其是粽子,很多地方直接用拼音Zongzi,我只用Rice dumpling。
不同意.
就是要中英夹杂, nobody gives a shit about your whatever language ego.

1.这样对英语不好的人很不友好
这是信息量低的人的问题,对于表达的人来说,高效精准,还可以促进提高其他人英文水平

2.要用就请正经用,你会在英语整句里掺杂汉语词吗?
语言是思想文化的载体,为了所谓自尊心抱残守缺,非要把别的语言里的意思生硬localize 搞的表达的人接收的人都一头雾水,浪费所有人时间,有必要吗?
我朋友在英文里夹杂德语,我会主动去了解,并不会强迫别人以后表达的时候把本来一个词变成一长串定语从句ok?是不是说英语的人都不正经?不够捍卫英语的纯正性??

3.这种行为只会助长本就属于落后文化的汉语的消亡
到底是什么助长汉语的消亡?不用我说在坐的各位都知道把?语言根本就是个工具,为了工具的纯正性去抵制??? 我更希望看到未来的支那能像中英夹杂爱炫耀的香港, 至少除了生殖器骂街全网性笑话,还有敢上街的人
就是不尊重支语,不照顾支人自尊心.
>>不同意.就是要中英夹杂, nobody gives a shit about your whatev...

英德语完全同源的东西,在现代英语里夹杂德语好比在现代汉语里夹杂古汉语,这跟在汉语里夹杂和它八竿子打不着的完全两个语系的英语能是一回事吗?

逢共必反矫枉过正不可取,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是反支反贼,反共更反名为「支性」的一切劣性,因为它们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但即便是这样的我,也不会将汉文化相关的东西全盘否定,更不会去缝合,精华就是精华,糟粕就是糟粕,本文的出发点从来不是什么捍卫所谓汉语纯正性,而是不要在语言上玩缝合,因为这样做损人不利己,原因我讲过了,你要执意认为我说的不对而这样做有益那我也没办法,道不同不相为谋

另外,你本层的两处英语,第一句生硬无比,甚至语序都有问题,这不是正常英语中会出现的表述,是典型的中式英语,第二个localize,就是本地化本土化而已,你把它翻译过来不存在任何生硬和表意不正等问题,属于典型的非必要替换

层主如果有英语母语者或任何非汉语母语者的朋友,那我建议你也跟他们多讲点多语言混杂的缝合话,你看看人家什么反应,哪怕是日语,如果你会的话,你试试用尽量多的欧洲那边的外来词跟人讲话
>>I often see 法语 words in english 文章 but 我从来没感觉有什么 p...

谢谢,十分典型的缝合洋屁话,其中没有一个英语词是翻译过来会出问题的,也就ok在现代汉语口语里已经习惯化了,但依然不能正式应用于书面,反之亦然,这句话里没有一个中文词无法用英语替换

英语和法语,虽然一个日耳曼语族一个罗曼语族,但同属印欧语系,且都用拉丁子母,而英语和汉语,一个印欧语系一个汉藏语系,且一个子母文字一个象形文字,能是一回事吗?另外汉语不是日语
普通老百姓干嘛强行升华到保护语言的高度,我觉得自己觉得哪样舒服就哪样用. 
中英混合很多时候,是因为中文更难. 
人脑会自动选择更为简单的表达.
在外面待久了,个人感觉中文说的越来越少
能不说就懒得说,因为发音比较累
反組引力球 回复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部分同意。我认为两个语言中可以意译的尽量意译,而不好意译的保留原有比较好。原因是,既然一个外来词你无...

我翻译过漫画,因此十分理解日译中比日译英要来得好很多,但这个怎么说呢,主要还是得益于中日语的历史渊源以及日语本身存在不同词同音的特点,单一个sakura你不去看原文就没法知道它到底对应佐仓还是樱,但日语里那种,外来词就直接简单粗暴地用假名拼出来,只把发音和书写本土化一下,我认为是十分懒的做法,可以的话还是尽量准确意译比较好,毕竟被输入本身一定程度上已经代表你处在相对落后的位置了,再不意译直接照搬,更会使你的语言丧失活力无法更新,而一旦照搬多了,就不是什么纯正和自尊的问题了,你的语言本身的架构也会随之改变,成为真正的四不像缝合怪,那此时你还有存在意义吗?如果你一半以上都在照搬英语,那为什么不直接用英语呢?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另外我完全赞同层主说的保留英语缩写,第一次出现注释就行了
>>老實說你說的都很有道理,但我就是討厭表述不清晰的部分。因為如果樓主本人真的有那麼重視語言,那麼『精確...

我不喜欢汉语谢谢(虽然也不讨厌),它只是我的母语而已,这我和所有人一样没得选,本文想强调的只有:不要玩语言缝合,仅此而已,没有其他
>>我不喜欢汉语谢谢(虽然也不讨厌),它只是我的母语而已,这我和所有人一样没得选,本文想强调的只有:不要...


不需要覺得漢英夾雜一定有問題, 香港用了那麼久都沒問題. 雖然香港是用粵語而非北京語
没去过香港
但是如果你看粤语版的香港电视剧
你就会震惊了
好多半粤半英的讲话
刚开始看时也是十分的不习惯
觉得好土啊
但是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
其实也算满有意思的一种亚文化吧
>>我是覺得要看首先是樓主說的『對英語不好的人不友好』這個我覺得不存在因為一般說話喜歡穿插英文的人,分成...

关于不友好这点,我提出主要是针对品葱的环境,试想如果一个只懂汉语也不混迹任何圈子的墙内反贼初来乍到,看到两个发言,一个满嘴洋屁,另一个满嘴姨学黑话,哪个对他造成的阅读障碍大是不言而喻的

我英语放墙内算很不错,但我认识的人里有不少,真的是半点英语碰不得,甚至对英语很厌恶的,而这种现象在墙内似乎普遍存在,那么对于这部分人的争取,我认为要尽量迁就他们,毕竟完全使用汉语对来这里的几乎所有人来说本就是零成本的,或者更简单的,就算不是这种人,你也不能要求人人都英国语本当上手啊,当然除非你只是享受于反贼们的自命清高圈地自萌,而不是真心反共推共,那于你当然无所谓了,像长者那样用洋屁把所有人都批判一番就好

「hold住」属于典型的墙内低级缝合洋屁,它完全可以用「把持住」替代,而的士也好沙发也罢,这才是正统的外来词本土化

日语比较特别,但日语里显然也存在本质上属于爱放洋屁的现象(在ACGN里甚至属于一种萌属性),不过鉴于日语本身的性质似乎不像在汉语里那样值得批判罢

另外似乎整个泛东亚文明圈在近现代由于本身相对落后还被西方输入所以就多少都有崇洋媚外爱放洋屁的毛病?那这就比较无解了,除非什么时候位置颠倒过来
>>英德语完全同源的东西,在现代英语里夹杂德语好比在现代汉语里夹杂古汉语,这跟在汉语里夹杂和它八竿子打不...


,你本层的两处英语,第一句生硬无比,甚至语序都有问题,这不是正常英语中会出现的表述,是典型的中式英语


people like you is exactly why i am gonna keep mixing languages.

第二个localize,就是本地化本土化而已,你把它翻译过来不存在任何生硬和表意不正等问题,属于典型的非必要替换


ain't not gonna "翻译过来"  :)

层主如果有英语母语者或任何非汉语母语者的朋友,那我建议你也跟他们多讲点多语言混杂的缝合话


my friends are nice to know curse words in chinese. no worries.
they love "草你吗" to death.

Again, 我怎么表达,您管不着
nobody gives a shit about your whatever language ego.
看您和各位网友argue. 我很schadenfreude. :)
>>不需要覺得漢英夾雜一定有問題, 香港用了那麼久都沒問題. 雖然香港是用粵語而非北京語

香港那是有历史渊源,不值得批判,墙内则纯属洋屁
>>people like you is exactly why i am gonna keep mix...

我哪里有管您什么啊?我只是在正常回复而已,同样,我和各位都在这里友好交流,而没有争论什么,您在这里的“幸灾乐祸”正如墙内粉蛆的高潮那般来的莫名其妙
>>没去过香港但是如果你看粤语版的香港电视剧你就会震惊了好多半粤半英的讲话刚开始看时也是十分的不习惯觉得...

同上,香港有历史渊源,不可一概而论,另外这不是亚文化
>>雖然我也不完全同意『漢語屬於落後文化』這一點但是語言使用率和落後與否應該沒問題私心以為語言的落後與否...

我那句话的意思是前者,汉文化本身落后,感谢指出我表意存在歧义的问题,而楼下也确实理解错了,我之所以认为汉文化落后,仅仅是因为事实(历史)如此,更别提今人还在跟着共匪一起不断地摧毁它
>>我想對一件事回答個人感想。我是不清楚你所說的獨立是何種獨立,不過獨立本身擁有『一個國家或一個政權不受...

汉语是一门独立的完整语言这个我认为不需要解释

标签是随便加的,而来自共匪的文字狱和使用者主动对其进行缝合,确实都是污染,但也确实是两回事,你看我也没有在这里批判自我审查啊,因为就是两回事

楼上解释过了,我「落后」的所指是语言所承载的文化/文明而非其本身,所以你理解错了,当然这个不怪你或我,这句话用汉语表述就是有歧义,另外你要讲使用率的话,说的人多少跟语言和其背后的文化本身的先进与否没有必然联系,比如日语,毫无疑问是使用率低的小语种,还一狗票外来词,但日本文化在世界上影响力极大,是典型的「输出型文化」,所以日语属于「输入型语言」丝毫不影响日本文化相对先进

我当然是在用自己的观点解释语言啊,难道我还能用别人的观点吗?
>>同样的,我也特烦中文里掺日语的,明明有同意的词,什么私,迫真,乱七八糟的

私确实属于日语中用,迫真则是恶俗系亚文化用语,这些我自己也会用,,,

无可否认,层主批判的是,虽说我也有尽量注意,基本在除了翻车新闻评论和确认对方同为圈内人的场合之外很少使用这些

虽说姑且也算是语言演化的一部分罢,但这些东西主要还是,第一个人习惯,同理输入法,如果你在墙内混多了免不了一堆自我审查的“通假字”;第二算是释放信号,好比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顶着的纸片美少女头像,告诉你我的所属——如果你恰好明白的话

不过呢,就像我楼上回复过的,好比姨学黑话,这些东西会造成的伤害远不比多语言混杂,同一语言就算不懂也可以顾名思义,但别的语言就完全不行了,自己查?对不起没人有那个义务

当然了,还是那句话,这里层主批判的是,我没什么好开脱的,非常抱歉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关于不友好这点,我提出主要是针对品葱的环境,试想如果一个只懂汉语也不混迹任何圈子的墙内反贼初来乍到,...


你所謂的洋屁,是不是就是指我最後一行舉的『pasta很delicious』這種類型的?就像我之前說的一樣,會這麼說話的人往往是自身英語水平也不太好的人,會說出來的單字都比較簡單甚至會容易用錯。這種人的確很討厭,除了喜歡破壞語言本身,通常還附帶一些自戀傾向,他們享受『很會英語很帥的我』這種感覺,不是英語的錯而是他們本身就很討厭。牆內很多對英語厭惡的人,除了因為自己不擅英語又被逼著學了英語義務教育這種理由以外,很多其實也是因為這些愛炫耀英語的人產生的反作用
日語我也不覺得有比較特別。意識高系商業片假名一樣有很多人反感,一樣會把一段漂亮的文字變得亂糟糟。commit、leadership等詞完全給玩壞(而且意思可能都開始偏離英語原意,變成和製英語)
ACGN裡的萌屬性?你是說ルー語?那種的很多其實是外國人角色或者歸國子女,可以理解成『因為本身不擅長日語才會夾雜英語』
如果真的不會你也不能勉強他們啊……
這裡回到品蔥和中文的話題:雖然原則上品蔥是一個華人華語為主的論壇,應該要以大家都能看懂的語言來交流,但有些人有些時候真的是會想不起中文如何描述,或者中文描述不清的。尤其是一些專業詞,你也知道受到中共影響,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上很多專有名詞都被亂翻譯,有時候中文根本說不清。這種情況下只能使用一種比中文潔淨的語言來替代,而在品蔥普及率次於中文的排名第二語言應該就是英語
還有就是我之前也提到過的習慣和玩梗的問題
ルー語、自戀式的穿插英文,這些我也很討厭。但在品蔥就我視線可及的範圍內是沒有這種人,大多數人使用英語都是可以接受的範圍(有時在討論專業的時候使用英語甚至更加好懂)

另外應該不是東亞落後才崇洋媚外,因為歐美也有寫幾個漢字就覺得自己很帥的傾向。只能說距離產生美……
還有美洲不清楚,但歐洲因為很多人都會多門語言,所以烙外語並沒什麼優越的,烙外語的人幾乎沒有。東亞人普遍外語能力較差,真正能夠對話級別的語言通常只有1種(英語能到會話程度一般就會被認為是很好了)所以可能烙外語真的會顯得比在歐洲烙外語更優越,更能滿足這些自戀狂的慾望?

最後吐槽一句
『hold住』在我一個吳語者耳朵裡聽上去像是普通話的『噎住』
>>就因为这个模因他一直讲废话,我多次让他别讲了,明示还有暗示不下10多次,结果最后还在讲,最后不让他讲...

小鬼确实可怕,不过你能骂他三个月也确实够可以,,,

其实亚文化这东西,主要还是取决于你是否能接受“恶俗类”的乐趣,需要花费时间等成本才能真正了解,当然,不然也不存在小鬼了,干啥都需要成本,不过这和肉不肉翻没啥关系

另外算是一点忠告罢,尤其re和inm,都绝对是东亚洼地特有,毕竟它根本上,就算不是歧视,也至少是建立在鄙视和取笑男同性恋的基础之上的(所以说homo都是nonke,笑),这在如今的欧美是绝对无可想象的,如果你肉翻的目标是真正融入西方社会,那大概还是不要接触这些的好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反組引力球
>>我翻译过漫画,因此十分理解日译中比日译英要来得好很多,但这个怎么说呢,主要还是得益于中日语的历史渊源...

我举例日语是为了说明表形文字与表音文字之前不可调和的差距,在表音语言翻译为表形文字语言时,如果不能意译(按形),则应采用原语言的文字较好,因为表形文字不适合记录声音,反之亦然。对于日语中的片假名系统,我也认为过于简单化,我赞成尽量意译加保留原文的方式,不过日语其实可以直接用罗马字母的,因为日语的构词不像中文这样全是单音节,日语也没有声调,如果抛弃汉字,其实可以很自然转换为类似英语的样子,对于你举的sakura一例,我认为存在这种现象是由于汉字的存在,如果日文不用汉字,纯表音,那日本人说话就和书写是一一对应的,如果书写存在歧义,那说话时肯定也会有歧义,这其实说明了这个语言的弊端,改变系统后人们会慢慢修改用词来缓解这个问题,语言就会进化。中文尤其普通话,即使考虑音调,重音的现象也很多,所以较难做出类似改变。
JulianChen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反組引力球
>>很多的...我来品葱也不算久,但这种见过真的很多了,至少二十个有了
>>你所謂的洋屁,是不是就是指我最後一行舉的『pasta很delicious』這種類型的?就像我之前說的...

对,洋屁就是那种

英语在墙内被反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确实是因为被纳入义务教育,强制的东西基本都不讨喜,只不过英语恰好是语言而已,而且是墙内日常完全不需要的,说实话我本来虽然也不反感英语,但也不喜欢,后来自己学好了纯属因为玩了很多游戏,跟学校没有什么关系(想起之前听说似乎有共匪官员打算取消英语,这是真的加速),至于炫英语的,说实话除了本文批判的这种低级洋屁,线下我还真没见过

距离产生美…的确,当然,我也知道有那种喜欢汉语汉字汉文化的老外,但反过来把汉语缝合进英语的现象,还真没听说过

顺便这里提一句纯个人看法,我认为东亚特有的“崇洋媚外”,除去历史原因,审美因素在其中也占相当一部分比重,而这部分因素是只针对白人的,“骑洋马为国争光”,“解放美利坚活捉伊万卡”,乃至欧美血统背景的日系纸片萌娘,都几乎是清一色的金发碧眼,抛去刻板印象,这根现实可严重不符,诸如此类,根本上皆是出于东亚审美对白人的特别偏好,当然我知道有被白人霸权绑架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放在审美上我认为纯属阴谋论,审美基本就是先定的,后天改动的余地很小,这里还有一点,远了我不敢说,至少中国在这方面是真的自古以来以白为美,到现在没变过,反而是现在的健身文化和以黑为美,才是典型的被输入产物
>>普通老百姓干嘛强行升华到保护语言的高度,我觉得自己觉得哪样舒服就哪样用. 中英混合很多时候,是因为中...

我想强调的只有不提倡语言缝合混用而已,不存在你理解的保护语言,你喜欢怎么说话当然是你的自由,每个人的习惯和处境也都不尽相同,但我之所以提出这点,主要还是针对品葱的环境和人员构成
>>对,洋屁就是那种英语在墙内被反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确实是因为被纳入义务教育,强制的东西基本都不讨喜,只...

不,伊万卡的美貌是世界公認,至少全世界領導人都公認了,所以至少我不覺得這是東亞特有……
日系紙片萌娘如果有歐美血統都是金髮碧眼,其實主要還是作畫需求,畢竟用日漫風格的薄嘴唇+一條線畫鼻子來畫黑人真心難畫。紅髮黑髮之類的現實中歐美也有,但動漫世界的日本人隨便就是紅髮藍髮……所以還是要金髮碧眼才有辨識度
金髮赤瞳的是日本人,金髮碧眼的是美國人,日本紙片邏輯(掩面)

漢語縫合進英語的現象可能不多,因為真的會學漢語的英語母語者本來就不多
但縫合半吊子日本宅圈用語,像-chan,-san,或者『英語版瓦房店日語』像是waifu這種倒是不少
真正的日本宅圈雖然是會說『俺嫁』意思上類似『我的wife』這種發言,但是不論發音還是字形都不是那麼一回事,真不知道是誰想到翻譯成waifu的
日本文化比中國文化更具魅力更具吸引力,被縫合的機會當然更高。這麼看來有魅力的文化背後的語言就比較容易被縫合,那漢語不被縫合至少不是東亞的錯
反組引力球 回复 巧克力袿姬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终于有人说了,就算是马来西亚也没这么夸张

这即是强行缝合和正常的演化融合的区别
>>我用中共国来称呼中国大陆,中共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缩写,不带贬义或褒义。武汉肺炎,我叫它习肺炎。中共...

中共肺炎/病毒也是不错的,对墙外就该说这样说
>>中共肺炎/病毒也是不错的,对墙外就该说这样说


对全球应该叫中共病毒,对中文系的人可以说习病毒/习肺炎,毕竟是伟大的总书记亲自传播的。
>>不,伊万卡的美貌是世界公認,至少全世界領導人都公認了,所以至少我不覺得這是東亞特有……日系紙片萌娘如...

伊万卡那个公认…嘛,反正我全当是奉承话了,毕竟现任亚美利加大统领的千金嘛,当然我不是说她不漂亮

至于日本文化,我倒不觉得是它本身比中国文化或其他东亚文化就更有魅力,而是第一,它传承保存地好,相比之下你朝虽贵为古代东亚名副其实的核心,但时至今日由于各种原因几乎啥都不剩;第二,日本吃了二战战败被输入秩序的好处,没错是好处,本来到了近代自己搞的底子也不差了,而文化越先进越容易与其他文化碰撞,其语言自然也更容易跟其他语言交融,反观汉语,到了今天还在土共的加持下持续内卷…再者还有地理环境的问题,我认为它直接决定了文明的活力
时间长了 年轻人说的人多了 小众也走向大众了 毕竟有几个香港老年人懂英文这些 “鸡肠”的
>>伊万卡那个公认…嘛,反正我全当是奉承话了,毕竟现任亚美利加大统领的千金嘛,当然我不是说她不漂亮至于日...

有一張圖的,她路過各國領導人都停止嘴炮回頭盯著看……

日本其實至今也沒剩下什麼,明治時期拆掉一批,昭和時期再洗掉一批,戰後民主化接著洗
現在外國人眼中的有魅力的現代日本文化都不是當年的日本文化,說是說傳承保存,但古代日本也沒有動漫和電玩啊雖然江戶時期就有觸手工口
文化輸出重點還是要看窗口,日本有動漫這樣的強力輸出窗口而中國沒有,所以當然日本和外國的接觸碰撞就會比較多
我也同意地理環境決定文化的這個說法,似乎越是資源貧瘠的地方『戰鬥民族性』就越強,可能是因為不然難以生存吧。日本認真起來其實很戰鬥民族,不過在形容日本的時候通常是用『職人』比較多,相比較之下嘛……
>>有一張圖的,她路過各國領導人都停止嘴炮回頭盯著看……日本其實至今也沒剩下什麼,明治時期拆掉一批,昭和...

也对,其实应该这么说,保有足够多的可以作为素材的现实遗产,对之进行再加工(二次创作),不得不说万物皆可娘也确实是一种包罗万象的精神啊,如此的文化自然只会越来越丰富多彩而不会枯竭内卷,当然我知道ACGN只是日本文化中的一部分,但它年轻,也最有活力,最具“侵略性”

如果说日本的资源贫乏决定了日本人好战的性格,那中国所谓的地大物博同样决定了中国人的安于现状,也即小农思想,想来留在非洲物质富足的黑人祖先没能发展出农耕文明也就是这个道理罢,只要物质生活有保证,人的天性就都是懒惰的(可以的话谁还不愿意当个岁静啊),只有被环境逼不得已时才会奋起
>>也对,其实应该这么说,保有足够多的可以作为素材的现实遗产,对之进行再加工(二次创作),不得不说万物皆...

完全同意,除了一點
我說日本「戰斗民族」並不是說好戰,只是我想不到一個更好的詞來描述他們「會想而且會實施一些超常的解決策,雖然不符合世界其他地方的常理,但是的確能做得很漂亮而且本地人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特質而已。雖然每個文化都有難以被理解的部分,但日本的奇怪程度似乎是世界少見的
大一統..大陸適合作者

還有看他用字知道他是甚麼人

中文就中文
My first language is Southwestern Mandarin but my parents come from the border of Yunnan, so they mostly speak Shan(Dai)/Bai at home. We have really weird conversations overall, in most cases they speak to me in Shan(Dai)/Bai/Mandarin and I answer in Shan(Dai)/Bai/Mandarin and we both understand each other completely, in other cases (especially in emotional situations), we could start talking in a Mandarin-Shan-Bai mishmash where a Shan/Bai word would be followed by a Mandarin word and so on in a random incoherent order.

Most of the ethnic minorities people in china face the same proble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evil education system force us to study Mandarin (Han Chinese). This is disturbing and outrageous. I've been studying Mandarin since I was a child. Even when I've been raised, I think in Mandarin all the time. when I'm speaking to my friends, my brain automatically switch to Mandarin and I always have to reprimand myself to not code-switch, It's hard'cos mostly, speak Mandarin (Han Chinese) in our unconscious mind. When you speak another language that means you're a 'traitor' in China. ALL ethnic minorities people in china need to stop feel uncomfortable for that fake persona. Han chauvinism logic is so flawed, China ethnic minorities people under strict control and be forced to adopt Han Chinese culture and language. It’s equivalent to when the Japanese invaded China, Korea and colonized it. Japanese saw Chinese and Koreans as lesser people and were not worthy of rights and forced Chinese and Korean to adopt Japanese culture and languag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doing the same thing. How ironic.

本来我可以用汉语说的,但是我还是想用英文说,表达我的民族语环境被TG打压的事实。语言的汉化令现今少民缝合混用语言,就像当年鬼子进村迫人学协和语,什么花姑娘哟西大大的好。。。
>>My first language is Southwestern Mandarin but my ...

…嗯,这个罢,虽然和本文说的关系不大,但土共对少民进行的奴化,正如当前南蒙古正在发生的,同样是个人极其反感和反对的,应该也是为每一个真正的反贼所不齿的,我支持你们拒绝汉语,你们有一切充足的理由说不,我也和楼上的另一位少民葱油谈论过这个问题,共匪只会告诉人们当年日本人如何奴化中国人,如今自己却在做着完全相同的事,这不光是讽刺,更是其丑恶无比的双标嘴脸的最好印证

其实以我的水平也完全可以用英语回复您,但那样还是相对麻烦一些…所以不好意思了

啊不过,花姑娘腰细之类的迫真日语,那只是大陆抗日剧杜撰出来的玩意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